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两百九十五章 三小
    “我们怎么才能帮夫子?”

    花小云她今年十三岁,可爱的苹果脸此时满是忧愁。{我们不写小说,我们只是网络字搬运工。-<可?乐小?说?网>花小云体格瘦弱,仿佛风一吹就会倒。最引人注目的是她一头棕色的卷发,看上去毛茸茸,像极了一种叫做泰迪的小狗。因为这个原因,她经常被人取笑叫做花小狗。

    她的性格软弱,但是善良。听到夫子得罪了沙家,花小云非常担心,专门坐着藤车从云岭赶到宁城来寻苏清夜和周问。

    周问抱着自己的重剑,一声不吭。

    苏清夜无精打采地逗弄着自己的新沙偶,他原来的沙偶报销之后,父亲终于给他买了一个新的沙偶。因为怀君小姨对他的表扬,父亲大人龙颜大悦,给他买沙偶的标准大为提高。

    开始的时候,新沙偶他非常满意,实力比他之前的沙偶要强大得多。

    但是当得知夫子和沙家起冲突,苏清夜就郁闷了。

    他的新沙偶,就是沙家出品。

    造化弄人啊,苏清夜稚气十足的脸庞,此刻满脸唏嘘感慨,简直想仰天长叹。

    “说话啊你们!”花小云焦急道:“个个都不说话!急死人了!”

    “夫子不用我们帮。”闷葫芦的周问冷不丁道。

    “难道我们就这么干瞪眼?夫子一个人要对付那么多的敌人,万一应付不过来怎么办?”花小云越想越是担忧。

    “我们的实力这么弱,能帮夫子什么?”苏清夜毕竟是商人之子,生活经验丰富许多:“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不给夫子拖后腿,免得夫子分心。”

    这话说完,苏清夜自己也觉得憋屈。

    什么破沙家!

    简直可恶!

    “那夫子怎么办?”花小云的眼泪快掉下来。

    “我相信夫子。”周问忽然道。

    “我也相信夫子。”苏清夜安慰道:“别忘了,还有楼兰呢。楼兰可厉害了,我们三个联手都打不过他。”

    就在此时,不远处出现一群小混混,他们看到三人,对视一眼,不怀好意地走过来。

    “喂,把身上的钱都交出来!”

    满腹心事的三人反应过来的时候,一群人已经把他们包围。

    周问冷着脸站起来,把花小云护在身后。

    苏清夜眉头微皱,呵斥道:“你们是谁?看上去很眼生啊。怎么?跑到宁城来撒野?”

    海宁商会虽然算不上什么大商会,但是在宁城生存多年,对当地三教九流都熟悉无比。苏清夜从小就和这些人打交道,没有半点畏惧,宁城就这么巴掌大的地方,能翻出什么风浪?

    苏清夜敢肯定,这些人以前他都没见过。

    宁城最近涌入了大量的外地人,治安也变得混乱了许多。

    “挺嚣张嘛小子!”为首的混混站出来,脸上浮现狞笑:“不想挨揍的话,乖乖把身上的钱都交出来,要不然,可别怪大爷们不客气!”

    “钱可以给你,但是你得放我们走。”苏清夜一边说一边往怀里掏钱。

    对方一看苏清夜服软,顿时放松下来:“老实点,别玩什么花样,自然就没事……”

    话音未落,他的大腿蓦地剧痛。

    他低头一看,一根沙剑洞穿他的大腿,鲜血淋漓。

    没等他反应过来,周围的小弟已经是人仰马翻。

    周问的重剑被他抡圆了,就像一把重锤,只要被拍到,往往是令人牙酸的骨头折断声。他虽然看上去并不强壮,但是极为骁勇,就像猛虎下山。

    花小云跟在周问身后,雾气所化的剑,就像一条条灵活而锋利的箭鱼,不时在敌人身上留下一道道伤口。

    “找死!”

    混混头领满脸狰狞,映入视野的却是苏清夜的嬉皮笑脸,还没等他做出任何反应,噗,他的另一条大腿也中了一剑。

    扑通!

    混混头领双腿一软,跪倒在地。

    一条沙索缠上他的脖子,化作一个颈圈,只是颈圈内圈是缓缓转动的锯齿。

    “停!”

    苏清夜开口喝道,沙锯圈蓦地收紧,一道血痕浮现在混混头领的脖子。

    混混头领面无人色,连忙喝道:“住手!都给我住手!”

    其他混混一看老大这样,犹豫了一下,都停下来。

    砰砰砰!

    猛虎下山的周问可没有停手的意思,反而冲上去,转眼间就把剩下的混混全都放倒。

    混混头领脸色又是一变,知道碰到硬茬了,高贵的头颅马上低下来。

    苏清夜好整以暇:“来宁城多久了?”

    混混头领老老实实道:“三天。”

    苏清夜呵呵道:“三天就不安分了?”

    混混头领连忙道:“小的有眼无珠,冲撞了各位大人……”

    “呵呵,好说好说。”苏清夜忽然话题一转:“谁找你们来的?”

    混混头领脸色微变,却闭嘴不言。

    周问和花小云对视一眼。

    “刚才我就觉得奇怪,一上来就抢钱,这是猛龙过江啊!连找呼都没打,借口都没找,当小爷是傻瓜吗?”苏清夜冷笑,他对街面上的那套非常熟悉:“你最好老实交代,要不然我杀了你也白杀。黄大海听说过吧?来了人家地界,码头拜过了?还敢抢钱!我把你送给他,这三刀六洞你是少不了,他还得感谢我,请我去观礼!”

    混混头领听到黄大海的名字,脸色更是煞白。

    黄大海是附近这几条街道的老大,为人心狠手辣。假若落到黄大海手上,他的下场肯定很凄惨。想到黄大海可能会用到残酷手段,他的身体就不自主颤抖。

    他一咬牙:“是……”

    一道绿光忽倏而至,正中混混头领的眉心。

    混混头领声音戛然而止,眉心处一个血洞,仰面都而倒。

    突然的变故让苏清夜一下子呆住,因为夫子重视实战,他们三个彼此对抗是家常便饭,他没少打过架,但是杀人……

    地上的混混头领气息全无,睁得老大的眼睛失去所有的神采,空洞得令人心悸。

    苏清夜大脑一片空白。

    砰,一股大力猛地把他撞倒,也让苏清夜一下子清醒过来。

    是周问!

    他刚才的地面留下一个浅坑。

    沉默寡言的周问,生存环境更加恶劣,心理承受能力要比苏清夜更高。

    他和偷袭者战成一团。

    就这么一会功夫,花小云也扑上去,像小鱼一样的云霞剑,在空中发出密集的嗤嗤嗤破空声。瘦弱的棕发少女,比她的外表更加坚强。

    啪,苏清夜给自己脸上来了一巴掌,心中无比羞愧。

    墨鱼沙偶渗入地面,就像一滩墨汁,涌向对方。

    偷袭者是一个中年男子,相貌平平无奇,扔到人堆就会消失。但是他的实力却异常强悍,以一敌三,依然占据绝对的上风。

    周问风声低沉的重剑,中年男子仿佛不费任何力气便能够挡下。花小云刁钻的云霞剑,对方却能够轻而易举地闪躲,就像早就能够预料一样。

    墨鱼沙偶的速度非常快,转眼间,就冲到对方脚下。

    一团墨汁缠上对方的双腿。

    苏清夜看到对方眼中的讥笑,砰,对方的双腿没见任何动作,双腿的黑色墨鱼炸成一蓬沙子。

    双方的实力差距太大了!

    对方无论是境界、招式,甚至战斗经验,都远远超过他们。

    “如果遇到你们厉害太多的敌人,别跑,你们跑不过他。记住我现在教你们的这套东西……”

    夫子的话,突然浮现在苏清夜的脑海中。

    这段话,苏清夜记得特别清楚,因为这是夫子专门在他们三个在场的时候讲解的内容。夫子不是个特别负责的夫子,神出鬼没,经常见不到人影。平日里监督他们修炼的都是楼兰,他们都很喜欢楼兰,觉得楼兰才更像夫子。

    苏清夜有些懊恼,夫子讲解的那套东西他们从来没有演练过。

    平日里他和周问的关系可谈不上友好,花小云一周才来两次,大家都没有想过演练。

    只能赶鸭子上架了……

    “三元!”

    苏清夜蓦地大喊,突然跑出折线,朝周问的身后跑去。地上散落的墨沙,就像受到吸引,朝他汇集。

    听到苏清夜的大吼,周问没有半点犹豫,身后暴退。

    他落在花小云身后右侧一丈之地,而此时苏清夜冲到花小云身后的另一侧大约三丈处。

    三人构成一个折线角。

    对方没有打断他们,而是好整以暇地看着他们。

    “……正五边形有五个点,你们三个,恰好占三个相连的点。记住,花小云站在最前面,后面是周问,苏清夜站在最后……”

    这一刻,苏清夜无比感谢平日的修炼。

    夫子对空间感的要求极为严苛,他认为精准的空间感,对战斗帮助很大。他们三个在这方面都吃了很大的苦头,加练、处罚数不胜数。

    然而这一刻,平日里严苛的修炼终于发挥出作用。

    没有任何调整,苏清夜都知道他们三人的位置没有半点偏差。

    夫子,你要靠谱啊……

    苏清夜在心中把各路神佛都拜过,手上的动作却是极快,双臂虚抱。黑色的墨沙嗤嗤嗤从地面****而至,一个黑色的圆球,在他双臂间滴溜溜地转动。

    鼓荡全身的元力,苏清夜双臂吃力一推,怀抱中飞快转动的黑色沙球突然化作一道黑色沙剑,朝周问****而去。

    周问神色肃穆,双手合握重剑,身形如弓,缓缓刺出。

    银色雪亮光芒倏地亮起。

    黑色沙剑仿佛受到吸引,纷纷飞向周问刺出的这道剑芒。

    当黑色沙剑没入雪亮剑芒的瞬间,明亮的剑芒一暗,但是一股难以言喻的气势笼罩全场。

    剑芒转眼间就到了花小云面前。

    花小云凝结出的六道云霞剑,就像藤蔓一般,缠上这道光芒内敛的剑芒。

    中年男子脸色大变。

    而就在此时,剑芒产生惊人的变化。

    ...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