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两百六十五章 落尘再现
    风沙就这么毫无征兆地笼罩全场。|每两个看言情的人当中,就有一个注册过可°乐°小°说°网的账号。◢随◢梦◢小◢说Щщш..ā

    冲向艾辉的血修,周围顿时一暗,天旋地转。只不过片刻,他们便失去了方向感。

    怎么回事?

    四名血修无比大惊失色,他们和外部的联系完全被隔断。他们如同置身沙漠之中,入目所见,皆是呼啸的风沙,漫无边际。

    在其他人眼中,场面无比诡异。薄薄的风沙缠绕在四名血修周身,四人如同目不视物,动作笨拙,令人发笑。

    田宽瞪大眼睛,脸色大变。

    沙偶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手段?这分明应该是血修的手段才对!

    元修使用的是元力,因此元修的攻击方式,其实就是元力的变化。血修却不然,血灵力介于元力和灵力之间,血肉为载体,淬炼的其实是心神。

    倘若说元修修炼的是实,那么血修修炼的就是虚,幻象之类是血修常用的手段。而且由于淬炼心神的缘故,血修对抗幻想有着极大的优势。

    四名血修却全都中招了,难道出手的是组织的某位强者吗?

    田宽如何能不又惊又惧?

    同样大吃一惊的还有远处的红衣少女,她眼中也是惊疑不定,这种手段是典型的血修手段,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的目光望向艾辉的沙偶刚才站立之处,那里一惊空无一物。

    会血修手段的沙偶?

    红衣少女早就觉得那具沙偶不同寻常,但是一直说不上有什么不对劲,直到此刻,她才恍惊觉。一名金修带着一个沙偶就已经有点奇怪,而且还是一具能够使用血修手段的沙偶……

    她看着一动不动的艾辉,更加好奇,这家伙身上似乎有不少的谜团啊。

    希望不要死那么早,她嘴角浮现一抹轻笑。

    一缕极细的风沙在艾辉的耳旁打了个卷。

    “艾辉,楼兰能够坚持三分钟。”

    楼兰的声音钻入艾辉的耳朵,那缕风沙消失在空中。

    三分钟。

    艾辉神色平静。就像没有听到一般,手中的剑势没有半点停顿。看他的样子,其他人肯定都以为他在抵抗血煞,然而没有人知道。此刻的艾辉其实正在感受血煞。

    修真已远,典籍腐朽,传承湮灭,旧的世界哪怕剩下的遗产,也在变得面目全非。不合时宜。

    为什么是神之血?

    因为神之血不仅仅缅怀修真时代的荣光、继承遗留的财富,神之血还在改造它们,在创造新的力量,他们更加野心勃勃。对神之血来说,无论是修真的血炼,还是五行天的木修,都是他们的土壤和养分,他们早就下定决心,结出属于他们的果实。

    一开始的时候,艾辉以为神之血的目的。是为了颠覆五行天。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想法渐渐发生改变。他觉得神之血的目的并不仅仅想颠覆五行天,而是想建立属于他们自己的王朝,开创属于他们的时代,甚至有可能是想建立像修真世界那样绵延百万年的时代。

    艾辉也不知道为什么有这样的想法,但是感觉很强烈。

    血修的血煞和剑典上的血煞是不是相同?艾辉不知道,没有什么比亲身体会更加直接。

    此刻的艾辉异常冷静,他在尝试不同的办法,试探血煞的反应。

    阴冷是血煞的一个重要特征,而这并非单纯的冷。而是像从地穴吹来的风,非常有渗透力。直接用元力驱逐已经证明无效,一开始艾辉以为血煞能够吞噬元力。但是研究了一会,他发现实际上是侵蚀。被血煞侵蚀之后。元力就会失去活力,不受控制。

    对元修来说,血煞的这个特点无疑是非常危险和致命的。

    血肉对血煞也没有什么抵抗力,很显然,经过淬炼的**,也无法阻挡血煞的入侵。

    艾辉发现一点奇怪的地方。不知道为何,血煞让他想到了剑胎。只不过剑胎没有血煞的阴冷,而是一种锋锐凛冽的气息。

    艾辉心中一动。

    剑胎是精气神所化,莫非,血煞也是类似之物?

    剑典上对于煞的解释,说是九幽凶气。九幽这两个字实在太神秘也太模糊了,艾辉完全没有概念。反倒是对于精气神,他有点概念,毕竟修炼过剑胎。

    可惜,剑胎修炼只不过是个残篇,有太多地方他没有理解。

    他把这一点暗暗记在心中,他觉得这可能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

    血煞对生机非常喜爱,艾辉猜测,倘若木修遇到血煞,会非常头痛。五行元修之中,最不担心血煞,应该是火修。火修的血肉中蕴含的炽烈火焰,是阴冷血煞的克星。木修体内的生机,反而会成为血煞的食物养分。

    时间差不多!

    艾辉睁开眼睛,背脊挺直,手中的龙椎剑蓦地弹起,一股可怕的气息骤然从艾辉身上产生,向四周扩散!

    七把小剑漂浮在他周围,剑尖直指天空,一动不动。

    他就像一把出鞘的宝剑,凛冽的锋芒冻住周围的空气,几如凝固。

    本来还在想要不要自己上的田宽,此刻不敢置信地看着艾辉,梦魇般的回忆如同潮水般席卷而至。

    红衣少女眼睛一下子瞪圆,她脸上的表情罕见地失控,就像见鬼了一样。

    而她身边的严海,更是脸色大变,那股熟悉的气息,让他脸色刹那间一片惨白,嘴里喃喃:“长……”

    天空高处,郁鸣秋就像牢不可破的礁石,一**冲过来的血禽,就像打在礁石的红色海浪,粉身碎骨。

    他的身体疲劳到极致,完全靠一口气支撑。

    凭借一己之力,独守松间城的天空,他能坚持这么就,连自己都能有些吃惊。

    “这次的功劳也不知道能不能换个部首?”

    他嘴里嘟囔着,喘着粗气,喉咙烟熏火燎一般。他摸出一颗翠绿的豆子,盯着看了半天,还是一狠心扔进嘴里,过了一会,脸色恢复稍许。

    最后一颗天元豆,没有补给的机会,好吧,有补给也不会有天元豆。

    部里可没奢侈到配备天元豆的地步,身上的天元豆都是他自己花钱买的,一颗花了他十点天勋。

    他总共买了十颗天元豆,花了一百点天勋,当时肉痛了好多天,现在只恨买得少了。天元豆是最顶级的补充元力之物,培养费时费力,而且对木修的实力要求很高,所以一直有价无市。

    普通的十三部精锐,也不舍得买,只有像郁鸣秋这样的家伙,才有能力购买。

    干涸的八宫逐渐恢复一丝生机。

    他重新直起身体,看着远处的天际。可惜没有云,若是在有云的日子,在茫茫云海上自由飞翔,是一件很爽的事情。大朵大朵像棉花一样的云海,总是让人忍不住一头扎进去。

    没有云的高空,太阳毒辣无比。

    忽然,他的表情一愣,不自主朝地面看去。

    他很久没有关注下方的战场,不是不想关注,实在是没有余暇。而且他也想得开,天上是自己的,地面是他们自己的,这要扛不住死了拉倒。

    地面的波动……好奇怪!

    地头很快找到波动的源泉,郁鸣秋再次愣了一下,明秀的师弟。

    忽然他的视线被阻隔,几朵不知道从哪里飘来的云朵,挡住了他的视线。

    等等,怎么会有云?

    郁鸣秋眼睛闪过一道精光,目光扫过其他地方,空无一物,不见半点云朵的踪影。

    地面上,艾辉剑尖向上一引,刷,漂浮在他身边的七把小剑冲天而起,没入头顶厚实的云朵之中。

    七把小剑钻入云层,云层顿时亮起无数闪电银蛇,它们疯狂朝七把小剑汇集。眨眼间,七把小剑周身的闪电浓郁恍若实质,密密麻麻,层层相叠。

    剑身完全被闪电包裹,看上去就像如同缠满银丝的七个纺锤。

    艾辉双目光芒暴涨,神情肃穆,此刻的艾辉浑身就像散发着光芒,令人不敢直视。他的衣服无风自动,凛然之威,恍如天神下凡。

    龙椎剑倏地下压。

    【落尘】!

    七把小剑受到吸引,急冲而下。

    刺啦,七道耀眼曲折的闪电从天而降,毁灭的气息笼罩大地,天地一片雪亮。

    一道闪电,没入艾辉的身体。

    艾辉身体一颤,却是觉得说不出的舒服,体内血煞连哀鸣都没有发出,瞬间灰飞烟灭。

    控制血煞的血修浑身一颤,七窍流血,直挺挺往后倒去,气息全无。

    另外六名血修被闪电击中,全身一僵,遭受重创,闪电显然是血灵力的克星。他们第一次遭遇闪电,亡魂俱冒,下意识想逃,结果逃掉两人,四人被干掉。

    师雪漫和端木黄昏早就见识过这一招,而且这次的闪电要比长街之站细得多。长街之战那次的闪电,才是真正的大场面。

    楼兰缠住的三人,被干掉两人,另外一个家伙负伤逃跑了。

    天空的郁鸣秋又是一愣,下面的云朵好像打雷了?

    过了一会,云朵散尽,下面景象再次映入他的视野,他的表情僵住。

    战斗结束了?

    打个雷战斗就结束了?

    为什么这些家伙打个雷战斗就结束?自己在天上打死打活战斗还结束不了?有没有天理!到底谁才是部首?哦,不对,是副部首,又差点忘了……

    红衣少女身体僵住,听到身边的严海失神喃喃:“……街之战……”

    刚才闪电的气息,让她感到心悸,虽然不够强大,但是这种气息,让她本能排斥。

    长街之战……

    她听到过很多次这四个字,莫名敬畏。(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