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三百零一章 猝不及防 第二更
    当艾辉从天而降,带着漫天的红纱,将通红的剑芒插入沙家院落。嫂索可濼爾說網,看最哆的言清女生爾說≯  八一中≥≯网 ≦<﹤.﹤8<1z.om

    砰,并不响亮甚至有点沉闷的声音,下一刻,耀眼的红色光芒陡然闪亮。那团红光是如此炽亮,照亮黑暗的天空。瞪大眼睛的人们避之不及,挨了个正着,眼睛出现短暂的失明,顿时到处都是惊呼。

    好在几秒之后,他们的眼睛恢复如常。

    远处的沙家院落静悄悄,也不知道生了什么?

    不少人心中好奇,但是又不敢冲上前,刚才王寒那一剑的声势,实在有点过于恐怖。而且王寒主动杀上门,如此杀神一样的人物,实在令人敬畏。

    也不知道这王寒是谁,竟然隐藏如此可怕的实力。

    “完了完了,以后我怎么敢跟他砍价?这生意这么做?”商店老板抱着头,脸色苍白,但是很快,他想到什么,脸色由白转红,两眼放光:“这沙家的东西岂不是都落到王寒手上?帮他销赃?应该有点赚头吧。王寒这家伙这次赚大了,哎,这是新土豪啊,俺得去给咱们的新土豪准备几件好东西。”

    老板跟艾辉非常熟稔,知道他缺什么。

    总是有胆大的,对自己的实力有几分底气的元修,慢吞吞飞向沙家院落。

    当他们远远看到沙家院落的时候,大吃一惊。

    沙家院落没有一处完整的地方,偌大的院落,就如同被钢铁和熔岩之火狠狠反复犁了好几遍,到处是坑坑洼洼和烧焦的痕迹。翻开的泥土焦黑一片,冒着热气和青烟。

    箭楼被撕裂成无数截,护卫没有一个还能站着,他们全身都是焦黑的血洞,看上去极为凄惨。

    院落的围墙,断成无数截,大大小小的缺口,不知道有多少个,许多缺口处都留下高温融化的痕迹。

    目光所及之处,都是粉碎残物,可以想象当时遭遇的是何等猛烈密集的攻击。

    院子里没有王寒的身影。

    艾辉现在正在地下仓库中忙得不可开交,还好仓库是建在地下,没有受损,要不然那该多么心痛。

    仓库的中心,一个流沙漩涡在不断流动,漩涡中心的入口就像鱼嘴一样忽张忽合。

    艾辉化身勤劳的搬运工,动作飞快地把东西往漩涡入口里扔。沙罗盘果然是神奇之物,漩涡口明明小得很,但是不管艾辉把什么东西丢过去,它都能一口吞下去。嫂索可濼爾說網,看最哆的言清女生爾說

    艾辉准备很充分,值钱的东西摆在什么地方,他都一清二楚。他就像一阵风,转眼间,仓库就空了一半。

    最值钱的东西,全都被艾辉收入沙罗盘。最大的收获,是整整两箱精元豆,这是沙家宁城分部的启动资金。还有很多值钱的土行材料,沙家的底蕴还是有的。

    剩下的都是一些不值钱的大物件,艾辉就懒得收拾。

    收好沙罗盘,艾辉光明正大从仓库里走出来。

    杀人不放火,实在太不专业了。

    艾辉手中的龙椎剑一抖,剑尖在空中划过,嗤啦,一溜火光在空中绽放,飞入身后千疮百孔的房屋。

    这一手立即震住了暗中蠢蠢欲动的某些人,生火不是什么高难度的事情,但那是对火修来说。王寒一名金修,凭借剑术,生出火焰,而且动作写意舒展,可见剑术造诣之深,令人心惊。

    那缕火焰温度异常炽热,没一会房屋已经烈火熊熊,染红天空。

    在众目睽睽之下,艾辉神情如常,从容镇定,没有半点局促。

    一人一剑,仿佛闲庭信步,走到垮塌了一大半的院落大门处,身后的火光冲天。

    他注意到围观者甚众,心中一动,这可是个好机会啊!他的目光四下搜索,找到不远处的一块断裂的木板,走过去捡起来,又找来一根烧焦一截的小木棍。

    围观的元修惊异无比,暗自猜测王寒想做什么。

    只见王寒在上面刷刷地写下几个字,然后把小木棍扔掉。提着木板走到垮塌大门前,挑了一处,把木板挂上。

    只见木板上写着一行字。

    “剑修道场,特惠学费一百颗精元豆!”

    围观者:“……”

    藏在人群中付勇昊,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一百颗精元豆?你怎么不去抢?上次明明是四颗!这世上竟然有如此奸商!咦,自己关注的地方好像哪里不对……

    艾辉在周围一片沉默中,满意地欣赏了自己的广告牌。说起来,开了三年的道场,还是第一次打广告呢。

    于是,艾辉就在围观者们这么一片无言的沉默中大摇大摆离去,只留下身后的冲天火光和断门上挂着的广告牌。

    清晨的阳光如期而至,宣告这是一个晴朗的日子。

    清点了一夜战利品的艾辉,简直亢奋得根本睡不着。堆积如山的战利品,带来满满的幸福感,简直让人舍不得挪开目光。

    杀人放火金腰带啊!

    艾辉所有的投入,一下子全都赚回来了。光是两箱精元豆,就把他的眼睛晃花了。还有堆积如山的材料,价值惊人。让艾辉感到意外之喜的是二十具沙偶,艾辉居然没认出来是什么品种。

    他不知道这些沙偶,是沙家刚刚研制成功的新款沙偶【地尊者】,从来没有在外面出售过。沙无远之所以会带二十具【地尊者】,是打算用于和其他家族交易,或者某些特殊的用途。毕竟很多的元修,都不是金钱能够打动,反而沙家独树一帜的沙偶,更加有吸引力。

    因为是新推出的缘故,整个沙家只有三十具,而现在有二十具落在艾辉手上。

    艾辉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沙偶,但是目光老辣的他,还是能够分辨出这些沙偶的不凡。

    心满意足的艾辉,从仓库中出来,清晨的阳光,让他觉得无比的惬意,不由伸了个懒腰。沙家最好再晚几天到,楼兰到时候完成身体升级,自己的把握就更大了。院子里的这些布置,如果有楼兰居中指挥,威力更大。

    当然,他相信沙家没有那么迟钝,如果真的那么迟钝,那沙家应该早就亡了。

    毕竟不是和平时代啊,打打杀杀如同家常便饭的乱世,不够警醒的人,会死得很快的。

    极目远眺的艾辉,忽然身体僵住。

    他目瞪口呆地看着远方的一个小黑点,过了一会,黑点放大了许多,赫然是一座山峰。山峰的度极快,转眼间,就飞到近处。

    庞大的山体,却以惊人的度呼啸飞来,带来的压迫感令人窒息,便是艾辉这样心理素质过硬的人,也不由微微一窒。

    五行镇神!

    上面四个朱红大字,霸气绝伦。

    宁城就像受惊的野兽,突然安静下来,但是当人们看到山峰上长老会的徽章,宁城沸腾了!

    艾辉仰着脸呆呆地看着山峰,就像被抽了魂一样。

    明明第一次看到山峰,他的心中却产生一种强烈的熟悉感。

    山峰顶部的银池一定刻有层层叠叠回形的纹路;倾泄而下的瀑布溪流隐藏在山涧的蜿蜒河道在他脑海中自动勾勒出;树木他知道一定是一千零八百颗;藤蔓一定是六的倍数;忽明忽灭的熔岩洞看上去有九个,实际上九个洞的洞心是一个;宫殿、凉亭、箭楼、宝塔,他知道山底托着山峰的云朵中,肯定还有一座建筑……

    他知道为什么他这么熟悉,他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知道那些布置,因为他已经对那份复杂精细呕心沥血的方案的每个细节都滚瓜烂熟。

    如此猝不及防,就像一片羽毛,被拉进那座偏僻小城的温暖和阳光之中。

    泪水夺眶而出,模糊了视野。

    师父师娘。

    镇神峰上,姜维在和师雪漫桑芷君告别。

    “前面就是宁城,你要自己飞过去了,我们就不停了。”师雪漫带着一丝歉意。

    姜维有些意外:“这么着急吗?我还准备邀请你们休息两天,好尽一下地主之谊。”

    “你这外来户算什么地主?”师雪漫笑道,看了一眼城东一处升起的滚滚浓烟:“你这也不太平啊,看来有得忙了。我也得忙,忙着给我们的傍晚同学找回场子。”

    师雪漫最后一句,透着一股杀气。

    姜维大吃一惊:“黄昏出什么事了吗?”

    虽然端木黄昏在翡翠森,双方各为其主,姜维并不认为这件事是黄昏的错。

    “刚刚接到的消息。”

    桑芷君递给他的一分情报。

    “端木黄昏公开挑战佘妤,苦战落败!”

    寥寥几字,却让姜维眼中杀气一闪而逝,佘妤参与了松间城之战,他当然记得。他恢复如常,把情报递还回去,笑着道:“帮我那份也算上。”

    “好!”师雪漫豪爽应下来。

    “那我们走了。”

    姜维朝两人挥了挥手,带着士兵,腾空而起,朝下方的宁城飞去。

    镇神峰带着沉重的呼啸,从宁城的上空碾压而过,以极快的度,消失在远方。

    在姜维飞下镇神峰的时候,同样有一群气势剽悍之辈,从火浮云上降落。

    当他们来到标记的地点,看着浓烟滚滚的废墟,满地的尸体和残缺大门上的广告牌,他们的眼睛立马充血,额头青筋直跳。

    “我要知道这里生的一切!”

    为之人从牙缝中森然挤出这句话。

    ***********************************************************************************

    ps:写师父师娘那段,差点没绷住。回过头去看,却现那段普普通通,方明白不知不觉中,自己在艾辉身上已经倾注了许多的情感。

    有月票的兄弟姐妹们,来几张哈~~(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