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两百六十八章 反扑
    【播报】关注「起点读书」,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随◢梦◢小◢说Щщш..ā

    韩玉芩仿佛感受整个松间城的目光全都汇集在她身上,她神情肃穆,脸上细微的皱纹消失不见,突然回到二十岁,时间被她扭转。在她周身三米之内,元力就像鞭炮噼啪作响,爆裂的光芒就像星辰在夜空绽放。

    她身边就像围绕着一条银河,无数星辰此生彼灭。缓缓前行的韩玉芩就像降临人间的神灵,强大的气场笼罩整座松间城,空中转动的五行环此刻也停止不动。

    松间城的元力,此刻安静无比,它们全都拜服在她的脚下。

    她徐徐而行,脚下的地面无声拱起,就像土龙弓起背脊。道路两旁,草木抽芽,鲜花盛开,转眼间果实累累,挂满枝头。天空不知何时云层聚集,却淅淅沥沥下起小雨,雨幕如丝。一束阳光刺破厚厚的云彩,带着火光缭绕,落在她身上。金风席卷而至,在她背后,化作银色的披风。

    如此震撼人心的一幕活生生发生在眼前。

    守卫们跪拜在地,就连王贞和院长,也弯腰致敬。唯独站立的,便只有王守川。

    王守川苍老的脸庞焕发光彩,他的眼睛无法遮掩爱慕之意。

    哪怕他已经习惯妻子平日里光芒万丈的情景,但是没有哪一刻,能够和眼前媲美。此刻的妻子,就像世间最美的仙子。星辰环绕的绝美容颜,轻而易举击溃他,年轻时的记忆就像开闸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

    王守川痴痴地看着拾阶而上的妻子,眼中满满的骄傲。

    能够有这样的妻子,此生无憾。能够完成妻子的恳求,把妻子推上此刻的舞台,此生无憾。

    是啊。此生无憾。

    王守川满足地微笑。

    韩玉芩读懂夫君的微笑,她看着老迈的夫君,目光澄净,温柔如水。盈盈一礼:“谢谢夫君。”

    说罢,她的神情恢复肃然:“明秀,跟为师来,也许对你今后能有所帮助。”

    “是。”明秀的眼眶发红,低声道。

    五行环垂落星星点点的光芒。就像光的瀑布。光芒在她的面前,化作五彩的阶梯,仿佛天空垂下的彩虹。

    韩玉芩抬起右腿,带着明秀拾阶而上,神色从容。

    松间城安静无比,大家被眼前的场面震撼得呆住,这就是宗师吗?天地的元力都驯服的像她的仆人,听从她的指挥。

    艾辉满脸震撼,他呆呆看着朝天空走去的师娘。这就是宗师吗?天地元力的运转已经完全偏离了常识,他对元力的理解。此刻都被颠覆。在书上看到对宗师的形容,远没有亲眼所见亲身体会来得更加深刻。

    松间城的元力,此刻都掌握在师娘手上。

    他们无法动用松间城任何一点元力,换句话说,整个松间城都在师娘的掌握之中,她想杀掉松间城任何一个人,不费吹灰之力。就连屠城,也不会多费什么功夫。

    直到此刻,艾辉才明白,为什么一位宗师坐镇之地稳若磐石。

    也许宗师和古代的修真界的那些强者。已经没有多大的区别吧。

    田宽抬头看了一眼远处正在拾阶而上的韩玉芩,便收回目光。他眼中凶光闪烁,哪怕面对气势骇人的韩玉芩,他也没有半点退缩之意。

    他无处可退。

    他现在只是靠平日里积累下来的椎血维持。如果他此刻转身而逃,椎血耗尽,血纹就会彻底崩溃,鲜血彻底变成死血,最终归于虚无,血化清水。

    他在这个世界所有的痕迹都会消失。连魂魄都没有逃离的机会。

    必须取胜,只有胜利,才能够让他逆转。哪怕不能恢复如初,也能够稳定血纹。以前的时候,他觉得神道艰难危险,但是这次他才真正明白神道的变幻莫测,杀机四伏。

    松间城的元力,对他体内的血灵力非常排斥。空气中的元力,就像一道道无形之刃,不断切割他的身体。他的脸上、手臂、身体不断出现一道道伤痕,前行十多丈,他就像遍体鳞伤的布娃娃,浑身交错纵横无数鲜红的伤痕。

    诡异的是,这些伤痕没有半滴鲜血渗出。

    田宽神情如常,恍若未觉。

    他知道自己必须加快脚步,现在松间城对血灵力已经如此排斥,一旦韩玉芩开始,那他的处境只会更加糟糕,松间城对血灵力的排斥会变得更加强烈。

    田宽就像一道阴影,悄无声息潜行。他知道这是自己最后的机会,他前所未有的专注,影身发挥出远超平时的水平。

    他出现在绣坊外,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绣坊的守卫拜服在地,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正拾阶而上的韩玉芩师徒身上。王贞和院长此时满脸惊叹地看着天空,田宽的目标周围三米之内,没有其他人。

    田宽的目标是王守川。

    韩玉芩流露出的恐怖气势,让田宽无比深刻地明白,自己绝对不是对手。如今松间城的金针都已经布置完成,只有阻止韩玉芩,才能够阻止整个计划。

    拿什么阻止一位宗师?

    王守川!

    只有拿下王守川,才有可能阻止韩玉芩。刚才韩玉芩的目光他看得分明,充满眷恋和感情,她一定不会坐视王守川死在他手上。

    田宽一开始的目标是明秀,没想到韩玉芩带着明秀一起,田宽只剩下唯一的选择,王守川。

    控制一个没有战斗力的老头子,要容易得多。

    田宽屏住呼吸,眼睛变成空洞的灰白,他的身体化作阴影,没有温度,没有心跳,所有的生命特征全都消失。

    这滩阴影,贴着地面缓缓朝王守川逼近。

    在他还很弱小的时候,这样的袭击,是他的拿手好戏,从未失手。随着他的实力变强。这一招的杀伤力更是大为增加。

    影身不是什么很厉害的法诀,但是在他手上,却是变得异常危险。

    “这就是宗师吗?”

    王贞呆呆看着天空恍如神灵下凡的韩玉芩,失神喃喃。

    不光是他。他身边的院长,也是一脸失魂落魄,张了张嘴,却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眼前这一幕,实在太震撼。太有冲击性。

    刚刚他们还在和血兽战斗,转眼间,形势倒转,血兽像潮水一样退去。胜利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如此真实。以城为布的计划,从一开始就得到他们的全力支持,但是说实话,他们并没有表现出的那么有信心,只是因为别无选择罢了。

    但是现在,胜利就在眼前,看到天神下凡一样的韩玉芩。没有人再对以城为布有半点质疑。

    忽然,他察觉到什么。

    就在同时,正走到半空中的韩玉芩,也察觉到什么,脸色微变,眼中闪过一道厉色。

    院长猛地转头,便看到一团黑影突然从地上飞起,扑向王守川。

    田宽的视野中,王守川急剧放大,几乎同时。石墙拔地而起,挡在他面前。石墙上,密密麻麻都是尖锐的石刺。田宽眼中凶光暴绽,他低吼一声。就像濒临绝境的野兽发出的低吼,毫不闪避,撞上石墙。

    轰!

    石墙粉碎,一道黑影破墙而出,撞在王守川身上。

    半空中的韩玉芩猛地转身。

    田宽站起来,他腹部剧痛。一根粗硬的石刺扎入他的腹部。他浑然未觉,一只手抓住王守川的脖子,另一只手拔掉身上的石刺。他小心地把王守川挡在自己的面前,手掌死死抓住王守川的脖子。

    妖异森冷的弧线在他的嘴角越来越弯。

    成功了……成功了!

    无声的笑容,逐渐变成放肆的狂笑声,响彻松间城。

    王贞和院长脑袋嗡地一下,两人脸色一片煞白,他们已经明白对方的意图,绝望爬上他们的脸庞。

    田宽觉得自己的人生从来没有如此快意,宗师又如何?全城为敌又如何?

    他的笑声止住,抓着王守川,缓缓漂浮起来。

    “真是不好意思,打断了你们的表演。不过这样也好,我们可以好好谈谈。”

    嚣张得意的声音,全城可闻。

    韩玉芩脸色铁青:“放开他!”

    田宽的手指深深陷进王守川的喉咙,王守川就像窒息的鱼,身体在颤抖。

    夫君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苦难,他只是个夫子,韩玉芩的心也在颤抖。

    明秀脸色煞白,双手捂住嘴巴,泪水一下子模糊了眼睛。

    “怎么?心疼了?真是夫妻情深啊。”田宽悠然道。

    他已经掌握主动权,他抓住了自己的命运,就像以前的每一次一样,他是最后的赢家。纵然是宗师有如何呢?

    他的念头无比通达,体内生机勃发,一扫之前颓势,全身的血纹在迅速变得稳定,血肉就像干涸的土地被雨露滋润,熟悉的力量回到他的体内。

    真是迷人的感觉啊。

    胜利是如此香甜。

    当艾辉看到漂浮到天空的田宽和他手中的师父,他脑袋就像挨了一记重拳,眼前发黑。但是只过了一秒,他便恢复过来,难以言喻的愤怒在他的体内炸开。

    他从来没有如此愤怒,从来没有。

    他明白对方的意图,他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正是因为他知道,他的身体不自主颤抖,他没有如此恐惧。

    他宁愿面对自己的死亡,也不想面对接下来发生的一切。

    全身在战栗,在颤抖。

    院甲一号队被这样的变故惊得呆住,整个松间城都被眼前的变故惊得呆住,短暂的死寂之后,是滔天的怒吼。

    “有种放开王夫子!”

    “混蛋!”

    “我要千刀万剐你!”

    ……

    天空的田宽看着点爆的元修们和滔天的声浪,忽然哈哈大笑,被所有人仇视却又拿自己没办法的感觉真好,把所有人的希望彻底埋葬的感觉真好。

    多么迷人的绝望啊!

    师雪漫脸色苍白,她不能置信地看着天空,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下意识地看向艾辉,每当她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她就会看向艾辉。

    艾辉全身颤抖,就像溺水无法呼吸。

    他颤抖的手无意识地四下着摸索,慌乱间,他摸到龙椎剑,他就像抓到救命的稻草,一把抓住龙椎剑,颤抖的手掌在剑身摸索。

    当他抓住剑柄,颤抖的手掌安静下来。

    艾辉冷静彻骨。

    他要救师父。

    ps.追更的童鞋们,免费的赞赏票和起点币还有没有啊~515红包榜倒计时了,我来拉个票,求加码和赞赏票,最后冲一把!(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