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三百二十二章 叫姐姐
    翡翠城城外,漂浮在半空的山峰,就像压在大家心头的一块巨石,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每一个路人都会情不自禁抬头,看着巍峨的山峰,“五行镇神”四个字,在阳光下都散着无边的威严和肃杀。不时一闪而逝的光芒,告诉人们这个大家伙是多么的危险。

    镇神峰进入翡翠森,沿途所过之处,引强烈的恐慌。

    原本叫嚣着和神之血结盟的高官和世家,全都在一夜之间销声匿迹。而在师雪漫邀请翡翠森的长老们踏上镇神峰参观,并且演示了镇神峰如何起攻击后,长老们每个人的脸色都是一片铁青,忧心忡忡。

    稍微有点眼力的人都明白,镇神峰的出现,将彻底改变战争的形式。

    师雪漫却没有太在意,她所有的心神都被后方的消息吸引。从艾辉的身份曝光,到沙兵卫的覆灭,火莲子公开叫卖。再到后来苗海的挑战,长老会的嘉奖,风靡整个五行天的幻影豆荚,吸引无数目光的八宝粥宴。

    她还兴致勃勃地在豆荚店买了所有关于艾辉的消息豆荚。

    其他的时间,她就在翡翠城闲逛,看看这,买买那。

    天空碧蓝如洗,明媚的阳光,穿过繁茂的树林,照亮这座宛如翡翠的绿色之城。又到了飞羽花盛开的季节,粉红的飞羽花就像一片片梦幻的羽毛,带着细碎清脆的铃音,在风中飘来飘去。此时是翡翠森最美的季节,到了夜晚,飞羽花会散淡淡的粉红荧光,像夜晚的精灵。

    行走在明媚的阳光和飘扬的飞羽花中,繁忙的街道,来往的人群,都让师雪漫心情愉悦。她抱着大大的牛皮纸袋,里面装着她沿途买的糕点,有长长的森林面棍,也有柔软甜糯的青花团,还有时令的鲜花饼。一束蓬松细碎的淡蓝野花,是糕点店老板赠送的礼物。

    她熟门熟路走进一个巷子,来到一个宅院门前,敲了敲门。

    吱呀,大门打开,开门的人看到她,笑着侧过身体:“今天来得挺早啊。”

    师雪漫微笑:“反正没什么事,就早点来了。”

    她抱着纸袋,走进宅院,大门在她身后关上。

    大门旁,一块破旧的木板,上面写着四个字“英华风社”。

    正在修炼的端木黄昏,看到走进来的师雪漫,忍不住嘲讽:“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来旅游的。好歹也是个正经使团的负责人,你这么闲,是不是不太合适?”

    师雪漫把带来的糕点面食一件件抛给大家,随口道:“我的任务已经完成。带着镇神峰来震慑一下你们。难不成,你真要我帮你找媳妇?”

    端木黄昏一窒,旋即有些纳恼怒:“你先解决自己的问题吧,不要轻易忘记自己铁妞的名头。”

    师雪漫把最后一件面点抛出去,把纸袋揉成一团,丢进垃圾桶,然后活动了一下手腕拳头,冷笑道:“知道我今天为什么来这么早么?就是想收拾你一顿,连姓佘的那个贱人都打不过,还跑到姐姐面前来装什么人物。”

    其他人识趣地嘴里叼着面点,默契让开空间。

    俞紫衣和巫启荣动作最快。

    端木黄昏脸色有些白,故作凛然道:“我是好男不和女斗!现在翡翠森和五行天的关系很微妙,你不要给你们使团惹麻烦,身为端木家……”

    师雪漫不为所动,扬起下巴,捏着拳头:“叫姐姐!”

    端木黄昏勃然大怒:“姓师的,不要欺人太甚,这可是在翡翠森,惹毛了我……”

    师雪漫朝端木黄昏走去,拳头捏得嘎嘣作响,活动了一下肩颈,像大海一样深不可测的元力仿佛有潜流激荡,一股危险的气势轰然而生。

    在众人眼中,师雪漫的身形仿佛陡然拔高,遮挡天空,投下魔鬼般深黑危险的阴影,从牙缝中挤出森森冷笑:“叫姐姐!”

    端木黄昏就像炸毛的猫,浑身汗毛根根直树,最近刻苦的修炼不断磨砺他的心神,他的精气神达到这几年的巅峰。他眯起眼睛,危险的光芒闪动,声音就像雪亮的刀锋般冰冷直透人心,又像隐藏在黑暗中一击致命的此刻,干脆利落:“叫就叫!”

    从寒冷的冬季,进入温暖的春天,端木黄昏满脸堆笑:“雪漫姐!”

    一片死寂。

    啪嗒,俞紫衣和巫启荣嘴里的面点掉落在地上,两人呆若泥塑。他们身边的诸人,也是一脸呆滞。

    黄昏哥……

    师雪漫浑身散的危险气息立即烟消云散,怒涛将起的大海突然之间归于平静,阳光刺破大海上空的乌云。

    师雪漫满脸明媚如阳光的笑容:“黄昏弟刚才喊姐姐铁妞?”

    端木黄昏义正言辞:“艾辉当年给雪漫姐起这个绰号的时候,弟弟我就强烈的反对,奈何人微言轻,艾辉此獠霸道横行,肆无忌惮,是天下一害,雪漫姐要好好教他做人!”

    师雪漫恢复满脸云淡风轻:“这个不消你说。”

    端木黄昏面无表情转过脸,对着俞紫衣和巫启荣:“你们这么无所事事,看来修炼计划安排得太少,今天的修炼计划翻倍。”

    从那个混蛋那学的这招真是好用啊!

    俞紫衣和巫启荣一个激灵,脸色刷地白,两人一脸哀求地看着师雪漫。

    师雪漫沉吟:“翻倍这个是不是要商量一下?三倍更合理一点?”

    当年艾辉是怎么做的,师雪漫同样很清楚。

    大家顿时脸色更白了一分,连忙抱头鼠窜,两人周围立即空荡荡的。

    师雪漫忽然转过脸:“粥宴你们不去?”

    端木黄昏沉默,过了一会道:“我们去了,只会让事情更麻烦。”

    师雪漫知道端木黄昏说的是实情。

    别看五行天正在极力拉拢翡翠森,那只是形势所迫。刚刚从五行天反叛出去的翡翠森,在长老会心目中是叛徒。端木黄昏倘若出现在五行天,为了和翡翠森的关系,长老会会动用一切力量保证他的安全,但这并不意味着长老会允许他的其他行为。

    端木黄昏特殊的背景,让他的行为很容易被错误的解读,偏偏他无力辩解。哪怕长老会顾忌双方的关系,但是却可以派人押解他送返翡翠森。

    师雪漫道:“我也没想到他会折腾出这么大的动静。”

    “我很好奇,他会何去何从。”端木黄昏露出一丝奇怪的笑容:“艾辉他们不了解世家和新民之间的那些龌龊事,咱们可是清楚。松间派,你看,在长老会眼中,艾辉他们是一群人了。这么一大群人,还都是五行天的骨干,这事多么好玩。”

    师雪漫瞥了他一眼:“你这是幸灾乐祸?”

    端木黄昏哈地一声:“我是期待,期待那家伙会怎么做。难道你不觉得,那家伙不管遇到什么事,做出的选择都和其他人不一样吗?”

    师雪漫也露出笑容:“也是。”

    端木黄昏收起笑容,目光冷酷:“世家是容不下艾辉的,新民派也没什么意思。要不然,叶白衣怎么会投靠神之血?”

    师雪漫沉默。

    “叶白衣已经看出来了,新民派没有未来。一千多年了,五行天和旧土之间的脐带,早就割断了。修炼元力需要资源,五行天资源充裕的时候,从旧土选拔天赋出众者,给五行天增加一些新鲜血液,这是好事。如今资源收紧,连自己人都不够分,哪里拿来给旧土?旧土对如今的五行天来说,是累赘。在新的五行天完成重建之前,旧土都是累赘。放弃旧土,就是彻底放弃旧土的故族,新民怎么做得到?”

    端木黄昏的语气平淡,却是一针见血。

    师雪漫心中升起强烈的无力感,她知道端木黄昏说的是正确的。

    “世家必胜,因为世家更纯粹,只有他们才会只考虑五行天的利益。新民派必败,因为他们要尾兼顾,他们无法完全站在五行天的立场,也无法完全站在旧土的立场。”

    端木黄昏英俊的脸庞,此刻满脸阴郁:“旧土是神之血的。也不知道血修是谁创的,简直该死,血修对资源的要求没有那么高。意味着旧土人,可以修炼。无法修炼的元修,可以修炼血修,你说旧土人会选谁?”

    他此刻脸上忍不住流露出讥讽之色,指了指天边的那座镇神峰:“长老会的那些老家伙折腾出这么个大家伙,我一看着大家伙,就知道他们已经想停战了对不对?用这个大家伙封住前线,然后重建五行天,呵呵,他们肯定想不到,神之血也巴不得停战,这样他们才能吞并旧土。旧土多少人?是五行天的多少倍?这些人有十分之一成为血修,哈哈哈,长老会就等着被屠吧!一群目光短浅的白痴!”

    这番话落在师雪漫耳中恍如惊雷,她手足冰冷,脱口而出:“有什么办法?”

    端木黄昏心中烦躁:“我能有什么办法?你去问艾辉。”

    说完之后,他有点愣住,但是转念一想,觉得自己有点神经,艾辉是挺厉害,但是离解决这类问题,还有十万八千里。

    看到脸色白的师雪漫,他叹息一声:“别想那么多,让大人物去烦恼吧。佘妤今天晚上准备溜了,我估计她也猜出来长老会的意思了。”

    师雪漫猛地转过脸:“你怎么知道?”

    “内线消息。”端木黄昏摊了摊手。

    师雪漫头也不回朝门外走,眼眸中杀气腾腾:“我去杀了那个贱人!”

    端木黄昏一愣,反应过来,脸色大变,一边追一边喊。

    “喂喂喂,别冲动,别冲动……算我一个!”(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