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两百五十七章 帅者不可敌
    ps. 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别赶紧去玩,记得先投个月票。..om 言情首发八一中网 小说八.小8网1 z小 .说om现在起-点515粉丝节享双倍月票,其他活动有送红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艾辉非常谨慎,派人去察看了一下,没有现任何踪迹。不过这个时候,他已经没有时间理会这些暗中窥伺之辈。

    时间异常紧迫。

    艾辉一回归,立即接管了院甲一号队的指挥,以仓库为中心,开始层层布防。

    在听完艾辉关于血修的情报,气氛陡然凝重。尤其是听说整个伤兵营无一活口,仓库一片死寂。

    死亡不可怕,松间城死了多少人?现在的幸存者连五分之一都不到,谁不是见惯生死。但是大家听到这个消息,依然有些接受不了。

    伤兵营的伤兵,就大家曾经的同伴。他们战斗负伤,只能等死,大家心中已经非常的愧疚难过。如今还经历如此残酷的折磨,彼此之间被逼着相互残杀。

    田宽摧毁他们的身体之后,继续摧毁他们的信念。

    院甲一号队都是学员,无法想象那样残酷的画面,大家的眼眶泛红,当听说有五个幸存者放弃活下来,悲伤再也无法抑制,许多人低声抽泣。

    王贞仿佛一下子苍老了许多,失魂落魄。

    虽然伤兵营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却是他亲自下的命令,他的内心承受着巨大的折磨。在前线,没有人会放弃自己的同伴,他当年腿断,也是自己的战友背他回来。

    处于对全局的考虑、出于取舍、没有半点办法等等,都无法说服他自己,都无法让他心安理得。伤兵营生的一切,给了他致命一击。

    师雪漫脸苍白如纸,她的身体在微微颤抖,眼睛罕见流露出一丝恐惧,她从来没想过这世间竟然有如此可怕的事情。她不知道廖南说的苟活。是这样的苟活。

    艾辉安静地立着,他没有安慰大家,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大家。

    一个月前,他们都是最普通的学员。天真无邪的少年。

    但是艾辉觉得自己要说点什么,不是因为其他,是因为时间紧急。

    世界总是这么残酷,不会给你消化悲伤的时间。八 一中  一网.八8中1 z一一.一中om

    “我知道大家很难过,但是现在不是难过的时候。我们没有多少时间。”

    艾辉的声音在一片死寂中异常清晰,一张张满是泪水的脸庞抬起,满脸茫然地看着艾辉。

    目光的中心,艾辉和往常一样平静,消瘦而棱角分明的脸庞,此刻看不出喜怒。..om 言情首发

    “以城为布的计划,整个松间城都知道,田宽他们一定会知道。刚才的元力波动动静太大,隐瞒不了。田宽一定会破坏我们的计划。”

    没有半点起伏的声音,就像在述说一件毫不相干的事情。听上去有些刺耳,但是又有些令人心安。

    “田宽想要破坏以城为布的计划,有两个方法。一个是破坏金针,另一个是对师娘下手。”

    “没错。”

    说话的是王贞,他倔强挺直腰背,布满风霜和皱纹的脸,他的脸色苍白,但是他没忘记自己的职责。

    他的声音有些沙哑,但是沉着有力:“田宽能依靠的是他的手下和血兽。他们会用血兽消耗我们的元力体力,血修最大的作用是浑水摸鱼。我们不能给他们浑水摸鱼的机会。”

    艾辉的目光落在城主身上。城主怒目圆睁,沉着有力,浑身散着难以形容的气势,就像在光。不知道为什么。艾辉想到干枯的老树根,在猎猎烧。

    烧?

    艾辉若有所思。

    “仓库不适合防守,换成城主府。我待会去把韩师和守川接过来。减少防守面。收拢幸存者。把街道让给田宽。血兽虽然多,但是没有组织性。血修的数量不多,他们肯定不会用来攻坚。他们的唯一机会,就是袭击我们去钉入金针的时候。”

    王贞一口气说下来。

    城主府距离仓库只有三百米。搬运起来难度不大。仓库的防御性比城主府还是差了许多,考虑到他们需要坚持到九根金针全都订完,艾辉也觉得搬到城主府更好。

    “钉金针我们去。”师雪漫主动站出来。八一中  说 一.一8一1八z一.om

    院甲一号队是现在松间城最有战斗力的小队,责无旁贷。

    王贞看向艾辉,他知道艾辉的意见更重要。

    “好!”艾辉的回答,让王贞很欣慰,也松一口气。

    艾辉是一个很有主见,很有能力的年轻人,除了责任心差了点之外没别的缺点,王贞有些遗憾。

    如果艾辉的责任心有师雪漫那么好该多好!

    “那就这么办!”

    王贞一声令下,大家纷纷开始行动。

    王贞走出仓库,看了一眼天空,他心中暗自祈祷,郁副能够坚持更长的时间。

    天空一声巨响,青色的光芒像暴风席卷天空。

    无数残肢碎肉像雨点一样掉下来,郁鸣秋身边空无一物。

    郁鸣秋此刻满脸亢奋,两眼放光,不断左顾右盼,寻找新的目标,但是他周身三百米范围内,空无一物。

    “咦,没了?就没了?”郁鸣秋自言自语。

    他没有压低声音,境界稍微好一点的人,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郁鸣秋满脸意犹未尽,提着大弓,四下搜寻目标。他手上的弓古朴原始,三条拇指粗细的深青色树枝,绞股弯成弓身,弓弦是碧绿的细藤,上面还长着几片青翠欲滴的叶片。

    这把貌不惊人的木弓,却有着一个大气响亮的名字。

    【苍穹】!

    三根树枝和碧绿细藤,都是岱纲顿悟成就宗师时,抽芽生长之物。岱纲感悟宗师成功之时,天地元力受其感悟运转,三根树枝和细藤,蕴含着当时他对木元力的感悟,极为不凡。

    苍穹甫一出世,便是天下闻名的天兵。

    附近的血禽就像惊弓之鸟,只要一看到他靠近,就慌忙扇动翅膀远离。

    郁鸣秋背上的云翼已经有些残缺。但是他浑不在意,四下转了一圈,竟然没有一只血禽敢与之对战。

    他呆了一下,片刻后。肆意的狂笑响彻松间城的天空。

    “帅者不可敌!”

    “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

    “一夫当关,万鸟莫开!”

    言语间的轻蔑和张狂,就像风暴一样在松间城的上空炸开。

    还在苦苦支撑的元修士气大振。

    守在绣坊的院长满脸惊叹,他被郁鸣秋强悍至极的战斗震住。

    果然不愧是十三部最年轻的副部,实力真是深不可测。

    但是听到郁鸣秋的狂放之言。学识渊博的院长愣了一下,他有些不确定问明秀:“帅者不可敌,说得真好……他说的是将才帅才的帅吧?”

    明秀苍白的脸色露出一丝笑意,认真道:“是帅哥的帅。”

    院长:“……”

    明秀看着天空中恍如战神的郁鸣秋,眼中浮现一抹暖色。小的时候,哥哥学习非常刻苦,平时没有时间陪她玩,都是小秋哥陪她玩,带她上山抓鸟,下河摸鱼。

    这么多年过去了。小秋哥还是老样子,真好。

    她有些出神。

    不知为何,她忽然想起李维,目光黯淡下去。

    此刻地面还有一个女人,在角落里注视天空的郁鸣秋。

    红衣少女几次都想出手,但是都有些犹豫。郁鸣秋看上去很狼狈,这种强度的战斗,消耗非常大,他能坚持这么长的时间,红衣少女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按理说。郁鸣秋一定已经是强弩之末。

    但是红衣少女还是有些忌惮,和其他人不一样,郁鸣秋的师傅,是天下最强的木系宗师之一。她对元修的了解非常深。知道宗师是何等可怕的存在。

    郁鸣秋肯定会有几招保命绝招,而且看郁鸣秋这样,明显是打疯了。对打疯了的人是不可理喻的,倘若他抱着玉石俱焚的心思,自己就要陪葬。

    她自己身上的伤也不轻。

    而且,她现在有了新的目标。那就是艾辉。

    地洞中迫不得已用出【木灵之血】,她异常肉痛。然而当她看到师雪漫时,大吃一惊,师雪漫怎么还活着?

    木灵之血侵蚀入体,人就会迅变成一棵树木,疯狂生长。

    她没有想到木灵之血会失败,而当她看到艾辉的时候,心神更是震动,因为她在艾辉身上感受到木灵之血的气息。

    她立即意识到,艾辉是关键。

    这个现让她精神振奋,她对艾辉的兴趣比师雪漫大得多。这已经不是艾辉第一次化解血毒,似乎艾辉对血灵力非常熟悉,身上有着许多秘密。

    最大的可能就是艾辉身上有什么血炼的宝物,这个想法让红衣少女大为心动。

    修真世界遗留下来的血炼法宝是现在保存最好的法宝,但是她们的血灵力和真正的灵力还是有点区别,许多血炼法宝都没办法使用。而且古代的血炼,比红衣少女她们的血炼要深奥得多,很多东西她都不懂。

    想找到一件自己能够用的法宝,是非常不容意的事情。

    但是艾辉太警觉,似乎察觉到她的窥伺。红衣少女有些惊讶,这个家伙总是能给自己带来惊喜。

    为了避免引起艾辉的注意,她当场便撤出来。

    她决定先去看看艾辉刚才做的什么,刚才地洞的元力波动,非常奇怪。她还看到了好几位血修,都是刚刚觉醒没多久的血修,还没有学习法诀,只能靠本能战斗。

    松间城隐藏了一位她的竞争对手。

    她没有与对方见面,反而隐藏得更深,竞争对手的危险性,一点不比元修差。尤其是自己的这位竞争对手,还占据上风的时候,更加危险。

    她想了一下,决定去刚才产生元力波动的地方去看看,这些家伙到底想干嘛。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这次起-点515粉丝节的作家荣耀堂和作品总选举,希望都能支持一把。另外粉丝节还有些红包礼包的,领一领,把订阅继续下去!】(未完待续。)xh.13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