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三百一十二章 一群人
    “没想到是他。嫂索可濼爾說網,看最哆的言清女生爾說≧八一中 ≦≤≤.﹤8<1≤z≦≦.≦om”

    苏怀君轻声叹息,情绪复杂,又透着些许释然。能够击败沙家的,怎么会是无名之辈?知道了王寒的真实身份,她提起的心也放下来。对她来说,知道王寒的底细最重要,无论对方的背景是什么。

    “我们接下来怎么办?清夜还要去道场吗?”苏父的心情也非常复杂。

    无论艾辉多么富有争议性,但是声望和实力摆在那。上次三小能够联手挡住沙无远一招,也足以说明艾辉擅长调教学生。

    他在家族中地位不高,否则也不会在很多年前就被派到宁城。清夜能够拜在名师门下,他心中还是非常欣喜,但是又担忧和家族的利益冲突。他久经商事,深知艾辉的背景是多么的复杂,牵扯极广。

    苏怀君没有任何犹豫:“去,光明正大拜师。”

    看到苏父又喜又忧的神情,她知道他还心存疑虑,旋即解释道:“你毋需担心。别看艾辉此人争议颇多,但是其身后的能量不可小看。那些与他为敌的人,都愚蠢至极。”

    苏父讶然:“他有此等能量?”

    “血灾最严重的地方,就是感应场。当年的学员,十不存一,五行天在后备力量上严重断代。松间城这些人,经历残酷的战斗,表现出色,怎么可能不受重视?现在就已经能看出苗头,松间城的幸存者,尤其是当年艾辉带领的院甲一号队,经历这三年的积累,如今无一不是基层骨干。有不少已经开始进入快上升期,姜维就是其中之一。十三部受创严重,以后必然要重建十三部,有大量的空位需要填补。他们不上都不可能。”

    苏怀君似乎想到什么事,沉默了片刻,方叹息道:“艾辉在松间城幸存者中的声望,是我们无法理解的。”

    “老徐,打听一件事,有谁在宁城附近?”

    “知道消息了吧,葛老黑在!我已经拜托他了。”

    “你下手也真够快!我今天才得到消息!好歹总算是有他的消息了。”

    “是啊,都三年了,时间过得真快。要不是我最近实在抽不了身,我就自己去宁城了。明风那小子自己去了,你找他也行。”

    “行,我找他们。可乐小说网已更新大结局”

    ……

    “宁城!他在宁城!”

    ……

    “当年没能当面感谢他,我心里一直惦记着。”

    ……

    消息树的光芒,不时在一群人之间亮起。而同城有伴的人,此时已经迫不及待聚集在一起,三五成群,喝着烧酒,烈火入喉,聊起当年往事。三年前的血与火,说着他们那时的恐惧和绝望,说着亲眼看到自己的亲人、同学倒在血泊之中,说着说着,大家的眼泪就掉下来。

    越喝越醉,又哭又笑。

    深埋心中的画面再次浮现,深入骨髓的痛苦战栗全身,从未断绝过的对亲人的思念和缅怀被腹中烈酒点,灼烧着他们的灵魂。

    他们抱头痛哭泣不成声。

    他们勾肩搭背放声高歌。

    他们像负伤的野狼仰天长嚎:“雷!雷!雷!”

    没有人会忘记三年前的松间城,就像没有人会忘记血兽如潮的长街少年孤独的背影,没有人会忘记天坑之战响彻四野的“雷!雷!雷!”和那漫天向下俯冲光华,无法忘记天空少年把剑刺入敌人后背那惨白的木然,无法忘记跪在坟前像石头一样被滂沱大雨模糊了背影的少年。

    这是只有他们无法忘记的身影,这是只有他们懂的情感。

    那就足够了。

    佘妤倚在栏杆,不经意间目光瞥见下方一道匆匆而行的身影,不由轻咦一声。

    身旁的权明龙也看过去,笑道:“端木公子啊,自打端木公子败于小姐之手,建了一个叫做英华风社的社团,比起以前,可是低调许多。”

    权明龙上次被佘妤当众讽刺,两人关系极僵。但是不知为何,佘妤又是登门谢罪,在各个公开场合,无不对其刻意讨好,权明龙当初的些许不快早就烟消云散。

    听到“英华风社”四个字,她身体一僵,心中叹息,端木黄昏还是没有忘记感应场啊。

    她忽然想到艾辉,那个家伙也没有忘记吧?

    艾辉和神之血之间的仇恨,是血海深仇。

    血海深仇就血海深仇吧,一个花奴的血海深仇,谁又会在意?

    她故作吃惊:“我神国和翡翠森正是需要精诚合作之时,这个英华风社,是不是多少有点不合时宜?”

    权明龙恨恨道:“可不是!上面许多人对他都很不满,不过此人素来如此,嚣张跋扈,从不顾全大局。看他以后怎么收场!”

    佘妤掩嘴娇笑:“明龙这酸味好重。”

    权明龙哈哈大笑,也不生气,他反而很喜欢佘妤这样的调侃,其他女人在他面前,哪一个不是只会说恭维话?

    他嘿然道:“没办法,人家是翡翠公子,又是天才,当然可以荒废一点。像我这样的人,还是得努力一点。”

    权明龙说这话的时候满脸傲然,他确实有这个资格。在认识佘妤之前,他过着苦行僧一样的生活,痴迷修炼。在以享受而闻名的权家,他就像个另类。

    而亲眼目睹端木黄昏和佘妤之战,他赫然现自己距离端木黄昏,并不遥远。这也让他更加充满斗志,端木黄昏醉心社团,在他眼中更是玩物丧志的典型。

    每次看着佘妤那张美艳不可方物的脸庞,他心中总是会滋生一团火焰,他要变得更强,他要把端木黄昏踩在脚下,他要拥有眼前的美人。

    面对权明龙充满贪婪的炽热目光,佘妤手指轻轻拨动额头的刘海,听到权明龙陡然粗重的呼吸,她就像不经意地说:“日子过得真是无聊,明龙可知最近有没有什么有意思的事?打打时间。”

    权明龙露出笑容,他早有准备,道:“倒是有两件,还都和我们的翡翠公子颇有关联哩。”

    佘妤讶然:“明龙快说!”

    美人满脸期待,让权明龙觉得自己一番辛苦没有白费,道:“五行天的使团快到了,带队的正是曾经和我们翡翠公子并肩作战的师雪漫。妤儿你迎来对手了。据说他们还带了个大家伙,叫做镇神峰。”

    “镇神峰?”佘妤有些意外,旋即冷笑:“就看他们怎么镇了。”

    “很多人不满,长老会这是想炫耀武力啊。”权明龙道。

    佘妤眨了一下眼睛:“师家大小姐可是万中挑一的大美人,明龙就不想见见?”

    权明龙正色道:“我眼中只有妤儿一人,此心天地可表,日月可鉴!”

    佘妤眼波流转,问:“第二件事呢?”

    权明龙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之色,他已经数次表达自己的爱慕之意,但是佘妤从来不予回应。他知道心急不得,神情恢复如常:“我们翡翠公子的另外一位当年的同伴,最近也冒出来。就是那个杀死自己老师的弑师之徒,赢了一个破落家族,倒是风头正劲。有的时候真是感叹人以类聚物以群分,看看我们翡翠公子交的朋友,就能看出我们的翡翠公子的品性……”

    “你说的是艾辉?”

    权明龙有些意外自己的话头被打断,他这现佘妤脸上的神情好像有点不太正常,接着道:“原来妤儿也听过弑师之事,就是艾辉。五行天也有很多人不待见他,据说长老会有好几位长老都非常不喜欢此獠。沙家也是没落了,居然败在艾辉此等败类之手。艾辉隐姓埋名三年,要不是沙家,只怕大家都忘了他。”

    他忽然想起,佘妤曾经经历过松间城之战:“妤儿莫非也见过此人?”

    佘妤脸色阴晴不定,她完全没有听到权明龙的话。

    她第一个想到【生灭花祭术】,再想到上次明明就要成功,结果功亏一篑。以前她费尽手段找不到艾辉的踪影,心中着急。此时艾辉突然引起大家的关注,她心中更着急。

    该死的!

    那个家伙疯了吗?难道就不知道自己的名声不好吗?

    一想到自己所有的投资都有可能打水漂,更让她要抓狂的是,两人性命相连,一旦艾辉出了意外,她自己也要一命呜呼。

    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如此被动,她从来都在暗中寻找艾辉,不敢有半点张扬。

    就连没有找到,她也不太担心。

    只要自己手上的生之花没有被激,自己会有所受损,但并不严重。生之花只有在灭之花快要成熟的时候,才会被激,而到那个时候,几乎没有什么能够阻止灭之花的成熟。

    偏偏她遇到了,自己身上的生之花被激,却迟迟没有成熟。

    她最担心的问题出现了。

    哪怕是来冷静的她,此刻一想到自己随时会因为那个该死的家伙而一名呜呼,就全身冷,心乱如麻。

    怎么办?

    向别人求助?没有人能帮她,任何一名血修只要知道她的【生灭花祭术】种成功,她就会成为一只等待长大宰杀的羔羊。

    不行!一定不能让艾辉出意外!

    她的眼中闪过一抹狠辣之色,冷静下来,脑子高运转。(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