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两百九十一章 看你不顺眼
    漆黑的房间,艾辉坐在桌前。≥╮

    把早就准备好的吐影龟放到书桌上。吐影龟比艾辉的巴掌略大,背上的龟壳,上面有一道暗红色的血纹。

    吐影龟是神之血的出产。说起来也是讽刺,五行天和神之血是死敌,但是并不影响元修们喜爱使用神之血的出产。

    神之血在豢养血兽方面实力高,他们创造出来许多以前没有的物种,有一些非常好用,吐影龟就是其中之一。

    吐影龟的出现,甚至有取代幻影豆荚的趋势,在高端市场上,它已经取代幻影豆荚。吐影龟投出的光影比幻影豆荚要清晰得多。

    这也使得翡翠森的木修损失巨大,导致木修们如今火急火燎在尝试培养更出色的植物。想当年,木修因为幻影豆荚赚得盆满钵满,如今终于迎来了竞争对手。

    对于普通人来说,好用比什么都重要。

    艾辉先给吐影龟喂了颗元力豆,明明是血兽,对元力却有着无比的嗜好。

    吞食元力豆的吐影龟,龟壳背上的血纹变亮,青色的乌龟壳立即变得像调色盘,每一块棱纹的颜色都不相同,五彩斑斓。一块块颜色各异的棱纹,忽明忽暗,就像在呼吸。

    艾辉拿出从花魁手上得到树叶,送到吐影龟面前。

    吐影龟伸长脖子,咔嚓咔擦,把树叶吃得干干净净。

    明明是神之血的死敌,却用神之血的吐影龟,艾辉实在难以理解这种情怀。他唯一能想到的,是从保密的角度考虑,树叶只能用一次,看完就没有了。

    吃完树叶的吐影龟,一动不动。

    明明看过很多次,但是艾辉还是觉得,龟样有点呆。

    忽明忽暗的乌龟壳,光芒明亮起来,紧接着一道光柱从一块棱纹中喷而出,投射到空中。五彩斑斓的棱纹一块接一块亮起来,一道道光柱喷在空中。

    所有的光柱在龟壳上空二十厘米处交汇,图案从模糊,迅变得清晰锐利起来。

    “血修秘术汇总”,这几个字让艾辉精神一振,他的身体不自主坐直。

    上面的血修秘术名目繁多,但是只有一些简单的介绍,有的还会提到这些秘术的来历。但是都是一些资料性的内容,如何修炼只字未提。

    艾辉看得很仔细,神之血不光是牧会的死敌,也是自己的死敌。

    只有牧会这个和神之血斗争了几百年的对手,才能够有这么详尽的资料。这些资料是外面绝对见不到的,无比珍贵。

    之所以加入牧会,艾辉就是冲着这一点去的。他知道自己单枪匹马,力量有限,想要复仇,必然需要了解敌人,就像猎人要了解自己的猎物一样。

    书桌上变幻不定的光影,倒映在他脸上,把他的眼睛照得像闪耀的星辰。

    在仓库的另一端,楼兰正在全神贯注破解沙罗盘。

    他的眼睛光芒不断闪烁,子夜沙核运行到极致。

    一人一沙偶背对背,此刻都寂然无声,都无比专注。

    翡翠森最著名也是最高档的青楼有一个奇怪的名字,叫做花之环。

    花之环位于翡翠城的东北角,原本那里是一块洼地,地势向内凹,有如澡盆。一到下雨天,里面就会积满水。到了夏天,更是蚊蝇滋生,弥漫着难闻的气味,是一处无人问津的地块。

    没想到,经过妙手改造,向下深挖百丈,构成一个巨大的环形建筑。引来活水,溪流泉水环绕而下,在岩壁建筑间川流不息,形成有名的环河。这种独具特色的风格,加之冬暖夏凉,一经推出,立即受到大家欢迎。

    倘若说权家的夜宴是权贵们的集中地,那花之环就是富商们的最爱之地。只要你有钱,就能在花之环得到无比的享受。

    美食、美酒、美人,应有尽有。

    如果你想泄,在花之环底下,还有自由决斗的擂场。如果你想赌,这里有翡翠城最大的赌城。

    花之环的销金窟之名,在五行天亦是闻名。

    一位身穿紫衣的少年,满脸轻佻,正在绘声绘色描述:“……你们不知道那个时候,那帮人的嘴脸,个个就恨不得跪在权明龙脚下,马屁拍得那个响啊。呵呵,权明龙也是猪油蒙了心,居然看上了佘妤。权家死在感应场的弟子,过二十个吧,真是拿得起放得下!”

    巫启荣满脸忧色,四下张望,压低声音:“紫衣,慎言!”

    “慎言个屁!”俞紫衣一下子激动站起来,不仅没有压低声音,反而提高音量:“我说错了吗?杀了我们多少人啊!就这么当没事人一样?还联姻!联个屁!”

    周围桌的客人的目光齐刷刷看向这边,巫启荣顿时慌了,拼命把俞紫衣拉得坐下来:“紫衣,你醉了!”

    俞紫衣没有失去最后一丝理智,闷声闷气坐下来。他和巫启荣的运气不错,都从感应场中活着回来,但就眼睁睁看着自己那么多的同学、朋友、亲人死在那场血灾之中,仇恨怎么能够轻易忘记?

    俞紫衣的话,引起不少客人的赞同。

    而另一些人,则面露愤慨之色,正要过来找俞紫衣的麻烦,忽然看到俞紫衣身边坐着的那人,脸色一变,立马缩了回来。

    端木黄昏就像没有听见俞紫衣的牢骚,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英俊到美丽的脸庞却是透着病态的苍白,头凌乱,眼神有些迷离,身上大老远就透着一股酒味。

    每一位经过的姑娘,看到端木黄昏,都不由露出怜惜之色,恨不得扑上去把他搂进怀里好好呵护。

    端木公子每日借酒消愁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不光是翡翠城人尽皆知,就连五行天和神之血,都早就散播开来。

    端木黄昏一杯接一杯,脸色越来越白,眉宇间的萧索之意愈浓。

    他宁愿回到那个充斥着硝烟和鲜血的松间城,也不愿意在翡翠城多呆一天。

    松间城啊,那个被鲜血染遍的地方,无数次出现在他的梦境。死亡、挣扎和恐惧是那么刻骨铭心,但是和大家一起,也是同样的刻骨铭心。

    家族和师父的选择,让他那段刻骨铭心的记忆,就像个笑话。

    他却无力挣扎,也无从挣扎。整个家族受益,而他是最大的受益者。

    这就是命运吗?他的嘴角浮现一抹苦笑。

    命运……他忽然想到艾辉,一个莫名的念头从他的脑海中跳出来。

    如果是艾辉的话,他会怎么做?

    手指尖把玩的酒杯停住,他有些怔然出神。

    命运对那个混蛋来说,实在太残酷……

    脑海不自主浮现艾辉面无表情的脸,但是转眼间,那张脸立即变得充满嘲讽和鄙视,是如此清晰,是如此可恶至极。

    但不知为何,突然之间,端木黄昏觉得自己这样自怜自伤,有点太矫情。

    怎么能够被那个混蛋比下去?

    他霍然起身,脸上还带着醉态,但是眸子异常清澈:“走!”

    俞紫衣和巫启荣满脸茫然。

    “走?”俞紫衣醉眼朦胧:“现在几点了?”

    “才八点。”巫启荣也是一头雾水,今天黄昏哥怎么了?按照平时他们的习惯,这才刚开始啊。

    端木黄昏没理他们,径直起身向下走去,他忽然想好好打一场。下面有各种擂场,高手众多,颓废了这么多天,他需要一场拳拳到肉的战斗,振奋自己的精神,驱散自己的迷茫。

    他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怎么可以被那个混蛋比下去?

    沿着楼梯拾阶而下,端木黄昏的眼睛愈明亮,脚步还带着宿醉的虚浮,但是气势却变得愈锐利。

    跟着他身后的俞紫衣和巫启荣愣了一下,两人对视一眼,连忙跟上。

    就在此时,端木黄昏听到下面传来一个声音。

    “简直太过分了!明龙哥能够看得上她,她应该谢天谢地感恩戴德才对!还真以为自己是女神了?哼,不知道天高地厚。”

    “年纪轻就容易狂妄,什么神之血,还不是要求到我们?有本事别来咱们翡翠森!明龙以礼相待,她却肆意妄为,不给她点厉害瞧瞧,不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在咱们的地盘,还敢这么嚣张,活得不耐烦了?她是怎么说来着?”

    另一个人惟妙惟肖地模仿:“记名弟子?我记得端木黄昏是关门弟子?”

    之前说话之人,正准备说“就算记名弟子想让她跪她也得跪”之类,忽然听到一个淡淡而张狂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她说错了?”

    正在喝闷酒的权明龙霍地抬头,双目如电。

    一袭白衣男子从楼梯上缓缓走下,苍白而俊美的脸庞,下巴微微挑起,居高临下俯视下方诸人,毫不掩饰自己的轻蔑和嚣张。

    说话之人舌头就像打结一样,僵立当场。

    周围桌上的客人,一看是端木黄昏和权明龙,立马噤声,但是目光却不自主朝这边瞟来。

    权明龙死死盯着端木黄昏,从牙缝中一个字一个字挤出来:“端木公子是何意?”

    “何意?”端木黄昏苍白的嘴角多了一抹玩味的笑容,略带宿醉的身体半倚在楼梯栏杆上,挥了挥手臂,散漫不羁却又是如此骄横和目空一切:“看你不顺眼。”

    权明龙脸色阴沉,他缓缓站起来:“今天要好好向端木公子请教一二。”

    “你也配?”

    端木黄昏哈地一声,看也不看气得七窍生烟的权明龙一眼,脚尖轻点,身如鬼魅。权明龙脸色微变,正欲招架,眼前一花,失去对方踪影。

    端木黄昏身形不知何时出现在花之环中央的空处,他随即如同一道流光,冲天而起,飞到翡翠城上空。

    “佘妤,可敢出来一战?”

    冷然狂妄的声音,就像雷声从翡翠城上空滚滚而过。

    花之环下,包括权明龙在内,众人尽皆色变。(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