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三百零七章 风雨欲来
    王寒一战成名。

    沙无断统领的一百多名沙兵卫折戟剑修道场,全军覆灭,让无数人的眼睛掉一地。哪怕对王寒信心再足的人,也对这个结果预料不到。而且沙家这次是精锐全出,到最后连沙尊者都折腾出来,结果还败得如此之惨,令人震惊。

    从剑鸣到晚点见,再到海宝齐,每一个都让人大开眼界。尤其是最后的枯土旱火莲破解沙尊者,更是神来之笔。

    沙尊者竟然还能够这么破解!

    能够成为长老会严令禁止之物,沙尊者的危险和强大毋庸置疑。一般的方法对付沙尊者几乎没有什么效果,它有多个沙核,只有所有沙核同时破碎,它才有可能被摧毁。沙尊者抽取土元力的能力非常恐怖,源源不断的土元力,能够不断修复它的身体。

    而如果它不顾一切自爆,大半个宁城,都会被摧毁。

    沙尊者的恐怖的威力和强大的自生能力,让它几乎是战场的噩梦,人们一直没有找到非常有效的办法对付它。

    “怎么想到用枯土旱火莲?怎么知道它们会吞噬沙子?”姜维好奇地问。

    他心中佩服得五体投地,把枯土旱火莲种子混在沙坑中,然后被沙尊者吸收,再来收割。

    枯土旱火莲是一种非常偏门、凶名赫赫的植物,它生长之地方圆数十里内,必然土地干裂,寸草不生。

    也正是这个原因,枯土旱火莲很难种植。一颗枯土旱火莲,就需要消耗方圆数十里的土元力,偌大的土地今后将变成一片死地,再也无法生长任何植物。

    五行天的每一寸土地,都是先辈用勤劳和鲜血从蛮荒中拓展扩张而来,怎么能够容忍这种行为?

    沙尊者就像是一座土元力构成的小山,成为枯土旱火莲最好的土壤。枯土旱火莲对土元力掠夺性的抽取,对沙尊者的破坏是致命的。

    道理一点都不复杂,但这是事后诸葛,稍稍一点,便恍然大悟。

    绝妙的创意就是如此,未必有多么的复杂,但是却充满着智慧的闪光。否则的会,沙尊者岂能在今天之前也没有什么有限的破解手段?

    反倒是其他人惊叹无比,艾辉在整场战斗中的布置环环相扣,姜维反倒是不以为意。

    在松间城的时候,这家伙就是如此厉害。

    “都是被逼出来的啊。”艾辉看到姜维,心中也非常高兴,但是一谈起钱还是满脸肉痛:“我这么穷的人被逼到绝境,哪还能不想点办法回本?要不然这一仗打完,我就穷得要当裤子了。沙家不是沙偶出名吗?沙偶哪有我们家楼兰聪明?脑子不好的沙偶,挺好对付。不过我也没想到他们竟然搞出来沙尊者,真得感谢他们,要不然怎么能回本?一株枯土旱火莲得要多少土元力?咦,这是个赚钱的好法门啊,我让楼兰搞几个沙尊者,来种火莲……”

    说着说着,艾辉的眼睛就在闪闪亮。

    姜维无声轻笑一声,一看艾辉的神情,他就知道这家伙心中起了什么坏水。不过,这家伙看上去要比松间城那时要开朗一些啊。

    想起松间城这个家伙承受的压力,他心中就忍不住叹息。

    离开松间城之后的三年,他曾经无数次问自己,如果当时换成艾辉的位置,有勇气承担那一切吗?有能力承担那一切吗?

    他没有。

    姜维四下打量:“楼兰呢?”

    艾辉回过神来:“他在升级身体,还需要几天的时间才能完成。”

    姜维有些失望,咽了咽口水:“喝不到楼兰的汤了。”

    艾辉笑了,姜维也笑了。

    姜维开始讲这三年来,自己是怎么度过的,参加了什么战争。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东西他在面对师雪漫的时候,姜维并不喜欢多讲,但是面对艾辉,他却会主动一五一十,倒豆子一样停不下来。

    他讲到师雪漫、桑芷君,讲起和院甲一号队其他人这些年在干什么。

    艾辉没有说话,他听得很仔细,他能听得出来姜维语气中的激动。

    还有重逢的喜悦。

    当他听到铁妞和桑芷君就在那座镇神峰上,不由有些遗憾。倘若知道,他也会去打个招呼吧。听到端木黄昏败在佘妤手上,他的眼神跳了跳,拳头不自主握紧。

    这是三年来,姜维说话最多的一次。

    讲到尽兴处,姜维喊手下的士兵去买酒。

    士兵们非常吃惊地看着队长,队长平日里滴酒不沾,非常克制自律,今天是怎么了?

    有酒助兴,两人谈得更是兴起,滔滔不绝,手舞足蹈。艾辉听到大家现在的展都很不错,心中无比开心。

    所谓过命的交情,没有经历过的人,往往很难体会。

    没多时,两人便是酩酊大醉。

    昔日战友重逢,酒不醉人人自醉。

    醉得不省人事的两人浑然不知,此时的宁城,无数人彻夜难眠。

    海宁商会。

    “查到了!姜维,松间城幸存者,松间城之战后,加入天锋部,很快就因为战功斐然,被提拔成小队长。姜维的战斗风格稳健,能力出众,深得上层的赏识。这次把他从前线调到宁城,可见对他的重视。另外,他和师雪漫关系匪浅,当年并肩作战,这次便是搭乘镇神峰,抵达宁城。”

    付仁轩语气凝重。

    姜维率队驻扎宁城,代替城主府,权力巨大。从这一点就能看得出来,此子前途无量。而师雪漫之名,更是无人不知。

    “王寒和姜维关系非同一般。刚刚得到消息,两人彻夜长谈,把酒言欢。根据我们的调查,王寒是三年到达宁城,从时间上来看,恰好是松间城之战结束。我们怀疑王寒有可能是松间城幸存者,这也可以解释两人的交情。但是我们调查了松间城之战的宗卷,没有找到姓王名寒之人。后来猜测王寒可能是假名,然后我们终于查到他的真实身份,他的真名叫做艾辉。”

    “艾辉?”付勇昊露出思索之色:“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说过。”

    “原来是他!”付家大姐喃喃,脸上露出复杂的神情。

    付仁轩的脸色也变得很复杂,语气中有一丝波动:“艾辉,旧土人,以苦力在蛮荒服役三年,那一批仅有的两名幸存者之一。其天赋平平,服役结束主动申请感应场学习,最终破格获得准许,成为松间院学员。期间获得夫子王守川赏识,收其为徒。血灾爆,艾辉带领队员,力挽狂澜,抵抗血灾,战功赫赫,获得雷霆剑辉之名……”

    付勇昊终于反应过来,失声惊呼:“那个弑师者!”

    付家大姐罕见地厉声呵斥:“闭嘴!”

    付勇昊嘟囔:“我有说错吗?他的老师不是他亲手杀死的吗?”

    松间城之战如今在许多人的脑海中已经很模糊,后面生的大战连续不断,然而弑师事件却是令无数人记忆犹新。

    艾辉这位充满争议的战斗天才,可以说凭借一己之力,挽救了松间城的命运。然而他在关键时刻,亲手杀死自己老师,在当时引起轩然大波,也惹来无数争议。

    天锋部和兵人部就曾经试图招揽这位战斗天才,但是就在两部内部,有许多人强烈反对。甚至许多人放下狠话,倘若艾辉进入十三部,一定会收拾他。

    然而令人没有想到的是,艾辉并没有加入十三部,而是销声匿迹,就仿佛突然在世界上消失了一般。

    更令人没有想到,艾辉竟然在宁城。

    付家大姐冷冷盯着付勇昊:“如果你不想给我们家惹麻烦的话,就管住你的嘴。”

    付勇昊强自辩解道:“不至于吧大姐,就凭他一个人?”

    “沙家和你的想法一样。”付家大姐语气冰冷如霜。

    付勇昊哑然。

    经此一役,沙家完了,彻底完了。

    他们亲眼看到势不可挡的沙兵卫,是如何覆灭。

    付勇昊是缺根筋,但并不傻:“这艾辉确实有点邪门,明明元力不过刚刚突破外元之境,竟然这么强!完全没道理啊!我都没看懂他是怎么赢的。不是说他资质平平吗?这么猛还资质平平?”

    “能够凭借一己之力,力挽狂澜一城,这种人你看不懂正常得很。”付家大姐冷冷道。

    付勇昊知道刚才得罪的大姐,连忙谄媚求饶:“大姐……”

    付家大姐不放心,郑重叮嘱:“反正你不要得罪他,这个人很危险。”

    付勇昊连忙道:“大姐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在外面胡言乱语。”

    “这下宁城有热闹了。”付仁轩也有点头疼:“艾辉这次收获过五个枯火莲蓬。什么时候,市面上出现过这么多的枯火莲子?这下不知道多少人要眼红了。这东西,从来都是有价无市啊。”

    就在此时,属下急匆匆地送来一份情报。

    付家大姐看完之后,苦笑:“这下真是风助火势,想消停都消停不了了。”

    付仁轩接过看完,也不由苦笑。

    “经长老会同意,特追加松间院已故夫子王守川大师称号。守川大师担任松间院夫子数十年如一日,兢兢业业,呕心沥血。不仅仅在松间城之战中挥关键作用,其所创王派学说,独树一帜,前人未有之奇想,意义深远……”

    他们能查到艾辉的身份,其他人也一样能够查到。

    长老会的这份决议,唤醒了许多陈年往事,也将艾辉重新推到风口浪尖。

    (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