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三百四十四章 夜袭昆仑
    黑夜笼罩大地,月华黯淡无光。[{〈〈{网

    花魁看了一眼大门紧闭的小院,这个动作被其他人看到。

    一位带着黄金面具器宇轩昂的男子,嘿然道:“看起来我们这位小朋友还没有出来的意思啊,花魁,听说你是他的引路人?你这眼光可不怎么样。”

    花魁还没开口,坐在旁边长案前自斟自饮的男子便哈地笑道:“王子的眼光不错,听说小兄弟引来仇家,害得王子你逃窜四千里?哈哈,你们两个棋逢对手,好好交流。”

    花魁摸了摸脚边盆栽的叶片,嘴上道:“总比柜子你好,到现在连一个成功的都没有。再过五年,你还没有引渡成功,就要被逐出草堂了。”

    喝酒的男子叫做酒柜,熟悉的人都喊他柜子。

    王子顿时幸灾乐祸:“没想到柜子还没开张啊,难怪这么眼红我们,没办法和我们交流。”

    酒柜哈地一饮而尽,转移话题:“你们说这昆仑到底和草堂什么关系?”

    花魁立即露出慎重之色:“柜子你好好喝自己的酒,不该我们问的事情别多问。”

    王子不以为然:“花魁你就是太说不犯事吧。虽然草堂给出的报酬不少,但是咱们也是在干活对不对,这次的事情这么大,赶来的都不是庸手。”

    花魁手指触摸的叶片颤动,他没好气道:“王子你这个乌鸦嘴。”

    酒柜落井下石:“哎,你要早说王子来,我肯定就不来了,乌鸦王子可不是白叫的。萧淑人那边准备得怎么样?”

    花魁点点头:“已经安排好。”

    另外两人闻言,顿时放下心来,花魁看上去魁梧雄壮,实际上粗中有细。

    “看来等不到我们的小朋友出手了。”酒柜摇头晃脑,似醉非醉的眸子,投向远处的天空。

    花魁和王子同时起身。

    几个黑影漂浮在小夜镇的上空,俯瞰下方灯火通明的城镇。

    “区区一个楚朝阳,就把他们吓成这样?真是一群废物。”

    说话的人站在一团火浮云上,他是一张阴阳脸,左半边好似被火烙过,焦黑枯萎。宛如火焰跳动的眸子,在黑夜中异常分明。脚边放着一只半人高的三足双耳炉,炉身刻有乌鸦图案,炉内暗红的熔岩,缓缓流淌。

    他是火鸦,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名叫什么。他凶名昭著,恶贯满盈,双手沾满鲜血,仇家无数,但是他依然活得逍遥。

    一位浑身笼罩在斗篷中的身影默不作声,就像幽灵一样漂浮在空中。

    一旁的叶双毫不掩饰对火鸦的嫌恶,若是换个地方,他早就动手把这个烦人的家伙给宰了。只要自己把这个人情给还了,从此便是自由之身,谁也不欠。

    他的兵器非常特殊,左右手各持一面金轮。金轮中间镂空只剩下横握手柄,边缘密密麻麻的齿锋,淡淡的殷红好似饱饮鲜血。

    火鸦知道叶双对他的不喜欢,但是他毫不在意,反而朝叶双咧嘴一笑,但是配合他那张脸,看上去异常可怖。

    叶双这种嫩得能挤出水的小年轻,在战场活不了多长时间。

    三人彼此之间都不熟悉,也没有配合的意思,火鸦直接挑明:“一人一边,各看本事。”

    说罢也不理会,直接朝下飞去。

    另外两人也没有联手的意思,分开朝下方的昆仑剑盟冲去。

    一道耀眼的火光,仿佛从天而降的陨石流火,轰然朝昆仑剑盟砸去。

    就在此时,半醉的酒柜打了一个酒嗝,哈地喷出一口白气。这口白气就像吹胀的气球,见风便涨,转眼间就变成房屋大小,好似一团白云。

    奇快无比的火光,瞬间没入白云之中,白云就像棉花般轰然燃烧,和火光一起化作灰烬。

    天空的火鸦目光一冷,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对方不是弱手。

    火鸦舔了舔嘴唇,脸上流露出一丝亢奋之色,他从来不怕对手太强,而只怕对手太弱,那可没劲得很。

    一拍身边的炉鼎,火光冲天而起,熊熊燃烧。火光耀眼炽亮,整个小夜镇都照得有如白昼,也把火鸦那张阴森可怖的阴阳脸照得愈骇然,他咧嘴一笑。

    炉鼎的火光中倏地飞出三只火鸟,赫然是三只流火幻化而成的火乌鸦,它们身形交织缠绕,朝下方俯冲而去。

    凄厉的尖啸声顿时笼罩昆仑剑盟上空。

    长案前的酒柜哈哈一笑:“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

    带着醉意,端起长案上的酒杯倾洒出去。

    晶莹的酒珠在空中翻滚,浓郁的水元力突然爆,酒水蒸腾化作雾气,铮铮杀伐的琵琶声从雾气中传来,一声骏马嘶鸣,只见一位雾气幻化的骑士轰然冲出。

    骑士提刀冲锋,快如闪电,化作一道虚影。

    空中尖啸的三只火乌鸦突然爆裂成无数火星。

    高空的火鸦目光一冷,右掌张开,一道火焰屏障出现在面前。

    虚影一闪,骑士的长刀狠狠斩在火焰屏障,预想中的轰鸣没有出现,火焰屏障倏地倒卷,就像一张柔软的纸,把雾气骑士包裹严实。

    雾气骑士只来得及挣扎片刻,便啪得湮灭消失。

    双方的目光都流露出凝重之色。

    另一个方向。

    像幽灵一样的斗篷客,也遇到了麻烦。

    他停下脚步,看着不远处的盆栽,那是一株月季,哪怕在夜色中,月季花的娇艳欲滴,也不自主吸引他的目光。

    他挪开目光,扫向其他方向。

    盆栽摆放并不密集,三三两两,都在显眼的位置,墙角围墙下也有摆放。看上去,这里就像一个普通的院落,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这也是为何斗篷客没有注意到的原因。

    对方的布置竟然是看似平常的盆栽,让他有点意外。

    不过,盆栽就是盆栽,哪怕里面是厉害的植物,他也一点不怕。

    他径直走到月季面前,一脚把月季踩得稀巴烂。

    没有遇到任何阻力,月季也没有任何反应。

    普通盆栽?斗篷客反而谨慎起来,在战斗中越是看上去平常无害的布置,越是危险。

    嗯?

    他忽然瞳孔一缩,烂泥碎片中的月季,不知何时,竟然扎根在地面。月季花娇艳欲滴,上面没有半点泥土,折断的茎叶全都恢复完好。

    有古怪!

    他感觉自己对周围元力的控制正在变得阻滞。

    隔绝天地元力么?

    他看着数十丈外,一位身形魁梧的大汉,像一位老练的花匠,正在修剪盆栽的枝桠。

    斗篷客大步朝对方走去。

    只要杀了对方,这些盆栽自然就没有半点用处。

    花魁身边的盆栽错落有致,倘若艾辉看到这一幕,一定会目瞪口呆。他一定想不到,花魁总是在修剪枝桠的盆栽,竟然都暗藏杀机。

    叶双和王子之间的战斗,要激烈得多。

    两人都是金修。

    叶双的双轮就像两条耀眼的金龙,翻腾呼啸,威势赫赫,激的龙吟声蕴含秘法,震得人体内气血麻,元力难以自控。

    王子戴着金色面具,双手握着一把和他差不多高的纯金重剑,他更无剑术可言,只有斩击。

    奇快无比,一记比一记沉重的斩击。

    每一记斩击,都是一道炽亮的金光。他的斩击度太快,前面的金光还未消散,后面的金光越来越多,他的身形完全隐藏在汹涌的金光之中,就像一个巨大的金光飓风。

    金光飓风蛮横不讲理地朝叶双轰隆碾压过去。

    叶双的金龙撞上金光飓风,出一声声龙吟,但是依然无法撼动越来越粗壮的金光飓风。

    叶双脸上没有半点慌乱,他一点都不像个新手菜鸟。

    昆仑剑盟的夫子们此时纷纷被惊动,大家看到激烈的战斗场面,激荡汹涌的元力,无不脸色大变。他们的实力在这样的战斗面前,不值一提。

    “快跑!”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其他人如梦初醒,连忙向外逃。

    一座雅致的院落。

    一位美艳的女子,注视着外面冲天而起的火光,激烈的打斗声不绝于耳,激荡翻涌的元力波动让人心悸。

    “这些是来抓我的?”

    萧淑人幽幽地问。

    昆仑真人没有看她,长剑横在身前,盘膝而坐,冷声道:“没错。岱纲想要你身上的上古遗宝,很多人愿意效命。”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句古话真是一点没错。”萧淑人惨然一笑。

    昆仑真人不为所动:“求仁得仁。”

    萧淑人神情恢复平常:“是妾身矫情了。你不是一直想要上古遗宝么?”

    让她感到意外的是,昆仑真人摇头:“我现在不想要了。”

    萧淑人盯着昆仑真人:“你怕岱纲?”

    昆仑真人:“怕。”

    昆仑真人的脸被面纱遮住,看不到真容,但是那双眼睛,却是波澜不惊。

    萧淑人低下头,情绪有些低落,过了一会,她抬起头,神情如常。

    昆仑真人心中不由暗自点头,萧淑人看似娇弱,但是心志之坚,过许多男儿,不愧是执掌一家商会多年的女人。

    萧淑人忽然道:“楚朝阳呢?听说他来了,能在这里遇到故人,真是开心。上次之事,错在妾身,妾身愧疚于心,想着若是能再遇楚先生,一定要向楚先生当面致歉,赔个不是。”

    昆仑真人冷哼:“你最好安分点,我既然不想要遗宝,剑下就不会留情。”

    萧淑人并不害怕,娇笑道:“妾身倘若死了,那遗宝定然是真人得了。真人想来是下不了手。咦,这么大的动静,楚先生为何没有现身?”

    昆仑真人懒得理会,目光却投向楚朝阳所在的院落,有些疑惑。(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