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三百零五章 晚点见剑阵
    远处传来激烈战斗声,哪怕隔得这么远,也依然能够感受到地面在微微颤动。

    刚刚进入城主府的姜维脸色沉下来。

    对面的老城主絮絮叨叨道:“你看,他们就是不知道消停。老夫人微言轻,他们也不把老夫当回事。老夫是管不了了,你来了老夫也可以安心找个地方养老。哎,这人啊,怕什么来什么。老夫只是想养老,才来的宁城,结果这宁城突然就炙手可热,大伙一窝蜂就过来了。老夫有自知之明……“

    姜维向老城主告辞,带着自己的士兵,朝着发生战斗的地点飞去。

    他知道自己并没有什么背景,倘若不能马上震住这些世家豪强,没有人会把他放在眼里。

    他可不是来养老的。

    晚点见!

    苏怀君第一次见到如此众多的晚点见,在她的印象中,晚点见都是精心保存在制作精良的木盒之中,数量绝对不会超过十根。每次去购买的时候,老板总是会说没货,非要经过加价,那些奸商们才一副肉痛的模样,磨磨蹭蹭从里面摸出几根。

    可是天空的晚点见,密密麻麻,看得苏怀君目瞪口呆。

    这家伙怎么有这么多晚点见?

    忽然苏怀君心中一动,想到晚点见就是出自宁城,一个大胆的念头从她心中浮现,该不会晚点见就是这家伙制作的?

    晚点见在银城颇为流行,但是苏怀君并不适用弓箭,还未曾见过晚点见的真正威力。

    以价格来论的话,晚点见的威力应该不俗,苏怀君不是太确定地想。

    不仅仅只有苏怀君认出了晚点见,人群中有不少人认出来,一阵惊呼响起。不知道的人连忙问身边的人,天空箭矢有何特殊之处?

    很快,晚点见就告诉这些人,为什么它们的价格昂贵!

    每一根晚点见的箭身,五彩琉璃般的光芒流转,箭矢竟然发出像剑鸣一样的轻鸣。

    有用过晚点见经验的元修立即两眼放光,是正品!

    晚点见在使用时,会发出独特的声音,就像剑鸣,这也是判断晚点见真伪的重要手段。因为价格高昂,市面上出现大量晚点见的仿品,但是这些仿品不仅威力要小得多,也没有独特的剑鸣。

    琉璃光芒一闪而逝。

    下一刻,半空中的一名沙兵卫,胸口冒出一截箭矢。紧接着,一个五彩琉璃光团,从沙兵卫的胸口升腾而起。倘若仔细看,便能看出来琉璃光团在高速旋转,这让它看上去就像圆形的彩虹糖泡。

    彩虹糖泡就像肥皂泡一样无声湮灭,沙兵卫胸口留下一个脸盆大小的贯穿大洞。

    只不过一击,沙偶的沙核被彻底摧毁,哗啦,剩下的躯体便化作一滩流沙,从空中洒落。

    这就是晚点见!

    剑鸣声未绝,琉璃光不灭。

    半空中的沙无断此时的处境糟糕至极。

    催魂夺魄的剑鸣,每一声都让他心惊胆战,这是什么手段?他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箭矢,但是它的威力,让他感到危险。倘若不是关键时刻,身边的沙偶冲上去,帮他挡下,他现在已经一命呜呼。

    每一箭,都会夺走一条生命,或者摧毁一具沙偶。

    沙无断知道不能这么下去,一咬牙,二十具沙偶同时冲天而起,在天空组成一道沙幕,护住沙无断他们的头顶。

    轰!

    一具沙偶自爆,耀眼的黄光绽放,强大的冲击波,导致不少晚点见东倒西歪。

    沙无断心中无比肉痛,能够担任沙兵卫的沙偶,都是特制,每一具的价格都无比昂贵。更要命的是,现在很多材料无法补充,损失一具就少一具。

    但是只要干掉眼前那个该死的家伙,一切都值得!

    沙无断的脸全都被甲胄包裹,混在沙偶之中,毫不起眼。

    眼看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那个混蛋突然转身,这个动作如此突然,却又如此流畅。

    想跑?

    沙无断冷笑,他早就预料到对方不会留下原地,等着被他们围殴。砰砰砰,几具沙偶身体化作大片的流沙,在空中结成一张天罗地网,无论对方往哪个方向跑,都休想逃出这张大网!

    已经转身的艾辉,用力一踩地面。

    咔嚓。

    脚底精心安置的机关被他踩破。

    里面放置的海宝经过楼兰的验证和研究,应该是古代的“神行御风”之类的禁制。但是效果到底如何,只有用了才知道。

    当今世人对古代的禁制,了解非常少。更何况海宝内的禁制,经过岁月的湮灭、灵力散逸,大多残缺不齐,往往只剩下极小一部分。

    艾辉在心中默念,楼兰保佑!

    精元豆、血晶和海宝三者之间的隔阂被打破,古老的禁制,再次出现出现在这片土地。一缕青色光芒缠绕上他的双腿,他感觉整个人仿佛轻盈如羽毛。

    好神奇!

    古代的灵力、禁制、法诀,遥远而神秘。这是艾辉第一次亲身体会到,修真时代的禁制,和元力的感觉完全不同。

    不过此时他顾不上慢慢体会,身形微蹲,向上一跳。

    嗖!

    艾辉眼前一花,等他看清出周围的景象,不由大吃一惊,自己已经到了距离地面约五十米的半空中。

    低头看了一眼脚下是被沙偶自爆冲击得东倒西歪的晚点见,艾辉身形一折,朝下俯冲。

    沙无断眼前突然失去王寒的身影,脸色就不由一变,强烈的危险在他心头升起。

    几乎想也不想,他就要带着其他的沙兵卫,就要往地下钻。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地底有一层隔阂,阻止他们钻入地底。

    就在此时,比刚在凄厉百倍的剑鸣在他头顶响起。

    沙无断脸色大变,光是是摄人心魄的剑鸣,他就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危险。强烈的危险感笼罩,沙无断就像炸毛的猫。

    轰!

    头顶的沙幕,陡然炸开,凄厉的剑啸从天而降。

    艾辉就像展翅大鹏,身随剑走,无数泛着琉璃光芒的晚点见,被他手中长剑吸引。它们共同组成一个庞大的鱼群,灵活地游弋,而艾辉手中的龙椎剑就是领着队伍的头鱼。

    这一剑,艾辉只觉得说不出的酣畅淋漓。

    这就是剑阵!

    剑阵之内,每一根晚点见,都仿佛和他手中的龙椎剑有着某种联系。换作一般人,只怕对这样的局面有些难以操控,但是这恰恰是艾辉需要和擅长的,从青铜剑匣开始,艾辉对于大剑控制小剑这种技巧颇为喜爱。

    单根晚点见的威力已经相当可怕,而它们像军队一样被组织起来,威势更加骇人!

    艾辉的身影都被笼罩在五彩琉璃光芒之中,众剑环绕,剑鸣的洪流之中,他只觉得莫名的亢奋。

    沙无断头顶的沙幕就像脆弱的薄纸,轻松就被洞穿。

    沙无断顾不得其他,五具沙偶同时冲向艾辉,在接触的瞬间,再度自爆。

    黄色的光团就吹胀的气球,艾辉带着漫天的晚点见,一举戳破这些黄色的光团。

    艾辉前方的几根晚点见,碎成五彩琉璃光沫,消失在空中。

    啪啪啪!

    沙偶就像疯了一般,冲到艾辉面前自爆。

    沙偶自爆的威力相当惊人,每一具沙偶都会报销艾辉身边好几根晚点见。双方就像两个壮汉,一动不动,你砍我一刀,我砍你一刀。

    轰!

    当最后一根晚点见被摧毁,艾辉也被沙偶自爆的元力波迎头撞上。他就像挨了一记重锤,闷哼一声,身形弹开。

    他的嘴角溢出鲜血,但是看到对方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

    场内的沙兵卫只剩下二十三名,浑身都破碎不堪。

    沙无断露出狞笑,没有晚点见,还那什么和自己斗。只剩下而十三名沙兵卫,但是这里面还有六名是土修,他有足够的信心干掉已经失去了晚点见的王寒。

    在他看来,晚点见就是王寒的杀手锏,也是其最大的依仗。

    艾辉在半空中忽然身形一折,就像大鸟一样,落在院子里的另一个角落。他身形并未落地,而是直接一剑插入泥土。

    啪,轻微的爆裂声让沙无断脸色微变,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

    艾辉身形如电,轻灵异常,就像蜻蜓点水般,一沾即走。但是每次落地,都有一声轻微的爆裂。

    沙无断虽然不知道对方到底在干什么,但是知道必须阻止对方。

    剩下的沙兵卫不约而同冲向艾辉。

    有的化作流沙,有的化作风沙,还有的变成沙矛被自己的同伴朝艾辉投射过去。

    各种手段层出不穷,让人大开眼界。

    一颗颗精元豆、血晶和海宝不断爆裂,汹涌的元力,让剑修道场成为一座元力的怒海。所有的海宝全被激活,各种颜色的光芒,在院子的各个角落亮起。

    拼杀到现在,所谓的保留,没有任何意义。

    沙无断感觉自己快疯了。

    还有不断亮起的光芒,他知道那是海宝,这家伙竟然有着多的海宝!更让他感到不可思议,是对方这样的肆意挥霍,这家伙疯了吗?有这样浪费海宝的吗?

    各种奇怪的光芒、禁制,就像一场混乱不堪的演奏,冰霜、狂风、闪电、剑芒、枪意、斩芒等等,充斥在这个小小的剑修道场。

    刚刚冲出去的沙兵卫,就像遭遇一场灾难。(~^~)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