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三百四十七章 六道月
    帅气地挽了一个剑花。<?

    艾辉在心中赞不绝口,好剑啊好剑!

    虽然比不上银折梅,但是也是一把精品。绯雪银混和了天空樱,让剑身呈现出罕见的淡淡粉红,剑身轻盈如若无物,最适合女孩子不过。剑鞘华丽精美,出自名匠之手,上面写着三个篆体字“雪流樱”。

    艾辉估计,卖个三百点天勋应该不是什么问题。剑修少,好剑更少。果然不愧是盟主,出手就是好东西。

    艾辉心里寻思着,是不是在指点剑术的时候,顺手把它给卖了?

    这么好的剑,当有缘者得之!

    没有四百点天勋,好意思说有缘?

    艾辉活动了一下肩膀,为了到时能把雪流樱卖个好价钱,他决定要好好表现,弘扬昆仑剑术,不辜负盟主的栽培。

    活动完肩膀的艾辉重新坐下,转头问花魁:“感觉很远啊,咱们去的是哪家?”

    花魁黑着脸:“到时候你就知道。”

    艾辉也不生气:“其实我觉得吧,你们不用送我,直接给个地址我,我直接过去不就行了?”

    脚下的火浮云不是凡品,外面看上去很普通平常,但是里面却是处处能够看出它的主人非常讲究。

    “谁说是送你?”花魁翻了个白眼,他现在已经后悔成为这个混蛋的引路人。

    艾辉哦了一声:“后面装着萧淑人?”

    花魁有些惊讶:“脑子挺灵光啊。”

    他只字未提,楚朝阳就能猜到是萧淑人,他觉得有点厉害。

    “这火浮云比我以前干掉的那座吉祥号还要豪华,再加上还有你同行,昆仑还有啥值得这阵仗?只有萧淑人了。”

    花魁不由点头,刚想夸赞楚朝阳脑瓜子聪明,便听到楚朝阳话题一转:“那我们得谈谈押运费的问题了,你看看,我这么辛辛苦苦陪你押运萧淑人,冒着多大的风险!我是菜鸟,还是穷鬼……”

    花魁听不下去,勃然大怒:“滚!”

    “喂喂喂,不要以为你是我引路人,就可以骂人。”艾辉睁大眼睛。

    花魁决定闭嘴闭眼,不理会这个混蛋。

    没过多久,火浮云缓缓降落在一座古朴肃穆的院落之中。

    从方位上来看,并不是银城的正中心,反而在银城的一个偏远角落。但是在高塔耸立的银城,像这类低矮成片的院落庄园,非常罕见。

    虽然还不知道是什么家族,但是艾辉已经能够感觉到豪门世家的气息扑面而来。

    艾辉从火浮云上跳下来,脚下的青砖看上去十分老旧,花坛、围墙爬满老藤和青苔,到处都是岁月的痕迹。

    一个历史悠久的家族。

    艾辉心中的第一印象。

    早就守候在一旁的管家微微躬身,恭敬道:“是楚先生吗?一路辛苦了。您的住所已经安排好,您需要休息一下吗?夫人有事外出,要到晚上回来。夫人希望能与楚先生共进晚餐,您看可以吗?”

    “没问题。”艾辉点头:“先带我去住处吧。”

    “好的。”管家朝一旁的仆人点头,仆人连忙一阵小跑过来,管家吩咐道:“带楚先生去竹园。”

    仆人恭敬应道:“是。”

    管家转过身来对艾辉道:“有什么需要,楚先生请尽管吩咐下人。”

    艾辉暗自咂舌,这么一丝不苟的管家,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对这样规矩森严的世家,艾辉不太感冒,好在自己只是做做夫子装装样子,重要的是把雪流樱卖出去,唔,不对,是帮雪流樱寻找有缘人。

    连萧淑人都送到这,这家和盟主之间的关系匪浅啊……

    跟着仆人前往竹园,艾辉有些好奇地问:“不知府上贵姓?来得匆忙,盟主还没来得及提醒。”

    仆人一边在前面引路,一边恭声回答:“敝府姓叶。”

    姓叶?艾辉绞尽脑汁,在他的记忆里,银雾海的世家之中,没有什么姓叶的啊。可是看这家的派头,绝对是一等一的世家。

    仆人说完便闭嘴不言,专心在前面带路,艾辉也没有多问。他的心神放在混沌元力的修炼上,有了五十颗混沌元力豆,那自己修炼的度就可以大大增加。早点找到那本手札,离开银城,不知道为何,银城给他一种暗流涌动,随时会变成一个大漩涡的感觉。

    古宅院落非常大,艾辉跟着仆人走了足足十多分钟,才来到竹园。

    艾辉心中暗自凛然,银城寸土寸金,竟然有如此庞大的院落。

    竹园是一个单独的小院落,竹影婆娑,非常雅致。一应用品,都十分齐全。最让艾辉满意的是,有专门的静室和演武场,虽然都不是很大,但是艾辉一个人绰绰有余。

    独自一人,没有什么行李,便索性开始修炼。

    至于萧淑人会被安排到什么地方,叶府到底有多厉害,他一点都不关心。叶府比他想象得要幽静许多,是修炼的好地方。正好他感觉银城暗流涌动,能有个幽静修炼之所,再好不过。

    修炼混沌元力,进入草堂,在典籍院七楼直到混沌元力消耗殆尽,便到院子里的演武场练起剑术。

    盟主是剑术大师,这一点他并没有那么吃惊。

    因为他看完了盟主编纂的那部传承,虽然还有很多地方很粗糙很模糊,但是他能够感觉到,盟主已经找到剑术的那道大门。

    他有些羡慕。

    但是他并没有直接按照上面的方法修炼,并非艾辉心气有多高,要创出属于自己的绝学之类,而是因为这部传承,距离完成还有很远的距离。

    艾辉预估,盟主想要把这部绝学打磨得七八分,起码还需要一二十年的时间。而剩下的,需要一代代人不断完善,推陈出新。

    这才是世家手上绝学的厉害之处,它们都经历过许多代人不断打磨,不断展,已经臻至完美。

    盟主的传承还太简陋,但是用来印证自己的所学所想,给了艾辉极大的启。艾辉本身剑术的水平就不低,而且长久的摸索,也让他逐渐形成了自己的剑术风格。

    比如艾辉的元力剑丸,就非常独特,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但盟主的这部传承,依然给了艾辉极大的启。盟主对剑术的剖析非常有体系,艾辉很多次都出惊叹。盟主在很多地上都有标注,某某想法来自某位夫子。可以看得出来,这部传承,不,艾辉更愿意称之为剑典,是盟主汇集了大家的力量。

    盟主这是想复兴剑修啊……

    艾辉的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但是转念一想到“昆仑”两个字,艾辉也就释然了。不想复兴剑术,怎么可能以“昆仑”为名?

    粗糙的剑典,给艾辉带来了无穷的灵感,他感觉自己就像推开了一扇新的窗户。

    他隐隐约约感觉到有新的剑招在他脑海中孕育,这种若有若无的感觉在他翻阅剑典的那几天曾经不止一次地出现。

    这让他非常兴奋。

    他对于这样的感觉,已经颇有经验,提着雪流樱,跳入演武场。

    没有太刻意,他跟着感觉,随意挥洒。

    时间一点点流逝,他浑然忘我,有的时候会忽然停下来,皱眉苦思,半天一动不动,有的时候剑法凌乱,身形跌跌撞撞。

    当阳光逐渐倾斜,竹园染上一层橘色的夕阳余晖。

    艾辉的眼睛陡然亮起一道凌厉的光芒,猛地向前跨出一步,跨步出剑!

    粉红的雪流樱剑尖,陡然漾起一道模糊的涟漪,剑尖周围的空间仿佛扭曲,六道巴掌大小的弦月从涟漪中喷涌而出。

    一片被风吹起的竹叶,瞬间被六道飘忽诡异的剑光斩过,然而这只是开始,凛冽的剑光突然密集炽烈,笼罩竹叶。

    无数翠绿的粉末在空中化作一道绿色的烟雾,变淡,消失不见。

    六道细小的弦月,围绕着艾辉周身游弋,艾辉的眼睛明亮得就像星星。

    【弦月】是很实用的招式,但是直来直往,容易被对方看破。而且弦月的破坏力,随着艾辉变强,也变得不太够用。

    艾辉轻轻一挥雪流樱,六枚弦月滴溜溜跟着剑身飞掠,手腕一翻,剑尖朝下一刺。

    六道弦月倏地合一,艾辉能感觉到元力波动一凝,紧接着一道凌厉无匹的剑芒倏地出现。

    艾辉脚下的砖石地面,多了一道其薄如纸的剑痕,如果不是仔细看,很难现。更没有人想到,这道剑痕足足有十丈之深。

    艾辉握着剑柄,轻轻往上一提,一道匹练从剑痕中倏地飞出,重新散作六道弦月,围绕艾辉飞舞。

    不错不错,艾辉非常满意,无论是威力,还是变化,比以前的弦月要厉害得多。

    而且艾辉还现,只要六道弦月不灭,他消耗的元力非常少。

    这招就叫【六道月】,艾辉已经在构思如何利用六道月,比如声东击西,比如六月合一,结果和敌人兵器碰撞的瞬间分散等等。

    忽然,艾辉察觉到脚下的地面好像有动静。

    嗯?

    嗤嗤嗤!

    急促的水流,从刚才的那道剑痕喷射而出,把艾辉淋了个透湿。

    艾辉顿时反应过来,刚才这一剑,估计是斩在地底的暗泉上。

    第一天到别人家就搞破坏……好像不太好吧……

    艾辉手忙脚乱,结果现水流很急,很难堵上。楼兰在这就好,这点小问题一秒钟解决。

    艾辉听到有脚步声靠近,顾不得其他,一咬牙猛地一跺脚,轰,一个直径约两米的深坑出现。

    终于堵上了。

    刚刚抵达门口的仆人,听到轰隆巨响吓一跳,过了一会才开口:“楚先生,该用晚饭了,夫人和客人都在等候您。”

    等仆人看清艾辉浑身湿透的模样,愣住当场。

    艾辉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吃饭了?走走走,正好饿了。”

    仆人一脸茫然跟着艾辉走。(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