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两百六十六章 顺利
    艾辉的【落尘】,虽然比起长街之战那次要弱许多,但是对血修的震慑力更大。..om 言情首发长街之战传得厉害,血修们都在伤兵营,并没有亲眼目睹。

    雷霆对血修的天生克制,更是让血修们充满敬畏,实力膨胀带来的骄横之气,受到极大的打击。

    这一战也让陷入混乱的松间城扬眉吐气,士气大振。松间城的幸存者依然每天都在折损,但是大家信心没有受到影响,所有人都无比坚信,最终胜利的时刻即将到来。

    高涨的士气,甚至让他们一度把血兽赶出松间城。

    【以城为布】异常顺利,从天而降的闪电,吓破了血修的胆,院甲一号队之后钉入金针,竟然没有再遇到血修的阻碍。

    有队员猜测血修们一定是见势不妙,逃入森林。

    连续的战斗,大家得到的血晶不少,但是松间城其他材料早就消耗一空。没有了辅材,单纯的血晶无法直接吸收。否则的话,大家的实力可以再提高一个境界。

    松间城不仅仅是辅材消耗殆尽,几乎所有的物资都消耗殆尽,尤其是兵器。现在姜维桑芷君他们射箭都不敢太过于奢侈,因为无法补充箭矢。

    食物要好一点,仅仅只是好一点。血灾初期,民众伤亡惨重,才能让食物坚持到现在。但是大家手头上已经不多,王贞不得不组织人手,在废墟里搜索,看能不能找到食物。但是由于血兽横行,他们的效率很低。

    稍有点理智的人,都明白【以城为布】是他们最后的希望。否则的话,他们就只能饿死。

    血晶很值钱,还能换天勋,但是现在却抵不了什么用。艾辉手上的血晶也不少,但也只能干看着,好在楼兰可以用。

    楼兰能够用血晶,艾辉有点惊奇,但也没觉得什么奇怪,楼兰从一开始就和其他沙偶不一样。

    至于师雪漫他们,更是一个劲地夸楼兰真厉害,万能的楼兰!

    “第七根!”

    看着金针钉入地底,艾辉心中默默道,他周围其他人,脸上都焕发光彩。

    “阿辉,只剩下两根金针了!”有人喊道,引起一片欢呼。

    大家都跟着胖子喊艾辉阿辉,共同患难的经历,让院甲一号队的队员们彼此就如同兄弟胞泽。

    距离上次血战,时间过去三天。七根金针钉入松间城,大家能够明显感受到松间城的元力波动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仿佛松间城沉睡的元力被激活,空气充斥着活泼的元力,

    每一位幸存者脸上洋溢着信心和斗志,最艰难最黑暗的时刻已经过去。

    血兽在不断变得强大,伤亡在持续,战斗没有一刻停止,不断有人倒下,但是幸存者们的信心并未因此受到影响,他们坚信胜利只会属于他们。

    活跃的元力,就像清新的空气,滋养着大家烟熏火燎、伤痕累累的身体。

    大家发现他们修炼的效率大幅度提升。

    镇守天空的郁鸣秋感受更加直观和深刻,他漂浮在高空,俯瞰大地,可以清晰看到松间城的血色在变淡。松间城的元力,似乎正在发生惊人的变化。

    郁鸣秋心中大为惊异。

    他的师父是宗师,他的见识自然不同寻常,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情况。活泼的元力,彼此交融,而且正在以某种他难以理解的方式流动,组成某种独特的循环。

    郁鸣秋立即意识到它的用途,有利于修炼!

    如果一座城市的元力像松间城现在的元力一样活泼,那它会吸引无数的元修蜂拥而至。在五行天里,任何一个有利于修炼的地方都是人满为患。

    看看银雾海便可见一斑。

    银雾海的金元洪流倾斜而下,沿着贯通整个银雾海的大河银雾河,流入彩云乡。整个银雾海百分之七十的人口和百分之就九十的城市,都聚集在银雾海的两岸。

    之所以造成这样的情况,正是因为靠近银雾河,能够更好的修炼、生产。银雾河里奔腾的金元洪流,是工坊不可或缺之物,就像铁匠坊的火焰一样重要。

    元力最大的特性是稳定,换个说法,就是不够活泼。不够活泼就意味着吸收和使用的效率低下,修炼的速度慢。

    元力的这个弱点大家都知道,也在想办法解决,建立五行天就是其中之一。比如银雾海,便是用无数残兵断剑,倾倒山谷,激发它们的金元之力。再通过河流,把充沛的金元力,输送到整个银雾海境内。

    这是伟大的工程,每一代人不断积累不断添砖加瓦,才形成如今的银雾海和银雾河。

    但是除了银雾河两岸,银雾海境内其他地方,地广人稀,不适合居住。银雾河两岸,如今已经发展饱和,在也没有多余的空间。

    如果那些城市,像现在的松间城一样,那一定可以吸引大量的元修。对于任何行业的元修来说,元力都是根本。靠天吃饭不仅仅指的是农夫,元修也是一样。哪怕拥有无数资源的银雾海,也存在大量的风险,比如收集的法宝残件不够,就会直接导致银雾海内的金元之力不够。

    松间城能够打造的金针,绝大多城市都可以打造。松间城在五行天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城镇,资源平平,如果推广下去……

    郁鸣秋大感振奋,倘若这一切都能够实现,那松间城出了一个了不得的东西。

    他记得城主曾经说过,整个计划的设计者是艾辉的师父,而计划的执行者是艾辉的师娘。明秀的这个小师弟,果然非同寻常。

    郁鸣秋没有蠢到开口索要整个计划,如何度过眼下的难关,才是当下最急需考虑的事情。至于金针对松间城元力的影响,他相信高层不会视而不见。

    艾辉同样不会对元力的变化视而不见,挥了挥手臂:“大家抓紧时间修炼,恢复体力。”

    没有什么激励人心的话语,大家都已经习惯,反而觉得很安心。在一起配合的时间长了,大家都已经非常默契,没有人废话,都开始修炼。

    “楼兰,监督胖子。”艾辉头也不回道。

    “没问题,艾辉。”楼兰语气欢快。

    胖子上次干掉一名血修让艾辉大吃一惊,胖子的实力如何,他很清楚。除了一身蛮力,胖子几乎没有其他的闪光点,又懒又胆小,他竟然独自干掉一名血修,这如何不让人吃惊?

    胖子看来挺有潜力啊。

    艾辉毫不犹豫给胖子加了训练量,至于胖子的抱怨,直接被他无视。

    艾辉自己也抓紧一切时间。

    他的实力进步很大,尤其是剑术。剑丸三招,除了最后一招,【弦月】和【落尘】他都能够非常熟练。【弦月】用于攻坚,还兼具远程,【落成】则是群攻,附带的闪电效果,让这招充满震撼人心的效果,但是实际上的破坏力反而没有弦月出色。

    当然,对血修则另当别论,闪电对血修的克制作用,让【落尘】充满威胁。

    剑丸三招最后一招【返夜昙】他也琢磨出一点想法,但是距离成功,还有一段距离。

    艾辉并不着急,他对剑术的理解日益深刻,尤其是【落尘】的成功,对他的启发极大。【落尘】已经和普通意义上的剑招有所区别,反而更加像古代剑修的剑招。

    当然,比起剑修的剑招,威力实在有点小。

    剑招的进步是水滴石穿,需要不断的积累,艾辉依然在独自摸索。他对剑术的理解日益深刻,愈发沉迷发掘像【斜切】、【烟闪】此类基础招式。

    剑胎消亡,他对剑术的直觉反而更加强烈,但是直觉充满琐碎和不确定,把它视作最大的依靠是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艾辉不想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直觉能够帮助他挖掘出更多的基础剑招,这个过程他对剑术的理解不断变得深刻。

    他不知道别人是怎么修炼的,但是除了这个笨办法,他也没有其他的办法可想。

    剑术的传承非常稀缺。

    上次城主府奖赏的传承他还没有领取,他打算出去之后再去领取,如果他能活着出去的话。仓促间学习一门全新的传承,在现在战斗如此激烈的时候,也发挥不出什么作用。

    加上身上的血晶,还有天勋,艾辉有的时候会想,如果自己能活着出去,也算是一个小富翁。

    如果活着出去,他打算和胖子回旧土。

    成为元修的梦想已经实现,他也见识了成为英雄背后的枯骨,那么累的事情还是让那些天才去干吧。

    亲眼见到整个城市就此沦落成废墟,无数生命陨落,艾辉才知道,原来这世上真的有比蛮荒更残酷的地方。

    自己还是带着师父和师娘,找个地方过过小日子。

    师父现在是风中残烛,只怕余日无多。师娘完成以城为布,对身体的伤害十有**难以修复。

    嗯,旧土不错,自己是没什么亲人,可以到胖子家附近。自己也有点小钱,带着师父师娘,去旧土开座绣坊,还有明秀师姐。

    好好陪师父师娘走完人生最后的时间,是艾辉现在最大的心愿。

    他看了一眼手腕缠紧的绷带,雪白的绷带,上面多了一块血痕。

    这是上次红衣少女的那滴诡异的鲜血留下的,血痕形状有点怪,俨然就像一只眼睛。艾辉不知道这是偶然,还是有什么古怪。

    好吧,有什么古怪,也要等待以后再研究。

    先活下来再说。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