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两百七十章 三年后
    三年后。

    银雾海,宁城。

    宁城是银雾下游的一个新兴的中型城市。

    银雾海的城市百分之九十都沿着银雾河分布,城市的规模也是沿着河流呈阶梯状分布。银雾河的上游,总共有四十二座城市,而其中接近一半都是大型城市。最上游的城市,便是银雾海的中心,也是银雾海最大的城市,银城。

    到了河段的中游,大型城市便数量锐减,取而代之的是散落分布的中小型城市。

    而到了河段的下游,连中型城市都很难看到,几乎全都是小城镇。

    这没什么奇怪,到了河段的下游,银雾河内的金元之力稀薄无比,被上游和中游的诸多城市瓜分之后,只剩下一些残羹冷炙。有实力有见识的元修,当然不愿意呆在这样的地方。

    毕竟如今银雾河的河水越来越少,连年的战争,法宝残件收集变得越来越困难。没有大量法宝残件的供应,银雾海滋生的金元之力,也是连年锐减。从银雾海开闸的时间便能看得出来,血灾爆发之前,每个月的月初和十五,银雾海都会开闸,汹涌的金元洪流挟裹着大量的海宝倾泻而下,沿着宽阔的河道奔腾而下,最终流入彩云乡。

    可是如今,银雾海开闸已经改为每个月一次,金元洪流也无法和以前相比。

    宁城的兴盛,是这两年的事。

    在以前,宁城唯一算得上有点名声的,是宁城的特产黑贝云母。黑贝云母是银雾河的河水和宁城当地的云母融合,产生的一种非常特殊的云母,因为色彩呈现黑色,又有贝类的光泽。所以被成为黑贝云母,是一种不错的金水两用材料。

    宁城能够成为银雾河下游唯一的中型城市,是因为它优越的地理环境。因为它位于银雾海和彩云乡的边境。

    三年的战争。不仅没有让宁城衰落,反而让宁城更加繁华。从一个小型城镇一跃成为一个中型城市,这全都得益于它的位置。

    比起银雾海,彩云乡受到的影响要小得多。

    银雾海需要大量的法宝残件才能源源不断滋生金元之力不同,彩云乡的云泉不需要人为的添加原料。

    五行天只剩下银雾海和彩云乡,双方的联系更加紧密,贸易比以前更加兴盛。

    火燎原和黄沙角落入神之血手中,双方的死敌关系,让双方没有半点贸易的可能性。

    翡翠森情况则不一样。翡翠森自立门户之初。五行天的反应也很激烈。但是上有宗师岱纲坐镇,有端木家推动,草杀和真木两大战部完整保留,实力大大受损的五行天完全拿翡翠森无可奈何。

    五行天的高层也意识到,腹背受敌他们只会死路一条,主动向翡翠森释放善意。

    神之血的处境也一样,如果不想腹背受敌,他们同样需要得到翡翠森的保证。

    据说神之血和五行天最近都派出自己的使团,想争取翡翠森的支持,哪怕不能争取到翡翠森的支持。也起码不能让翡翠森倒向另一方。

    翡翠森左右逢源,起码不用担心行商中断。

    火燎原和黄沙角的物产,被运输到翡翠森。再从翡翠森进入彩云乡,最后进入银雾海。这条商路在三方的默契下,异常繁忙。

    位于这条贸易线必经之路的宁城,很快就变得兴盛起来。

    大量商会都会在这些小城镇上建立分社和仓库,一支支商队穿梭而过。

    海宁商会在宁城算是一个实力不错的商会。

    大中午没什么生意,苏清夜昏昏欲睡。

    一旁的伙计凑过来:“清夜,听说龙兴道场来咱们这里开分道场了,明天开张,有表演哎。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苏清夜清醒了一点:“龙兴道场?银城的那个龙兴道场?”

    伙计嘿然:“除了银城的龙兴,还有哪个龙兴!”

    “不去。”苏清夜摇头:“明天我要去道场练剑。”

    “清夜你不打算换家道场?龙兴道场的实力。那肯定没话说!”伙计怂恿道。

    “不换。”苏清夜嘟囔。

    伙计耸耸肩:“好吧,那我就自己去了。”

    苏清夜长得唇红齿白。是个翩翩美少年,他的性格善良,好说话,对下人不苛刻,大家都比较喜欢他,在他面前自然比较随便。

    苏清夜被自家伙计这么一搅合,困意全无。

    按照他的年龄,本来应该在感应场上学,但是三年前的血灾,感应场成为重灾区,活着出来的幸存者屈指可数。在以前,所有的适龄儿童都要去感应场学习,感应场没了,大家也就没有上学的地方。

    火燎原和黄沙角落神之血的手中,翡翠森自立门户,十三部经历刺杀、叛变、伏击,损失惨重,好几部都面临重建。一桩接一桩的大事目不暇接,连年的战争,上面的大人物们,谁还有时间去关注修建学校的事情?

    感应场的消失,导致道场的兴起。绝大多数家庭没有世家的资源和名师,道场成为他们唯一的选择。

    虽然和以前的感应场无法相比,但是总归能够学到很多东西。而且道场传授都是非常实用的技巧,偏向实战,非常适合眼下的时局。

    宁城的兴起,也吸引了许多元修来此开办道场,现在的宁城有大大小小的道场数百家,每个月还有一些大道场入驻。

    新兴的宁城在许多人眼中是一个极具潜力的市场。

    苏清夜一开始没有去道场,只在自家的商会帮工。海宁商会不是什么大商会,也没有那么多的规矩,他父母觉得能够不上前线,继承他们的生意也挺不错。

    但是随着战争的持续,战争不仅看不到结束的苗头,反而日趋激烈。

    五行天和神之血的战争,从黄沙角和银雾海的边界,扩散到旧土。旧土庞大的人口、数量众多的法宝残件,都成为双方必须争夺的资源。双方无法化解的仇恨,是最炽烈的火焰。

    五行天内部的局势也同样动荡不安,新民和世家之间的矛盾愈发尖锐。需要重建的战部,部首必须出自世家的谣言,引发新民强烈的不满,翡翠森趁机拉拢走了一批新民中的佼佼者。

    动荡的局势之下,商会的生存环境立即变得恶劣许多。路途变得不再安全,铤而走险之辈屡禁不绝,治安也开始恶化。

    更糟糕的是,护卫很难招揽到。

    前线的战争以惊人的速度不断消耗着生命,稍有点实力的,都被征调前往前线。掌握着绝对资源的十三部,对于那些有天赋有野心的年轻人充满诱惑力。

    那才是上升最快的道路,当年血灾中崭露头角之辈,都已经成为五行天的中坚力量。

    这在和平时期是无法想象的。

    战争染满鲜血,也给野心勃勃的家伙提供了宏大的舞台。

    稍有点实力的元修,都不愿意留在宁城这样的小地方。那些在世家羽翼庇护下的商会,不需要担心这些问题。但是对于像海宁商会这样的中小型商会,必须靠自己解决问题。

    在乱世,没有保护自己的力量却拥有财富,只会成为觊觎的目标。

    宁城发生了一件震惊全城的恶*件。

    宝红商会招聘一批护卫,没想到却是一群盗匪伪装而成。宝红商会被洗劫一空,全族上下三百余人,无一活口。

    第二天,苏清夜的父亲就给他找了个道场进修。

    培养自家的子弟,才最安全。

    苏清夜所在的道场有个很奇怪的名字,第一次看到的时候,他觉得夫子一定是个脾气古怪的家伙。

    道场是三年前在宁城开办的,那个时候血灾还没爆发多久,在宁城的诸多道场中算开得比较早的一家。

    可惜只是个小道场,只有一名夫子和一个沙偶。

    夫子很年轻,二十出头,好像是血灾的时候受了伤,所以才到宁城开道场,那个时候宁城还没有兴盛起来。

    道场还有一座工坊,但是苏清夜觉得夫子对工坊的兴趣比道场大得多。

    或许工坊才是夫子的主业,道场才是副业?

    苏清夜没什么心情看店,另外和一名伙计打了声招呼,便走出店铺。少东家开溜,伙计当然不敢有什么意见。

    走上街道,苏清夜召唤出自己的沙偶,沙偶变幻成一只沙豹,苏清夜跨坐上去。

    当年苏清夜的父亲就是看到夫子带着一只沙偶,错以为夫子是土修,才缴纳了不菲的学费让他进的剑修道场。没想到夫子竟然是金修,苏清夜的父亲大为懊恼,但是学费已交,父亲便让苏清夜学一段时间试试。

    这一学就到了今天。

    沙豹其实不适合骑行,因为颠得太厉害,但是苏清夜觉得豹子比较帅一点。

    街道的人流熙熙攘攘,宁城的繁华,看不到半点战争的痕迹,这里就像世外桃源。除了天空飞过的全副武装的元修,让人可以闻到硝烟的气息。

    苏清夜曾经好奇地问过夫子,战争是什么样的?结果被夫子罚了六百组流沙步,到最后他双腿没知觉,几乎爬着回去。

    从那之后,他就不敢多问了,心中好奇更甚,夫子明明也就二十出头啊。

    七拐八绕,来到一个幽静的地方,一座废旧仓库改造的道场出现在他面前。

    道场的大门旁边挂着个木牌,上面写着四个字。

    剑修道场。(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