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两百八十章 吉祥号
    清晨的雾气还未消散,身后高耸巍峨的云岭和缭绕的云,就像天际安静的海。..om 言情首发?随?梦?小说  ..ā

    小城却开始变得热闹忙碌起来,木修们开始补充元力,伙计们搬运货物,一辆辆藤车在集结,准备出发。

    艾辉抵达时,商队已经准备完毕。

    早就守候多时的管事连忙上前:“阁下这边请。”

    管事把他带到一团体积惊人的火浮云前,注意到艾辉在打量火浮云,他恭敬道:“夫人说,先生是贵客,岂能怠慢?请。”

    火红色的祥云,长度超过七十米,高度超过二十米。丝丝缕缕的红色云雾袅袅消散,就像绚烂的朝霞。

    这么一个庞然大物安静停在广场,异常醒目。

    光看眼前的火浮云,艾辉就能看得出来,这支商队财力颇为雄厚。光是这么大一团火浮云,价格就极为惊人,更何况还还需要厉害的水修花费大量的心力才能制作完成。

    走到台阶前,艾辉忽然问:“此云可有名号?”

    管事恭声道:“吉祥号。”

    “好名字。”

    艾辉点点头,拾阶而上,神色从容不迫。

    三年来,扮演楚朝阳这个身份,他早习惯如何面对这样的场面。无他,我行我素即可。

    走进吉祥号,里面的布置让艾辉眼前一亮。没有璀璨的水晶吊灯,也没有柔软华丽的毛皮铺满地面,而是微风徐来,纱幔轻扬,隔着素雅的屏风,隐约可见一个曼妙的背影。若有若无的香味,却让艾辉精神微振。

    能够让人心神宁静,元力受补的熏香,可不是有钱就能买到。

    训练有素的仆人齐齐躬身问好。

    艾辉暗自惊讶,这样的排场,可不像商会,而是像世家。

    不过艾辉也没有太在意,管他是商会还是世家,反正自己都只是搭个船。到了祥云城,就拍拍屁股走人。

    绕过屏风,只见一名女子站在窗前,注视着外面忙碌的场面。

    角落里,一位无声而立的老仆,让艾辉瞳孔微微一缩。他心中暗惊,刚才他只注意到屏风隐约的背影,竟然没有察觉到这位老仆的存在。

    对素来警觉的艾辉来说,这样的纰漏,几乎从来没有出现过。

    这个老仆的实力,不简单啊!

    老仆一身藏蓝素服,发须花白,一丝不苟,站在角落,身形挺拔如松。

    老仆似乎注意到艾辉的目光,欠身致意。

    艾辉神色恢复如常,同样欠身回礼。对方的实力深不可测,元力波动自己难以捕捉,光论境界,起码比自己高两个层级。不过想想财力如此雄厚的商会,倘若没有高手坐镇,才是奇怪的事情。

    管事口中所说的“夫人”,身份想必十分尊崇。

    艾辉第一次坐这么高大上的火浮云,有些好奇,没想到外面看是厚实的云层,但是从里面看,云层却是透明,视野丝毫不受影响。

    女子听到动静,转过身来。

    艾辉只觉得眼前的光线似乎都变得明亮许多。

    一张精致艳丽的瓜子脸,高高挽起的双刀髻,雪白纤细的粉颈,让她平增几分冷艳高贵的气质。她看到艾辉,眼前一亮,微微欠身行礼:“没想到能在云岭城有幸遇到银轮剑客,奴家萧淑人,见过楚先生。”

    艾辉微微欠身回礼。

    萧淑人笑吟吟道:“离出发还有一会,楚先生请坐,奴家的茶艺算是勉强拿得出手。”

    “有劳。”艾辉也不推辞,自顾自坐下。

    艾辉牛饮之辈,哪里体会得到萧淑人的茶艺精妙,只觉得一杯才一小口,喝了半天还没尝出个味。

    萧淑人始终笑吟吟的模样,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还搭了人家的船,艾辉也按捺性子,坐了一会。

    大约十分钟,商队终于开始出发。

    火浮云缓缓浮起,异常平稳,艾辉第一次坐这么大的火浮云,感觉颇为新鲜。尤其从船内看外面,视野毫无遮挡,周围的藤车和地面景色尽收眼底。

    萧淑人善解人意,见艾辉目光露出好奇之色,便让火浮云飞到高处,周围不见辎重藤车,视野更加开阔。

    艾辉几乎体会不到半点颠簸,倘若不是视野内的景色掠过,艾辉几乎怀疑自己是静止在半空中。更有意思的是,丝丝缕缕的微风,不知从何而来,让人心旷神怡。

    又呆了片刻,艾辉问:“我的房间何处?”

    萧淑人喊来一名仆人:“带先生去客房。”

    艾辉在仆人的引路下,来到客房。房间布置温馨舒适,却算不上奢华,但是房间空间很大,而且还有专门的静室,用以修炼。

    仆人道:“楚先生,船上还有专门的演武场,夫人吩咐过,先生可以随意使用。”

    艾辉点点头,颇为满意,对仆人道:“没什么事不用喊我。”

    “是。”仆人连忙应道。

    艾辉关上门,坐在房间,开始打坐修炼。他深知时间紧迫,早就习惯随时随地修炼。倘若不是血梅花不断吞噬他的元力,他在一年前就应该踏入外元之境。但即使有血梅花这个无底洞,他依然把自己修炼到内元圆满。

    只差临门一脚,他就能够踏入外元。

    血梅花让他有些担忧,因为他发现随着境界的上升,血梅花好像也在发生着某种不为人知的变化。如今血梅花经常会变得滚烫,每当这个时候,他就会觉得心神悸动。他隐隐有种直觉,倘若他踏入外元,血梅花一定会发生巨大的变化。

    虽然有隐患,但是艾辉并不打算放弃,比起未知的危险,外元对他的吸引力更大。

    踏入外元,那就是一个新的世界。

    他摒除杂念,专心修炼起来。

    而就在此时,船舱内的萧淑人脸上收起笑意,轻轻捧起自己的品茗杯,慢悠悠地问:“何老,您觉得这楚朝阳是真还是假?”

    站在角落的何老道:“真假不知道,此子颇为警觉,不过老夫奇怪的是,此子的境界不高,竟然没有突破外元。”

    “没有突破外元?”萧淑人愣了一下,下意识道:“莫非此人是假冒?”

    没有突破外元,那就是内元,在外元是主流的当下,一个成名高手怎么可能不是外元?

    “老夫反倒以为他是真的楚朝阳。”何老道:“若是假冒,这个破绽实在太大。”

    “银轮剑客,居然不过内元,这也太让人不可思议。”萧淑人对何老的判断颇为信服,不由啧啧称奇。

    “是比较少见。”何老点头:“但若是他剑术超卓,或者修炼某种特殊的传承,都有可能。据老夫所知,前期压制境界的传承,就有十多种之多。”

    忽然萧淑人压低声音:“何老觉得他是有意还是无意?”

    “是敌是友,眼下还不得而知。”何老沉声道:“但倘若他是专门针对我们而来,那一定会露出马脚。夫人处理得当,倘若他想引发混乱,只有找车队下手。既然眼下他上了船,再有异动,我们自然可以一举拿下。”

    他说得轻描淡写,好似不过举手之劳一样。

    萧淑人笑道:“有何老在,我才敢行此险招。”

    何老笑道:“夫人谬赞了。倘若我们此行顺利,所有难题都迎刃而解,一飞冲天之势无人可挡。没有夫人费心费力谋划,哪有商会如今的局面。此行对我们来说,可谓背水一战,胜则生,败则死。夫人放心,老夫就算拼了老命,也必然把这批货送到。”

    说到最后,他语气铿锵,掷地有声。

    身后的仆从护卫,无不目露精光,毫无退缩之意。

    艾辉沉醉在修炼之中,血梅花滚烫的时间频率在增加。它从最初的一个月会滚烫一次,到后来每周一次,再到后来三天一次。

    而如今,竟然隔天就会发作一次。

    血梅花异常邪门,和艾辉以前见过的其他血修手段都完全不同。就连他屡试不爽的雷电,竟然对它都没有半点作用。艾辉尝试着激发元力中的雷电轰击血梅花,后来发现它竟然连雷电都能吸收,吓得连忙停止。

    他必须每天保持高强度的修炼,只有这样,他才能保持内元圆满的状态。

    血梅花吞噬元力,可从来都是风雨无阻,不会给艾辉半点喘息之机。

    艾辉保持内元圆满的状态已经足足一个半月,但是始终没有遇到突破的契机。从内元踏入外元,是质的飞跃,对元力的理解也完全不同。许多人卡在这个关卡,迟迟不得突破,甚至有人因为卡在此处的时间过长,反而导致境界的倒退。

    按理说,艾辉在这个时候是万万不想出门的,因为突破的时候可能会出现各种状况。稍有不慎,就可能前功尽弃,严重者甚至会受伤。

    这一个半月他老老实实呆在宁城,哪里也不敢去,有楼兰在身边总是让人放心一些。

    然而血梅花的事情,终于有些眉目,他不得不去一趟。

    血梅花不除,他寝食难安。现在还只是吞噬他的元力,艾辉怀疑再不找到对付它的办法,最后肯定会要了自己的小命。

    长得漂亮的女人从来都是心狠手辣。

    元力修炼没有什么进展,艾辉知道越是刻意去寻找突破的契机,反而更容易钻牛角尖。

    他记得仆人曾经说过,船上有演武场,便提着阔剑,打算去练练剑术。

    不管什么武器,总不外乎熟能生巧。

    演武场空无一人,艾辉更乐得清静,便自顾自修炼起剑术。

    三年来,他不知道拆解过多少剑典上的剑诀剑招,他对剑术的理解日益深刻,也有了越来越多的自己的想法。

    他的剑招气象也大不相同。

    沉浸在修炼的艾辉浑然忘我。

    没有注意到场外一道曼妙的身影悄然而至,美眸闪动。(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