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三百二十九章 云岭之殇
    沙红林,翡翠森和神之血边境线上的小城市,过了这座城市,就是曾经的火燎原,如今的神国领地。本站新域名可樂小說網(1)的首字母,最大的免費言情中網站,趕緊來吧。≧ 八一中≯≥网 ≦﹤≤.≦8﹤1≤z﹤.om

    佘妤悠闲地喝着茶,在她身边,翡翠森的实权人物公友也是神态悠然。

    因为在自己的地盘上,刚刚生镇神峰攻击神国使团的恶**件,神国使团损失惨重,翡翠森大损颜面。翡翠森高层勃然大怒,不仅要求五行天长老会给出解释,还派专人护送使团。

    公友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被安排亲自护送使团。

    就在此时,一份情报送到他面前。

    他看完之后,神情复杂,良久之后方叹息一声,把情报推到佘妤面前,冷冷道:“你们的人得手了。”

    佘妤看完之后,也叹息道:“真是可惜了我神国的勇士。不过还是值得庆祝,你我以茶代酒,庆祝此胜。”

    公友沉着脸,并无动作。

    佘妤也不生气,自顾自饮尽,方悠然道:“此次你我双方合作无间,公先生在其中出力颇多,没有公先生,也没有此胜……”

    “够了!”公友暴怒,打断佘妤的话。

    佘妤笑眯眯道:“公先生可是觉得对不起五行天?也是,出身五行天,人都是恋旧的。但是五行天太旧了,长老会也太旧了,旧到骨子里,老迈腐朽。看看,他们多么懈怠,神国的勇士没有遇到半点麻烦。噢,他们有更重要的事情,那空出来的未来王冠,可比什么小五行天重要得多。”

    公友死死盯着佘妤,就像暴怒的狮子,随时欲择人而噬。

    佘妤嫣然一笑:“翡翠森已经不是五行天的翡翠森,公先生这是要向谁表忠心呢?”

    公友就像戳破的气球,顿时泄了气:“算了,老夫这下要声名狼藉了。”

    “公先生何出此言?我看到的公先生,为了翡翠森呕心沥血,是翡翠森大大的功臣。”

    公友收拾心情,恢复如常:“是老夫矫情了。长老会还是保持现在这样的好。”

    佘妤正色道:“神国和翡翠森只要精诚合作,拿下五行天,不过是朝夕之间,我神国愿意和翡翠森永久交好,永不互犯。”

    公友摇头:“和贵方结盟,不符合翡翠森的利益。..om 言情首发五行天不要太强,也不能太弱,大家有话好好说,我们的生意才好做。”

    佘妤挑了一下眉毛:“长老会也许不会这么想,倘若他们知道这次行动,有贵方的协助,只怕……”

    公友哈哈大笑,富态的脸庞,却是布满不屑:“想威胁我?知道了又怎么样?来攻打翡翠森?现在是他们求着我们,可不是我们求着他们。”

    “小女子可不敢。”佘妤娇笑道:“无论如何,此次双方合作愉快,日后说不得亲上加亲。”

    她这次任务完成得漂亮。

    出使翡翠森,只是一个幌子,目的是吸引五行天的注意。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不是什么复杂的计谋,却往往很有效。

    更让她开心的是,艾辉安然无恙。

    宁城,剑修道场。

    端木黄昏皱着眉头,苦苦思索。虽然他一连串的反问一针见血,但是这并没有让他有什么成就感。能够看出问题很容易,能够想到办法却很困难。

    何去何从?

    端木黄昏比其他人更加深刻明白这个问题对他们有多重要。他和师雪漫同样出身世家,但是双方的处境截然不同,他也比师雪漫看到更多的阴暗、诡诈和失败。

    其他人则是抓紧时间修炼,消化八宝粥的药力。

    每个人都知道,像这样的机遇,可遇不可求。倘若不是艾辉,他们这些人之中,只有傍晚和铁妞才有可能享受到这绝世八宝粥。

    看看火山天尊,为了一碗粥,付出巨大的代价。连离开之前,还专门跑来和艾辉告辞,并且许诺以后有什么难处请一定去找他。

    鱼今大人始终保持修炼的状态,一动不动,周身散的气息,愈凝练。

    经过几天的总结,楼兰熬制的五行八宝粥,效果最明显的是两个地方。

    一个是治疗旧伤,像田虎樽前辈和鱼今大人这样身经百战的元修,体内总是有淤积许多的暗伤,这些陈年累积的暗伤,往往在身体的深处,或者元力难以抵达之处,极难治愈。这些暗伤不仅会影响他们的实力,而且会阻挡他们的进步。

    另一个效果,就是提升元力亲和度。除了师雪漫和端木黄昏,其他人的元力亲和度其实相当普通,并无过人之处。若不是在松间城之战,他们猎取了大量的血晶,加上楼兰的元力汤,大家的实力很难达到今天的地步。

    提升元力的亲和度,对大家未来的展,有着巨大的帮助。在今后日积月累的修炼中,其效果才会真正体现出来。

    而对心神提高比较大的,是艾辉和师雪漫,其他人在这方面的进步很小。

    忽然,一名士兵急匆匆而至,站在鱼今大人面前,犹豫要不要开口。

    鱼今睁开眼睛,冷冷问:“什么事?”

    士兵急忙道:“报告大人,云岭城出事了!”

    “云岭城?”鱼今有些意外,但还是沉着问道:“出了什么事?”

    “云岭城现血修!”

    鱼今猛地睁大眼睛,心中生出不祥的预感,霍地起身。

    云岭城现血修?

    艾辉和师雪漫几人纷纷抬起头,大家都看到彼此眼中的担忧。

    云岭城。

    鱼今站在云岭城主身边,聆听城主的汇报。

    “……我们的人现他们的时候,他们并没有逃走。我们的人冲上去,他们大概自知抵抗不了,全都自爆而亡。后来我怕有血修余孽,全城搜索,没想到还真有。但是他们也真够硬气,全都自爆而亡,无一活口,我们还没有查到他们为何而来……”

    鱼今的脸色很难看,打断他:“自爆的地点在什么地方?”

    “好几处……”

    “带路!”

    就在此刻,忽然听到有人喊道:“快看云岭!”

    鱼今猛地抬头,脸色大变。

    一抹像鲜血一样妖异的红色,在云岭终年不散的云海中蔓延。血色蔓延度极快,转眼间,云海就染红了一半。

    “血毒!”

    鱼今咬牙切齿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

    轰动五行天的五行八宝粥宴的第三天,一城之隔的云岭城,十九名血修自爆。

    血毒以惊人的度,在全城蔓延,云岭的云海化作红色血海。鱼今大人当场下令,迅组织全城迁移,没有造成大规模的伤亡。紧急赶至的医者元修,净化血毒失败,随后证明这是一种全新的血毒,威力更大,破坏力更强。

    为了防止血毒的进一步蔓延,匆匆赶来的铜鬼大人和鱼今大人联手,打破云岭山体,地火熔岩喷三日,把被血毒感染的云岭城淹没,云海消失。

    目睹这一幕的云岭居民,无不放声大哭。

    这次灾难在历史上,被称为“云岭之殇”。

    艾辉他们在剑修道场的上空,看着云岭的火山喷,恍如末日般的场面,所有人都失去说话的力气。

    云岭城就这么被从地图上抹去。

    长老会的紧急会议,气氛压抑到极致。

    “根据现在调查的情况,这是一次有预谋的袭击。血修是混在走私的商队,躲开我们的侦察。这里面有两个问题,神之血是不是研究出来新的伪装办法?还有这里面有没有翡翠森的参与?”

    “肯定有!我们研究了血修自爆的地点,都是最为关键的要害之地,显然精心安排过。没有翡翠森的帮助,神之血绝对不会知道这么详细。而且这些走私的商队,和翡翠森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提议清查各家商队,如果血修这么容易渗透进五行天,那是我们的灾难。材料很重要,但是我不想因为材料,连睡觉都不敢闭眼睛。”

    “附议!”

    “附议!”

    ……

    “我们现在该怎么和翡翠森交涉?开战?”

    其他长老沉默,他们明知道这里面有翡翠森的影子,但是让他们直接和翡翠森开战,没人敢开口。

    和翡翠森开战?如果翡翠森彻底倒戈,加入神之血的阵营,五行天将失去所有的胜算。

    可是不开战,就这么算了?

    “不能开战。”

    大长老缓缓开口,眼睛尽是沧桑:“我们没有证据,有证据也不能开战。翡翠森先不管他,我们对神之血必须反击。让镇神峰去前线,我们必须用一场胜利,来挽回声望。”

    其他长老纷纷点头。

    大长老沉声道:“我们真正的麻烦是,云岭城被毁了,我们的小五行天的计划,已经失败。现在怎么办?”

    小五行天计划,以金之城宁城和水之城云岭城为基础,再建造三座城,构建一个小型的五行循环。小五行天的建立条件非常苛刻,五座城市缺一不可,每座城市的属性和位置,都不能够任何变动。

    水之城云岭城消失,小五行天的元力循环,就无法完成,这也意味着计划就彻底失败。

    他们选择的宁城和云岭城得天独厚,除了金、水两座城,另外三座城市的建筑点,也恰好符合。这样的地方,可遇不可求。

    长老们再次沉默下来。

    是啊,小五行天的计划失败了,才是他们眼前真正的大麻烦。

    (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