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三百一十七章 破解业火
    翻腾的业火就像张牙舞爪的红色怪兽,一口把艾辉吞噬。

    苗海松一口气。

    战争比什么都能刺激修炼的进步,在短短的三年,整个世界的修炼发生了巨大而深刻的变化。神修对元力材料的喜爱,元修对血晶的研究和利用,双方都在以惊人的速度相互学习,相互借鉴,保守牢固的桎梏,都被强大的外力打破。

    三年来涌现出大量现象级的成果,业火便是其中之一。

    融合了元修和神修两家之长诞生的业火,是当下令人闻风色变的魔鬼火焰。而创造它的元修,使用曾经禅修的术语来命名,足见其深意。

    几乎所有的元力都能够成为业火的燃料,这也意味着几乎所有的元力,面对业火都没有什么抵抗力。

    神之血的鬼脸树瘤,是吸收大量血兽的魂魄,形成树瘤。

    真正上乘的鬼脸树瘤,只有感应场才有出产,因为那些树瘤吞噬了元修的魂魄。但是那片染血之地,神之血并没有伸手,反而派遣了大量的神祭,踏遍感应场的每一个角落,使诸魂归于尘土。并且声称战争你死我活,不择手段是无奈之举,但是人死灯灭,却不应再受苦难。

    许多人都对神之血这种收买人心的举动不以为然,但是神之血的名声却的确因此而有所提升。

    鬼脸树瘤中所蕴含的血兽魂魄,却恰恰是业火如此可怕的原因所在。

    突然爆发的业火,让艾辉闪避不及,立即陷身火海,四周全都是鲜红的火焰。当他发现火焰沿着风蝠切剑芒燃烧时,脸色就变了。

    凝实的风蝠切剑芒,就像干透浇过油的柴薪,轰然燃烧。

    就在此时,艾辉眉心天宫自发运转,一缕灯火腾地点亮,赫然是天心火莲灯。莲花缓缓旋转,灯火放出光芒,淡淡的红色光芒从艾辉体内透出。

    比起业火的鲜红,天心火莲灯的红光,却是淡得肉眼难以捕捉。

    但就是这淡淡的红光,却是把业火牢牢挡在艾辉身外。艾辉不敢犹豫,背后的宝石星剑翼猛地一展,整个人就像利箭一样冲天而起。

    呼!

    一道人影从红色的火焰中冲天而起,身下还带着一溜残焰。

    苗海的眼睛倏地瞪直,脸色大变,怎么可能?这可是业火!到现在人们还没有发现如何破解业火的办法,艾辉怎么能够在业火中安然无恙?

    艾辉摆脱业火,同样引起一片惊呼。

    “天啊!他怎么做到的?”

    “业火怎么可以抵挡?”

    围观者们就像炸开了锅,一片沸腾。

    但是那些暗中关注这场战斗的势力,此刻却是忙碌无比,气氛振奋而紧张。

    “他身上的红光是什么?之前没有出现!”

    “快去查,艾辉还修炼了什么传承?”

    “报告,艾辉曾经用天勋换取了绝学【天心火莲灯】。”

    “原来是【天心火莲灯】,居然能够破解业火,那真是个大发现。我们之前对付业火的方向错了,关注心神类的绝学,抓紧时间收购,趁着现在它们的价格不高。业火的价格要跌了,不要捂在手上。”

    ……

    嗅觉灵敏的人,此刻纷纷安排出手。业火的价格居高不下,凶名赫赫,就是因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找到破解的办法。

    一旦找到破解的办法,很快业火的威胁就会直线下降。

    艾辉一口气飞到高空,看着下方的小黑点,心有余悸。刚才那一幕实在太过于惊险,倘若不是天心火莲灯发动,自己今天就要栽在这里。

    红色的业火,依然在空中翻腾不休,没有熄灭,它在燃烧附近空气中的元力。

    过了大约半分钟,周围的元力都被它燃烧殆尽,它才逐渐变得暗淡,直至熄灭。

    业火真是凶厉得可怕!

    业火爆发得太突然,没有半点征兆,而且苗海对时机的掌握异常精准,自己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

    死里逃生的后怕,让艾辉贪婪地呼吸新鲜的空气。

    几个深呼吸,艾辉的心神摆脱刚才的冲击,恢复平静。自己逃过一劫,也就意味着双方的态势,发生根本性的变化。

    苗海失去了铠甲的保护,防护能力大为下降。本身就没有机动性的云台,防护力降低,那就是案板上的鱼肉,自己只需要打碎最后一层薄薄的鸡蛋壳即可。

    高空之上,艾辉背后的宝石星剑翼张开,他开始俯冲。

    随着他不断加速,明亮的火焰,开始出现在他的剑尖前方。剑尖颤动,火焰被剑身吸附,龙椎剑开始变得通红,就像烙铁一样。

    无数惊呼同时在宁城的各个角落响起。

    苏清夜高声欢呼:“是那一招!”

    不用解释,他身边的苏怀君知道,是哪一招!

    而几乎在同时,付勇昊也脱口而出:“是那一招!”

    云台上的苗海脸色苍白,艾辉能看明白的道理,他同样看得明白。

    他的处境变得异常艰难。

    当天空的呼啸,变得愈发震慑人心,当天火出现在剑尖前方,他的脑海浮现前几天夜晚,带着漫天红纱从天而降的炽热剑芒。

    那一剑的威力震慑整个宁城,一剑之下,沙家的庄院几乎彻底被摧毁。

    逃?

    苗海没有想过,在云翼面前,云台慢得就像乌龟一样。而且自己还能往哪逃,自己是过河的卒子,只能前进不能后退,背后的渺渺云巅之上大人物投射而来的目光,才是下棋的那只手。

    还好还有四根破邪标枪。

    四根破邪标枪被他从铁匣中取出,插在面前的云台上。

    苗海面上无悲无喜,看上去对即将到来的危险,视若不见。蒲扇大掌横扫,左右各抓起一杆破邪标枪,身体后仰,强壮的身体如同向后弯曲的弓,每一块肌肉都泛着金色的光芒。

    元力激荡,掌中的破邪标枪颤动,仿佛直欲脱掌飞出,但是却被铁钳一样的手掌牢牢抓住。

    苗海面前好似有一堵无形的墙,脚踏无形墙面,迎着俯冲的艾辉,几个大踏步,猛地连环掷出手中的破邪标枪。

    咚咚!

    连续两声巨响,犹如震天怒雷,两团耀眼的金光在艾辉剑尖前炸开,让艾辉的剑势为之一缓。

    金色的元力狂潮,就像两团炸开的金云,怒潮般的针形金芒,轰然向四周扩散。

    苗海向后一翻,落地时脚下一个踉跄,刚才两记【金罡雷】是他绝学中的杀招,对元力消耗巨大。但是在平时用来几乎屡试不爽的【金罡雷】,只不过阻挡了艾辉剑势片刻。

    他心中苦笑,自己还是小看了艾辉。

    不过想到身后的大人物们同样小看了艾辉,他的心情就没那么糟糕。

    此时,他知道自己已经没有胜利的希望,那自己就必须死。只有死亡,才能让大人物们放心。赴死的卒子能做到的,只有让死亡更加壮烈慷慨,有家人的为家人挣取一份说得过去的抚恤,没家人的为自己生命的终结增添一抹色彩。

    他抓起最后两根破邪标枪,和之前不一样,他倒握标枪。

    破邪表枪薄薄的绯红和枪刃锋利异常,把他的手掌割得鲜血淋漓,饱饮鲜血的绯红枪刃变得愈发娇艳。

    两根破邪标枪被他交叉在身前,红色的血痕沿着螺旋的枪身蔓延。

    他仰脸看着天空,没有马上发动,而是在等待最后的时机。

    然而他没有注意到,在他远处的空中,七把小剑就像七只深海的箭鱼,远远地,悄无声息地游弋。

    它们是如此不起眼,没有人注意到它们的存在。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天空那从天而降,带着漫天淡红光纱,炽烈得无法直视的剑芒和肆意得不可一世的身影吸引。

    然而此时,它们却仿佛听到召唤,从四面八方,悄然划破空气,朝云台逼近。

    依然没有人注意到它们的存在。

    云台上的苗海,双目死死盯着天空的艾辉,他知道自己只有一次机会。

    不管生存和死亡,都只有一次出手机会。

    他心中没有半点灰心,反而有些莫名的亢奋。谈不上纵横一生,却也未曾虚度,或是安逸太久,生死当前反而唤起他心中沉寂许久的烈火。

    他的目光锐利如剑,把剑芒后艾辉那张冷峻如同岩石的脸看得清清楚楚。

    真是个前途不可限量的家伙啊!

    来吧!

    亢奋攀升到极点,他像喝醉酒一般,脸颊升起红晕,全身微微战栗。

    忽然,几道残影毫无征兆出现在他视野的中央,七把小剑整齐汇集成一圈,微微泛光。

    苗海一愣,脑海中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好像这一幕在哪里看过。

    七把小剑一颤,清越的剑鸣,让他苗海的视野陡然模糊,心神恍惚。

    他想起来了,对付沙兵卫的光栅……

    【剑鸣钟】!

    剑鸣声袅袅未消,炽红的龙椎剑带着震慑人心的呼啸和漫天舒展的淡红光纱,如期而至。

    被狂暴炽烈的剑芒淹没的最后一刻,苗海却恢复了一丝清明。

    占据绝对的上风却还保留阴招,冷酷阴险得让他佩服!

    一想到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们品尝这个家伙有多难缠时的表情,他就想放声大笑。

    咧嘴的身影消亡在炽红剑芒之中。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