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三百三十九章 元力窒息
    最后一剑,就像画卷的最后一笔。..om 言情首发[  八一(中?[? [ ]]].]8〉1〕z]].om阴阳剑阵中,凌乱的剑芒,恰好构成一个完整的环。

    游动的阴阳草剑,陡然一滞,时间在这一刻仿佛静止。

    一个凌乱剑芒组成的环,就像鸟儿拾来的树枝搭成的巢,散着幽幽光芒,映照在停顿的阴阳草剑上,使得草剑们看上去就像一群定住身形的小鸟。

    细而悠长的啸音,从地底深处迸,宛如怪兽渐醒。

    下一刻,阴阳剑阵仿佛察觉到危险,更疯狂地运转,阴阳草剑带起一**紊流,黑白交织的紊流,就像黑白鱼群,前赴后继扑向凌乱的剑环。

    而就在同一刻,汹涌的金风从凌乱的剑芒中轰然喷涌而出。

    银色的金风迎头撞上黑白交织的阴阳紊流。

    艾辉此时近乎脱力,金风剑环把他所有的元力和体力抽空,他现在连动根手指头都有些困难,只能干瞪眼。

    他看到了终生难忘的一幕。

    黑白紊乱交错滚动,一波接一波,好似无穷无尽。最简单的黑和白,不,是最简单的阴和阳,在这样最简单的交错中,生生不息。

    被卷入这些黑白紊流之中的金风,迅湮灭不见。吞噬金风的黑白阴阳紊流,彼此不断纠缠,彼此不断融合,最终归于湮灭。

    瞪大眼睛的艾辉,亲眼目睹这些阴阳紊流是如何诞生,如何纠缠,又如何融合毁灭。

    眼前这一幕,是如此简单,又是如此玄奥,艾辉深深被吸引,他瞪大眼睛,唯恐错过一个细节。他呆呆地看着,浑然忘我。

    地底的金风无穷无尽,汹涌不绝,金风不断刺激之下,阴阳紊流也源源不断。

    但是很快艾辉现,随着不断交织游动,阴阳草剑的性质从两极开始变得不断开始趋同。

    艾辉若有所悟。

    剑阵中的艾辉,沉浸在阴阳之变的神奇和玄妙之中,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剑阵外面的诸人,看到却是另外一幅光景。冲天而起的银色风柱,带着刺耳的怪啸,把艾辉的身形彻底淹没。阴阳剑阵出震天的轰鸣声,阴阳草剑疯狂的运转,度之快,肉眼难以捕捉。

    阴阳剑阵就像倒扣在地上的杯子,把金风牢牢封剑阵之中。

    金风狠狠撞上剑阵。

    金风的怪啸和剑阵的轰鸣混杂在一起,但是又能够清晰感受到两股截然不同的元力波动在激荡,就像两只巨大的怪兽在撕咬、缠斗。可乐小说网已更新大结局

    火花迸溅,电走银蛇,五颜六色的光华就像打翻了颜料瓶,此生彼灭,又像是烧的焰花,绚烂多彩。

    莫名的心悸,在众人心中滋生。

    混在人群中的大汉反应最快,他的脸色大变,双目中再也无法掩饰惊恐。

    他感觉仿佛置身在一个烂泥潭之中,动弹不得,又像在水中,感到一丝窒息。他知道这只是一种感官上的错觉,而这种错觉的源泉,实际上是周围的元力浓度在降低。

    元力浓度在降低……

    他的目光死死盯着元凶,剑阵!

    剑阵正在疯狂抽取周围的元力,导致附近出现了元力真空。

    不光是他,秦贤等人的脸色也无不色变,他们也感受到元力真空。

    许多学员一无所觉,只是长大嘴巴,看着色彩变幻、轰鸣刺耳的剑阵。

    外元之境的元修打通了本身和天地元力之间那堵无形之墙,但是这也让他们对外界元力更加敏感。他们的呼吸,都会或多或少吸收天地的元力,在他们周天运转时,吸收元力会变得更加明显。

    外元之境元修就像是鱼一样,外界的元力就像水。

    而一旦周围的元力变得稀薄,外元之境元修虽然不会出现真正的窒息,但是他们会在第一时间感受到不适。

    这种感官上的窒息,在修炼上有一个专门的名词,被称为“元力窒息”。

    元力窒息有的时候会出现在战斗之中。

    外元之境的元修,战斗的本质,就是对天地元力控制权的争夺。这种争夺非常激烈,五行的相生相克的玄妙,会让争夺变得更加复杂多变,想要形成绝对的优势,并不容易。

    除此之外,想要形成元力窒息,需要抽取天地元力的度,达到一个临界点。天地元力连绵不绝,就像空气一样,然而达到元力窒息的难度,要远远高于空气窒息的难度。

    所以,元力窒息也常常被视作大师级的手段。

    外元之境的元修们的不适感变得更加强烈,他们觉得耳中尽是轰鸣,眼前天旋地转,甚至有些元修的眼前已经出现幻象。

    秦贤反应过来,体内元力激荡,大声疾呼:“往后退!都往后退!”

    其他人如梦初醒,纷纷后退。

    后退十丈,大家才感觉缓过来一些。

    大汉心中惊疑不定,就在此时,听到身旁有人压低声音喊:“老大!”

    他转过脸。

    瘦小的汉子满脸惊恐,鼻窍隐隐可见血迹。

    再看看其他手下,眼中都是惧意,但是就这么离去,他心中又有些不甘。他咬牙道:“再看看,如果不可敌,我们就撤。”

    其他人齐齐松一口气。

    大汉看着手下们这个动作,心中有些不满,但是转念一想,却又释然。这些人每个都是跟随他多年,骁勇善战,心志薄弱之辈早就被淘汰,今天会有如此表现,实在是眼前一幕有些吓人。

    元力窒息这种罕见的现象出现,大大出乎他们的意料。

    如果昆仑有一位大师坐镇,那他们这些人是绝对不够看,所以手下们才会心生退意。

    艾辉不知道外面的动静,他正好处在风眼的位置,半点金风都没有。

    他沉浸在观摩眼前罕见的一幕。

    阴阳紊流的此生彼灭、相生相灭,无穷无尽。

    金风也让他大开眼界,他这次看得更清楚,金风之所以如此厉害,远他平日所见。是因为金风之中的金元力,结构非常特殊,并非普通金风中如丝如缕的状态,而是呈现出一种独特的剑芒。

    这种剑芒最奇特的地方在于,它是由许多结构看上去很零碎的剑芒构成。

    地面剑环上的每一道剑芒裂缝,喷涌出一道剑芒,每一道剑芒的形状都不一样,看上去就像一个个破瓷片般。

    令人叫绝的是,这些恍如不规则形状的碎芒,恰好构成一道剑芒。

    看上去就像一道打破的瓷片拼成的剑芒。

    碎瓷剑芒威势惊人,抗衡阴阳紊流,不落下风。阴阳紊流变幻无穷,碎瓷剑芒第一下的威力最强,而后剑芒就会崩碎成一蓬碎剑芒,碎而不散,就像无数细小的刀片组成的洪流,不断绞碎阴阳紊流。

    好厉害的剑芒!

    阴阳紊流和碎瓷剑芒都是如此精妙,他一会模仿阴阳草剑,一会模仿碎瓷剑芒,如痴如醉。

    他此时早就忘了什么好胜心,只有眼前这些绝妙的变化,他恨不得时间在这一刻停止。

    但是很快,艾辉的希望就打破了,他现阴阳紊流开始落于下风。过了一会他就明白过来,剑阵吞噬了附近的元力,导致附近出现了元力真空,但是元力消耗的度并没降低,得不到元力补充的剑阵开始出现崩溃的迹象。

    艾辉有些惋惜,这就要结束了?自己还没有摸索清楚阴阳紊流和碎瓷剑芒啊……

    忽然,一个大胆的想法从他的脑海中跳出来,自己能不能帮助剑阵,让双方重新达到平衡?这样的话,自己岂不是就能多观摩一段时间?

    想法一冒出来,他立即兴奋起来,开始仔细思索,如果想要帮助增强剑阵有什么办法?

    他知道剑阵衰减的根本原因,是因为布置剑阵所用材料过于低级的缘故。阴阳草剑吞噬周围的元力,来维持各自的阴阳属性,一旦元力跟不上,阴阳属性就会在紊流产生的过程中逐渐消失,最终所有的阴阳草剑都会变成普通草剑。草剑吞噬周围元力的能力有限,是最根本的原因。

    改变草剑的属性是不可能的,那有什么办法?

    艾辉忽然想到一个办法,如果自己给剑阵增加一些阴阳剑芒呢?能不能增强剑阵吸收元力的能力?

    此时他体内的元力恢复少许,想到就做,他手中草剑飞快刺出,一道阴剑芒和一道阳剑芒,几乎同时飞入剑阵飞舞的草剑之中。

    艾辉感受到剑阵要稳定一些,顿时心中一喜,手中草剑连连刺出,连续不断地模仿刺出阴阳剑芒。

    剑阵的气势开始不断上涨,呼,剑阵猛地再次吞噬周围的元力。

    大汉的眼珠子突然呆住,可怕的元力窒息再次降临!

    其他人的脸色也不约而同大变。

    秦贤呆了一下,过了半刻才反应过来,几乎不敢相信,他们已经在十丈开外,竟然再次出现元力窒息,那岂不是说元力窒息的范围扩大……

    他大声喊:“再往后退!”

    到底什么情况?

    五丈!

    大家足足又后退五丈,才感觉舒服了许多,但是此时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是惊疑不定。

    站定的众人低声议论,满脸不能置信。

    “刚才是怎么回事?元力窒息还能变强?”

    “今天真是见鬼了。”

    “楚朝阳到底是什么来路?怎么这么猛?”

    “好像比传言的要强很多啊。”

    ……

    “老大!”瘦小男子的声音中都带着一丝颤音,看向老大的目光带着一丝祈求。

    元力窒息是大师级的手段,那从十丈突然猛增到十五长的元力窒息,是什么手段?

    大汉心中也在打退堂鼓,但是他想到此次任务的重要性,神情变幻不定,良久才从牙缝中挤出三个字:“再等等!”

    就在此时,剑阵又生变化。(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