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三百四十章 人呢
    剑阵中的艾辉,忽然现,随着他不断加强剑阵,原本处于下风的阴阳紊流开始逐渐扳回劣势,开始压制金风。本站新域名可樂小說網(1)的首字母,最大的免費言情中網站,趕緊來吧。八一中  〕〉.81z.om

    此时的艾辉,又开始琢磨,那能不能加强金风?

    想到就做,他尝试开始加强金风,可是如何才能加强金风呢?

    阴阳剑阵有着广阔的延伸空间,但是具体涉及到的阴阳之变,是非常基础的,只有这种基础的阴阳之变,草剑才能承受。也正是因为涉及的阴阳之变非常基础,当剑环金风的刺激之下,剑阵的演化,艾辉才能如此迅地理解。

    剑环金风,或者说碎瓷剑芒,则要神秘和难以理解得多。但是也正是剑阵的轰击之下,让艾辉看到其中奥妙。

    但是刚才的成功给了艾辉勇气,他在碎瓷剑芒完成的瞬间,手中的草剑一抖,一道剑芒,加入碎瓷剑芒,就犹如给碎瓷剑芒增加了一片“碎瓷片”。

    剑芒的威势增强了一分。

    艾辉觉得有点意思,尝试着在不同的位置,增加“碎瓷片”,碎瓷剑芒的威力有不同的增长。

    每试一种,艾辉都按记在心,他仿佛推开了一扇通往新世界的窗户。

    沉浸在其中的艾辉,忽然现,剑阵开始落入下风。

    于是他又开始增加剑阵的威力。

    一会增加剑阵的威力,一会增加金风的威力,往复循环。

    剑阵外面的众人完全傻眼了,元力窒息的范围,有节奏地不断扩大。

    十五丈之后,开始一丈一丈地延伸……

    这是什么情况?

    只要目睹这一幕的人,脸上都是惊疑不定,不明白剑阵里生了什么。

    混在人群中的花魁,也是瞠目结舌。在他的下线中,楚朝阳的表现一直不错,所以被他选为重点培养目标。但是也仅仅是不错而已,在他手下,楚朝阳绝对不是最强的存在。

    此刻楚朝阳表现出来的天赋和强势,让他的下巴快掉到地上。

    自从楚朝阳突破外元之境,就一飞冲天,一不可收拾。实力进步之快,令人目瞪口呆。

    花魁不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情况,仔细回想,楚朝阳有这样的表现也并不奇怪。

    一般而言,类似的情况往往出现在那些积淀深厚却卡在某个关口的元修身上。因为长久而深厚的积累,他们一旦突破,进境往往是一日千里。本站新域名可樂小說網(1)的首字母,最大的免費言情中網站,趕緊來吧。

    楚朝阳在剑术上的积淀确实非常深厚,虽然迟迟没有突破外元之境令人意外,但是丝毫不影响花魁对其评价。

    花魁不由有些兴奋。

    他忽然现,自己让楚朝阳来剑修道场,真是个绝妙的主意。突破外元之境的楚朝阳,剑术一日千里,这样的人,昆仑怎么会不感兴趣?

    事情的展和他预想的完全一样,不,楚朝阳比他预想的表现还要好。他本以为楚朝阳能够打破一两座剑阵的纪录就不错了,没想到楚朝阳竟然连剑阵都摧毁,而且还不是一座……

    传言中昆仑的盟主是一位剑修天才,这楚朝阳竟然丝毫不逊色。

    一切都非常好,除了那些不之客。

    他眯起眼睛,目光扫过人群,眼中杀机一闪而逝。他的目光何等老辣,一眼就能看出来,人群之中哪些人是危险份子。

    看上去不起眼的大汉,带着的那批人,是臭名昭著的黄沙贼。这群人什么心狠手辣,大魏商会的灭门惨案,就是出自这群家伙之手。

    另一个角落,那个看上去像小商贩一样的家伙,名叫焦大风,也是一个狠人。而且焦氏三兄弟从来形影不离,另外两个家伙肯定是藏在附近的人群。

    墙角那个很无害的女人,让他想起一个危险的名字。

    ……

    当他逐一清数人群中有嫌疑的危险目标,他的脸色顿时有些凝重。他之前听到一些风声,但是没有想到,形势竟然严峻到如此地步。

    他知道这些人都是冲着萧淑人而来,难道萧淑人身上的上古遗宝,真的大有来头?

    到时候要好好打听一下。

    但是现在,怎么保护昆仑,才是他迫切需要考虑的。衡量了一下自己的实力,对付其中任何一伙人,都没什么问题。但是有好几伙人,自己顾此失彼,无法顾得周全,问题有些棘手。

    如果任务失败,想到可能遭遇的惩罚,他心中一哆嗦。

    组织对失败者向来是没有半点耐心和怜悯。

    真是让人猝不及防啊!

    花魁的目光重新落在剑阵,心中一动,也许这家伙能够给自己一些惊喜。他的经验丰富,看得出来楚朝阳很有可能处在顿悟之中。

    像楚朝阳此类积累深厚之辈,顿悟突破,实力飞涨。

    这世上有滴水石穿的勤奋之辈,也有一夜顿悟的天之骄子。

    花魁飞快在心中权衡。

    实力大涨的楚朝阳在明,昆仑秦贤和练君瑜的实力不错,自己在暗处,即使不能照顾周全,也未必没有一搏之力……

    嗯?

    花魁猛地抬头,看向剑阵。

    无数闪亮的光芒,在剑阵中游走不定。剑阵中银色的金风,颜色是纤尘不染的雪亮银白。面目全非的剑阵,散可怖的威压,每个人都觉得心头仿佛压了一块石头,沉甸甸有些喘不过气来。

    天空不知何时,黑压压的乌云从四面八方汇集,闪电隐现。

    那是……

    花魁瞪大眼睛,满脸骇然。

    轰!

    一道耀眼的风柱从剑阵中冲天而起,直入头顶黑压压的乌云之中。

    汹涌的元力彻底出了草剑的承受范围,飞舞的草剑就像爆竹般,连续不断地爆炸,炸成无数彩色的碎芒,像雾气一样流动。

    诡异的是,剑阵并没有崩溃。

    流动的斑斓碎芒雾气颜色一点点变淡,鲜艳的色彩逐渐褪去,化作一道道黑白的漩涡。

    黑白漩涡被奇异的力量吸引,纷纷没入风柱之中。银色的风柱开始变幻出一道道黑白的涡流,它们就像相互吸引,打着旋,彼此缠绕。

    乒!

    清脆的碎裂声全场可闻。

    轰然呼啸的风柱,就像易碎的瓷器,寸寸碎裂。不计其数沾染黑白的银色风柱碎片,就像羽毛般在缓缓漂浮起来,仿佛缓缓拉起的幕布。

    一道身影缓缓出现在众人视野之中。

    在场诸人,不约而同生出一股错觉。就像被一道锋利至极的剑划过身体,明明身体哪个地方的血肉在被切割,却因为剑锋太锋利而感受不到痛楚,只有微微凉意。

    秦贤骇然色变,心中如同掀起惊涛骇浪。

    剑意!这是剑意!

    传说中古代的剑修,他们的气息凝实到一定的程度,就恍如实质,令人肌肤生疼,有如刀割,这就是剑意。

    秦贤浑身每一块血肉都兴奋得战栗,他没有想到,有一天能够亲眼看到传说中的剑意。

    锋利如割、凛冽如实质的气息,笼罩全场。

    而散如此可怕剑意的家伙,却看也没有看他们一眼。

    他脚尖踮起,绷直的身体微微反弓,他仰着脸看着上方天空,右手握着剑,自然垂在身侧。

    没有什么多余的光芒,这个画面却充斥着无法形容的张力,就像一双无形之手,死死攥住每一个的喉咙,让人喘不过气来。又像是有一种魔力,磁石般牢牢吸引着每一个人的目光。

    忽然,扬起的脸庞底下,漠然的目光,缓缓扫过全场。

    每一个与楚朝阳目光相交的人,心神剧颤。眼睛生出刺疼之感。

    楚朝阳的目光竟然锋锐如斯!

    目光之中没有任何情感,就像高高在上的神祇,俯视着芸芸众生,没有半点波澜。

    人群之中,无数人脸色大变,心中有鬼的人感觉自己就像被剥光了一般,无所遁形。

    黄沙贼为的大汉,心神为之所夺,后背瞬间湿透,血勇凶悍之气尽消,颤声道:“撤!马上撤!”

    他现在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离这个怪物远一点!离开这可怕的视线范围!

    身边无人回应,他强忍心中惧意,转过才现手下脸色惨白,浑身不受控制地战栗,牙齿颤抖作响。

    大汉狠狠啪啪两个耳光抽上去,瘦小汉子才如梦初醒。

    “撤!全都撤!”

    一行人几乎是用尽吃奶的力气,朝人群外挤去。

    像小商贩一样的焦大风,脸色惨白,跌跌撞撞往外冲,另外两位焦氏兄弟,也是狼狈不堪地往外跑。

    角落里,人畜无害的女子,早已经踪影全无。

    艾辉正处在一种奇异的状态,他缓缓扬起手中的银色阔剑,他的动作很慢,就像手中的剑重若万钧。

    每扬起一分,便有一片碎芒飞入银剑,银剑就亮了一分。

    只抬起一半,银剑便不堪重负,轰然爆裂。

    艾辉身形一晃,那笼罩全场又恐怖至极的威势,突然间消失无影无踪。

    艾辉感觉全身的力气被抽空,脚下一软,跌坐在地。

    脑袋仿佛挨了一记重锤,嗡嗡作响,全身都不受控制,手指头都动不了一下。

    漫天漂浮犹如羽毛的碎芒和黑压压的乌云,全都瞬间消失,万里晴空,烈阳高照,仿佛刚才那恍如末日般的场面只是错觉。

    当无比震撼的花魁恢复清醒,心中大为可惜,知道楚朝阳这次突破失败。

    他的目光扫过全场,眼珠子差点掉一地,人呢?所有人的人呢?

    所有他标记过的危险份子,全都消失不见,一个都看不到了。

    足足五秒之后,花魁才回过神来,他猛地转过脸,看向楚朝阳,目光变得复杂。(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