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三百一十六章 风蝠切
    比起三年前,艾辉如今的点星刺,声势大不相同。网≯> ≯ 明亮的星辰,仿佛从无尽的虚空中飞出,周围的光线都被它吸收,光华逼人。

    而且弹指一瞬间,艾辉便完成了十记点星刺,三年来他在剑术上的进步,在这招点星刺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群星之中,一点金光绽开,刺目的金光刺得艾辉双眼生疼。

    一股沛莫能御的巨力从剑尖传来,龙椎剑弯曲如弓,艾辉闷哼一声。

    好大的力量!

    龙椎剑七把小剑旋风一样沿着剑尖向外缠绕旋转,绵密的剑芒织成一张细密绵韧的大网,缠住目标。

    霸道绝伦的元力,在剑尖炸开。

    艾辉就像被弹簧弹飞,嗖地消失在空中。

    百丈开外,艾辉的身形再次出现,脸上神情如常,但是心中却是暗自凛然。

    他握剑的手掌此时一阵麻。

    看上去不是太起眼的标枪,竟然出奇地沉重,艾辉估计重量应该在两百斤以上。

    艾辉不知道这套标枪就是【破邪】,但是他对标枪重量的估测,却是非常准确,破邪每一把标枪的重量都是两百三十三斤。

    苗海的元力霸道刚猛,加上破邪本身的重量,威力之大,可想而知。

    艾辉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暴力远攻型元修,放弃了机动,以防御结合强力远攻。不用想,艾辉也知道对方的那层红光,一般的手段很难攻破。

    把自己的优势挥到最大,再用装备来弥补自己的缺陷,看上去并不是太复杂的手段,却十分有效。从这一点,也能看得出对方的经验很丰富。

    经验老辣之辈往往不会用很复杂的战术,而会喜欢用一些简单有效的手段。

    来而不往非礼也,不试安知壳多硬?

    龙椎剑在空中虚划,明亮的剑光从剑身浮现,一道月形剑芒,倏地脱剑飞出。

    【弦月】!

    一道弯月,破空飞来,幽寂无声。

    当年他需要全力才能施展的剑招,此时却是信手拈来,没有半点烟火气息。

    “来得好!”

    苗海暴喝一声,全身铠甲哗啦作响,一双蒲扇般的手掌合十,眉目低垂。笼罩云台的红光,染上一层金光,在苗海身后,一道巍峨高大的身影,隐约可见。

    这不是什么太高深的绝学,而是一门非常常见的金修传承,【金刚护体】。【金刚护体】修炼者甚多,修炼到极深境界,能够唤出金刚真身。但是能够修炼出金刚真身者,少有听闻,非有大毅力者不能成。

    金刚真身一出,明明只不过一个虚幻的身影,但是却让人感到不怒自威,无物可撼动,空气中的元力都几乎凝固。

    清冷的弦月,在巍峨如山的金刚真身面前,就像扑火的飞蛾。

    弦月似缓实疾,化作一道流光,撞上云台红光。

    红光就像雾气翻腾,吞噬弦月,苗海刚刚流露出一丝笑意,就凝固在脸上。

    弦月忽然化作数十点星辰,就像数十只滑溜又锋锐的泥鳅,拼命往红光里钻。

    碎月点星!

    猝不及防的苗海一时狼狈不堪,连身后的金刚真身都险些无法维持。红光流转,金刚真身也张开大掌,朝星辰剑芒一抓。星辰剑芒陡然一滞,禁锢在红光之中,旋即啪地齐齐湮灭。

    双方的试探,看得众人无不目眩迷离。

    苗海的标枪霸道刚猛,如烈日当空,那艾辉的弦月却是清冷之中暗藏杀机,有如冷月无声。

    两种截然不同的战斗方式最直接的碰撞,让大家大呼过瘾。

    高手相争的场面,难得一遇。

    云台上的苗海心中轻慢之意尽去,知道今日是一场苦战。

    第二杆破邪标枪握在掌中,他没有马上投掷出去。

    艾辉主动攻击,宝石星剑翼一张一扩,他就像离弦之箭,一下子冲出去。宝石星剑翼的力量充沛,直线飞行的度快如闪电。

    借着冲势,艾辉龙椎剑挥动,月形剑芒飞向云台。

    艾辉的身形在空中不断闪现,他没有沿着直线飞行,而是折线冲刺,身形在空中忽左忽右。每一次出现,都挥出一记弦月。

    和刚才那记弦月的寂然无声不同,此时在空中飞舞的弯月剑芒带起漫天凄厉尖啸,就像一只只月华蝙蝠从四面八方扑向云台。

    云台上,苗海手腕一翻,破邪标枪横置胸前,双手合十,神态庄严。

    身后的金刚虚影,同样双手合十,垂闭目。

    云台金光暴涨,一层琉璃金光猛地收缩,苗海身上的红色铠甲如同镀了一层金色,更是威武庄严。

    铛铛铛!

    剑芒如弯月,击中云台上的红光,顿时如同剑斩铜钟,轰鸣作响。

    苗海身形一晃,艾辉元力的凝练精纯让他大感意外,锋锐凛冽的剑芒透过层层防护,还让他感觉有如刀割。这是【北斗】么?

    此子的剑术委实可怖!

    苗海心中暗自凛然,他见过昆仑的剑术,但是和艾辉的截然不同。他很难说两者高下,但是艾辉的剑招每一招都是杀招,没有任何花哨之处。

    不过,自己身上这套【业火不破甲】却果然不愧是天兵铠甲,恰好克制金修。笼罩整个云台的红光,就是此甲天生自带的业火。业火并非天然火焰,而是近些年新出一种火焰,需要用十种火燎原出产的焰花混合神之血的千面鬼脸树瘤炼制而成。

    这两种材料如今都是神之血出产,但是却被卖到翡翠森,翡翠森的木修把它们炼制成业火,高价卖到五行天。

    业火对金元力有着极大的克制作用,堪称金元力的克星。

    要不是今天有这套铠甲的帮助,苗海心中还真没多大把握。能够在血灾中闯出名头的,就没有一个简单的人物。

    不过,与大人物为敌,那就是找死!

    苗海眼中闪过一道厉色,横在胸前的破邪标枪突然开始崩散,化作点点金芒,金芒并不消散,而是依然停留在他胸前。

    张开的手掌,抓住横在胸前的金芒标枪,金色的光芒倒映在他的瞳孔,把他的瞳孔也染上一层金色。金色的瞳孔,一点银色的光芒在急放大!

    不是直线!

    银色的光芒拉起一道诡异的弧线,眼看弧线就要下坠,毫无征兆,它陡然拔高,笼罩在扁平剑芒之中的艾辉竟然像打水漂一样,贴着一道看不见的无形水面在高飞掠。

    没办法预测!

    苗海背后的寒毛陡然竖起来,左掌多了另外一根破邪标枪,竖在胸前,崩碎成无数光点。

    艾辉曾经从【风蝠剑】领悟的身法,结合他的斜切,演化成的这一招【风蝠切】!

    从灵感闪现想到这一招的创意,到最后成功,艾辉用了整整一个月,而到修炼熟练,时间跨度过六个月。

    院中观战的阿吉奈此刻所有的醉意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失声惊呼:“这是什么剑招?”

    “我也不知。”姜维竭力让自己语气如常,心中却是激动无比。

    霍队的酒意也完全退去,脸色煞白,看到如此诡异飘忽不按常理出牌的剑招,他心中生出不祥的预感。

    不光是他们,整个宁城都被艾辉这一招【风蝠切】震住。

    从旁观的角度,愈能够感受到,弧线的美妙和诡异,扁平剑芒包裹中的艾辉,就像鬼魅的刺客,致命而危险。

    苏清夜看得完全呆住,两眼放光,眼睛里全都是崇拜。

    他身边的苏怀君,此刻也是目不转睛,唯恐错过一个细节。

    付勇昊瞪大眼睛,一脸见鬼的表情。

    付家大姐此时满脸不能置信,喃喃自言自语:“乱世出妖孽……”

    直面这一招的苗海识得厉害,此时胸前的光十字赫然成形,不敢怠慢,舌绽春雷,双掌缓缓推出。

    光十字轰然崩碎,化作两道盘旋呼啸的金色光龙,庞大的光龙赫然是有由无数细小的光梭构成,朝迎面飞来的艾辉****而去。

    浑身被剑芒包裹的艾辉身形陡然拔高,带起一道弧线,避开两道金龙的正面,一头扎入金龙的中段。

    好似一道剑光,钻入金龙的腹部。

    轰!

    无数光梭密集如雨,打在剑芒上,剑芒迅黯淡,变得极不稳定。

    艾辉知道倘若这个时候,包裹他身体的剑芒崩溃,他一定会被这些密集如雨的光梭射成马蜂窝。

    手中的龙椎剑疯狂的挥舞,一记记斜切,快得肉眼难以捕捉。每一记斜切,剑身便会亮起剑芒,飞入前方大剑芒之中。每一道斜切剑芒,都会让风蝠切剑芒明亮一分,但是转眼间就被光梭撞上,又黯淡下去,又补充又黯淡……

    艾辉不知道挥了多少剑,他的神经高度紧绷,全神贯注。

    忽然,眼前豁然开朗,视野内是一片红光。

    刺穿了!

    艾辉来不及高兴,双方的距离此时已经不到十丈,他甚至能看清楚红光后,苗海满脸的愕然,似乎无法相信,艾辉竟然冲到自己面前。

    苗海陡然一个激灵,明白此时到了生死关头。心一横,身上那件价值连城的【业火不破甲】倏地崩碎。

    无声无息,鲜艳红色业火倏地升腾而起,宛如来自地狱的红色妖魔,把风蝠切剑芒包裹的艾辉无情吞噬。(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