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三百二十四章 看不懂
    “胡闹!”

    震怒之声响彻会议室,在长老会每个月一次的大树例会上,大长老罕见震怒。

    大树例会是整个五行天规格最高的会议,每个月举行一次,每一位长老必须参加。由于各位长老位高权重事务繁忙,很难凑到一起,所以五行天花费巨大的成本,培育了十三棵长老树。

    每一棵长老树,只有十三片树叶,每一片树叶都有桌面大小,能够把长老的身影投射到树叶上,就仿佛站在树叶上一般。

    因此每个月的长老会例会,也被称之为大树会议。

    “看看,擅自调用镇神峰,攻击神之血使团,导致神之血使团损失惨重,超过二十人死亡!引发翡翠森大范围的恐慌!还绑架了端木黄昏!看看,这就是我们的使团负责人!这就是我们选中的未来领袖!都干的什么事?”

    “竟有此等事?小丫头这是疯了吗?”

    “此风不可涨!以后谁都这么任性胡来,大家还要不要干活?我建议要严惩!”

    “必须严惩!年轻人让她受点教训也好,不过要事先和师北海打个招呼!”

    长老们一片哗然,纷纷表态。

    就在此时,忽然有一位长老的神情变得古怪,开口道:“大家等一下。”

    其他长老纷纷转过身体。

    “刚才师北海发来一份通报,我觉得大家最好看一下。”

    “北海部成员师雪漫,严重违背北海纪律,其行为任性、不负责任,严重影响五行天的利益。鉴于此,北海部经过讨论,一致同意将师雪漫开除出北海部,以示惩戒。”

    长老们面面相觑,大家一时半会不知道该说什么,竟然都沉默下来。

    过了一会,有长老缓缓开口:“这师北海,怎么如此冲动?年轻人谁不犯点错?冲动任性很正常嘛,磨砺一下就好了。”

    “是啊,过了,过了,何至于此!”

    “雪漫这丫头我是看着长大,又懂事又乖巧。但还年轻嘛,又经历过松间城血战,对神之血的仇恨,冲动之下,做错点事也不奇怪嘛。”

    “我看翡翠森恐慌也不是坏事,这次咱们让镇神峰去,不就是想震慑一下翡翠森吗?震慑得很到位嘛!”

    “师北海做人就是太死板太严苛了!”

    ……

    长老们感到头痛了。

    师北海身为北海部部首,有权利做出这样的决定,哪怕他们是长老,也无法阻止。但是师雪漫是长老们最为看好的下一代领袖,师北海直接把开除决定公布,将会对师雪漫的未来产生重大的影响。尤其是下一代领袖的角逐中,这个决定对师雪漫可谓重创。

    好几位长老目光闪动,暗暗惊喜。

    在新生代的竞争中,师雪漫遥遥领先,大家都觉得已成定局。没想到师雪漫竟然会干出如此糊涂的事,自毁前途,退出角逐。

    族内有优秀子弟的长老,顿时蠢蠢欲动。

    尉迟霸看着世家派长老们的神情变幻,嘴角浮现苦笑,他的计划全都被打乱了。

    全力飞行的镇神峰,就像劈波斩浪的鲸鱼,锋利凛冽的罡风被它撞得粉碎,四下飞散。但是哪怕在以如此高速的飞行中,镇神峰依然纹丝不动,稳如磐石。

    前方的云海厚实,只有从下方,才能看到起伏的山脉。

    “前方就是云岭。”桑芷君笑嘻嘻道:“能够赶上楼兰的粥宴,真是太好了。”

    包括她在内,师雪漫身边有许多松间城的幸存者,大家都一起上交了辞呈,全都被批准。

    “值得吗?”端木黄昏突然问,他简直想不通这些人的想法。

    “当然!”师雪漫回答得干脆利落:“一想到将要和大家重聚,就特别特别开心。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开心。没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没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顾忌。”

    “是啊。”桑芷君也露出笑脸:“以前的时候,觉得和血修血兽战斗很累很怕,后来出来了,才知道,很多事情比和血兽血修战斗更累更怕。”

    端木黄昏心中有些羡慕。

    “不要忘了你被绑架的身份!”师雪漫瞪了的端木黄昏一眼,却忍不住露出笑容:“你的脑子好,肚子里的坏水多,好好想想,大家该怎么办。小心回答不出来,艾辉会揍你。”

    “绑架?”端木黄昏反应过来:“是哦,我是被绑架来的,翡翠森问你们长老会要人怎么办?”

    “凉拌。”师雪漫眨了眨眼睛:“忘了和你说,我已经被开除出北海部。”

    “被……被北海部开除?”端木黄昏失声:“还可以这样?”

    “没办法,有个好爹就是这么好办。放心,我已经给你爹送信了,你一切都很好。”

    端木黄昏的眼睛亮了起来,是啊,自己是被绑架来的,那岂不是说自己自由了?他的心情顿时开朗起来,就像有明亮的阳光,驱走乌云和黑暗,他莫名地激动。

    他终于体会到,刚才师雪漫和桑芷君说的开心。

    没错,就是开心!

    突然之间,未来是如此令人期待,让他心潮澎湃。

    镇神峰飞越云岭,便降落高度,一头闯入厚厚的云海。伸手不见五指的茫茫云海,在耳畔呼啸,他们屏住呼吸,像是在等待什么。

    当镇神峰闯过云海,最后一丝云雾飞到身后,一座繁忙的城市出现在他们的视野,大家不由齐齐振臂欢呼。

    “崔叔,镇神峰就交给你了。我们走了!”

    师雪漫潇洒地向崔天正挥手告别,便一只手拎着端木黄昏,纵身跃下。

    “放开!我自己能飞!”

    “闭嘴!被绑架了哪还那么啰嗦!”

    风中遥遥传来端木黄昏的不满和师雪漫的呵斥。

    “崔师,再见!”

    桑芷君他们躬身向崔天正致敬,然后大家相视一笑,欢呼一声,大家一起转身朝山峰边缘跑去,一起纵身跃下。

    崔天正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年轻真好!

    崔天正忽然有些喜欢这些年轻人,在他们身上,他感受到勃勃生机,一种和五行天完全不一样的的活力。

    目光远眺,看着广袤的大地和远处的蓝天,他忽然心中充满希望。

    剑修道场的大门口。

    一名天锋部的队员飞快降落到铜鬼面前,低声汇报,铜鬼的眼睛倏地睁大,鱼今万年不变的脸也露出惊容。

    “师雪漫被北海开除?”

    铜鬼和鱼今的吃惊没有半点作伪。这三年来,师雪漫的名声日益高涨,新生代第一人的名头早就深入人心。出身高贵,师家是五行天历史最悠久的师家之一,其父更是北海部首,权势滔天。

    无论是家世、实力还是品性,她都是无可挑剔的新生代第一人。

    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她未来的成就必然会超过其父,将成为下一代的领袖,统领整个五行天。包括新民派,也同样认为。

    新民派从来没有想过和世家派去争夺那个位置,原因很简单,新民派的实力太弱。长老会十三个席位,新民派只占三个席位,中立派三个席位,而世家派足足七个席位。基本上世家派的重大决意,都可以毫无障碍推行下去。

    新民派压根没想过去争第一人的位置,他们是希望扩大新民派未来的话语权。

    他们之前的目标是姜维,后来发现艾辉是更好的目标。

    世家派担心艾辉抢走师雪漫的风头,新民派看重的却是艾辉和师雪漫的关系非同一般。艾辉的实力更出色,影响力和声望都不是姜维可比,而且师雪漫还曾担任过艾辉的副手。

    师雪漫对艾辉,比对姜维更多一份尊重。

    将来师雪漫统领五行天,他们能够运作艾辉进入长老会,那么艾辉在长老会无疑能够有相当的话语权,这才是新名派的真正意图。

    然而,一夜之间,形势大变。

    铜鬼和鱼今感到措手不及,他们对霸老的想法是比较清楚的。

    如此一来,之前的打算全都落空。如果师雪漫成为不了未来五行天的领袖,艾辉的价值就大大降低。

    更糟糕的是,艾辉对师雪漫很难构成威胁,但是对其他的候选人就未必了。

    铜鬼和鱼今头痛无比。

    这极有可能会引起世家派以为新民派想和他们争下一代第一人的位置,那双方的矛盾无法缓解,新民派将遭到世家派的全面打压,这是新民派不愿意看到的。

    倘若双方爆发全面的冲突,新民派必败无疑。

    怎么办?

    两人的神情茫然,形势变化之快,让两人猝不及防。

    忽然,巷子口出现一群人影。

    “好久没有看到楼兰了,好想念楼兰!”

    “楼兰大保健!”

    “我要喝粥!”

    ……

    等等,铜鬼和鱼今的瞳孔骤然收缩,他们的目光锁定走在最前方的那道倩影。

    师……师雪漫!

    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到彼此眼中的惊骇。

    刚刚被北海部开除的师雪漫,竟然出现在宁城,竟然来艾辉的剑修道场。师雪漫身边,是她的副手桑芷君。师雪漫手上提着的那个,难……难道是端木黄昏?

    不会吧……

    两人感觉就像被闪电劈中脑袋,大脑一片空白。

    这都是什么事啊?

    为什么他们越来越看不懂?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