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两百七十七章 目标
    【神马网 .shnmboo. 更新最快最全的免费】

    苏清夜从来不知道自己还有这么一位小姨。..om 言情首发

    他只知道小姨从银城来,老爹说小姨的本事很大,让他跟着小姨多学点,小姨会指点他修炼。指点他修炼?苏清夜有点不以为然,夫子给他安排的修炼计划,他到现在连一半都没完成。比起一起上道场的花小云和周问,他的进度已经慢了。

    花小云是水修,她家是隔壁云岭城,每周会过来两天。苏清夜觉得花小云是三人之中最聪明的,一肚子坏水。

    周问是个闷葫芦,修炼的是金元力,自打听夫子说,剑不离手能够增加熟练度,这家伙连睡觉都抱着破剑。

    三人之中最惨的就是他,因为他修炼的是土元力。

    这年头土火两系就是难兄难弟,要不是自家还有点家底,日子都没法过了。三人之中,他修炼的进度最慢,这是他最郁闷的地方。

    难得有人愿意听他抱怨,他一股脑倒出来。

    怀君听得有些奇怪:“你夫子只教剑?那你们三个怎么修炼?难道修炼同一种剑术传承?”

    “当然不一样,我们的元力不一样啊。”苏清夜理所当然道:“我修炼的是沙偶剑,周问修炼的是重剑,花小云修炼的是云霞剑。”

    怀君吓一跳:“三种传承?”

    苏清夜摇头:“夫子说不是传承,只是修炼计划。”

    怀君这才松一口气,心中暗道自己也太喜欢胡思乱想。虽然剑术这两年来开始逐渐流行起来,学的人越来越多,但是能够叫得出名字的传承还是没有多少。

    苏清夜接着道:“夫子说,我们还小,先打好基础。等我们基础扎实了,就能够自创一门属于自己的剑术传承。”

    说到这里,苏清夜的眼睛不由浮现憧憬之色。

    怀君忍不住哈地笑出声来:“自创一门剑术传承?传承是那么好自创的吗?简直是胡闹!”

    苏清夜不乐意了:“你说谁胡闹?”

    “难道不是?”怀君不以为然:“现在的传承,哪一门不是经历几代人不断的完善,才最终成形?张口就是自创传承,以为自己是谁?算了,我本来还以为是奇人异士,这么一看,就是一个只知道夸耀吹嘘之辈,不用去了。走吧,我们回去吧。”

    “你自己回去,我要去道场。”苏清夜心中生气至极,但是父亲叮嘱过一定要听小姨的话,他冷着脸道。

    “这样的道场,没有必要去。”怀君耐心道:“你还小,没有见过外面的世界,没有见过真正的高手,被别人随便哄骗两句就信以为真。跟着小姨好好修炼,比什么骗人的夫子要好得多。”

    苏清夜忍无可忍:“打死我也不会跟你学!”

    丢下这句,苏清夜头也不回就跑了。

    怀君性情急躁,没什么耐心,见苏清夜冥顽不灵,索性懒得搭理。虽然他答应了苏清夜的父亲传授技艺,但是苏清夜自己不愿意,她还乐得轻松。

    她自顾自逛起宁城,昨天买到五根【晚点见】,也让她对边境小城多了几分兴趣。

    十根【晚点见】已经被她装盒跟着商队送往银城,她也是帮人代买。【晚点见】这么古怪的名字她也是第一次听说,据说只在一个小圈子里流行,银城经常断货,很难买到。一位贵人也是听说她要来宁城,专门请求她帮忙买几支。

    贵人所托,她不敢怠慢,来到宁城的第一天就去店里寻找。

    看到来往商队这么繁忙,她觉得说不定能淘到什么好东西。而且,自己要在宁城呆很长的时间,熟悉环境也是必要的。

    银城和宁城,却是银雾河首尾的两座城市,却有着截然不同的风土人情。她闯荡的经历丰富,走过很多地方,看到许多城市日益凋敝,三年战争的持续,影响深远。在到处都是一副凋敝萧条景象的时候,看到这么一座欣欣向荣生机勃勃的城市,她的心情也异常开朗。

    忽然,她注意到前方的一行人,一群少年环绕着一位端庄柔美的女子。

    他们也来了。

    她心中微惊,连忙低下头,装作形色匆匆的模样,和他们擦肩而过。

    “……没想到竟然能遇到煞宝,真是运气!”

    “是啊,幸亏大姐钓宝,要不然就要和煞宝失之交臂了!”

    “那王不空手的水平真是了得……”

    一群人的谈笑钻入怀君的耳朵,“煞宝”这两个字引起她的注意。还没等她回过味,那群人便消失不见。

    满肚子怒气无处发泄的苏清夜赶到道场的时候,听到里面传来的呼喝声,怒气忽然消失不见。

    这样的修炼,他已经度过了快三年,几乎都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所有的怒火和杂念都烟消云散,他满脑子都是——周问又比自己先到!

    他有点不爽。

    走进道场,他的目光被一个瘦弱的身影吸引。周问是他们三个之中家境最差的,父母双亡,是个孤儿,他付不起学费,所以只好卖身给夫子十年。

    夫子还是太心善。

    苏清夜出身商贾之家,知道乱世之中,像这样一无所有的孤儿到处都是。周问非常孤僻,难以相处,每天就是拼命的修炼,对其他人向来视作空气。

    苏清夜不爽的是,这家伙比他刻苦,而且不是一点半点。不过周问的底子太差,反而是三个人之中实力最弱的。实力最强的是花曾经在云霓部任职,后来受伤退役。

    “清夜,早上好!”

    楼兰欢快的声音,让苏清夜的心情开朗起来,他嘿然道:“早上好,楼兰!”

    他们三个都很喜欢楼兰,而苏清夜尤其喜欢,他是土修,对沙偶的喜好简直就是本能。

    苏清夜问:“夫子在吗?楼兰。”

    “他在休息。”楼兰道:“清夜,你的修炼计划完成了百分之五十四,今天也要加油!”

    不知道为什么,苏清夜忽然想到小姨的话,不由问:“楼兰,自创传承很难吗?”

    “是的,清夜。”楼兰点头:“任何一种传承的创造,都需要深厚的积淀和才华的闪光。”

    苏清夜疑惑道:“那为什么夫子说我们以后要自创传承?”

    “因为事情很难,所以我们就不做吗?”楼兰反问:“我们做一件事情,不是因为它是我们的目标,而是因为它很容易吗?清夜。”

    苏清夜顿时脸涨得通红。

    嗤,一声冷笑从旁边响起,周问停下来,抱剑而立,一脸鄙视,冷冷从嘴里吐出两个字:“懦夫!”

    苏清夜勃然大怒:“姓周的,找揍吗?”

    周问面无表情:“待会不要哭着找妈。”

    “哦,看来今天的修炼计划,可以改成实战对抗。”楼兰眼睛笑得像两道弯月:“你们觉得怎么样?”

    “好!”两人异口同声,却是看彼此不顺眼。

    “清夜的沙偶呢?”楼兰问。

    苏清夜有些丧气:“昨天毁了。”

    “清夜没有沙偶,为了公平,那场地我们就选择沙地,小寒的剑换成轻软剑,怎么样?”楼兰问两人。

    “没问题!”苏清夜大声道,他的脑子转得飞快,计算利弊。虽然没有沙偶,实力大减,但是沙地有利于他发挥。而且周问平时练得都是重剑,轻软剑这家伙肯定不趁手,这也是可以利用的地方。

    周问吐出一个字:“好。”

    看到两人都同意,楼兰眼睛更弯:“我们这次对抗,会计入成绩哦。”

    这句话一出,两人的目光顿时变得慎重起来。

    对抗成绩,在他们表现中,所占分量极大,直接关系到他们的最终表现。表现优异,可以得到夫子开小灶,可以得到楼兰的陪练对抗,可以让夫子量身打造装备。

    周问的那把重剑,就是他的奖励品。

    “开始!”

    两道身影顿时冲撞起来。

    一行人穿过巷子,一位身穿永盛商会服饰的伙计,在前方带路。

    走到道场门口,伙计恭敬道:“各位大人,这就是王寒的道场。”

    “有劳了。”付仁轩给了赏钱,伙计欢天喜地离开。

    一群人打量着这个看上去有些破旧的道场,道场的大门敞开,里面有呼喝声,不过听起来人很少。

    “剑修道场。”

    付勇昊看着木牌,念出声来,旋即皱起眉头:“这是道场?也太寒酸了吧,直接拿个破仓库,挂个牌子就开道场了?”

    昨天找来商会的负责人,了解了一下王寒的情况,得知他还开了家道场,大家都有兴趣来看看。毕竟昨天王寒在银雾河上的表现实在太惊艳了。

    当大家兴冲冲来到王寒的道场,却看到这么一副寒酸的景象,顿时大为失望。

    女子眼中也闪过一丝失望,但是很快就恢复如常,笑道:“来都来了,总。”

    说罢,便率先朝大门走去,其他人见状,也只好跟在身后。

    走入道场,赫然看到两位少年正在激烈对抗,一具沙偶在一旁。沙偶看了他们一眼,并没有说话,而是继续看着两名学生。

    只有两名学生……

    付勇昊脸上都露出了无语的表情,这是他见过的最破、学生最少的道场。想想银城的龙兴道场,华丽雄伟,俨然一座小城池。

    女子的目光,落在两名学生身上。

    两名学生就像没有看到他们一样,丝毫不受影响,全身心地激烈对抗。

    看了一会,女子就忍不住轻咦一声。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