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三百二十三章 看大门
    崔天正看着面前的师雪漫,小姑娘眉目间的坚定和倔强,依稀可以看到当年师北海的神采。 就连无法无天,也有几分神似。

    “你考虑过这么做的后果吗?”

    他的语气平静

    “考虑好了。”师雪漫坦然迎接崔叔的目光。

    “带着端木黄昏进入镇神峰,泄露镇神峰的机密。擅自动用镇神峰,在翡翠森追杀神之血使团,长老会的反应你想过没有?”

    师雪漫沉声道:“都想过。这都是我私自的决定,与其他人没有关系,所有的责任都由我负责。”

    崔天正看了她一眼,意味深长道:“你何必如此着急?按照现在的度,再过十年,你可以接你父亲的班,再过二十年,五行天的未来是你们的。你只需按部就班,所有的东西,都是你的。无论是仇恨,还是恩惠,你都可以按照自己的心意回报。”

    “我知道。”师雪漫点头:“但是我知道,一旦我接受了这些东西,我就需要按照他们的心意来办事。他们给我的,不管是我喜欢,还是不喜欢,我都得接着。我不接,那就不是我的,他们需要的是符合他们心意的人选。”

    旁边的端木黄昏无声轻笑,他出身世家,对于这点的感受异常深刻。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每一件美好之物,要么来之不易,要么必有所弃。

    崔天正苦口婆心劝道:“年轻人需要隐忍点,等你大权在握,想做什么又有何难?人的一生很长。”

    师雪漫摇头:“那时候我已经老了。二十岁做二十岁想做的事情,三十岁做三十岁想做的事情,四十岁做四十岁想做的事情,想做就去做,不要等,等老了什么都做不了。”

    端木黄昏听得有些怔然。

    崔天正无奈道:“你就不怕拖累你爹?”

    师雪漫眨了一下眼睛:“这话是我爹说的。”

    崔天正哑然,半晌才摇头道:“你们这对父女啊,真是不让人省心。好吧,反正我的职责就是负责这座镇神峰不要落入敌人之手。其他的事情,你是负责人,你说了算。”

    崔天正身为大师,地位然。至于镇神峰被夺走?他一点都不担心,就算岱纲亲至,想要夺下镇神峰都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那就出吧。”

    师雪漫干脆利落地一声令下。

    翡翠城的民众们惊骇地现,黑夜中城外的镇神峰突然亮起一道道光芒。

    哗啦哗啦,粗壮的老藤就像拉起的锁链船锚,淡淡的透明光罩上,一道道耀眼炽亮的光痕亮起,又极快地一闪而逝。

    庞大的山峰,缓缓在天空驶动,强烈的元力波动散逸开来,狂风横扫翡翠城,镇神峰就像一场正在缓缓移动的元力风暴。

    难道镇神峰要攻击翡翠城?

    强烈的恐惧笼罩全城。

    宁城城外。

    一支典型旧土风格的商队,引人注目。

    和五行天不一样,旧土人口庞杂,生活节奏缓慢,遗留了大量修真时代的风俗习惯。当然,在五行天人眼中,就是东拼西凑的补丁废品风格。

    缺乏资源,元力稀薄,加上曾经是修真世界的中心,大量遗留的洞天福地、门派遗迹,导致修真时代的法宝,就像垃圾一样随处可见。

    旧土的补丁风格也由此而来,上半身是三万年前炼体门派的重铠,下半身是七万年前某门派的裙甲,手上拎着一把不知年月的魔门斩刀,头上要么是道冠,要么是斗笠,最麻烦的是鞋子,淘到成双的,那绝对是运气爆棚。

    绝大多数都是左右都不一样,商家们为此也是费尽心机。比如左脚虎头御风靴,右脚青龙踏云鞋,都有专门的说法,叫龙行虎步。还有什么闲云野鹤,刀剑双行,风火相济,都是能卖好价钱的配置。

    不过这几年,由于战争的缘故,如今这些东西的价格都涨得离谱。再想和当年那样,法宝论斤卖,是绝无可能。

    受到影响的银雾海,都不得不把每个月两次开闸,改成每月一次。为了能够让银雾海的水量不至于太低,现在银雾海都在尝试倾倒金属矿石,来增加银雾海的金元之力。

    旧土的补丁废品风格,一直以来都是五行天嘲笑的对象,象征着落后、贫穷、腐朽。

    然而如今,当这支旧土的商队走在宁城城外,却让无数人眼睛充血。那些看似补丁的法宝,价格如今都相当不菲。

    都是该死的神之血!

    神之血修炼的是血灵力,某些法宝在他们手上还能挥作用,这直接导致法宝废品的价格直线飙升。

    眼红归眼红,但是没有人敢乱来。这年头,敢这么大摇大摆在五行天行走的旧土商队,就没有一个简单的。商队的几名护卫,却是真正的元修,而且实力不弱,神色剽悍,浑身装备更是不俗。

    “妈蛋,怎么有点紧张了?先吃块糖压压惊。”

    商队的头领是一个浑身裹得严严实实的胖子,他从怀里拿出一块麦芽糖,放嘴里嘎嘣嘎嘣。

    要让阿辉好好见识一下自己三年来的成果!

    这三年,自己可没有混吃等死呢!

    艾辉,等着大吃一惊吧!

    咬牙切齿把糖嚼完,吃了三年的苦,就等着这一把好好炫耀一下。他深呼一口气,然后拦住一位行人。

    “请问,剑修道场怎么走?”

    剑修道场的大门口。

    往日的糟老头身边,多了两个身影。妖异的铜鬼和冷傲的鱼今,此刻却浑身不舒服。两人紧急调来一批珍贵的材料,终于换来蹭粥的机会。

    然而还没有等他们踏进剑修道场,就被田虎樽喊住,陪他一起看门。

    火山天尊前辈开口,两人不得不陪。

    可怜的两位天锋部副部,从小到大,就没有给谁守过门。无数目光汇集,两人只觉得浑身不舒服。

    但是偏偏田虎樽滔滔不绝指点他们,他们不得不做出俯聆听状。

    “……绝不轻易放一个人进去,这就是我们的准则。你看,你们费了这么大力气,粥还没喝上,别人这就喝上了,你能忍?反正换我,我是忍不了。哼,就是你们尉迟老头来了,咱们也打过再说,反正也不是没打过。”

    两人冷汗刷地下来了,大气也不敢喘。

    田虎樽讲得兴起,大手一挥:“这守门的诀窍,就是招子要放亮!谁来瞪谁,目光要凶狠,要浑水摸鱼之辈,看到你的眼神,心就虚了。正所谓,君子坦荡荡,小人藏机机。呔!那个,谁让你进的?”

    走到门口的中年人吓一跳,当他看清楚门口的三人时,脸色一下子变了。

    中年人很快脸上露出谄媚之色,几乎是一阵小跑,冲到铜鬼和鱼今面前,恭敬道:“可是铜鬼大人和鱼今大人?小人贺成,龙兴道场夫子。场主听说苗海没有禀报总部,擅自挑战艾辉,大为震怒,为表歉意,专门差遣小人备上礼物一份,向艾辉阁下表达歉意。没想到竟然能够碰到两位大人,真是太幸运了……”

    贺成的语气热情,语飞快。

    “龙兴道场……”铜鬼眼中闪过一道光芒,他和鱼今对视一眼。

    龙兴道场的背景深厚,场主杨震,是他们俩都不愿意轻易招惹的人物。

    铜鬼刚想开口,就听到田虎樽不耐烦道:“东西放下,人可以走了。”

    贺成闻言大怒:“你这老头,好不晓事,敝场主一片好意……”

    砰!

    一只脚丫子陷进贺成的脸,贺成就像被狂奔的野兽迎面撞上,直接飞出去十多丈,昏迷不醒。

    铜鬼的瞳孔骤然收缩,刚才那一脚……

    他刚才看得分明,贺成衣服上有金龙的标记,他是金龙夫子。金龙夫子连一招都没有挡住,如果换作是自己,能不能躲开?

    铜鬼冷汗涔涔,他心中没有半点把握。

    田虎樽随手把手上的东西丢地上,赫然是贺成身上的礼物。老头非常不满道:“小家伙其他方面都挺好,就是抠门小气,一点亏都不肯吃。”

    抵达道场门口的胖子,看着这一幕,目瞪口呆。

    他商队的护卫,个个脸色苍白。

    他的护卫领忽然想到什么,脸色再变,在他耳边低声道:“那老人是火山天尊田虎樽,是位大师!戴面具的是天锋部副部铜鬼,旁边那个女人是天锋部副部鱼今。”

    “看大门是一件小事,但是小事做不好,怎么做大事……”

    老头絮絮叨叨的话传来。

    汗水沿着胖子脸上的肥肉蜿蜒而下,他的衣衫全都被汗水湿透,绿豆小眼满是惊恐。

    看大门……

    阿辉这里看大门的,竟然有一位大师,两位副部!

    为什么自己的腿肚子在哆嗦?

    难道自己走错了地方?

    “请问三位大人,这……这是艾辉的剑修道场吗?”

    胖子的声音在打哆嗦,但是他身后商队没有一个人嘲笑他,他们更加不堪。在一位大师和两位副部面前,没有跪地趴着说话就已经很勇敢。

    老头看了他一眼:“那他有个胖子朋友,叫钱代,是你小子?”

    “是是是!”胖子激动应道,这么一瞬间,他觉得与有荣焉,完全忘记了他是来炫耀的。

    他身边的商队成员各个挺直胸脯,神色自豪。

    “你可以进去,其他人不行。”

    老头挥挥手。

    真的是守大门的……

    胖子艰难地吞了吞口水,连忙哈着腰应是,妈蛋,没见过这样的大人物啊!

    但是他很快满脑子就被另一个念头占据,阿辉现在达了!

    哎呦喂,胖子也要达了!

    浑浑噩噩走进道场的胖子,忽然听见一个欢快的声音。

    “好久不见!胖子,见到你楼兰真开心!”

    胖子身体一震,抬起头。

    他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站在面前,看着他微笑,楼兰在一旁举臂欢呼。

    无数道一模一样的身影,在蛮荒、在松间城、在眼前,重叠在一起,眼泪就这么模糊了视野,当他再看清眼前的人影时,胖子嘴巴颤动,带着哭音。

    “阿辉!”(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