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三百二十一章 同一群人
    “你们想蹭就蹭?”

    一个头发乱糟糟的老头守在门口,斜着眼睛看鬼脸和鱼今。他倚在一个油光发亮的黑色大酒缸前,大酒缸里面发出诡异的咕噜咕噜声。

    鬼脸和鱼今一句话都不敢反驳,两位天锋部副部首,哈着腰一副老老实实聆听教诲的模样。

    “知道我为了这碗粥花了多少心血吗?没错,就是心血。我先是找人,和他们联系,结果怎么说,人家也不同意。说什么宝粥分量虽大,但是半碗不多!我能就这么放弃吗?当然不能!我就想办法打听,看清单上的材料还缺啥。我告诉你们,对于一个有毅力的人,是不会这么容易放弃的!”

    鬼脸的红铜面具没有半点冷酷的光芒,而像是太阳底下快要晒化渗出铜油。鱼今高耸如塔的刀髻就像霜打过的萝卜。

    讲得兴起的老头唾沫横飞,眉飞色舞。

    “我一看清单上面的极品美人蕉还没有搜罗到,哈哈,我恰巧知道有一窝盗贼的首领收藏有极品美人蕉。于是我连夜出发,这个时候就看得出执行力有多么重要,你们说我要拖拖拉拉,这美人蕉说不定就是别人的了。花了一夜功夫,把整个山头的盗贼全都杀光,然后又花了两个小时,把整个山头搜索了一遍,终于找到这株极品美人蕉。你们说,容易么?”

    不知道是不是太阳太大,汗珠从鬼脸面具的边缘滴落在地面上,鱼今的后背湿透。

    老头长叹一声:“不容易啊!凭着这株美人蕉,好不容易他们答应分我一碗粥,然后打发我来守门。我当时就怒了,我这身份地位,让我守门?但是后来我一想,我费了这么大的力气才分到的粥,要是哪个不长眼的兔崽子,跑来随便就有一碗,那我的辛苦岂不是白费了?艾辉那小子说得也有道理啊,人多了,老头子岂不是就要分得少了?”

    铜鬼和鱼今的汗水淌得更快。

    老头心满意足地问两人:“你们说,是不是这么道理?”

    “是是是,前辈都这么辛苦,其他人岂能吃白食!”铜鬼连声附和。

    “你是个懂事的娃啊。”老头长叹一声,满脸缅怀:“我们这些老头子,为了长老会辛苦了一辈子,落得一身暗伤,长老会也不管,晚景凄凉啊!好不容易有这么一碗粥,老头子我丑话就搁这,就是长老会那帮老爷们跑来想白蹭粥,那大家也得先打过再说!”

    铜鬼的身体都有些哆嗦,舌头打结:“前辈这话说……说得……”

    在老头目光的注视下,铜鬼一咬牙:“真是太实在了!”

    老头老怀大慰:“哈哈哈,说得好!你娃不错,我看水平可以,什么副部首,我看完全可以当部首嘛!”

    在老头爽朗的笑声中,两人落荒而逃。

    最新情报:青龙山为祸多年的青龙贼全军覆没,尸横遍野,财物随处可见。杀人者疑似【火山天尊】。

    田虎樽,年龄六十四,绰号【火山天尊】,火修大师。

    曾经烈花部部首候选人之一,但是因为脾气暴躁,在挑战中怒而过失杀人,从而退出部首之争。开始以独行侠的身份接受各类任务,天勋值达三十三万之巨。在近百年天勋值排行之中,名列第七。

    田虎樽四十六岁冲击宗师失败,导致旧伤复发,少有出现。

    田虎樽与乐不冷交情深厚,两人曾经多次交手。

    这份情报送到各家书桌上,所有看到这份情报的人,不是龇牙,就是揉脑门,觉得不好办。田虎樽这类家伙是大家最不想面对的敌人,这类人功勋卓著,声望极高,实力强悍,而且还往往是火爆脾气,一点就着。

    一言不合大打出手,对这些人来说,简直就是家常便饭。一言不和就血流成河,对这些人来说,也算不得大餐。

    关键是,还不一定打得过。

    这些人都不是靠声望,而是靠真刀实枪拼杀出来的,每一个都是老油条,又滑又硬。

    偏偏大家又都知道,田虎樽冲击宗师失败,身上的暗伤是一个重要的原因。为了消除这些暗伤,田虎樽敢于和任何人为敌。

    凌夫人满是赞叹:“小家伙太狡猾了!”

    凌家主觉得有口气憋在胸口,气得脸色发白,过了片刻,才不甘心道:“撤!让他们都撤回来!”

    回到城主府的铜鬼立即发飙,破口大骂:“阴险!太阴险了!竟然让田虎樽来守门!卑鄙、阴险、狡诈!”

    鱼今冷冷道:“该杀!”

    铜鬼精神一振:“是该杀!怎么杀?”

    鱼今沉默,过了片刻,吐出两个字:“自杀。”

    铜鬼:“……”

    “太阴险太狡猾了!”

    艾辉摇头晃脑,满脸感慨:“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大维。”

    在外面大概谁也想不到,让田虎樽守门的主意,并非出自艾辉之手,而是来自看上去老老实实,沉稳可靠的姜维。

    姜维笑了笑,也不吭声。

    比起艾辉,他对眼下局面的复杂程度,有更清醒和深刻的认识。剑修道场的人越来越多,它就像一块磁石,吸引着松间城的幸存者们从四面八方向此地汇集。

    汇集的人越来越多,当大家在狂欢的时候,他们之中一些头脑清醒的人,就已经在思考一些深刻的问题。

    在外人眼中,他们是一个群体。在他们自己心中,他们也是一个群体。

    当艾辉站出来,散落在各地的他们就像被一根根无形的线,彼此联系起来。在平时的时候,他们甚至会忽视这种联系,但是当艾辉出现时,他们才惊讶地发现,彼此之间的联系竟然如此强烈。

    他们确实是一个群体,一个比外人和他们自己想象得都更加紧密的群体。

    三年来,他们在不同的岗位,得到磨炼。他们远远不够老辣,但是却也早已不再天真懵懂。偏偏外面涌动的暗流,环绕的危机,提醒了他们,外面对他们是多么的忌惮和垂涎。

    他们需要开始正视他们的力量,他们需要开始正视他们的想法。

    世家还是新民?

    能得到什么?会失去什么?

    艾辉也没有想到,事情发展成这个样子。他最初的想法简单无比,见到大家很开心,索性把卖不出去的火莲子拿出来和大家一起分享。

    八宝粥都能惹发一场如此轰轰烈烈的大事件,始作俑者的艾辉,也是目瞪口呆。

    目瞪口呆之余,也是一笑而过。

    高高兴兴喝粥,平平安安修炼。

    新民和世家的斗争,和自己有什么关系?五行天的未来和自己有什么关系?自己只是小人物,没有秉承天下意志,也无力挽救众生于水生火热之中。

    他只有一个任务,他要复仇。

    这是他此生唯一需要完成的任务,不管是功成身退,还是葬身其中。当他的龙椎剑穿过师父的胸膛时,他渺小的生命就被赋予了鲜血的色彩。

    但是他不想大家陪他,他知道这是一条粉身碎骨的不归路。他不希望大家陪他步入深渊,大家好好地活着就好。

    他安静微笑听着大家的讨论,并不发表意见。

    也许等大家这股劲过去,波澜大概又归于平静吧。

    姜维第一个察觉到艾辉的平静。

    两人坐在屋顶,剑修道场被篝火照得灯火通明,每天还有人不断赶来,让道场始终沉浸在狂欢的氛围之中。

    姜维看着远处的城主府,忽然开口道:“阿辉,你怕拖累我们?”

    艾辉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

    姜维自顾自道:“阿辉,你是不是觉得和神之血的仇恨是你一个人的事情?”

    艾辉沉默。

    “不是你一个人的事,阿辉。”姜维的语气低沉:“除了没有亲手杀死自己的师父,我们没有其他分别。”

    艾辉浑身一震。

    “我们的夫子、同学、朋友、亲人,死在松间城。”姜维声音有点沙哑,带着一丝颤抖:“死了多少人?连我们都不知道。不是你一个人想复仇,我们每一个人都想复仇,每一个人都从来没有忘记复仇。死的人不会白死,流的血不会白流,仇恨又怎么会凭空淡忘?”

    “阿辉,你以为我们可以把所有的仇恨全都忘记,然后安安心心地生活吗?长老会可以做到,他们掌管整个五行天,子民无数,一个小城市对于整个五行天的局势是多么微不足道。他们可以告诉自己,他们为了整个五行天。可是我们不行,我们没办法忘记。现在不行,以后不行,一生都不行。”

    “松间城可以以城为布恢复原貌,可是埋葬的尸体能活吗?逝去的生命能活吗?亲人朋友还会活过来吗?我到现在还忘不了,到处都是尸体,都是血,不断有人倒下,自己是多么恐惧害怕。我没办法告诉自己,这就是战争,你活该承受这一切。我没办法告诉自己,这就是战争,忘了吧,以后安全地活着。”

    “去******该死战争!”

    姜维面容狰狞扭曲。

    “为什么你会觉得复仇是你一个人的事?为什么那么多人辞职?因为我们都没有忘记复仇!因为我们知道,长老会现在只想安定。不管新民还是世家!我们却要血债血还!”

    “阿辉,我们是同一群人。”

    姜维恢复平静,他转头丢下这句话,从房顶跳下。

    房顶上,艾辉有如泥塑。(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