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三百零四章 剑鸣钟和飞沙走石
    浮空的细长光芒,令大家精神一振。> ≥

    王寒开始反击了!

    这才是大家最想看到的,沙兵卫强大得让大家觉得王寒胜算渺茫。但是倘若一个罩面,王寒就缴械投降,那实在太过于无趣。

    王寒不是傻子,还是一名心狠手辣的强人,怎么可能坐以待毙?而且昨晚从天而降的天火剑招,惊艳了夜晚,也惊艳了大家,让人心中莫名升起一丝不现实的期待。

    王寒的反击,会是什么?

    细长的光芒,破土而出,竖直悬浮在空中,就像一道道光栅。细长的光栅层层叠叠,把整个剑修道场的上空笼罩,上窄下宽,形状看上去就像倒扣的铜钟。

    大家的目光纷纷被吸引,王寒的手段总是能够让人眼前一亮,但是又有些疑惑。沙兵卫委实是厉害霸道,但大家还是能看得懂个大概,王寒的这一手……完全看不懂啊!

    就连见多识广的苏怀君和付家姐弟,都有些茫然。

    就在此时,忽然细长的光栅齐齐一颤。

    突如其来的剑鸣,清越悠扬。

    凛冽的凉意直入心底深处,就仿佛雪亮能照人影的剑锋,直抵后颈,切肤生痛,心志坚定者汗毛炸开,胆小者忍不住一个哆嗦,心神俱颤。

    “剑鸣!”

    苏怀君蓦地睁大眼睛。

    阵中的沙无断感觉和外面的人完全不同,他们只觉得眼前一花,天旋地转。气势汹汹,势无可挡的沙兵卫脚步一滞,整齐得就像用笔画出来的阵形,第一次出现混乱和骚动。

    带着锋芒却又缥缈的剑鸣,就像柔软而锋利的波浪,在剑阵中激荡。

    源自九音剑门剑典传承,独到的【剑鸣钟】,经过艾辉巧妙的摸索,重新在这片古老的土地奏响。

    三年来,艾辉从未中断过对自己翻阅过的剑典的重新整理,摸索借鉴。那些古老的剑典,就像肥沃的土壤,源源不断给他提供养分。他复原了许多七零八落的剑招,有的是借鉴思路,有的是模仿招式,总归是有不少成果。

    【剑鸣钟】便是他的成果之一。

    【剑鸣钟】是整部九音剑门剑典中,艾辉唯一“复原”的技巧。它和原来的【剑鸣钟】是不是一样,艾辉不知道,但是独到的剑音,却有着同样奇妙的力量。

    【剑鸣钟】需要用到九音剑门的独门飞剑,九音剑铃,九剑同出。当年挂在旧土道场的那把九音剑风铃,据说就是九音剑门的镇派重器。

    九音剑门是当年的大派,声名显赫一时。

    九剑出,天音破虚空。

    可见当年是何等威风。

    【剑鸣钟】需要最少九剑同出,所以艾辉在复原之后,始终没有找到把它用于实战的办法。

    直到这次的剑阵,他立即想到了【剑鸣钟】。

    清越悠扬的剑鸣,就像屋檐下被风吹动的风铃,叮叮咚咚,煞是好听。但是悠扬的剑鸣声中,杀机暗伏。

    沙无断骇然现他身上的元力运转竟然出现一丝迟滞。

    一些沙兵卫身上,沙子开始颤动,隐隐有不稳的迹象。

    这是什么剑术?

    沙无断只觉得对方的剑术匪夷所思,闻所未闻。这清越如铃的剑音能够干扰心神。

    但是他毕竟是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强横之辈,很快就想到办法。在五行天,也不是没有干扰心神的传承,其中修炼天宫的元修很多都擅长心神攻击。

    心神攻击……

    沙无断有点皱眉,普通的手段对付沙兵卫基本没有什么作用,但是心神攻击却是他感到麻烦的手段之一。

    王寒越来越让他有点看不懂,火修、精通剑术、主修天宫,这三个组合起来让他觉得很怪异。

    他却没有时间多想,主修天宫的元修,手段诡异,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层出不穷。他必须作出应对,给对方的时间越多,沙兵卫就会愈被动。

    擅长心神攻击的元修,同样有弱点,比如身体孱弱。

    眼前的景象,极有可能是幻象,这是心神攻击最常用的技巧。厉害的幻象,能够封闭元修的六识,让元修的判断生严重错误。

    但是,幻象再逼真,依然还是幻象。

    假的永远成不了真的。

    沙无断无视眼前的天旋地转,只要脚踏大地,他就不会失去信心。眼前的景色不管真假,但是他们置身道场之内,这个是真的。

    “飞沙走石!”

    一百三十二名沙兵卫齐声怒吼。

    他们脚下黄光浮动,涌动的流沙遮住地面如同蜘蛛网一样的光痕。流沙翻滚,就如同海上怒涛,置身其中的沙兵卫巍然不动。涌动的流沙在半空中不断汇集,黄光不时闪动,流沙中多了一块块石头。石头不断生长、变大,磨盘大小的岩石,在流沙骇浪中翻腾不惜。

    道场本来就有几个沙坑,那是给苏清夜修炼所用,此刻全都被沙兵卫吞噬,沙浪更增几分威势。

    狂风大作,围绕着沙兵卫盘旋。

    石头和流沙被狂风卷起来,磨盘大小的岩石,被卷离地面,低沉的呼啸,震慑人心。黄沙混杂其中,形成可怖的黄色沙幕。厚实的沙幕,遮住沙兵卫的身形,挟裹着岩石,轰然向外扩大。

    轰!

    道场角落的一棵大树被巨石懒腰砸断,还没等它倒下,呼啸的流沙和小石块,在坚硬的树干上面留下密密麻麻蜂窝状的小孔。

    咔!

    大树不堪摧残,在空中被绞得粉碎。

    艾辉心中庆幸自己把消息树收起来,否则的话,肯定要被摧毁。

    土棕色的龙卷风,就像一只疯狂的巨兽,破坏着道场的一切。剑鸣钟的剑音对这样的庞然大物,没有半点作用。

    高旋转的沙幕不仅仅有破坏力,还能够隔绝剑音。

    沙幕就像高旋转的磨盘,一旦被卷中,断然没有幸存的可能。

    艾辉也没想到自己的剑鸣钟,被这么简单的一招飞沙走石给破解!

    但是他精心准备的剑阵,怎么可能只有这点变化?

    飞沙走石,威力的关键是沙石吗?不,是风!

    身为金修,而且以前在感应场的时候,还曾经利用塔内的金风修炼过,艾辉对风的习性颇为了解。

    艾辉眼睛变得明亮。

    拔出龙椎剑,轻摇剑柄,龙椎剑盘旋的小剑,就像灵活的游鱼,飞向道场的各个角落。

    啪啪啪!

    精元豆爆裂,汹涌的元力注入剑阵,一枚枚海宝被点亮,漂浮在头顶的细长光栅散开,钟形崩塌。倘若此时艾辉仰头,每一根光栅,化为一个光点,虽然置身于白天,它们依然像极了天空的星辰。

    每一个光栅射出一道银色光束,上百道光束汇集于艾辉手上的龙椎剑。

    龙椎剑被浓郁犹如实质的银光包裹,就像银色的火炬,耀眼刺目。

    金元力冲天而起,就像一把利剑直刺苍穹。

    沙无断不惊反喜,对方舍弃了那些诡异的剑招,换成他熟悉的元力,那就是找死!

    艾辉提着龙椎剑,冲向沙幕,眼看就要撞上沙幕,他忽然顺着沙幕旋转的方向刺出一剑。

    这一剑没有什么威力,看上去十分平常。

    艾辉的身形顺着这一剑,擦着沙幕飞出去。还未落地,艾辉身形一折,又是和刚才如出一辙的一剑。

    不光是沙无断一头雾水,就连围观众人,也没有谁看懂了艾辉在干什么。

    每一剑都是普通得很,没有半点杀伤力。

    艾辉的动作奇快,一眨眼的功夫,他就围绕着沙幕刺出十多剑。

    而他龙椎剑上浓郁的金元力,却消失了大半。

    苏怀君猛地眼前一亮:“好!”

    沙无断察觉出不对劲,金元力注入沙幕,原本狂风逐渐化作金风,风在不断增加,但是金元力的加入,却让他的控制力在下降。

    他察觉出不妙,刚想散去沙幕,但是艾辉的动作比他更快。

    六颗海宝同时亮起光芒!

    惊人的寒气,突然在沙无断他们脚下爆,猝不及防的沙兵卫立即成了一群冰雕。就连沙无断,也陡然一僵。

    不好!

    寒霜遍布他的全身,同时他的元力也是一滞。

    高旋转的沙幕,失去控制,轰然爆裂。

    被冻住的沙兵卫,就成了最好的靶子。高的沙流混杂着锋利的金元力,比箭矢威力更可怕。咄咄咄,队形严整的沙兵卫,顿时千疮百孔。

    磨盘大小的岩石,更是有如重炮。有几名沙兵卫比较倒霉,挨了个结结实实,瞬间被砸成粉末。

    沙偶被砸碎就会变成一滩黄沙,但是黄沙中掺杂着鲜血残肢,那是倒下的土修。

    沙无断元力最深厚,只不过一瞬间,他已经恢复如常,眼前的场景让他目眦欲裂,还站着的沙偶,只剩下一大半。损失更大的是土修,有三名土修已经没有生机,剩下的一半都是身上挂彩。

    “杀了他!”

    沙无断怒吼着腾空而起,朝缩在角落的艾辉扑去,其他沙兵卫齐声怒吼:“杀了他!”

    所有的沙兵卫腾空而起,犹如一张大网,天空都为之一暗。

    无处可逃的艾辉,忽然好整以暇地站起来,拍拍身上的沙土。土修和沙偶离开了大地,可是大忌。

    手中的龙椎剑倏地扬起,就像阵前大将面向潮水一样的敌人,剑指敌方。

    漫天的细长光栅,光芒褪去,露出真容。

    苏怀君失声惊呼:“晚点见!”(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