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两百八十六章 红衣佘妤
    绷带上的血色眼睛,突然亮起一点幽然光芒,看上去就宛如活物。『可*乐*言*情*首*发(..om)』『可*乐*言*情*首*发(..om)』壹小说 ﹤<<.﹤1﹤x﹤i﹤oshuo缠住艾辉手腕的结,就像有一只无形之手在把它解开。

    沙沙沙,是绷带摩挲衣服的声音。它像一条灵活的白蛇,缠绕着艾辉的身体,游走。

    绷带的末端扬起微微颤动,就像蛇头不停低嗅。

    它很快出现在艾辉的胸口,血梅花不知道吞噬了多少元力,此时鲜艳欲滴,花瓣伸出皮肤,仿佛要从艾辉的胸口剥落。

    绷带蓦地一弹,有如一道白色利剑,突然钻进血梅花的花心。

    血梅花一颤,就想要挣脱,但是无论它如何颤动,依然无法摆脱。

    一缕细小的血线,沿着绷带蔓延,没入血眼之中。

    血眼的光芒陡然大盛,原本模糊呆板的血眼,变得神采奕奕,别有一番神韵。

    花瓣伸出皮肤的血梅花,又缩回艾辉的体内,原本娇艳欲滴栩栩如生,此刻迅枯萎黯淡下去,变成暗红色。

    艾辉周身的龟裂光痕迅地变淡、消退。

    眉心的光漩涡,也在迅缩小,直至关闭。

    血绷带此时仿佛酒足饭饱,从血梅花中缩回来,重新归于原位,在艾辉手腕上打了个结。

    翡翠城是翡翠森的中心,也是翡翠森最大的一座城市。翡翠森自立之后,这里不仅没有萧条下去,反而更加热闹。左右逢源让翡翠森的商业变得更加繁华,参与翡翠森自立的家族,也从最初的忧心忡忡,到现在的信心十足。

    权势、地位,对于这些核心家族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权家,便是翡翠森当今最炙手可热的家族之一。

    放眼整个翡翠森,有三个最顶级的家族。

    其中最广为人知的莫过于端木家。

    端木家是五行天的老牌世家,底蕴深厚,而端木黄昏,更是岱纲的弟子。翡翠森的自立,没有端木家的支持,根本不可能成功。

    除了端木家,还有两个能够与之比肩的家族,一个是6家。6家以前虽然不错,但是比起端木家族,还是有所不如。但是却抓住了这次翡翠森自立的机会,一跃成为当今天下最顶级的家族之一。

    和端木家一样,6家同样拥有一位宗师弟子。6辰不仅仅是岱纲的弟子,还是大弟子,就连端木黄昏见到他,也要尊称一声大师兄。

    没有端木家的底蕴,却能够跻身顶级家族,6家不仅仅靠的是6辰,还有6峰。当年草杀部部郑远鸿不肯投降,草杀部一干骨干全遭血洗,郁鸣秋远走他乡,草杀部从此一蹶不振。

    危难之际,6峰被任命草杀部部。

    就是这个不被人看好的任命,效果却出奇的好。6峰为人豪爽义气,短短时间,就把草杀部整顿得别具气象,一扫之前颓然。

    除了端木家和6家,还有一个家族,同样站在食物链的顶端,那就是权家。

    如果说端木家支持翡翠森是一锤定音,6家推波助澜顺势而为,那么权家却是始作俑者。权家所创深海商会,这个当今最大的地下商会,货通天下。

    权家虽然富裕,但是却并没有权势,也没有出现过绝世强者。自古以来,商贾素来是世家豪强的走狗,虽然金钱无碍,但地位却不高。

    权家当代家主权惟德,却是对局势有自己的解读,主动挑起翡翠森自立之事。而且为了能够得到端木家和6家,以及他们背后的宗师岱纲的认可,权惟德主动献上深海商会。

    翡翠森的商人们对权惟德的举动嘲笑不已,觉得权惟德实在猪油蒙了心。白白交出自己的商会,绝对是竹篮打水一场空,那些贪婪的家族一定会把他吞得连骨头都不剩。

    谁也没有想到,权惟德不仅没有被吞并,几大家族联手加入深海商会,投入大量的金钱和人力,壮大深海商会。

    从此商行天下,也成为翡翠森的国策。

    更重要的是,权惟德依然是深海商会的执掌者。权家也就这样,一跃成为翡翠森最顶级的家族,掌握着翡翠森的钱袋子。就连岱纲都勉励他好好干,权惟德也不负所托,深海商会在他的带领下,盈利惊人,各大家族都赚得盆满钵满,对权家也是客气得很。

    最近传言,岱纲有可能会收一名权家子弟为记名弟子。这则传得沸沸扬扬的传言,更是让权家门庭若市。

    权家今天晚上亦是宾客满堂,美酒佳肴醉人,无数佳丽才俊齐聚,灯火辉煌,有如白昼。翡翠森的重要人物,大半都出现在此处,他们平日里充满权势威严的脸,此刻也带着笑容,偶尔举杯相庆,享受此刻的肆意和微醺。许多希望能够混个眼熟的家伙,纷纷上前攀谈。

    而在高高的围墙之外,不知多少人打破脑袋想走进这堵围墙。

    权家的酒宴素来有名,权惟德喜欢享受,极尽奢华,而且很多新鲜花样。久而久之,权家也成为许多世家子弟喜欢流连之地,曾经有过两百余日酒宴从未断绝的惊人纪录。

    今晚的酒宴规格异常的高,权家为了今晚的酒宴,准备多日。

    当一位红衣少女出现在会场,喧闹的权家,突然安静下来。一张绝美娇艳的脸,让早就见惯了美女佳丽的公子们下意识地屏住呼吸。

    红衣飘逸如烟似雾,却又如此鲜红怒放,带着一丝慵懒和魅惑的不经意回眸,就像一只无形的手,紧紧抓住在场众人的心。

    红衣少女身边的权明龙同样目光炽热地看着女神。

    红衣少女嫣然一笑,整个会场仿佛突然明亮起来。

    权明龙的心脏猛地一跳,他心中仿佛有个声音在咆哮,一定要得到她!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要得到她!

    这个声音如此猛烈,就像风暴一样在他的胸膛激荡。权明龙整个人焕出别样的神采,他找到自己余生的最大愿望。

    红衣少女不知道身边的男子内心的激荡,就算知道了,她也不在意,喜欢她的人那么多,她哪管得过来。

    她对眼前的场面娴熟而从容,恰到好处的笑容,恰到好处的语言,恰到好处的魅惑。

    每一个面对她的人,都不由在内心赞叹,神之血的崛起果然并非侥幸。

    红衣佘妤之名,也果然不凡。

    佘妤小姐是这次神之血的使团之主,听闻端木黄昏到了婚配的年龄,神之血希望能够与翡翠森联姻,所以专门派遣使团前来。

    权明龙心中有些嫉妒,倘若自己是端木黄昏,直接就要了佘妤小姐。一想到正主还在青楼买醉,自己却在此地内火中烧,权明龙顿时兴致大减。

    等自己成为岱师的弟子,一切都会不一样的!

    “神国派佘妤小姐这么美若天仙的使团主事,这是想直接把我们翡翠森的天才给勾去神之血啊!”

    一个稳重沉凝的声音响起,其他人连忙压低声音,老者身边的宾客连忙侧身恭敬让道。一位颇为富态的中年人缓缓而来,他是翡翠森的实权人物,公友。

    权明龙连忙躬身行礼:“友叔!”

    “明龙也在啊。”公友拍了拍权明龙的肩膀。

    佘妤眨了眨眼睛:“说起来小女子和端木公子有过一面之缘,真希望能如公阁下所言,这样端木公子可以少砍我两刀。”

    此话一出,顿时引起一片讶然,公友也有些惊讶:“难道佘妤小姐和黄昏生过冲突?”

    佘妤顽皮一笑:“有段时间,小女子正好在松间城附近。”

    所有人恍然大悟,一时间冷场。

    感应场的血灾,都是翡翠森的禁忌话题。翡翠森与神之血的缓和,在翡翠森同样有着极大的争议,感应场的血灾,让许多家族的子弟丧生。

    虽然因为利益双方走到一起,但是仇恨并未消失。

    公友也知道这个问题碰不得,打了个哈哈:“你们年轻人多亲近亲近,不用管我们这些老头子。明龙,佘妤小姐就交给你了。招待不好,我就唯你是问!”

    权明龙大喜过望:“是!”

    佘妤微笑向公友欠身行礼,才跟着权明龙来到一群世家子弟中间。年轻的少女们好奇地注视着佘妤,而少年们却如同打了鸡血一般。

    佘妤随口敷衍,脸上的笑容无可挑剔。

    忽然,她心神一颤,手臂传来异样。

    她不动神色,左手装作随意搭在自己的右臂上。隔着衣服,她能够清晰感受自己手臂上的血梅花,正在缓缓从她的皮肤往外冒,就好似正在浮出水面。

    一时间,她有些恍惚,三年前的诸多往事,那些惊心动魄的画面,不自禁浮现在她脑海。这三年来,艾辉就像从人间蒸,她亦几乎都忘了此事。

    没想到,三年过去,花儿已经要盛开了。

    当年她被艾辉震动,挑在一个绝佳的时机,种下一颗种子。现在这棵种子,竟然快要成熟,让她感到有些意外,但是更多的是得意。

    不过三年,当年的种子就能成熟,说明艾辉的天赋是何等之强,但是更加说明她的眼光精准。在当时,在艾辉身上压下重筹码,她需要付出非常大的代价。

    一切都是值得。

    湮灭多年的秘术,在她手上重现,倘若流传出去,定然轰动神国。

    佘妤内心激荡,眼神透着光亮。

    忽然一个声音响起。

    “佘妤小姐可是遇到什么开心的事?何不与我等一起分享一二?”

    ********************************************************************************************

    ps:一千块终于有名字了,不容易啊!(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