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三百三十八章 阴阳剑阵
    没有人注意到不之客的到来,整个道场的人,无论是学员还是夫子,此刻全都围在剑阵周围。本站新域名可樂小說網(1)的首字母,最大的免費言情中網站,趕緊來吧。[((八〈一小<说{网 ])].]81z.om

    剑阵中的艾辉,同样不知道外面的情况。

    他遇到了麻烦,现在是第五座剑阵。

    刚才的欢呼,是他摧毁了第四座剑阵。

    第四座剑阵是北斗剑阵,可以明显看出来根据修真时代的北斗剑阵修改的痕迹。

    艾辉看过不止一部北斗相关的剑典,而且他自己修炼的【北斗】传承,他对北斗的理解自然非一般人可比。

    然而即使这样,他依然遇到不小的麻烦,比起他对北斗的理解,对方的理解显然更加深刻更成系统。他被压制了整整八分钟,才抓住反击的机会。

    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叮叮咚咚,把第四座剑阵给敲碎了。

    但是第五座,从他踏入剑阵,他就陷入困境。

    这竟然是一座阴阳剑阵!

    艾辉心中大吃一惊,难道昆仑对剑术的理解已经到了这地步吗?混沌分阴阳,阴阳而化五行,看上去,阴阳似乎更简单。但是在修炼,越是简单的东西,其实越难。

    用在战斗中也是如此,越是简单的道理,越难玩出花样,但是一旦玩出花样,那威力一定会非常强大。

    这座剑阵就是如此。

    阴阳草剑就像一群游鱼,围绕着他周身游弋。看上去没有任何危险,也没有任何花哨的地方,但越是如此,越是危险。

    艾辉的感知和心神,遇到了一堵无形之墙,被彻底与外界隔绝。更让人想不到的是,这些阴阳草剑带起的紊流,把艾辉的心神感知搅得七零八落。

    他一向依仗的感知,此刻完全失效,所有感知的方位、度,都是经过紊流的扭曲后的结果,都是错误的。

    艾辉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

    这并非心神攻击产生的幻境,所以天心火莲灯也无能为力。

    剑阵外,秦贤下意识地松一口气:“看来他要卡在这座剑阵了。”

    不知为何,他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很快,他就意识到,有这种感觉的不仅仅只有他一个人,练君瑜也松一口气:“是啊,实在太让人吃惊了,不过还好阴阳剑阵拦住了他。可乐小说网已更新大结局”

    “盟主说过,阴阳剑阵也是她一次意外所悟。剑阵建成之后,盟主花了不少时间,才想到破解的方法。”秦贤随即赞叹道:“这楚朝阳能够走到这地步,真是厉害。摧毁了四座剑阵,这样的壮举,以前从来没有过。”

    “可惜,这么好的突破机会。”练君瑜有些惋惜:“如果他遇到一座稍微弱一点的剑阵,说不定就突破了。”

    突破往往生在压力之下,但是这个压力如果过于强大,不仅难以突破,而且还有可能受伤。

    足够的积累,合适的时机,合适的压力,一切都要合适,才可能完成突破,这也是突破这么困难的原因。

    “没办法,这就是命。”秦贤也满脸遗憾。

    如果楚朝阳突破,实力暴涨,对昆仑显然好处更大。但是失败也有失败的好处,让楚朝阳知道昆仑剑术的厉害,这样挽留楚朝阳担任正院夫子也更容易。

    秦贤已经在思考待会如何劝楚朝阳留下。

    就在此时,他忽然心生感应,猛地抬头,望向阴阳剑阵。

    大汉看到围得水泄不通的人群,看了一眼身材瘦小的汉子,身材瘦小的汉子连忙摇头,示意自己不知情。

    瘦小汉子心中也暗叫倒霉,他昨天混进来打听消息的时候,一切都正常得很啊。老大是最讨厌别人糊弄他,一旦要是对自己起了疑心,一怒之下把自己干掉了,那自己连伸冤的地方都没有。

    感受到老大的不满,瘦小汉子还没来得及开口,只见老大已经伸出手掌,拨开人群,朝里面挤去。

    被拨开的人大怒,刚想火,但是看到这群人似乎不好惹的,到嘴边的骂人话立马缩了回去。

    老大都往里面挤,其他人当然不敢怠慢,连忙也跟着往里面挤。

    顿时人群中响起一片骂声,但是老大充耳不闻,其他人不敢随便火。

    挤到里层,老大终于看清楚里面的情况,顿时松一口气。

    如果要是进来看到是萧淑人的尸体,那他肯定凶性大。

    既然和任务没什么关系,他就不打算浪费时间。这次可能有同行的消息,让他大吃一惊,这萧淑人到底惹了谁?

    他更加警醒,不欲节外生枝,早早抓住萧淑人才最重要。

    正欲离开的大汉,忽然心生感应,猛地回头,看向剑阵。

    剑阵之内,炽亮的银光陡然绽放。

    这道银光是如此炽亮刺眼,心存警戒的大汉也一时中了招,眼前白茫茫一片,什么都看不见。

    难道是陷阱?他心中狂跳,正欲有所动作,剑阵内,一股可怕的气势冲天而起。

    大汉顿时心中一紧,仅存的理智让他硬生生按耐住。

    刺啦啦!

    令人心悸神摇的声音,就像冰川破碎的声音,仿佛从脚底下深处传来,有仿佛在耳边炸响,大汉浑身汗毛根根直立。

    他浑身僵硬,一动不敢动,他有着错觉,一旦他敢有丝毫动作,他轰然杀机就会呼啸而至,把他轰杀成渣。

    如果他此时目能视物,他一定会现,不止他一个人是如此反应,周围所有人都是满脸骇然。

    胆小者甚至两脚软,扑通坐倒在地上。

    剑阵中,艾辉此时眼睛亮得就像要烧起来,手中的草剑被耀眼的银光包裹,他就像一阵风般,沿着剑阵内沿飞掠,耀眼刺目的银光之内,一道道剑光,就像融化的银液拉成的丝。

    奇异的是,这些银丝般的剑芒仿佛烙印在空中,并无消退。

    手中的草剑就像个无底洞,艾辉体内的元力疯狂地涌向草剑,每一道细若丝的都要消耗惊人的元力。

    艾辉却仿若毫无察觉,耀眼的银光,把他的脸庞照得一片雪亮,也把如同岩石般分明的棱角照得异常冰冷坚硬。

    唯独那双眸子亮起湛然光芒,哪怕是在这耀眼致盲的银光之中,亦是如此清晰,如此直入人心。

    剑走银钩,笔走龙蛇。

    艾辉手中好像握的不是一把剑,而是一只笔。

    如同画在空中的剑芒,密密麻麻,交错相织,这些剑芒就算摆在别人面前,只怕也没人看得懂,就连艾辉也看不懂。

    但是他记得很清楚,每一个细节都很清楚。

    五行八宝粥最后的金之劫,那从地底喷涌而出的金风剑幕,艾辉怎么会忘?地面上交错的每一道金风剑痕,他都牢记在心中。因为他在那些看似凌乱的剑芒之中,感受到森然剑意,更何况还有金风剑幕证明它们的强大。

    能够破解金风剑幕,有相当运气的因素。后来他不止一次地回忆当时的场景,每一次都是一阵后怕。

    他尝试破解这些凌乱剑芒的秘密,但是一直没有头绪。

    但是这次,他却是想到了金风剑幕的那些剑芒。

    阴阳之变,最为简单,也最为玄妙,他觉得自己唯一能够与之抗衡的,便是金风剑幕。

    理不出头绪,那就完完整整复制它!

    突如其来的想法,立即充斥艾辉的心神,因为除了这个办法,他已经想不出其他的办法。他没有任何犹豫,便开始刻画金风剑幕凌乱的剑芒。

    那些凌乱不堪的剑芒仿佛有奇异的力量,当第一道剑芒刻在空中,那无处不在的阴阳紊流,顿时减弱了少许。

    这让艾辉的信心大增。

    但是随后艾辉遭遇一个他没有想到的情况,金风剑幕那些看上去凌乱的剑招,消耗的元力远出他的想象。

    他感觉手中的草剑,就像一只饥饿的蚂蟥,正在疯狂抽空他的元力。

    艾辉知道,绝对不能停,一旦停止,未完成的剑芒就会崩散。而且他有种预感,一旦剑芒崩散,阴阳剑阵的反噬,会非常恐怖,绝对不是他现在能够承受的。

    天心火莲灯全力运转,体内每一颗元力剑丸都被调动起来。

    阴阳紊流被遏制,艾辉和外界元力重新恢复联系。丝丝缕缕的金元力从风中没入艾辉体内,随着周天的运转,投入草剑之中。

    草剑就像一只永远不知道饱腹的饥饿怪兽,贪婪吞噬每一丝元力。

    风中绵绵不绝的金元力,受到强力的吸纳。

    地面的树叶被卷起来,风在悄然变大。

    元力得到补充的草剑光芒更盛,艾辉此时不仅笼罩在炽亮的银光中,周身还环绕着银白的金元力。

    当风大到可以衣服猎猎作响,人们终于恍然惊觉。银光的晕眩和刺目迅消退,人们纷纷把元力灌注双目,终于能看清楚场内的情况。

    狂风中金元力银丝倒卷如瀑,缠绕艾辉周身,艾辉手中银剑行云流水,每一剑却又是如此清晰,透着难言的味道和玄奥。

    艾辉神情没有变化,但是他的气势在不断攀升。

    大汉此时心中暗叫不妙,从哪里冒出来这么厉害的家伙?他此时已经心生退意,眼前此人的实力深不可测,那些凌乱的剑芒,不知为何,让他有一种心惊肉跳之感。

    像他这样长年在刀尖舔血之辈,对危险有着异常的直觉。

    就在此时,剑阵中的艾辉突然停止,最后一剑,完成。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