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两百九十六章 试探
    剑芒内所有的力量,狠狠撞上藤蔓一样的云霞剑。可乐小说网已更新大结局~随~梦~小~说~щ~mеng~ā

    嗤!

    云霞剑倏地化作一团雾气,一团比云霓还要绚烂的雾气。但是转眼间,绚烂的雾气,被撕裂成薄薄的剑芒。

    苏清夜他们三个看得呆住,这是他们看过的最漂亮的剑芒。

    薄薄的剑芒,就像被打磨得像纸一样的云母片,流光溢彩,像世上最美丽的色彩,上面点点金沙,仿佛在游动。

    风铃一样悦耳空灵的剑鸣,就像泛起的涟漪,传遍整个宁城。

    正在打坐的艾辉听到剑鸣,目光一沉,背上的云翼一展,冲天而起,他就看到远处绚烂的光华。毫不犹豫,便朝光芒亮起的地方冲去。

    不光是他,天空许多元修都朝那个方向冲去。

    苏清夜三人对面,中年人的脸色彻底变了,在他眼中,美丽的剑芒散发的杀机四溢。

    美丽的东西往往致命,他见过毒蛇和美人,但是在这道剑芒面前,都相形见绌。无论是美丽,还是致命。

    这三个小屁孩怎么可能挥出这样的剑芒?

    有那么一刻,他心中充满后悔,后悔刚才自己的托大和轻敌。

    但是转眼一瞬间,他目光中的犹豫就一扫而空,而是变得狠辣果决。他的经验告诉他,越是危险的时候,越是需要舍命一搏,任何犹豫和畏惧,只会让自己失去最后的机会。

    怒吼一声,他全身的元力流转,浓郁的土元力从地面爬上他身体。

    外元之境!

    中年人手上多了一个鸡蛋大小的小土人。

    恍若实质的土元力,注入到小土人之中,小土人啪地破碎,化作光芒消失。

    轰隆隆!

    巨大的轰鸣声从地底深处想起,一只巨大的砂石手臂,从地面伸出。

    手臂的长度超过十米,粗壮无比,需要三人合围才能堪堪合抱。

    看似缓慢,实际上不过眨眼一瞬间的事情。

    巨人的手掌五指张开,就像一张大网,抓向那道美丽却致命的剑芒。

    噗!

    剑芒没入巨人手掌,巨人手掌合拢。

    中年人脸上松一口气,但是下一刻,他的脸色再次色变。

    无数光柱冲破巨人手掌,****而出,绚烂的碎芒,同样危险。

    中年人一个避之不及,肩膀上多了一道血痕。当碎芒掠过的时候,他甚至没有感觉到痛楚,可见剑芒碎片是何等的锋利。

    巨人手掌此时已经看上去残破不堪,只剩下四根手指。

    中年人的脸色奇差无比,以他外元之境,对付三个还在上道场的小屁孩,却被逼到如此狼狈的境地,他脸上火辣辣一片。

    巨人手掌砂石蠕动,片刻功夫,五指便恢复如初。

    中年人满面狰狞,神情凶狠:“好!很好!这下看你们还有什么花招!”

    三个小孩此时脸色煞白,刚才那招他们用尽了身体最后一丝元力,几乎快瘫坐在地上。三人面色如纸,但是没有人求饶。

    “……这一招威力还不错,但是最重要的是,动静够大。”

    苏清夜喘着粗气,心里拼命地念着,夫子,你要靠谱啊……

    好像只有这样,才能够让他心中的恐惧减少不少。

    “巨元魔掌,好大的威风!”

    一声冷哼突然从天空响起。

    听到这声冷哼,苏清夜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放松下来,扑通,一屁股坐在地上。

    一名短发女子从天而降,落在三人面前,赫然是怀君。

    苏清夜此时对自己这位便宜小姨充满了感激,乖乖喊了声:“小姨。”

    怀君没理他,看着对面的中年男子,面含冷霜:“怎么?沙无远,藏头露尾,连真面目都不敢示人?还是沙家只敢做这样藏头露尾的事?”

    中年男子取下脸上的元力面具,露出一张清瘦淡漠的脸:“听闻海宁商会在此地经营多年,老夫一直好奇,到地是谁这么有远见,早早布局。今天能见到正主,真是幸会幸会。”

    怀君不为所动:“海宁商会不是什么大商会,但是也不能随便任人欺辱。阁下竟然对小辈动手,这事没个说法,今天我们两家就是不死不休了。”

    她手上多了一根拇指粗细的翠竹,青翠碧玉般的翠竹,上面还挂着几片竹叶。

    沙无远的瞳孔骤然收缩:“竹君,苏怀君!”

    他缓缓道:“我说哪个苏家,原来是三木苏家,失礼失礼。苏家和沙家,素来和睦,亲如家人。此次误会是无远孟浪,险些伤了和气。听闻贤侄是土行,这具【灰影】沙偶,是在下的一点心意,还请贤侄不要客气。”

    【灰影】沙偶是沙家出产的沙偶中的珍品,在黄沙角还没有沦陷之时,市面上都难以买到。现在的沙家,只怕也拿不出多少【灰影】。

    怀君面色稍霁,对苏清夜道:“收下吧。”

    苏清夜恨恨看了一眼沙无远,知道无法拒绝。他心思灵动,看得出来虽然商会是父亲在打理,但是从父亲对小姨的态度看来,自己这位便宜小姨地位比父亲更尊崇。

    沙无远松一口气。

    王寒的情报中,沙家唯一拿不准的就是这个海宁商行。苏清夜是王寒的学生,这王寒和海宁商会到底是什么关系?海宁商会的背后又是谁?

    世道混乱,背后没有靠山的商会根本不可能生存。海宁商会在宁城生存了这么久,一定有靠山。

    之所以收买一群混混选择苏清夜下手,一是想打探出苏家的底细,二是能够看出王寒的水平如何。

    只是没想到,混混太没用,他只好自己出来,面对苏怀君的示弱也让他觉得有些丢人。

    好在,他已经得到最想要的答案。

    沙家上下都知道,沙家这次输不起。一旦输了,沙家将难逃被吞并的命运。沙家这三年来的破败迹象,已经被不少人看在眼里,只不过是多年以来的余威撑在那。

    倘若输了,那就是最后一块遮羞布被揭下来,沙家的孱弱也会彻底暴露,沙家这头骆驼有多么虚弱。环伺的狼群,会毫不犹疑扑上来,把沙家吞得干干净净。

    沙家输不起。

    对沙家来说,这同样是巨大的压力。

    沙无远目光老辣,从苏怀君的态度,他能够感受到苏家的态度。苏怀君从头到尾,都没有谈起过王寒。

    苏家不想掺和沙家和王寒之间的纠纷!

    这就是他想要的结果,所以他整个人都放松下来。只要苏家不趟这趟浑水,那单凭王寒一个人,又能掀起什么风浪?

    差点丢了性命,苏清夜可不想这么轻易放过,可是自己的便宜小姨没有动手的意思,他眼珠子一转,大声道:“我们有三个人!”

    苏怀君看了他一眼,目光中带着警告。

    沙无远一愣,有些意外,但是他是久经世故之人,看到苏怀君虽然瞪了苏清夜一眼,但是并没有出声反对,于是不露痕迹道:“另外两位小友,一人五十万点元力,是沙某的心意。苏小姐觉得如何?”

    苏清夜的目光忽然扫到人群中一个身影,愣了一下。

    苏怀君点头:“好。”

    周问突然怒声道:“谁要你的钱!”

    苏清夜一脸意外,他知道周问有多穷,没想到这家伙虽然性格糟糕,还是有点骨气嘛。他连忙拉住周问,拼命朝他眨眼睛,周问虽然不是太明白是什么意思,但还是闭上嘴巴,一言不发。

    苏清夜又朝花小云眨眼睛,花小云微不可察的点头。

    周问的怒斥,沙无远浑若没听见,一脸微笑丢给苏怀君一袋精元豆,然后转身离去。

    苏怀君没有打开看,而是直接把精元豆丢给苏清夜,也转身离去。

    天空中围观的元修密密麻麻,刚才那道全城可闻的剑鸣,惊动所有人。

    “没想到海宁商会背后是苏家!”

    “三木苏家也是老牌家族了。”

    “他们怎么没去翡翠森?”

    “总要念点五行天的好吧,五行天对这些家族可从来没有亏待过。”

    “这下宁城要热闹了,沙家苏家,还不知道有多少家族来了呢。”

    ……

    天空围观的元修们此刻无不议论纷纷,三木苏家突然浮出水面,也让大家一阵亢奋。

    付仁轩感慨道:“没想到苏家也来了。不过也是,土、火、木的家族,都在等着小五行天重建啊。”

    付家大姐忽然转头问付勇昊:“刚才那招,值不值四颗精元豆?”

    付勇昊的脸刷地涨红,呐呐不语。

    刚才那招剑招,堪称惊艳,虽然大家只是看到剑芒的余波和听到剑鸣,但是依然被这一剑给震撼到了。再想想,挥出这一剑的,竟然只是三个乳臭未干的小孩,那王寒的剑术造诣又有多深?

    付仁轩见状,连忙打圆场:“没想到王寒的剑术竟然如此高超,不知道和昆仑有什么关系?”

    付家大姐有些出神,忽然道:“这次沙家只怕有点悬。”

    大家无不大惊,付仁轩忍不住道:“大姐难道认为王寒此战可胜?”

    付勇昊也嚷道:“大姐,你也太高看那个王寒了!沙家再怎么说也是一个大家族,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区区一个王寒,就能掀翻沙家?我不相信!”

    付家大姐没有回答,望着沙无远离去的背影,幽幽道:“未战胆先怯,不是好兆头啊。”

    谁也没有注意,一道身影悄然从人群中离开,远远地跟上沙无远。(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