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两百五十九章 所谓道路
    红衣少女听完严海结结巴巴的叙述,才把松间城的事情理顺。{我们不写小说,我们只是网络字搬运工。-<可?乐小?说?网>随-梦-小说 .. ā

    “以城为布,松间城竟然有这样的高人,真是没想到。我还以为这是小地方,现在看来是我自己太轻敌。松间城藏龙卧虎,以城为布,雷霆剑辉,院甲一号队,王守川韩玉芩,全都出现在这么一个小城,很厉害哦。”

    “是啊是啊。”严海头点得像小鸡啄米,他从最初的恐惧中回过神来,发现红衣少女好像没有干掉他的意思,脑子立马活络起来,谄媚道:“小姐真是目光如炬。这些东西能够成功的话,说不定松间城能在历史上留名。不过,有我们在,他们就没机会了哈哈哈!”

    红衣少女瞥了严海一眼:“你倒是信心十足。”

    “有小姐您和田宽大人在,我们这些血修,就有底气了。”严海的马屁就像不要钱一样扔过来。

    “田宽?”红衣少女冷笑一声:“他的境界就到这了。”

    严海心中一颤,怯懦问:“小姐这话……”

    “你不懂。”红衣少女哼了一声:“田宽之前走的都是强化自己的路数,不假外力。他这条路异常艰险,稍有不慎,就是万劫不复的深渊,只能死中求生。他为何能够熬过这么多轮的神炼?因为他的神心坚定,舍生忘死,才能够披坚执锐,一路向前,才能有今天的实力。但是这次受伤,他的神心动摇,锐气已失,想再有大成就,绝无可能。”

    严海听得心里拔凉拔凉,弱弱道:“有那么严重吗?田宽大人的实力,深不可测,完全看不出来……”

    神炼就是血炼,血修们觉得“血”字邪气太重,不够大气,便称之为“神炼”。随着血修的数量在增加。以前这i不引人注意的细节,也慢慢被大家注意。

    就连“神修”的称呼,都开始慢慢有些流行。

    “就凭你的实力也想看出来?”红衣少女不客气道:“神炼之路,是何等艰险。元修之路虽然进展缓慢。变化有限,但是安全容易修炼,不容易出意外。但是神炼之路,却好比攀登陡峭山崖,风景无双。但是危险重重。你以为神这个字,是大家往脸上贴金。殊不知,其中另有玄机。”

    严海竖起耳朵,听得极为仔细,他知道机会难得。

    “何谓神?超脱生死、与天地永恒者为神!这一点,我们和元修并无区别,他们以自身为小天地,走到极致,与天地同源同生,永恒不灭。说到底。走的是以前修真大派的路数。但是我们不一样,我们游走在生死之间。生死一体,同源同生,首尾相连,何等深奥莫测。在生死之间游走,就像万丈悬崖上走钢丝,脚下是无底深渊。想有所成就,必须神心坚定,不能有丝毫犹豫,否则。必然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严海听得有些心惊肉跳,强自笑道:“那岂不是不能犯错?”

    “神也会犯错。”红衣少女悠悠道:“犯错不要紧,只要神心坚定,则必有生机。先死后生。一夜成神,是我们神修独有。比起我们,元修的修炼就要笨多了。”

    “那为什么我们还不是他们的对手?”严海下意识地问。

    从红衣少女口中,他得知自己的同伴全都已经战死,他几乎不敢相信。他能够感受到自己成为血修之后,哦。神修之后,他的实力进步有多大。老雷他们的实力比他更强,否则的话,也绝对不敢那么对他。

    但是四个人,全都死了。

    “你们?”红衣少女笑吟吟:“你们虽然生成神纹,成为神修。但是一没有修炼过神诀,二没有合手的武器。如果这样也能够打败雷霆剑辉,那他也就不足为惧。”

    严海听到出手的是雷霆剑辉,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他所有的疑惑全都消失一空。艾辉出手,那就没什么奇怪的了。

    长街之战,对严海的震撼是无以伦比的。

    严海心中庆幸无比,还好老雷那一踹,让自己逃过一劫。

    “艾辉的事情,你知道多少?”红衣少女忽然问。

    “知道的不多。”严海弱弱道。

    “都说说。”红衣少女的声音很好听,却透着一股不容置疑。

    “是。”严海老老实实,不敢有丝毫隐瞒,把自己知道的一五一十都说一遍。

    城主府,战斗很激烈。

    艾辉和师雪漫正在围攻一头血猿,这只血猿赫然是上次天坑的火焰猿。它上次在松间城吃了亏,好不容易逃得性命,本来不敢来松间城,但是松间城的城防被毁,元修的气息诱惑,它还是没有按捺住,再次来到松间城。

    上次有城主和院长出手,但是此刻,他们无人庇护。

    艾辉、师雪漫和端木黄昏冲上去,其他人在阻击其他的血兽。

    比起上次远观,如今直面火焰猿,艾辉更加深刻感受到火焰猿的强大。

    砰!

    艾辉手上的龙椎剑和火焰猿的手掌相交,在接触的瞬间,龙椎剑突然弯曲,就像被压弯的弹簧。嗤嗤嗤,七把小剑交错相织,带起一片雷网,朝火焰猿面部****而去。

    火焰猿对雷电有些畏惧,另一只手掌挡住面部。

    叮叮叮,密集的撞击声,闪电在火焰猿手掌上游走。火焰猿手掌麻木,它神色间更加忌惮。

    艾辉顺着龙椎剑传来的力量,弹飞出去。身半空中,艾辉感觉右臂发麻,火焰猿的力量惊人,而且他确定了一件事。

    火焰对他有压制作用。

    火克金么?

    在基础课中,五行相生相克,是最基本的常识,也是五行最美妙的变化。在以前的战斗中,相生相克并不明显,随着艾辉的境界提升,身体元力化程度的提高,艾辉的金之属性愈发突出,生和克的效应变得明显起来。等他踏入外元之境,身体的金之属性更强,生克效应也会变得更加突出。

    世界万物都有其弱点和天敌。

    艾辉并不奇怪,他在思考如何应对。

    火焰猿目中凶光一闪,刚想追上去,一道枪芒直刺它咽喉。它不得不硬生生刹住身形,一拳轰向枪芒。

    咚!

    一声闷响,巨大的声音响彻全场。

    火焰猿身形一滞,师雪漫后退几步,双发都在重新打量对方。

    火焰猿瞪大眼睛,它有些不明白眼前这个娇小的身体,怎么会蕴含如此强大的力量。但是它更在意的是对方身上它最讨厌的气息,水的气息。

    就像火克金,而能够克制水的,恰恰是水。

    面临一个力量比它不逊色,属性却能克制它的怪物,火焰猿异常忌惮。

    师雪漫十分沉着,她的眼睛微微闪亮,就像清晨的星星。刚才那一击碰撞,让她信心大增。她的力量几乎每天都在增长,血晶给她带来的好处似乎和其他人都不一样。

    她就像手中的云染天,极具欺骗性,娇小的身体蕴含着恐怖的力量。偶尔她也会担心,这样的变化是不是好事。

    哪有姑娘家光长力气的?腿变粗了怎么办?胳膊变粗了怎么办?

    当然,这只是偶尔的想法,每天都在战斗,每天都在拼命,没有时间去想这些。

    从刚才那一击,她忽然意识到自己的进步。

    廖南那一战,她开始逐渐找到自己的战斗方式。同一部枪法,在不同的人手上,风格迥异。从很小的时候,她就知道人总是要找到属于自己的战斗方式,就像人要找到属于自己的道路一样。

    她觉得自己开始找到自己的路了。

    但她的眼睛更加明亮,她看到火焰猿眼中的忌惮。

    她踏出一步,手中的云染天朴实无华一枪刺出,凝实的枪芒没有绚烂的光芒,只有一往无前的气势。

    火焰猿怒吼一声,一拳轰出,笼罩拳头猎猎火焰拖出长长的火尾。

    咚!

    比刚才更加震撼的巨响,师雪漫比刚才退得更远,她的手臂发麻,但是她的眼睛亮度又提升了一分。

    一滴鲜血,从火焰猿的拳头渗出,眼看它就要滴落,血液腾化作一缕火焰。笼罩在拳头的火焰,颜色变深,炽烈的高温,把火焰猿脚下的地面烧得通红。

    所有人都被刚才的碰撞惊得呆住。

    师雪漫的身材曼妙,哪怕身披铠甲,也无法掩饰她完美的身形。无论从哪个角度,师雪漫都和强壮扯不上半点关系,她身上只有女性的柔美,虽然她的柔美有点清冷。

    可是……刚才他们看到了什么?

    艾辉也张大嘴巴,目瞪口呆。刚才和火焰猿过了一招,火焰猿的力量之强,让艾辉这个练成铜皮的家伙,都感到有些吃不消。

    铁妞却可以硬碰硬。

    硬!碰!硬!

    真是活久见鬼……

    艾辉震撼得失语,别看他平时铁妞铁妞的叫,但是从来没想过人家一个娇滴滴的姑娘,会是一个蛮力怪物。能够和火焰猿硬碰硬,不是蛮力怪物是什么?

    人家是元食管饱元汤漱口的世家小姐好吗?

    人家是把无数男人迷得神魂颠倒的天才女神好吗?

    人家修炼的是玄奥莫测变化无穷的绝学好吗?

    为什么要和我们只有一身蛮力的苦哈哈抢饭吃?

    世界真是太残酷了!

    艾辉同情地朝胖子瞥了一眼。(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