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两百九十八章 沙无远之死 第一更
    一道细小的剑芒,在沙无远面前一闪而逝。『言*情*首*发..om『可*乐*言*情*首*发(..om)』≯一小≥说  <<﹤.≤1≦x﹤i≦≦o≤s≦h≦u≤o≦.

    正欲逃命的沙无远吓得脸色白,他觉得敌人无处不在,神出鬼没,忽而在后,忽而在前,防不胜防。

    现在他只想逃离,远远逃离。他心中狠,等回去就马上精锐尽出,看那个该死的王寒往那跑。

    沙无远出手的时候狠辣无比,一旦决定逃命,也没有半点拖泥带水。

    双臂护住要害,全身元力流转,恍若披甲战士,云翼一展,怒吼朝前冲!

    叮!

    直取沙无远咽喉的剑芒一头撞上他的双臂,火花四溅。

    沙无远心中大定,细小的剑芒比起刚才的那道剑芒,威力要小得多。

    此时他全身元力流转,运用的不是什么高级招式,而是土修大多都有学习过的【沙甲】。这是一门非常大路货的传承,在内元之境的时候,却是相当实用。沙无远境界深厚,普通的【沙甲】在他手上,威力不俗。

    只见全身如披重甲,光芒流转,铠甲上的纹路细腻清晰,俨然一副真实的铠甲。

    【沙甲】最值得称道之处,在于全身没有死角,只要元力运转流通之地,便能够成形。

    叮叮叮!

    连续几道细小的剑芒击中他的身体,却无法破开他的沙甲。沙无远悬在头顶的心才放下来,他不知道刚才那道形如弯月的剑芒,是不是对方负荷巨大的杀招。但是此刻,锐气尽失的沙无远却不敢赌,连续的受挫,在他的心中留下不小的心理阴影。

    还是先回去找帮手保险点……

    就在此时,腹部伤口蓦地一痛。

    沙无远的身体一僵,有什么东西钻入他的腹部。

    他的脸色刷地惨白,魂飞魄散。

    他全身沙甲没有死角,但是他忘记了刚才自己腹部受伤的伤口,伤口处元力无法畅通流转,变成了沙甲的唯一破绽。

    一道剑芒从他腹部的伤口,钻入他的体内。

    沙无远不知道对方是怎么做到如此匪夷所思的事情,这是什么技巧?不,这是什么剑术?

    但是此刻他知道自己一败涂地毫无胜算,生和死之间,他需要作出选择,他当机立断:“我投……”

    到了嗓门的话戛然而止。

    半空中高飞行的沙无远睁大眼睛,全身僵硬。当场失去控制的云翼,让飞行的沙无远立即像断翅的鸟儿,砰,斜斜撞上街道旁边一家商铺的招牌。

    哗啦,人和招牌一起砸落在地上。

    街道上惊呼声此起彼伏,没有人敢上前,一些认出沙无远身份的行人,更是脸色大变。

    艾辉眼睛妖异的光芒逐渐暗淡消失,此时他全身麻痹的气血亦恢复过来。

    一个起落,便来到沙无远的身边。

    沙无远的睁大眼睛,死不瞑目,生机全无。不用检查,艾辉也知道对方已经死透了,钻入沙无远腹部的那把小剑,已经把沙无远的体内绞得稀巴烂。

    没有人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够活下来。

    没有耽误时间,艾辉手法娴熟地把沙无远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全都一扫而空。

    起身看到店铺伙计满脸苍白,艾辉认得他,伙计姓张。屈指一弹,一颗精元豆落到对方面前:“修招牌的钱。”

    说罢,他就转身离去。

    他度飞快,转眼就消失在行人之中。

    艾辉一开始俘虏沙家的管家和护卫,不过心存讨要一笔赎金的心思。但是当他看到沙无远对苏清夜三小动手,就起了杀心。

    三小算不上他真正的学生,但是在道场学习了三年,还是颇有感情。

    沙无远对付三小的心思,艾辉多少能够猜得出来一点,但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敢对他身边人动手,艾辉是绝对不会留情。

    反正不死不休,那你就先死吧。

    艾辉的逻辑就是这么简单实用。

    落单的沙无远在艾辉眼中,立即成为绝佳的偷袭目标,艾辉对自己的暗杀水平颇为有信心。

    牧会是一个地下组织,自然不会缺乏暗杀方面的技巧。艾辉以前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有天赋,他天生元力亲和度糟糕。倘若不是有楼兰的元力汤,他元力增长度绝对和乌龟差不多。剑术方面,也是七零八落,和那些没到二十岁就开创绝学的天才比起来,他算不上惊才绝艳。

    可是艾辉在接触到暗杀技巧后,他第一次现自己的天赋。

    不知道是修炼过剑胎,还是蛮荒三年长期在生死边缘挣扎,他对危险有着异乎寻常的直觉。他的冷静、耐心和坚忍,让他变得更加危险。

    内元之境的楚朝阳,能够赢得不小的名气,靠得就是这些。

    沙无远绝对想不到艾辉这个时候会偷袭他,在时机上,艾辉已经占得先机。倘若如此绝佳的时机,他都无法干掉沙无远,那就说明双方的实力相差太大。

    艾辉会马上带着楼兰远走天涯。

    刚刚带着三小回到海宁道场,苏怀君坐下来。三小神情耷拉着,闷闷不乐,苏怀君没有出声去开导他们,只是吩咐下去:“这几天,你们不准出去,全都呆在这。我会派人给你们家送信,让你们父母来接你们。”

    三小没有人理她,她也不在意,只要他们不要惹麻烦就行。

    她代表的是苏家的利益,卷入这场战争,对苏家没有任何好处。

    不光是苏家,没有任何一家会掺和到这场战争。

    王寒太自不量力了。

    她摇摇头,端起茶盏。

    就在此时,苏清夜的父亲神色慌张地冲进来:“沙无远被王寒杀了。”

    茶盏停在唇边,苏怀君表情仿佛凝固,过了一会,她才开口:“怎么回事?”

    “沙无远和你们离开之后,被王寒暗中跟上,结果被王寒当街击杀,横死当场。”

    苏父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

    三小的目光一下子亮了起来,他们对视一眼,都看到彼此眼中的兴奋。

    苏怀君满脑子都嗡嗡作响,只有一个声音在回荡。

    王寒竟然主动袭杀沙无远!

    王寒竟然如此胆大!如此狠辣!如此疯狂!

    沙家要对付王寒,早就不是秘密。但是她万万没想到,身为弱小者的一方,王寒竟然先动手。

    莫名的震撼之余,她冷静下来,忽然现王寒这一手堪称绝妙。

    她得承认,以前小看了他,这是一个厉害的狠角色!

    回到自家道场,艾辉心中大定,他知道接下来自己将面临沙家的暴怒。

    看来要提前作些准备了。

    楼兰在改造身体,要不然有楼兰的帮助,自己就不用亲自动手了。

    习惯了甩手做大爷,现在要自己来折腾这些东西,艾辉不由苦笑。

    冲进仓库,打开仓库角落的箱子。倘若艾辉日常去得最多的那家店铺老板,看到眼前这个敞开的箱子,他一定会疯掉!

    箱子里面,统统全都是狼毫箭,俗称“晚点见”。

    整整一箱,老板怎么会不疯?什么时候,晚点见的单位,出现过一箱?卖个十根八根,抠抠索索,简直都像在滴血。导致每次老板卖晚点见的时候,都会不自主生出一股子负罪感,总会有个魔鬼一样的声音在他心中萦绕,少卖一根吧,少卖一根吧……

    当他终于狠下心卖的时候,那个魔鬼一样的声音又在喊,再卖贵一点吧,再卖贵一点吧……

    满满一箱的晚点见,艾辉都没有算过到底有多少根。他只是每次制作的时候,会留下三分之一,以备不时之需。

    没想到真的有用到的一天。

    艾辉搬出另外一个箱子,这个箱子要小得多。不到一尺方寸,就像个装饰的小匣。

    打开箱子,各色光芒从边缘的缝隙泄露出来。

    里面被分成一块块的方格,每个方格里面都安静躺着一块海宝。整个盒子里,都是海宝,总共是四十块,大大小小,形状各异,见证了王不空手三年来显赫的战绩。

    每个方格里面,都有标签,表明这些海宝都经过研究。

    楼兰的子夜沙核虽然无法全力运转,但是依然能够做很多的事情,研究海宝便是其中之一。能够经历这么多年还保存下来的海宝,本身的材质就需要是天材地宝。除了材料需要足够出色之外,还需要有着能够在元力时代保存的禁制。

    楼兰研究的是这些海宝内残留的禁制。

    这些禁制残缺不齐,但是对楼兰来说,依然有着绝佳的研究价值。

    楼兰已经绘制出许多份残缺的禁制,哪怕残缺的禁制,也非常复杂繁琐。在崇尚简单实用的元力时代,没有元修会去做这样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就像没有多少人会像艾辉一样修炼剑术。

    艾辉会对这些禁制感兴趣,是因为他现了一些和师父的那套方案有些类似之处。

    师父那套“以城为布”的方案也非常复杂,但是每一个细节他都滚瓜烂熟。有的时候,他还会拿出来琢磨琢磨。

    他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怀念一下师父。

    四十颗海宝,残留的禁制也各不相同,也让艾辉有足够的选择余地。

    他手上有好几种备用的方案,都是他和楼兰共同完成。他来提供想法,楼兰帮助他完善细节,涉及到复杂枯燥的细节、计算之类,没有谁比楼兰完成得更好。

    艾辉又把自己所有的精元豆全都取出来,七七八八,也有好几百颗。

    晚点见的凛冽寒光,海宝的斑斓宝光,精元豆的柔光,把仓库照亮,也照亮了艾辉混杂着肉痛和坚定的脸庞。

    自己砸锅卖铁一朝回到血灾前,动静太小那就亏大了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