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三百四十一章 牧草、银折梅
    突然间,楚朝阳就这么火了。可乐小说网已更新大结局

    不过银城人见多识广,这不过是给他们增加了一些茶余饭后的谈资。绝大多数人不以为然,剑术在五行天的修炼体系中,连边边角角都算不上。什么剑阵之类,只是那些对所谓古代剑修荣光不死心的遗老遗少们,折腾出来的玩物而已。

    一个因为乌龙通缉令而出名的家伙,有什么值得吹捧?

    凌府,金雕书房。

    凌胜的脸色奇差无比,阴沉得仿佛能挤出水来,想想上次他还在说昆仑不足为惧,哪知道转眼间现实就给了他一击,他感觉就像被人扇了一记耳光,自己脸上火辣辣的。

    他咬牙切齿道:“那些蠢货,竟然被一个楚朝阳吓破了胆!”

    凌夫人没有生气,反而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目光闪动。她拿起早已经看过许多遍的报告,逐字逐句地看下去,忽然道:“莫非这楚朝阳,知道萧淑人手上的上古遗宝是什么?”

    凌胜愣了一下,猛地抬头,目光阴沉:“你的意思是?”

    “上次他搭乘大魏商会的火浮云,惹出一堆事情。”萧淑人扬了扬手上的纸笺:“这次他又出现在昆仑,而萧淑人又在昆仑,你不觉得这太巧了点吗?”

    凌胜虽然喜怒无常,但是并不是傻子,相反,能够执掌凌府,他无论是心性还是见识,都远超普通人。

    他眼中的怒火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沉声道:“确实够巧。如果他知道萧淑人手上的上古遗宝是何物,那可真是奇货可居了。”

    他们一直在好奇,能够让岱纲感兴趣的宝物,到底是什么?

    如果此物能让宗师有机会成为大宗师,那能不能让大师晋升宗师?

    凌府没有宗师,但是大师还是有几位的。大师和宗师一字之差,却有着云壤之别。

    大师最多是一部部首,长老会长老。

    而宗师,才是一方天地真正的主宰。

    毫无疑问,翡翠森是岱纲的。如果宗师安木达说,五行天是他的,那五行天就是他的。

    这就是宗师。

    只要他们还活着一天,就无人可以违逆他们的意志,除非另外一位宗师。

    如果凌府有一位宗师

    光是这个可能,就让凌胜愿意为之付出任何代价。

    凌夫人道:“楚朝阳什么来历?”

    凌胜回过神来,摇头道:“还没查到。他以前名声太而且居无定所,行为神秘,估计很难查到什么有用的东西。他的这个身份,是真的还是假的,都很难判断。你准备从哪个方面入手?”

    “我们能想到的,其他家也一定能想到。所以你说的没错,楚朝阳现在是奇货可居。”凌夫人道:“估计现在不知道多少份邀请,会送到楚朝阳手上。不管楚朝阳最后选择什么,萧淑人手上的上古遗宝,才是真正的关键。我们还是要想办法,把萧淑人弄到手。宝箱只有一个,钥匙却未必只有一把。”

    凌胜皱起眉头:“昆仑现在肯定很多双眼睛盯着。”

    “别着急。”凌夫人意味深长笑道:“我有种预感,楚朝阳一定还会给我们惊喜。”

    昆仑剑盟。

    楚朝阳正享受着无上的待遇。如今的银轮剑客,早已经是昆仑正院的夫子,独享一个单独的院落。每天前来向他请教,或者找他指点一二的夫子络绎不绝,以至于很多时候都需要排队。

    连续摧毁五座剑阵,楚朝阳在昆仑剑盟的声望如日中天。

    当一位脸上带着面纱的女子,出现在他的小院门口,人群闪出一条道路,纷纷行礼。

    “盟主!”

    “盟主,你终于回来了。”

    面纱女子微微向其他人颔首致意。

    艾辉有些好奇,昆仑剑盟的盟主,被称为昆仑真人。没有人知道她的真名,但是看这一身装扮,还真有点仙气的感觉。

    昆仑真人脸上的面纱凡品,明明很薄,但是却让人看不到半点脸上的真容。苍青色和白色的道衣,看上去犹如松鹤道袍,偏偏把她婀娜的身形映衬出来。

    “见过楚先生,路上便听闻楚先生的壮举,心生向往,恨不得当时便在场,能目睹当时壮观的场面。”

    昆仑真人的声音透着清冷,有一股凛然的气势。

    艾辉起身行礼:“见过真人。真人谬赞了,比起真人造诣,楚某还差得远。听闻真人欲创第一部剑术绝学,楚某自小对剑术沉迷,岂能错过此等盛举,还请真人不要怪在下不请自来。”

    “先生太自谦了。”昆仑真人清声道:“便是在下,也无法做到先生的地步。”

    她取出一个木盒,大大方方递给艾辉,道:“里面是我等初稿,有太多需要斟酌之处,楚先生请不吝指教。”

    艾辉不由动容,对方光明磊落,大大方方拿出编纂的传承给自己,没有半点藏着掖着,光是这份心胸和气魄,就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做到。

    昆仑剑盟能有今天的气象,不是没有道理啊。

    艾辉肃然接过木盒,认真道:“多谢真人,在下一定全力以赴。”

    昆仑真人微微欠身,声音清冷:“那就不打扰楚先生休息了。”

    昆仑真人离开,其他夫子见状,也没有再打扰,纷纷向艾辉告辞离开。

    转眼间,艾辉的小院重新恢复安静。

    艾辉还没有打开木盒,一个声音在他身后响起:“你的表现真是让我大吃一惊。”

    艾辉身形一僵,浑身汗毛直竖,但是他很快放松下来:“吓我一跳。”

    他转过身来,花魁正笑呵呵地看着他。

    艾辉心中凛然,他一直没有摸清过花魁的实力。现在看来,花魁的实力比自己猜想的更高。

    这是警告?

    他神情如常:“怎么样?我的任务已经完成,加入总部的事情怎么说?”

    “恭喜,通过了。”花魁咧嘴一笑:“你的表现无可挑剔。这是你的。”

    艾辉接住花魁丢给他的小木盒,打开一看,里面有一个很小的玻璃瓶,玻璃瓶内有一半的土壤,里面生长着一根青草,一根非常普通的青草。

    “这是什么?”

    “牧草。”花魁似乎早就预料到艾辉的惊讶,哈哈大笑:“是我们的信物,也是联络之物。”

    牧草?信物?艾辉一脸古怪,无论他翻来覆去看,这都是一根最普通的青草。

    花魁被艾辉的动作逗乐了,再次大笑:“哈哈,当然,你这样是没办法用的。需要用到我们牧首会独有的混沌元力。”

    “混沌元力?”艾辉被花魁一连串的新词给弄晕了头。

    “一种和其他任何元力都不一样的元力,是我们牧首会独创。”花魁神情傲然:“只有加入总部的牧徒,才能够被传授。这里面就是如何修炼混沌元力的方法,等你学会了,就可以使用牧草。以后我们可以直接通过牧草联络,你也可以通过牧草,阅读组织数百年来积累的典籍。到那时你就会知道组织有多么强大,所谓的世家,在我们面前不值一提。”

    花魁说完,扔给艾辉一把形状非常怪异的剑:“你这次做得非常好,这把银折梅是给你的奖励。”

    艾辉接过银折梅,剑一入手,顿时精神一振,一把好剑!

    银折梅通体银白,它的形状就像从树上折下的一段梅枝,剑身曲折苍劲,剑体表面坑坑洼洼,犹如老树树皮,剑尖竟然是三朵栩栩如生的银色梅花,花蕊颤动,美轮美奂。

    看到艾辉爱不释手,花魁也很满意:“银折梅是组织内的大师所铸,从银雾海深处捞取的一段海宝直接打造而成。从打造成功的第一天,便入组织的天兵库,从来没有出现在外面,你不用担心其来历的问题。”

    “这是一件天兵?”艾辉惊喜莫名。

    “没错。”花魁点头:“你有的是时间去慢慢体会其中之妙,只要有功劳,组织是不会亏待你的。你接下来的任务,是继续留在昆仑,获取昆仑真人的信任,保护昆仑真人的安全。”

    花魁的神情肃然:“据说岱纲对萧淑人身上的东西感兴趣,所以各路牛鬼蛇神,全都冒出来。你要打起精神,这两天昆仑很有可能遭受袭击。不过你也不用担心,组织早有准备。哼,要不然这些世家,总以为他们能够一手遮天。”

    “萧淑人?大魏商会?上古遗宝?”艾辉的表情变得古怪。

    他想起上次那绝对不愉快的乌龙被通缉经历。

    花魁一看艾辉的神情,不由哈哈大笑:“你不知道吧,现在你在这些世家眼中,可是奇货可居。”

    艾辉一头雾水:“为什么?”

    花魁乐不可支:“你上次大魏商会的事也赶上,这次又跑来有萧淑人的昆仑剑盟,巧不巧?要是你不知道一点上古遗宝的内幕,都说不过去啊哈哈!”

    花魁完全是幸灾乐祸。

    上次楚朝阳之所以会遭遇大魏商会,就是来和他会面。而这次会来昆仑剑盟,更是他直接下达的任务,哪有什么内幕。

    看到楚朝阳一脸傻眼的表情,花魁笑得更开心。未完待续。

    ...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