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两百七十五章 来客
    工坊灯火通明。可乐小说网已更新大结局   要看书 书 ·1  n shu·

    为了这次的计划,艾辉筹划许久,光是材料就准备了很长的时间,星沉墨云和不阿竹是最后两种重要的材料。

    高价购买的重沙坩埚炉腔内,九朵火焰形的红色花朵,整齐堆成塔形。

    那是从火燎原葫芦山下的黑色平原上拾来的焰花。

    每年九月,葫芦山会喷发火焰,一朵朵火焰会像漫天大雪一样无边无际笼罩整个黑色平原。火焰落地生根,生长成娇艳的焰花。

    葫芦山的喷发会持续整整一个月,到了十月,广袤荒凉的黑色平原,便会铺满娇艳鲜红的焰花。远处葫芦山巍峨耸立,山顶烟云缭绕,山下是无边的红色花海,美不胜收。

    每年的十月,会有无数游人,前往火燎原观赏黑原花海。

    贫瘠荒凉的黑色平原,却恰恰有焰花生长需要的火元力。焰花生长期并不固定,短的只需要数天,长的需要数年之久。

    拾花客从十月便开始工作,在茫茫花海中,寻觅已经成熟的焰花。

    火燎原落入神之血之手,然而火燎原依然不断喷发,每年的焰花还是出现在市面上。

    焰花的品质以花瓣的多少来区别,三瓣最低,九瓣最高。

    艾辉他们使用的是六瓣焰花。

    从银雾河引来的河水,从炉腔的导管滴落在焰花上。

    堆成塔状的焰花升腾起一缕火焰,火焰并不是很猛烈,但是十分稳定,安静无声。焰花的火焰非常稳定,持续时间很长,往往能够持续十多个小时。

    楼兰往火焰中丢入。一颗绿色的元力豆。这颗木元元力豆,蕴含一千点的木元力。炉腔内的火焰开始变得透明。楼兰不断把元力豆投入其中,直到第二十二颗元力豆,坩埚内的火焰变成完全透明,肉眼难以察觉。

    但是在楼兰眼中无所遁形,他提醒道:“艾辉。一看书 ·1nshu·火力稳定。”

    艾辉开始把早就准备好的材料,逐一投入坩埚内。

    银光铁、黑贝云母、血晶等等。

    楼兰双眼不断闪动光芒,每当艾辉投入几种材料,他就会丢入不同颜色的元力豆。

    不同的元力,在坩埚内激荡,坩埚捏的汁液颜色也在不断的变化。一会幽蓝,一会变成明亮的紫色,一会变成像铁水一样的赤红,变幻不定。

    两人配合非常默契。到目前为止十分顺利。

    坩埚内的汁液,变成像清水一样,清澈透明。

    “非常完美!”

    艾辉舔了舔嘴唇,看着坩埚内清澈如水的药液,有些兴奋。不过对于整个计划,还有很多的工作需要做。

    楼兰控制着重沙坩埚,往冰槽内倒出一半的药水。

    然后把十二根不阿竹,丢入坩埚中。

    咕咕咕。

    不断有细小的气泡。从不阿竹冒出来。

    从现在开始,不阿竹需要六个小时的加热浸泡。

    艾辉拿来装着星沉墨云的箱子。来到冰槽前。

    打开箱子,漆黑称重的星沉墨云,安静地定格在冰块中。星沉墨云质地沉重,是最沉重的云彩之一,从名字便可以看出来,连星星都可以沉没。

    星沉墨云最常用来制作铠甲和护盾。尤其是鳞甲。除了出色的防护性能之外,星沉墨云还有着极为优越的延展性,它能像黏土一样随意揉捏。

    艾辉把星沉墨云外的冰块捏碎,把星沉墨云丢入冰槽的药水内。

    星沉墨云一进入药水,就像墨块一样开始晕染扩散。丝丝缕缕。

    艾辉瞪大眼睛,手中多了细若发丝的银丝,银丝在药水里一挑,一根极细的黑丝被银线勾起来。

    艾辉的手指闪电般拈住黑丝,元力灌注其中,极细的黑丝在空中凝固。  要看书  ·1nshu·他动作娴熟地把墨云丝在早就准备好的纺车上打了一个结。

    他一只手摇动纺车,另一只手的手指,轻轻搭在墨云丝上。元力顺着他的手指,涌入墨云丝中,沿着墨云丝匀速灌注。

    艾辉的金元力,让墨云丝迅速硬化。

    倘若有人到这一幕,一定惊得下巴掉满地。

    抽丝剥茧,绣娘们精通的技能,在艾辉手上发扬光大。抽丝剥茧是艾辉最熟悉的刺绣技能,当他想到星沉墨云的时候,就想到这个办法。

    既然星沉墨云能够像黏土一样随意塑造形状,那它能不能被抽成丝呢?

    这个大胆的想法,经过楼兰的研究,终于得以实现。

    艾辉的动作非常精准,无论是左手手指灌注元力的速度,还是右手摇动纺车的速度,都无比的精准和协调。

    在抽丝剥茧方面,艾辉绝对是高手。

    他的得意之作,被称为的狼毫箭,便是当年兔毫箭的升级版,威力更大。但是同样的,也需要他不断抽丝,而且是难度更高的拔丝。

    宝石茧的形状就像宝石,融化成汁液之后,需要用复杂的手法,从汁液中拔出纤细均匀的丝。

    而把星沉墨云来抽丝,从来没有听说谁曾经这样做过。

    艾辉的神情专注,无论是姿势,还是元力,都没有一丝起伏。就连呼吸心跳,都稳定得像机械。

    楼兰也在小心地观察火焰,坩埚内的不阿竹表面开始变得酥松,就像有无数细小的蜂窝状小孔。

    时间悄然流逝。

    当艾辉他们开始的时候,苏清夜拖着疲倦的身体,一步步挪回去。他的沙偶更加不堪,直接变成一滩散沙,跟在他屁股后面,乌龟一样往前爬。

    半路上苏清夜猛然想到今天是夫子钓宝的日子,顿时大为懊恼。

    他最喜欢看夫子钓宝,虽然已经看过很多次,但就是看不厌。夫子钓宝和其他人都不一样,出神入化,过程非常短暂,却总是给他一种惊艳震撼的感觉。

    尤其其他钓客满脸的羡慕,让他心中暗爽。

    哎,早知道就不提什么龙兴道场了,竟然错过了夫子的钓宝,还被安排加练。

    真是倒霉。

    夫子简直就是魔鬼,每次安排的修炼,都恰好是他的极限边缘。就连他的沙偶,都被练得散架,无法维持形状。

    自己的沙偶,实在有点太差劲了,他有点丧气。

    夫子的楼兰多厉害,又聪明,每次陪练苏清夜都觉得其实自己才是沙偶吧。

    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成功让夫子陪练过一次。夫子说,什么时候他能打败楼兰,什么时候就可有找他练练。

    好吧,太遥远的事情,不用去想。

    当他看到自家“海宁商会”的招牌,他差点喜极而泣。

    扶着门挪进商会,苏清夜凄惨的模样无疑是喜闻乐见的,伙计们纷纷起哄。苏清夜虽然是少东家,但是脾气好,大家都不怕他。苏清夜也不生气,这些伙计只是羡慕罢了。

    夫子的道场收费很贵,整个商会只有他才上得起。剑修道场开得早,当时宁城还没有其他的道场,按理说生意应该很好才对。但是“剑修”两个字让人觉得这件道场不靠谱,而昂贵的费用,更是让绝大多数人望而止步。

    不知道是不是到家的缘故,苏清夜感觉自己的体力恢复了许多。

    海宁商会在宁城算不上大商会,所以规模一般,商铺和宅子连在一起。前面是商铺,穿过一个走廊,后面就是住处。

    苏清夜拖着疲惫的身躯,朝后宅走去。

    想着是不是和老爹商量一下,能不能换个更厉害的沙偶,看在自己修炼这么刻苦的份上。

    客厅空无一人,父亲不在客厅,那就应该在书房。

    苏清夜想起今天有客人会来,父亲还叮嘱过他今天老实呆在家里,他心中暗呼不妙。他想先看看风声再说,蹑手蹑脚走到书房的门口,听到里面一个清冷的女子声传来。

    “……黄沙角和火燎原短时间估计很难收复回来,土修和火修闹得厉害。长老会也是焦头烂额,前段时间已经有提议,说是建立小五行天。用五个城市,形成一个小五行,这样土修、火修也能有个地方修炼,也能留住一些木修。火修土修去神之血还是心有疑虑,想成为神修的毕竟少。木修去翡翠森,那可没有半点疑虑。”

    “莫非……”

    苏清夜听得清楚,父亲的“莫非”两个字透着狂喜和亢奋。

    “没错,就是宁城。想要建立小五行天,就必须先要有两座相连的金水两城。宁城和云岭城,便是唯一的选择。其余三城,我们需要往蛮荒开拓,建立木之城、火之城和土之城。如此一来五座城池首尾相连,重新组成五行相生之环,方能让元力生生不息。如果不出意外,长老会通过这个提议的可能性,超过七成。”

    “难怪最近来宁城的人流多了这么多……”苏父恍然大悟。

    “大家都有门路,就先来占坑。海宁商会来得早啊,占了先机……”女子声音陡然停住,忽然暴喝:“谁?”

    听得正入神的苏清夜一个激灵,书房的门瞬间被光芒绞得粉碎,凛冽的光芒笼罩苏清夜。

    苏清夜大脑一片空白,身体本能做出反应。

    在他身后像散沙一样的沙偶,突然诡异出现挡在他面前,他的身体向旁边一滚。

    光芒洞穿沙偶,在地上留下一个深不见底的小洞。胸膛露出一个大洞的沙偶倏地卷成一道沙矛,刺向对方。

    “清夜!”苏父大惊。

    一只纤细雪白的手掌看似随意的拍散沙矛,一张干净利落的短发脸庞,映入苏清夜的视野。

    听到“清夜”两个字,女子脸色放缓,眼中却有些惊讶。

    这沙偶舍身技……火候不错!(未完待续。)

    ...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