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两百八十七章 发生了什么
    权明龙的话,吸引大家的目光。嫂索可濼爾說網,看最哆的言清女生爾說≯ 八一小说网  ≦≤<.≦8≤1≤z≤≤.≤om

    佘妤脸上露出笑容:“能够和各位在一起,感觉很开心啊。”

    她脸上的笑容无可挑剔,眼光明亮,绝美的脸庞上满满的真诚,让人毫不怀疑,她的这句话是自内心。

    然而她此刻的心神全都在自己手臂上的血梅花,血梅花的花瓣,已经可以清晰地摸到。它正在缓缓向外冒,花瓣已经露出半截,当它完全露出,就会从她手臂上脱落。

    没有人知道,她此刻内心是何等的激荡。

    当梅花脱落,这朵梅花,就是整个神国独一份的绝世奇珍,是所有人梦寐以求的无上神药。

    只要吞下梅花,她就能够一举跻身整个神国最顶尖的行列。

    现在最需要的,是不能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对任何一名血修来说,这都是无可替代的珍宝,能够直接提升境界的绝世宝物。

    就连大祭司知道,只怕也会生出觊觎之心吧。

    周围这些目光灼热、嫉妒的男女们,以前她内心充满不屑和轻视,但是此刻她却觉得无比顺眼。还有比他们更好的掩护吗?倘若在那些老狐狸面前,自己极有可能会被看出马脚。而离自己最近的使团人员,都在五丈开外,更不会察觉到。

    她脸上的笑容愈迷人。

    权明龙的心情不自主地愉悦起来,笑道:“看来佘妤小姐和我们很投缘哩。”

    此时再傻的人,也能看出来权明龙对佘妤非常有兴趣。

    “各位有没有现?佘妤小姐和权公子站在一起,女的貌美如花,男的器宇轩昂,竟是如此般配。哎,站在这两人身边,实在太有压力了,能力上输了倒也罢,现在连颜值都甘拜下风,这还让不让我们活啊。”

    其中一人摇头叹息,一副自怜自伤的模样。

    权明龙心中大悦,脸上露出矜持的笑容,怎么以前就没有觉得这个家伙这么顺眼呢。

    “那是,明龙哥是我们这些人能比的吗?权家第一公子呢!”

    周围诸人阿谀如潮,权家正是炙手可热,身负权家第一公子之名的权明龙,无论在哪里都是众人追捧的对象。

    权明龙出身商贾之家,其父对他从小管教严格,没有沾染商贾之家油滑市侩的习气。嫂索可濼爾說網,看最哆的言清女生爾說权惟德深知没有武力,在这个靠拳头大说话的时代,是不可能有话语权。权明龙从小就展露出远其他人的天赋,是权家最重点培养的目标。

    权明龙从小修炼刻苦,虽然权家奢靡之风兴盛,但是权明龙并不太热衷于此。

    平日里想拍权明龙的马屁,都没有机会,而且权明龙也不太吃这一套。但是今天权明龙却像换了一个人,满脸笑容,显然非常高兴,大家的好话奉承自然就如同潮水一样。

    表面上堆起笑容的佘妤,忽然心中一震,手臂上冒出一大半的血梅花停住了!

    生了什么?

    还没等她想清楚,手上的血梅花,开始一点点往她的手臂里钻。

    她顿时慌乱起来。

    怎么回事?到底生了什么?

    血梅花没有听到她心中的呐喊,不断往她的手臂里钻,度竟然比之前更快。

    佘妤从来没有如此慌乱过,眼看就要到手的绝世奇珍,在她的眼皮底下,就这么离她越来越远。

    她的大脑空白,整个人都是懵的。

    此刻明明在喧闹人群之中众星拱月,却如同在无边的荒野孤零零的一人。得而复失的感觉是如此糟糕,巨大的落差,让刚才她的得意和激动、期待与憧憬,变得如此可笑。

    失落像茫茫白雾笼罩着她,孤立无助。

    权明龙忽然注意到佘妤脸上笑容消失,有些苍白,他正准备出声询问怎么了。

    “再过几个月,明龙哥就是岱师的弟子了,来来来,我们提前预祝明龙哥。”

    佘妤浑身冷,手臂上的血梅花彻底钻入她的手臂,她的手臂重新变得光滑无比。她的脸色变得苍白,就这么短短的时间,她被命运戏耍了一番。

    她的心情无比糟糕。

    恰好听到这句话,佘妤所有的耐心和克制瞬间崩碎,她冷冷道:“记名弟子?我记得端木黄昏是关门弟子?”

    周围一下子安静下来,所有人瞪大眼睛,一脸吃惊地看着佘妤。

    权明龙脸色铁青。

    佘妤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但是她懒得解释,这些人她一点都不在意。

    她神色冷漠欠身行礼:“抱歉,身体不适,先行告辞。”

    说罢也不理会众人,转身就走。

    荒野山谷。

    艾辉悠悠醒来,睁开眼睛。睁开眼睛的瞬间,他就愣住了。他的视野中,无数细小的光带,就像是雾气一般,缓缓飘动。

    那是元力。

    丝丝缕缕的木元力从草木散逸,地面的土元力越靠近地面越浓郁,里面还透着星星点点的银光,那是地下矿脉的金元力。天空的水元力随着云层缓缓流动,经常会有几缕淡淡的水元力,在山谷间缭绕。山峰裸露的岩石散着淡淡的红光,那是火元力,想必是岩石成形时烈火熔岩的火元力还未彻底消退。

    清晨的阳光,让火元力遍布,这些火元力范围极广,可是颜色颇淡,还带着一丝木元生机。

    整个世界异常生动鲜活,生机勃勃。

    外元!

    这就是外元之境!

    此刻艾辉狂喜,笑容宛如涟漪,在他的嘴角扩散,到最后咧嘴傻笑。

    忽然想起来,自己突破的时候,血梅花差点要了自己的小命,后来怎么又好了?难道血梅花手下留情?哈,开什么玩笑,一千块蛇蝎心肠,剧毒无比,能要他小命绝对不会放他生路。

    全身的血污也说明他当时情况是何等危险,并非自己错觉。

    他连忙扒开衣服,看着自己的胸口,血梅花依然还在,除了黯淡了点,没有其他的变化。

    黯淡了点?

    艾辉有些疑惑,对于血修的东西,他的理解是越是鲜艳越是危险。为什么血梅花比之前还要黯淡?生了什么?

    艾辉在身上摸了摸,依然一头雾水。想到以前的时候,绷带似乎救过自己的性命,难道是绷带?

    他把绷带拆下来仔细检查,当他看到血眼,立即明白过来。

    血眼变得完全不一样。

    明明形状色泽没有什么变化,可是给艾辉截然不同的感受,多了一种难以描述的味道,好似活物。艾辉不禁仔细察看起来,他的眼神一点点变得直,脸上的神情一点点呆滞,直勾勾盯着血眼,一动不动。

    不知道过了多久,艾辉陡然一个激灵,浑身一颤,猛然清醒过来。

    他脸上流露出骇然之色。

    远处的夕阳把橘色染遍山谷,金灿灿,煞是好看。天空的晚霞,绚烂多姿,傍晚的风清凉舒爽,而艾辉却觉得遍体生寒。

    上一刻还是清晨,此时已是傍晚。

    中间所有的记忆,完全一片空白,他甚至没有感受到半点时间的流逝。

    说不出的毛骨悚然,笼罩艾辉的身心。

    绷带……血眼……不是凡物啊!

    他以前就觉得绷带不同凡响,但是此刻却深知,绷带的厉害远乎他的想象。他现在已经是外元之境,都如此轻易中招,绷带实在太邪门了。

    师娘大概也想不到,给自己的绷带这么厉害吧。

    想起师娘,艾辉对绷带的恐惧立即消退了许多,目光柔和。不管怎么说,绷带也救了自己好几次性命,就算是个邪物,那又怎么样?

    艾辉拍了拍手上的绷带:“放心,不会把你丢掉。”

    不过,经这么一吓,艾辉晋级外元的狂喜淡了许多。

    他想起战利品,当时匆忙,来不及仔细察看就逃之夭夭。

    正好现在有空,好好整理一下。

    石有光是成名多年的高手,身家肯定丰厚,起码不是自己这样的小屁屁可以比拟的。

    他把东西一件件掏出来。

    先是一堆土修的材料,应该是用来给沙偶用的。尤其几种少见的沙类材料,看得艾辉两眼放光。他老早就想给楼兰的身体升级,但是沙类材料紧俏,稍微好一点的,就是天价。

    坠星沙,质地非常沉重,是有名的重沙,破甲有奇效。坠星沙产自黄沙角厚厚沙海的深处,只有偶尔会被流沙冲刷出地面,十分难得,现在市面上根本买不到。往往用作沙偶的攻击部位,比如拳头。

    绵沙,俗称面筋沙,是一种很特别的沙,就像面筋一般,可以随便改变形状。沙偶的身体能够拉长如同面条,依然不会断。绵沙是黏土化沙,虽然土和沙都是土行材料,却有着截然不同的特性。绵沙往往产于沙海和荒原的交界处。

    其他几种材料的品阶都很高,可见石有光的沙偶品阶也很高。

    成名多年的高手呐!能寒酸吗?好意思寒酸吗?自己的沙偶寒酸了怎么拿得出手?怎么保得了命?

    艾辉简直心花怒放,天啊,三年大小征战这么多回,也混出不小的名声,但是没有一次像今天这样丰收。

    五行天俗话说得好:

    马无夜草不肥,人无横财不富!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穷鬼送人头。

    当最后一件东西拿出来,艾辉激动得腾地一下站起来。(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