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三百二十七章 分粥
    端木黄昏莫名有些紧张,却又有些期待。

    木劫会是什么?

    不知道,他从来没有听说过天劫,刚才土火水三劫让他大开眼界。紧张、期待、充满未知的感觉,如此陌生又如此令人兴奋。

    忽然间,他想到翡翠城。在那里,他拥有权力,地位崇高,出入仆从如云,有挥霍不完的财富,但是****不变的生活,虚伪的笑容和礼仪之下,是谁也躲不过的勾心斗角。情义廉价如土,道德是贴在腐朽枯骨外金光闪闪的金箔。

    那座华美的牢笼,是豺狼鬣狗的斗兽场。

    在翡翠城,所有的东西都可以交易,情感、仇恨都可以用利益的砝码,放上天平。但是端木黄昏不知道,自己的仇恨,自己的情感,怎么去换算。

    他更喜欢现在,连空气都透着快意恩仇的而味道。

    强烈的木元力波动,把他拉回现实。

    一株株青草破土而出,以惊人的度疯狂生长。它们挣脱土壤,就像一根根绿色的箭矢,朝大锅****而去。

    大家的反应极快,纷纷出手,拦住****的青草。

    ****的青草被击中时,会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吱吱吱惨叫,化作一团团绿色的雾气。大家第一次遇到会惨叫的青草,浑身汗毛直竖。

    最后一根青草被击中,惨叫声消失。

    绿色的雾气在道场袅袅飘荡,但是并未消散,它们围绕着大锅盘旋。绿雾旋转的度越来越快,凄厉的啸音就像有什么野兽在哭嚎,刺耳而难听。

    什么鬼?

    大家心中惊疑不定。

    更诡异的是,他们用尽手段,都无法驱散绿雾。狂风只能让笼罩道场的绿雾翻腾激荡,却无法吹散它们。田虎樽本以为自己的火焰能够克制这些绿雾,但是没想到,竟然无效!

    淡淡的绿雾越来越浓郁,就像怪物一般蠕动,围绕着八宝粥不断转动。

    端木黄昏闭着的眼睛忽然睁开,脸上露出惊容。

    他的目光不由看向楼兰,楼兰熬的到底是什么粥?

    不光是他,道场内的其他木修,也是一脸惊容。

    当他看到艾辉和师雪漫疑惑的目光,开口道:“这些木元力生了变化,确切地说,它们蕴含的某种生机被激活。所以一般对付木元力的方法没有用。”

    师雪漫若有所思,她家学渊源,所学扎实。

    艾辉则是一头雾水,除了金元力,他唯一熟悉的是土元力,这还是因为楼兰的缘故。

    端木黄昏也明白,对于其他元修来说,木修领域的“生机”,是非常难以理解的。木元力蕴含生机,这是木元力和其他四行元力最不相同的地方,也是木元力最深奥之处。

    想了想,端木黄昏解释道:“它们的某种生机被八宝粥中的元力气息激出来,如果能够吞噬这份粥,这缕生机便会生蜕变。木元力便会重组,形成新的生命。换个通俗点的说法,它很可能会形成古代花妖一样的存在。”

    绿色的雾气激荡,出令人头皮麻的嚎叫,它仿佛也知道八宝粥还没有成熟,只是围绕着大锅旋转。

    艾辉想到古代典籍中的记载:“开启灵智?”

    “有点类似,但不完全一样。”端木黄昏接着道:“这些木元力只能够短时间存在,如果它们不能夺粥成功,就会消散。它最后会形成什么样的东西,那就不知道了,木元力会重新组建它的身体。”

    众人听到端木黄昏的话,个个都露出惊骇之色。

    但是惊骇之中,又有期待,五行八宝粥远他们的预期。

    铜鬼和鱼今对视一眼,都看到彼此眼中的震撼,两人久经沙场,各种诡异的事情不知道经历多少,可是眼前这样景象,从未见过。

    艾辉问:“有办法解决吗?”

    端木黄昏点头:“有,但是还要等一会。它现在只有混沌的本能,灵智未开,八宝粥越接近成熟,它的波动越激烈,那就是我们的机会。”

    他不再说话,而是开始准备,只见他不断在一些位置洒下一些东西。

    激荡的绿雾对端木黄昏洒下的东西视若不见。

    铜鬼蹲下来,好奇地凑过去,是竹根。但是他很快愣住,这些竹根,全都枯死,里面没有半点生机。

    枯死的竹根有什么用?

    大家满脸好奇。

    端木黄昏接着往每一根枯死的竹根上滴上一滴无根水,整个过程看上去让人一头雾水,不明所以。

    咕嘟咕嘟,粘稠的八宝粥,红色逐渐变淡,每一个气泡破碎,释放的元力波动都比刚才强烈数倍。

    绿雾的风暴开始变得愈猛烈,嚎叫之声高亢得刺人耳膜。

    就在此时,端木黄昏有所动作,脚底下亮起一团悠悠青光,紧接着一道道青花缠枝纹,就像一道道青色游龙,从他脚下的青光中钻出。

    每一道青花缠枝纹,缠上一根干枯的竹根。

    嗯?

    铜鬼的瞳孔收缩,每一根竹根的位置,都大有讲究。如果从天空俯瞰,便会现,每一道青花缠枝纹就像一道花瓣,一朵青色鲜花怒放,端木黄昏立于正中央。

    端木黄昏的眼瞳变成两朵青色小花,缓缓转动,难言的冷意从他的身体向四周扩散。

    【青花瞳】!

    垂在身侧的掌猛地扬起,地面的缠枝纹蓦地缠着竹根上扬,漂浮在半空。

    呼,端木黄昏脚下怒放的花朵转动。

    嘶嘶嘶!

    干枯的竹节疯狂吸收绿雾,绿雾仿佛察觉到危险,嚎叫变得更加凄厉,但是依然无法阻止竹根吞噬绿雾。

    干枯的竹节,以肉眼可见的度变得丰润饱满。

    绿雾迅变淡,嚎叫渐消。

    【青花令】!

    浓郁的生机,就好似要从竹根中满溢而出。忽然,一抹绿芽从竹根绽放,青翠欲滴的竹笋节节拔高,脱笋衣,长竹叶。

    转眼间,道场就变成青翠的竹海。

    竹影婆娑,风声沙沙,美不胜收。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他们怀疑自己是不是又经历幻境?种种变化,如此不可思议,如此看不懂!

    沙沙的风声中,竹海就像扬起的沙幕,以肉眼可见的度在消亡。

    真的是幻境吗?

    嗯?不是幻境!

    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半空中飞舞的一小截竹枝,竹枝挂着的几片青翠的竹叶。偌大的竹海消失,只剩下这一小截竹枝,落入端木黄昏的掌中。

    端木黄昏眼中闪过一丝喜色,手掌一翻,竹枝就消失不见。

    端木家的【青花】,果然诡异莫测。

    铜鬼惊叹之余,心中大为警惕,端木黄昏看上去半点都不像是被绑架。端木黄昏的实力,也远比传言的更加深不可测。想想前段时间端木黄昏败于佘妤之手的传闻,难道佘妤如此厉害?还是端木黄昏隐藏实力?

    到了此时,他心中唯有苦笑,所有人都低估了松间派。

    只剩下最后一劫,几乎当所有人松一口气,冒出这个念头时,金之劫轰然而至。

    来得没有半点预兆。

    大锅周围的地面,突然出现一道道的裂痕,这些裂痕就像是一把把利刃造成的伤口,交错纵横,密密麻麻,构成一个圆圈,把大锅围在中间。

    轰!

    汹涌的金风,从这些裂缝中喷涌而出。

    楼兰反应极快,就在金风喷涌的瞬间,退出金风圈。

    浓郁的金元力,把金风染成银白,一道厚实凛冽的金风幕,把八宝粥罩住。

    艾辉第一次见到如此可怕的金风,这哪里是风?简直就是无数刀芒构成的风幕!

    不过他并没有惊慌,毕竟金风是他颇为熟悉的东西,以前他就借助过金风来修炼,只不过远没有眼前的金风猛烈。

    他拎着龙椎剑,环绕着圆形金风幕走动。

    他的目光落在地面那些交叉纵横的裂缝,眼前一亮。

    在别人看来交错纵横,好似毫无章法的裂缝,在艾辉眼中,却宛如活过来,这些交错纵横的裂缝,不就像一道道剑痕么?

    他下意识地按照交错的痕迹划动。

    嗯?

    剑尖明明空无一物,却如同在水中,有滞涩之感,让他心中一动。

    拆解过无数剑典的艾辉,效率惊人,杂乱无章的裂缝,烂熟于心。但是他知道现在不是琢磨剑招的时候,如何破解金风幕,才是当务之急。

    咦?

    把所有裂缝方位记下来的艾辉忽然现,这个杂乱无章的圆,看上去很像……艾辉自己布置的剑阵啊。

    难道……

    艾辉精神一振,越看越觉得有可能。

    如果是剑阵的话,那这个剑阵……

    艾辉不断拿着龙椎剑比划,手舞足蹈,大家知道他一定看出了什么,大气都不敢出喘,唯恐打破了他的思路。

    “艾辉,快没时间了!”

    楼兰焦急的声音,打断艾辉思考。

    没时间了!

    艾辉一咬牙,身形如烟,剑出如电,十点明亮的剑芒,就像十颗星辰,撞上金风幕。

    乒!

    金风幕就像玻璃,轰然粉碎。

    艾辉一呆,成功了?

    一道身影从他身边冲过去,赫然是楼兰。

    清亮粘稠的粥,就像水晶般晶莹剔透,元力从大锅内喷涌而出,丝丝缕缕,仿佛彩色的雾气在缓缓流淌。斑斓的雾气当流淌道距离大锅半丈左右,便绽放出彩色的花朵。每一朵花朵约手指头大小,转眼就消散在空中,此生彼灭,煞是好看。

    每一朵花朵破灭,都有一缕说不出的幽香弥漫开来。和之前的幽香比起来,香味反而要弱许多。

    但是这香气直入心脾,整个人宛如洗涤过,心神剔透。

    大家情不自禁地吞口水,抽动鼻子,伸长脖子。

    田虎樽的眼睛简直亮得就像夜晚的火炬。

    “大家准备!开始分粥了!”

    楼兰欢快的声音响起,顿时一片欢呼。

    “傍晚同学,冰碗!”

    “来了!”端木黄昏精神一振。

    青花·冰裂!

    无数碎冰崩裂,还未落地,藤蔓就像一把把锋利的小刀,飞快切削,冰屑横飞,迅雕刻成一件件冰碗。冰碗雕刻成形的瞬间,藤蔓突然变得像柔软的弹簧,轻轻一弹,冰碗便飞向楼兰。

    楼兰手上的大勺动作快如闪电,蜻蜓点水般在冰碗上一点,一碗粥正好满上。

    盛满粥的冰碗,飞到大家面前。

    大家二话不说,小心翼翼捧着冰碗,小口小口吃起来。

    八宝粥入口即化作一股热流,钻入体内。他们只觉身体一震,体内的五府八宫轰然自运转。体内的元力,激荡不休,好似沸腾的开水。

    有点经验的人都知道,此刻身体需要的是周天运转。

    连忙连同冰碗送进嘴里,咔擦咔擦,顾不得品位美妙的滋味,立即盘坐在地。他们没有想到,五行八宝粥的劲道竟然如此霸道。

    艾辉也没想到。

    当冰碗被他咬碎吞下去时,浑身就像要燃烧起来,他全身通红,就像煮熟了的虾子。他没有坐下来,而是取出龙椎剑,开始他独特的持剑周天运转。

    虽然剑胎消失已久,但是这种奇特的周天运转方式,他却一直保留了下来。

    艾辉眉心天宫内的天心火莲灯光芒暴涨。(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