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三百三十七章 不速之客
    艾辉被昆仑的剑阵深深震撼。可乐小说网已更新大结局八一中  ].81z.om

    第二座剑阵同样被他破解了,确切地说,是被他摧毁了。但是他心中没有半点得意,第二座剑阵的风格和第一座完全不同。

    剑阵更复杂,威力更大。

    虽然只是草剑,但是那如芒在背的感觉,还是让他出了一身冷汗。他表现得很从容,但是内心却远不如他表现的那么镇定,第二座剑阵的思路和第一座剑阵截然不同,用的是风火之剑。

    而第三座剑阵,艾辉已经感受到压力。他想起之前的时候,秦贤说有些剑阵是盟主幼年时游戏之作。

    幼年时……

    游戏之作……

    好吧,他所有的得意立即烟消云散,嗯,这说明自己真的不是胖子那样品德败坏之人。

    艾辉体内的好胜心被深深刺激。

    在其他方面不如别人,对艾辉来说是一件家常便饭,唯独剑术例外。他花费无数的心血和精力,独自苦苦摸索,在一堆广袤没有边际的垃圾山群内寻找可用之物。倘若连别人幼年时的游戏之作都无法战胜,他难以接受。

    进入第三座剑阵,艾辉已经确定一件事,昆仑剑盟的盟主,对剑术的所学,比自己更完整。

    第三座剑阵,竟然是军中剑术。

    军中剑术出现在修真时代的早期,但是很快,就被剑修门派繁复多变的剑诀淹没。直到后来兵团战部重新兴起,军中剑术再次兴起。

    军中剑术的特点是直来直去,杀伐凌厉,没有多余的变化。

    艾辉手中草剑一翻,挡住空中斩下的一剑,强大的力量让他的手腕一震。还未等他有喘息之机,又是一道凌厉的气机锁定自己,他身形蓦地旋转,手中的草剑以一个微妙的角度斜斜刺出。

    草剑轻颤,亮起微微光芒。

    铛!

    金铁之音震得人耳膜生疼。

    草剑一荡,朝后飞去。

    艾辉没有半点退缩,目光湛然,不退反进,追着那把后退的草剑,手中的草剑一抖。刺击,朴实无华的刺激,连续十二次,刺中同一把草剑的剑尖。

    后退的草剑剑身胀开,就像被硬生生挤开、竹丝暴绽的竹子。本站新域名可樂小說網(1)的首字母,最大的免費言情中網站,趕緊來吧。

    啪!

    草剑彻底崩散,化作草丝飘散。

    艾辉一矮身,躲过背后刺来的草剑,故技重施,追在冲过他的草剑。手腕一抖,银光乍现,银色的剑轮绞上前方的草剑。

    令人牙酸的爆音,银轮中的草剑寸寸崩断。

    被激起好胜心的艾辉,浑然不知剑阵外面的人们,都已经完全看傻眼。

    秦贤忽然转过脸,一脸木然地问自己的未婚妻:“他不会真的想把每一座剑阵都摧毁吧?”

    练君瑜此时看得眼睛一眨不眨:“看上去,好像他真的有这个想法。”

    忽然,两个人反应过来,同时转过头,彼此对视。

    昆仑剑阵对外开放已经有段时间,送出去的小剑令有很多,卖出去的更多,算得上剑盟的一项重要收入。但是这么久以来,能够破解三座剑阵的,就能够进入正院,成为一名正院的夫子。

    注意,是破解,不是摧毁。

    到现在为止,最高的破解纪录是四座,就连盟主都曾经说过,如果她第一次挑战这些剑阵,也未必能够全都破解。

    注意!是破解!不是摧毁!

    破解和摧毁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破解是找到剑阵的漏洞,从而脱离剑阵。摧毁不仅需要找到剑阵的漏洞,还要攻击剑阵,才能达到摧毁的结果。

    剑阵绝大多数漏洞,都只能用于破解。

    摧毁……没有人这么做过。

    其他的学员和夫子,还没想到那么多,他们完全是被艾辉的剑术震撼,各种惊呼和尖叫,就从来没有停过。

    “天啊,他是怎么做到的?”

    “刚才有谁看到他刺出了多少剑?九剑还是十剑?”

    “是十二剑!”

    “太……太疯狂了,这世上怎么有人能够做到?”

    “我的眼睛都快花了!”

    就在大家亢奋激动之中,当银色的剑轮亮起的时候,声音一下子到了最高点。

    “银轮!银轮!”

    “银轮剑客!”

    楚朝阳的绰号叫做【银轮剑客】,那银轮自然是他的招牌,看到一位成名剑客的招牌剑招,这些学员们哪能不激动?

    艾辉不知道外面的动静,此刻的他,完全进入状态,他的眼睛里只有剑阵中的草剑。

    咔咔咔!

    当第三根草剑被绞碎,整个剑阵再也无法运维持,轰然崩塌。剩下的草剑,突然升起火焰,转眼间,火焰吞噬剑身,所有的草剑都化作灰烬。

    第三座剑阵,被摧毁。

    当这一幕真的完成,全场安静下来。

    人们看向艾辉的目光,不再是激动,不再是惊骇,而是敬畏。

    楚朝阳此时提着草剑的身影,在众人心中,就如同巍峨的高山,令人仰止。

    艾辉斗志正酣,战意如火,剑阵已崩溃,心中意犹未尽,当下提着草剑,便朝第四座剑阵走去。

    身后的秦贤张口欲言,正准备喊住楚朝阳。

    这样的实力验证完全足够了,光是摧毁三座剑阵,昆仑之内除了盟主和他,还有谁能做到?剑阵虽然是由草剑布置而成,但是也需要花费不少。

    在秦贤心中,已经把楚朝阳视作昆仑自己人,领略剑阵什么的,以后有的是机会啊。再说领略归领略啊,我们可以和和平平地领略嘛,何必这样暴力……都是白花花的钱啊……

    练君瑜眼疾手快,一把拦住秦贤,提醒道:“注意他的状态。”

    秦贤顿时清醒过来,定睛一看,马上看出楚朝阳的不对劲。楚朝阳的气势在不断拔高,浓烈的战意隔得这么远,也能清晰地感受到。

    秦贤经历过这样的状态。

    通俗地说,就是棋逢对手,遇到能够和自己一较高下的对手,那种亢奋和激昂,难以描述。

    另一种容易理解的说法,叫做杀得兴起。

    现在楚朝阳就是这种状态,难怪刚才连看其他人一眼都没有,径直走向第四座剑阵。此刻楚朝阳已经进入浑然忘我的状态,这往往是突破的前兆。

    这样的状态可遇不可求。

    秦贤立即闭嘴,但是目光之中,更是充满期待。他看得很清楚,用六座剑阵换楚朝阳一个突破的契机,划不划算?太划算了!别的不说,楚朝阳必须得承这个人情。

    越是成名人物,对于人情看得越重。他们绝对不会轻易欠下人情,但是同样,一旦他们欠下人情,就一定会认这个人情。

    楚朝阳如今的实力已经比他想象的更厉害,突破之后,那会到什么水平?

    他不知道,但是他知道,真的那样的话,他们赚大了。

    一群不之客,出现在小叶镇。

    “查清楚昆仑的底细吗?”为的大汉沉声问,他相貌普通,没有任何醒目的特征,属于混入人群人群之中便再也现不了的类型。但是当他眯起眼睛,一股浓郁的血腥味,不自主地散出来。

    “没查出什么名堂。”一名身材瘦小的男子摇头。

    旁边有人轻笑一声:“在这么偏僻的地方,开个道场,能有什么来头?真有来头,放着主城不呆,来这种乡下地方?”

    其他人也是纷纷点头,这话再实在不过。

    但凡开道场的,越是有实力,自然就会挑选越热闹的地方,热闹的地方,生意才好做。

    “昆仑的盟主不在。”身材瘦小的男子有些遗憾:“听说是个年轻女子,脸上的面具从来没脱下来过,但是身段那是没话说,该凸的地方,凸该翘的地方翘,肯定是个大美人,嘿嘿。”

    顿时有人躁动,接腔道:“还有那萧淑人嘛,也是个大美人,也让咱们兄弟好好享受享受。”

    “是啊,就这么放过多可惜。”

    为的大汉勃然大怒,暴喝:“全都给老子闭嘴!”

    众人顿时噤若寒蝉。

    大汉眯着眼睛,如有欲择人而噬的猛虎,冷冷道:“丑话说在前面,管住自己的裤裆,这次谁要是坏事,老子亲手把他的脑袋拧下来,杀光他全家。”

    没有人敢吭声,所有人都知道,老大这是真怒了。

    大汉目光环顾众人,无人敢和他对视,他才冷声道:“这是银城,是我们能惹事的地方?搞清楚自己的斤两。你们以为那些世家是好东西?出了事,第一个把我们甩出去肯定就是他们。”

    说罢,他的语气才放缓:“这次我们战决,抢到萧淑人,立即离开。不要给我惹出任何事情。既然那昆仑什么盟主不在,我们就不要废话,直接上门。”

    身材瘦小的男子连忙问:“老大,不要等晚上吗?”

    “不等。”大汉沉声道:“这次可能会有抢生意的同行,大家都警醒点,下手要快。”

    大家听说有同行,脸色都变了,顿时个个挺直腰板,打起精神。

    老大露出满意之色:“走,去昆仑剑盟。”

    一行人来到昆仑剑盟门口,顿时露出疑色。

    偌大的门口,空荡荡不见一人。

    “进去看看。”老大沉声道。

    一行人满脸戒备地走进大门,走进大门,还是空荡荡,不见人影。

    老大的目光看向瘦小汉子,瘦小汉子连忙道:“老大,我上次来可都是人。”

    就在此时,忽然某个方向响起一片惊呼。

    老大眼中杀机一闪而逝,毫不犹豫道:“走,去看看。”

    一行人便朝剑阵方向走去。(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