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两百九十七章 杀机无声
    沙无远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虽然不大不小地丢了个人,但是和胜负相比,这点颜面不值一提。嫂索可濼爾說網,看最哆的言清女生爾說≥≯ 八一≯中网 ≤.81z.om

    日落西山的沙家,依然是个大家族。如此庞大的家族,想要举族迁徙,重新择地展,绝非易事。

    现在过来的,只不过是先锋。

    沙无远认为力量足够,所谓的剑修道场不过是一个人罢了。倘若不是顾忌到海宁商会和王寒之间的瓜葛,沙无远早就杀上门。

    人生地不熟,些许谨慎是应有之义。

    打探清楚,接下来就是雷霆之怒。唯有如此,才能让世人看到沙家的力量,才能够粉碎贪婪白眼狼们的觊觎之心。

    身处川流不息的行人之中,目睹忙碌的街道,沙无远心中豪气顿生。

    困顿三年,沙家上下彷徨茫然之余,心中也憋着一股劲。小五行天的建立,终于让沙家看到希望。

    当年的沙家,是何等的风光。无沙不成偶,威势显赫的沙家在土修之中有着无以伦比的影响力。无数土修,为了求得一具沙偶,千里迢迢登门拜访。每当沙家要出售新的沙偶,天下巨商闻风而动,眼巴巴守在沙家大门之外。

    都是该死的神之血!

    黄沙角的沦陷,不仅仅让沙家失去了最重要的原料供应,沙家在黄沙角所有的力量全都被一扫而空。沙家最精锐的力量近七成都在黄沙角,黄沙角的沦陷直接导致沙家元气大伤。

    否则的话,沙家何至于如此窘迫!

    沙无远的心思有些飘远。

    宁城大兴土木的景象,在一片颓败萧条的战争时期,引人瞩目而又振奋人心。

    车水马龙,不断有人从他身边擦肩而过,每个人脸上都是形色匆匆,但是有一股别处所没有的生气,就像生机勃勃的宁城一样。

    就在此时,沙无远心中忽然升起一丝警兆。

    还没有等他来得及有任何反应,后腰蓦地剧痛。

    一缕锋锐的元力,钻入他的后腰!

    不好!沙无远脸色大变,敌人极为擅长隐藏气息,竟然摸到他身边都没有察觉。

    元力入体的瞬间,便激起他体内元力的反抗。但是这缕元力就像锋利尖锐的锥子,毫不费力破开他的元力,破坏他的身体。噗,微不可察的声音在沙无远耳中恍如惊雷。嫂索可濼爾說網,看最哆的言清女生爾說

    啪!

    沙无远脖子上挂着的一个圆头小沙偶突然浮现密密麻麻的裂纹,旋即粉碎成一滩流沙,洒落一地。

    替身沙偶!

    惊惧和愤怒同时充斥在沙无远心中,替身沙偶的粉碎,意味刚才那一击,如果没有替身沙偶,他已经是个死人。替身沙偶是沙家最顶级的沙偶,绝对不会出售,它没有任何战斗力,唯一的用处就帮助主人挡下灾难。

    制作替身沙偶的材料,无一不是极为珍贵,所需要动用的秘法,会透支制作者的生命。哪怕是全盛时期的沙家,也没有多少,沙无远身上这个替身沙偶是沙家仅存的三个之一。

    沙无远知道此刻最重要的不是反击,不是疗伤,而是和对方拉开距离。只有拉开距离,才能够挥出自己的实力,获得反击的机会。

    他不顾腰上的剧痛,猛地朝街道旁边冲去。

    艾辉感受到自己释放的元力,突然被什么东西吸走,空荡荡的感觉传来。

    替身沙偶!

    艾辉立即明白过来,因为楼兰的缘故,他对沙偶的了解颇多。作为沙偶之中的瑰宝替身沙偶,艾辉怎么会不知道?此物珍贵无比,没想到沙无远身上竟然就有一个,他心中有些吃惊。

    心中感慨沙家果然财大气粗,艾辉下手愈狠辣。

    沙无远的突然前冲,立即造成街道上一片混乱。

    周围到处都是人,却没有给沙无远丝毫安全感,身后那缕若有若无的气息阴魂不散,就像附骨之疽。

    一缕寒意从沙无远的尾椎直升而上,笼罩他全身。

    他不敢转身,也不敢有半点迟疑,甚至没有时间展开云翼,敌人极为精通暗杀。他此刻仿佛置身悬崖边缘,稍有不慎,就是粉身碎骨。

    全身的元力疯狂朝他的后背涌去,一层厚厚的沙土铠甲,在他的后背以肉眼可见的度在增长。

    拼命狂奔的沙无远脸上浮现一抹狠色,毫无征兆急停,布满沙土铠甲的后背拱起,就像举起厚实的盾牌,猛地力朝后撞去!

    然而下一刻,沙无远的脸色大变。

    身后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怎么可能?

    对方不是一直跟在自己身后吗?难道是自己的错觉?不!刚才绝对不是错觉!

    沙无远惊疑不定之际,一点剑光,耀眼明亮恍如星辰,从他脚下腾空而起。

    剑光!

    沙无远瞳孔骤然收缩,他知道偷袭自己的是谁了。

    王寒!剑修道场场主王寒!

    这家伙疯了吗?竟然敢……

    一个从来没有被他放在眼里的家伙,一个在他眼中被视作死人的家伙,竟然……竟然敢主动攻击沙家!

    沙家是什么?是食物链最顶端的庞然大物,沙家的一个喷嚏,不知道多少人为之胆战心惊。可是今天,竟然被一个蝼蚁般的小家伙挑衅。

    威严被冒犯仿佛预示着沙家的没落,失落和屈辱在沙无远心中一闪而逝,伴随而来的是强烈无比的怒火,这愤怒是如此强烈,以至于让他全身不自主抖。

    好大的胆子!真是好大的胆子!

    沙无远不仅没有闪避,反而迎着剑光怒吼着扑上去。

    在剑光面前,厚实的沙土铠甲,就像纸糊一般。腹部一痛,沙无远就像负伤的野象,变得更加疯狂。

    双手一圈,黄色的光圈在他手上浮现。

    【重土环】!

    重土环能够形成一个十丈范围的禁锢区,在环内人的身体会变得异常沉重。沙无远在这一招上造诣深厚,他能够让敌人的身体变沉重二十六倍!

    被禁锢者寸步难行,沉重的身体,甚至让他们连呼吸都会感到困难。

    不知何时,巨大的手臂,从沙无远身后扬起,五指张开,手掌就像大网一样朝沙无远所立之地拍去。

    头顶一暗,巨大的手掌带着恐怖的风声,有如泰山压顶。

    沙无远脸上浮现狞笑。

    看你还往哪里跑!

    咚!

    巨大的手掌狠狠拍下,连同沙无远在内,方圆五丈之内,全都化作齑粉。

    坚硬的地面,就像柔软的水面一样荡起,紧接着强烈的冲击波带着地面的石砖粉,以惊人的度向四周扩散。

    “哈哈哈……”

    狂笑声从地底传来,沙无远安然无恙,就像浮出水面般,从沙土巨掌中浮出。他腹部的鲜血触目惊心,但是他浑然不在意。

    土修往往不喜欢空战,就是因为一旦离开了地面,土元力就会变得稀薄。对于外元之境的土修来说,只要双脚没有离开大地,他们就像坚固的堡垒,难以被攻破。

    在城内受到的削弱比较大,无法控制野外那么多的元力,但是对沙无远来说,已经足够了。

    刚才他感觉得清清楚楚,他禁锢住对方!

    巨元魔掌之下,万物皆为齑粉!

    周围远远旁观的行人们,满脸的惊惧和敬畏,让他忍不住哈哈放声大笑。不过如此啊,还以为王寒能有什么厉害的手段,不过如此啊。

    笑声戛然而止,他蓦地察觉到有危险从下方逼近,慌忙云翼一展,冲天而起。

    一道凌厉的弯月剑芒,从巨元魔掌中透射而出。

    巨元魔掌就像柔软的面团,被剑光从中一分为二。

    天空的沙无远眼睛瞪得老大,表情凝固在脸上。他的巨元魔掌不光是一门土元传承,还是一具沙偶。只不过这具沙偶的形状非常独特,是一根巨人独臂。它拥有无以伦比的重量和力量,异常的坚硬,哪怕面对高俯冲投下的标枪,都能毫不伤。

    可是,它竟然被一道剑芒一分为二……

    什么剑芒能够拥有如此可怕的威力?

    沙无远心底的恐惧就像突如其来的黑暗,无边无际。

    艾辉浑身骨头几乎快散架,手脚软,脑门嗡嗡轰鸣。刚才巨元魔掌那一下,他挨了个结结实实。

    感谢一千块!

    如果不是血梅花对他身体的改造,不是他的身体强度远旁人,再加上绷带的保护,刚才这一下,他直接一命呜呼。

    体内的元力比肌肉更快恢复,在短暂失控之后,迅地恢复如常,他才能挥出那记【弦月】!

    如今的【弦月】,威力比他在松间城时,要强大得多。

    无论是对剑术的理解,还是体内元力的雄浑和精纯,都远非当年可比。

    艾辉手脚软,正在考虑如何为自己赢得时间。他全身麻,只有元力能够挥作用,这个时候无疑是最危险的时刻。

    就在此时,他忽然注意到沙无远脸色的变化,眼睛不禁一亮,莫非……

    艾辉心中一动,眉心天宫轰然运转。

    他浑身一震,眼睛陡然亮起一抹妖异的光芒。

    艾辉的视野中,多了几根细若丝的细线,就仿佛在水中飘动的鱼线。每一根“鱼线”的末端,系着一把龙椎剑的小剑,就像悄无声息的游鱼,消失在空中。

    恐惧吞噬沙无远最后一丝斗志,他转身欲逃。

    就在此时,杀机无声而至。(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