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两百七十六章 作品完成
    黑色的墨云丝,透着细腻深沉的质感,艾辉试着扯了扯,没能扯断。{我们不写小说,我们只是网络字搬运工。-<可?乐小?说?网>

    他把墨云丝放在铁毡上,取出龙椎剑,剑光一闪,铁毡一分为二,墨云丝却安然无恙。

    “艾辉,非常成功!”

    楼兰雀跃道。

    “嗯,成功了一半。”艾辉把墨云丝放在自己眼前端详,上面没有任何痕迹,完好无损,脸上不由露出笑意。

    楼兰眼睛睁大:“艾辉真厉害,以前从来没有人用星沉墨云来抽丝,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发明。”

    “哦哦哦,是吗?真的这么厉害吗?”

    “当然,艾辉!楼兰从来没有在书上看到类似的记载。”

    “这么厉害,该卖多少才能够配得上它的身价呢?”

    “艾辉要卖掉吗?不是要自己用吗?”楼兰睁大眼睛不解地问。

    “哦,我是说以后。”艾辉闭上眼睛,满脸陶醉:“一定要有一个了不起的价格……”

    楼兰看了一眼坩埚,打断艾辉的臆想:“艾辉,不阿竹要出锅了。”

    艾辉连忙回过神来。

    楼兰从坩埚中捞出不阿竹。

    十二根不阿竹上面不满无数蜂窝小孔,颜色也从铸铁般的黑色,变成灰白色。

    楼兰左手拿起一根不阿竹,右手握拳,虚握在不阿竹的另外一端。

    嘶,楼兰的右拳变成高速旋转的流沙,缠绕着不阿竹,无数高速旋转的流沙在就像高速旋转的沙轮,在打磨不阿竹。

    滋滋滋!

    尖锐的打磨声,响彻工坊,火星四溅。

    楼兰低着头,神态专注,眼睛的光芒有节奏地闪动。他的动作非常稳定,有条不紊。

    一根银光闪闪的细竹,出现在楼兰手上。

    银色的竹子,比之前小了一圈,只有指头粗细。它的重量只有之前的三分之一,强度却是之前的六倍,能够承受惊人的力量。而且它的韧性也有极大的提高,甚至能够弯曲成弓箭,实在让人难以和之前无法弯曲半点的不阿竹联想在一起。

    艾辉也开始干活。

    黑色的墨云丝,沿着纤细的银竹开始编织。

    艾辉的动作很熟练,看不出半点生涩,就好像干过很多次一样。艾辉的确干过很多次,现在的方案,是他和楼兰反复商量讨论过许多次的产物。比起之前的材料处理,后面的编织方案反而是最简单的,因为可以事先练习和模拟。

    艾辉模拟过很多次,成竹在胸。

    一根根“减肥”成功的不阿竹,从楼兰手上成形,落入艾辉的手,然后迅速消失在黑色的墨云丝之中。

    一旦开始,艾辉脸上的嬉笑之色便不翼而飞,他的神态专注,目光闪闪发亮。

    完成十二根不阿竹打磨的楼兰,便开始欣赏艾辉的手艺。墨云丝在不阿竹之间穿梭跳动,独特的韵律和美感,令人惊叹。

    刺绣,一门对艾辉影响深远的技艺。

    艾辉并不是一位真正的绣师,但是刺绣的技艺和原理,却成为肥沃的土壤,为艾辉提供源源不断的养分。

    一面巨大的黑色羽翼,逐渐在艾辉面前成形。

    哪怕还没有完成,它已经展现出与众不同的气质和光彩。不同于一般云翼的飘逸轻灵,它是如此深沉厚重,而又充满力量,就像来自地狱的魔鬼之翼。

    艾辉真是太厉害了!

    楼兰的眼睛全都是佩服和崇拜,艾辉练习的云翼都是直接从市面上购买的。宁城是最靠近彩云乡的银雾海城市,购买云翼非常方便。

    艾辉试过好几种云翼,都不是很满意,最终决定自己来制作云翼。

    楼兰和艾辉一起开始学习制作云翼的原理,但是楼兰怎么也没有想到,艾辉竟然会选择星沉墨云。

    被称为最不适合制作云翼的星沉墨云,在艾辉天马行空的构思中,竟然是如此契合。

    十二根不阿竹,在墨云丝的编织下,就像黑色的骨翅,张开之下,翼展超过六米。此时的云翼,看上去就像黑色的蝙蝠翅,透着一股子狰狞和杀戮的气息。

    艾辉松一口气,他脸上露出疲倦之色。

    他连续工作的四个小时,才完成编织。这还是他已经预先练习过超过二十遍,才拥有的速度。

    “终于完成骨架了!”

    艾辉伸了个懒腰,体内的元力消耗殆尽。

    楼兰送上早就准备好的元食汤,艾辉稀里呼噜吃了个底朝天。这才意犹未尽地抹了抹嘴,侧过脸欣赏自己的杰作。

    楼兰由衷赞叹:“真是漂亮,艾辉!”

    艾辉也觉得非常漂亮。

    云翼张开,十二根纤细的不阿竹,就像翅骨。半透明的黑色纱面,如果仔细看,能看到许多非常复杂精细的花纹。有些花纹甚至需要从特定的角度,才能够看到。这些利用刺绣技巧绣成的花纹,并非装饰性的花纹,而是能够帮助元力流转的纹路。

    艾辉把它命名为元纹,源自老师王守川对松间城设计的“以城为布”方案。

    在老师的方案中,有大量的精细纹路,用于疏导和引流元力。艾辉对老师方案的每个细节都记得非常清楚,三年来不断地思考参悟,还有楼兰在一旁帮助验证,颇有收获。

    畅销的【晚点见】中,艾辉也用到类似的技巧,利用宝石蚕丝编织成特殊的纹路,能够让箭矢的威力有明显的提高。

    艾辉知道在修真时代有灵纹,而神修有神纹,他也索性把这种纹路称之为“元纹”。

    他知道老师那份方案的原件,包括九根金针的构造图,都被送到长老会。

    感觉体内的元力,恢复得七七八八,此时天边已经开始有些泛亮。不知不觉,他们忙了一整夜。

    艾辉豪气万千道:“楼兰,宝石蚕丝准备好了吗?我们一口气干完!”

    “准备好了,艾辉!”楼兰拿出一个小盒子,里面装满了宝石蚕丝。

    宝石蚕丝看上去就像玻璃丝,但是光泽更闪耀迷人,盒子里面的宝石蚕丝都是三寸长。

    宝石蚕丝是艾辉【晚点见】的主要材料,它是宝石蚕吐出的丝。宝石蚕是一种非常丑陋的蚕,通体灰白,有无数细小的黑色斑点,但是它结成的蚕茧,却异常美丽,犹如一颗颗宝石,因此得名。

    宝石蚕茧非常坚硬,蚕丝硬化之后,继续产生晶化,从而形成类似宝石的光泽也硬度。宝石蚕茧需要融化成汁液,通过拔丝手法,重新晶化形成宝石蚕丝。这也使得宝石蚕丝的长度一般都很短,最长不会超过半米。

    接下来的步骤,需要艾辉和楼兰一起完成。

    宝石蚕茧和墨云丝一起编织,两人都很熟练。很快,两人手上都多了一片黑色的叶片。

    叶片约三寸长,形状狭长如剑,硬度稍高的宝石蚕茧成为叶片的叶脉,漆黑深沉的墨云丝,构成叶面。哪怕在这三寸之间,也能看到精细的元纹。

    两人的动作没有丝毫停顿,而是继续编织。

    时间不断的流逝,黑色叶片不断增多,最终定格在三百六十片,这是个吉祥的数字。

    黑色的叶片,开始挂上半透明的云翼,随着叶片不断铺满,云翼很快又变了模样。当叶片不断减少,云翼也越来越丰满。

    “完成!”

    艾辉和楼兰啪地击掌。

    两人不由欣赏他们的精心之作。

    之前骨节突出的黑色纱翼给人危险之感,现在却要变得柔和许多。密密麻麻的黑色叶片,就像羽毛一样,这样云翼看上去更像平常的黑色羽翼。宝石蚕丝的光泽,也给星沉墨云的深沉增加一抹明亮的色彩,多了一分精致。

    “真漂亮,艾辉!”楼兰赞叹道。

    艾辉也是感慨万千:“是啊,这么好的云翼,也不知道如果卖的话,标什么价格才合适?”

    “艾辉不打算试试吗?”

    “我要睡觉!”艾辉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睡眼朦胧:“等我睡醒了再说。楼兰,不管出什么事,都不要叫醒我。”

    “没问题,艾辉。”楼兰语气轻快。

    当阳光升起,安静的宁城开始变得热闹起来。各家商会的伙计打开大门,清扫自家商会前的路面。街道的人流,越来越多。一辆辆早就准备好货物的辎重藤车腾空而起,他们组成浩浩荡荡的车队,开始远行。

    怀君抬头看着天空密密麻麻的辎重藤车,有些新鲜。银城比宁城更繁华,但是银城太庞大太精致,到处透着纸醉金迷的气息。相比之下,要简陋得多的宁城,却更加生机勃勃。

    她有些庆幸来到宁城。

    苏清夜对这样场面早就见惯不惯:“今天不是周末,否则藤车更多。”

    怀君收回目光:“你夫子这个时候起来了吗?”

    “当然!”苏清夜看了一眼自己这位小姨:“宁城这个时候,连小孩都起来了。”

    父亲说这是他小姨,有这么一位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小姨,苏清夜感觉很别扭。然而小姨强悍的实力,让他也只能忍气吞声。

    不过昨天晚上,怀君小姨夸赞了他的沙偶舍身技用得好,他爹老怀大慰。加上沙偶被小姨给摧毁了,他老爹终于同意给他买一个新的沙偶。

    今天一大早,想拜访一下夫子。

    怀君听得出来苏清夜语气中的不服气,但是也不以为意,话题一转:“清夜,你夫子是个什么样的人?”

    一提到夫子,苏清夜顿时来劲了。他开始吹嘘夫子的厉害,什么王不空手啊,剑道无双。

    怀君眼中闪动光芒。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