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两百六十七章 断纹死血
    田宽没有放弃。|每两个看言情的人当中,就有一个注册过可°乐°小°说°网的账号。{随}{梦}小说 щ{mеng][ā}

    他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比当下更艰难的时刻,不知道经历多少,眼前的挫折并不足以让他感到绝望。

    他手下的血修剩下十六名,其中有一半带伤。

    血修的生命力比元修更加顽强,但这并不意味着受伤对其实力没有影响。

    更致命的问题是士气的低落,连续的挫败,对这些伤兵营出身的血修来说,打击巨大。逃跑的血修越来越多,他们不想成为田宽手上的炮灰。这批血修是从数千伤兵中精挑细选出来,他们对生存有着敏锐的直觉。

    他们很快察觉到田宽控制他们的手段中存在漏洞,并且利用这些漏洞逃离。

    同伴的逃离,对剩下血修的士气,打击更大。他们并无忠诚可言,只要有机会,他们会想法设法逃离田宽的控制。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田宽心里也纳闷,进了松间城就像中邪一样,什么都不顺利。

    “大人,您的脸?”

    忽然,一名血修惊异不定的声音传入他的耳朵。

    脸?脸怎么了?

    田宽下意思地摸了一下自己的脸,触手湿漉漉的,他的手掌僵住。

    其他血修看向田宽,目光中充满骇然。

    田宽的目光落到自己的手指,手指沾满暗红灰败的血液,难闻的腐臭味钻入他的鼻子。他的眼睛流露出恐惧,深深的恐惧,手指微微颤抖。

    不用看,他都知道自己此刻的脸颊,血纹会像干枯树桩年轮,支离破碎,灰败的暗红血液从断裂处渗出。

    断纹!

    田宽大脑一片空白,传说中的断纹竟然发生在自己身上。

    他额皮肤迅速失水干枯,就像树皮一样变得苍老,无数皱纹沟壑密布。满头黑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灰白。强壮的肌肉枯萎,挺直的背脊佝偻起来,眨眼的功夫,田宽老了几十岁。

    亲眼目睹此番变化的血修几乎是连滚带爬后退。他们充满恐惧地看着田宽,就像在看一个怪物。

    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正因为此,他们心中的恐惧更加强烈。

    “断纹死血,为什么?为什么断纹死血?”

    苍老干涩的声音中充满恐惧和惊惶。田宽的声音就像换了一个人。

    恐惧,强烈的恐惧,占据田宽身心的每个角落,他就像陷入困境的野兽。

    断纹是血修最害怕的事情,意味着修炼走入歧途,境界崩散,血纹开始断裂。血纹是血修力量的源泉,一旦血纹开始断裂,血液内的勃勃生机会逐渐消失,鲜红的血液会变的灰暗。随着血液中生机的消亡。最终血液会变成清水,那就是血修死亡之时。

    只有在修炼中出现极为严重的错误,才有可能出现血纹断裂的情况。

    自己错在哪里?

    田宽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完全不管那些四散逃离的血修。

    血修被田宽的变化吓坏了,结成血纹给他们带来了强大的力量,这是给他们最大的安慰。可是看到田宽的衰老,他们才明白,血修这条路不是他们想的那么容易,更加危险。

    元修的修炼速度虽然慢了一点,但是非常安全。不会出现如此可怕的情况。

    他们不知道田宽身上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却是知道此刻田宽变得异常虚弱。

    几名血修盯着田宽,眼睛里刻骨的仇恨闪动。

    活着的人没有一个人会感激田宽,对田宽的仇恨。却是每个人都有。

    但是田宽平日积威甚重,他们害怕田宽还留有什么后手,几人犹豫了一下,还是慢慢后退,见田宽浑若未觉,便转身逃离。一头扎进森林。

    生机在衰退,田宽仔细回忆自己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猛然惊醒。

    为什么自己会觉得进入松间城处处都不顺利?因为从一开始,自己就选择了一条错误的道路,借助外力的道路,自己从来没有做过。看上去处处占得先机,处处都安排妥当,其实都可笑之极,看看那些逃离者眼中的仇恨,恨不得把他千刀万剐。

    从什么时候开始?

    从兵人部的那个家伙战斗开始,自己受伤,心志动摇。再看到郁鸣秋重伤司徒钟,大为惊恐。进入松间城,长街之战给他带来的震撼冲击,让他锐气尽失。

    就这么步步后退,恐惧牢牢占据他的心,让他变得犹豫。看上去他一切尽在把握,实际上尝试借助外力,说明他已经失去对自己的信心。

    这就是心魔。

    心魔滋生,心志动摇,牵一发动全身。

    生死之变何等玄奥,血灵力悄然变化,平衡被打破,境界崩溃,血纹断裂。

    原来自己从那时,心志便为之所夺,失去一往无前的气势。

    田宽的眸子变得清明,双腿张开,左手撑地,伏腰前倾,犹如野兽。右手握拳扣指,反身至后背,在尾椎一敲。

    啪!

    一声炒豆子的脆响,尾椎亮起一团血光。

    拳指沿着脊椎一节节往上敲,每敲一节,就会有一声脆响,亮起一团血光。

    一连串爆响余音袅袅,连绵不断的血光消散。

    田宽站起来,背脊重新挺直,脸上的皱纹消散不见,皮肤恢复平日水润光滑,唯独满头白发如雪。

    椎血是他保命之物。

    他是神卫,修炼的是身体。平日修炼之中,都会储存一丝精血在椎骨之中,便是椎血。他只是作为不备之需,没想到真的有用到的一天。

    他修炼这么久,熬过一轮轮血炼,只凝结出发丝粗细的一缕椎血。

    这缕椎血虽然数量稀少,但是强大无比,激发出来便迅速稳定他的情况。

    田宽轻声叹息,他以前以为自己是一个无所畏惧的人,现在才知道自己的怯懦。

    是坏事吗?田宽觉得不是,相反,他觉得是好事。早点知道自己的怯懦,早点认清自己,又怎么是坏事?经历断纹,他的体会尤其深刻。

    也许这才是修炼的意义。

    更何况,他不是没有机会。

    只要这场战斗他胜利了,一举破除心结。

    逆转生死,绝处逢生,才是我辈所为。

    唯有胜利,才能说明一切。

    田宽忽然抬头,松间城的元力波动变得异常激烈,就像沸水一般。

    艾辉他们在钉第九根金针。

    田宽在废墟间缓缓而行。

    “第九根金针了。”红衣少女喃喃。

    严海满脸敬畏地看着小姐,这几天他亲眼目睹小姐的变化。小姐的气质变得愈发缥缈,愈发难以琢磨,就像是高山深涧之中雾气,随时会随风散去。

    小姐变得更强了。

    他没有看到小姐修炼,却能够深刻感受到小姐的变化。他不知道里面的玄机,却不自主联想到前些天小姐和他说的那段话。

    秘密一定在那里面,他暗暗记在心中,自己不懂这些只不过因为自己的境界太低。

    “了不起。”

    红衣少女满脸赞叹,她抬头看着天空,元力波动之激烈,天空出现五颜六色的涟漪波纹,层层叠叠。

    仰脸看着天空的红衣少女忽然道:“我们要走了。”

    “走?”严海满脸茫然。

    “退出松间城。”红衣少女收回目光:“整个松间城的元力都被激发,天空、地底、周围草木,我们需要退远一点,要不然会被卷入其中。”

    红衣少女带着严海悄然离开松间城,找到一个能够俯瞰松间城的山峰,注视着松间城发生的一切。

    当第九根金针彻底钉入,松间城天空混乱的彩色波纹骤然化作一个斑斓的光之漩涡。斑斓的漩涡不断融合、扩大,逐渐变得分明。

    金、木、水、火、土五行元力在松间城天空组成一个完美的五行环。

    异常的元力波动,让天空的郁鸣秋空洞的眼睛恢复焦距。他的体力透支到极限,凭借一己之力镇守松间城天空,他都不知道怎么坚持到现在。

    地面的战斗没有停止,天空的战斗同样没有停止过,到最后他只是依靠本能在战斗。

    终于熬过去了……

    他摇摇晃晃降落地面,落地的时候一个踉跄,一屁股坐在地上,往后一倒,像烂泥一样瘫在地上。

    目光涣散地看着天空的五行环,他连一根手指头都不想动。

    累死累活的,也不知道有没有额外补贴……

    你们要再搞砸了,那就是你们自己的事了,最帅之人要睡觉了……

    他的眼皮越来越沉重,黑暗就这么吞噬他。

    郁鸣秋凄惨的模样把大家吓一跳,但是随即响起的呼噜声,让所有人松一口气。大家满脸敬佩,郁鸣秋这些天的表现,赢得所有人的尊敬。如果没有他镇守天空,大家根本坚持不到现在,更别说钉金针了。

    天空的五行环稳定下来。

    那些凶狠的血兽,露出惊惧之色,纷纷掉头逃跑。

    从天空望下去,红色的潮水迅速向城外退去,那是狂奔的血兽。

    短暂的安静之后,松间城响起一片欢呼。

    欢呼声中,精疲力尽的艾辉一屁股坐在地上。

    九根金针,师父师娘,我完成了。

    他眼前浮现师父像孩子献宝一样和他说着以城为布方案的场面,不由咧嘴笑了。

    他身边,队员东倒西歪一片。院甲一号队是战斗最多任务最重的队伍,能够撑到现在,大家靠的完全是一口气。此时他们的任务完成,这口气散了,所有人都倒下。

    虽然他们精疲力尽,但是他们的目光依然眼巴巴望向绣坊。

    玉绣坊,静室紧闭的大门缓缓打开。(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