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两百五十四章 艾辉的愤怒
    城防被摧毁的巨响和地面轰隆震动,打断院甲一号队队员们的休息。{我们不写小说,我们只是网络字搬运工。-<可?乐小?说?网>

    醒目的信号立即引起他们的注意。

    “城主府仓库!”

    对松间城位置了如指掌的端木黄昏非常精准判断出信号的位置。

    不用命令,所有人马上行动起来。

    胖子拿起重盾,放下面甲。端木黄昏整理衣服,活动手指。姜维和桑芷君开始整理弓弦装好箭囊。

    不到半分钟的时间,院甲一号队完成集结。

    “出发!目标,城主府仓库!”

    院甲一号队像潮水一样冲出道场。

    当他们走上街道,立即被眼前潮水般的血兽吓一跳。他们很快镇定下来,开始朝城主府仓库方向推进。

    他们的推进异常坚决。

    作为如今松间城最有战斗力的小队,他们就像一把锋锐的尖刀。

    全副武装的胖子扛着重盾,冲在最前面。其他近战的队员分列两侧,一旦胖子挡住血兽,他们就会像张开的剪刀,迅速从两翼绞杀。端木黄昏在胖子身后半空掌控全场,变幻无穷的青花,不断打断血兽的攻击节奏。

    而姜维和桑芷君领军的远程攻击队伍,要么阻击其他血兽靠近,要么会合力击杀被近战多远压缩活动空间的血兽。

    “放!”

    姜维每一次命令,飞出的箭雨和光芒,都会让血兽轰然倒地。遭遇强大的血兽,他们的合力攒射杀伤力惊人。

    他们对这一套战法越来越熟悉,彼此间也越来越默契,就像高效的杀戮机器,所过之处,留下满地的尸体。

    沿途的元修看到院甲一号队的表现。士气大振。

    院甲一号队表现非常沉稳,没有停留,异常坚决朝城主府仓库方向推进。

    他们的表现自然吸引藏在暗处的血修注意。

    “果然不愧是院甲一号队!”

    “要出手吗?”

    “你想找死吗?现在他们势头正盛。我们撞上去只会头破血流。”

    “那我们就这么干看着?”

    “急什么?他们是人,会累会疲倦。血兽多得很,血兽就是我们的炮灰啊。让它们好好消耗这些人的元力,等他们累了,元力消耗殆尽,就是我们收割的时候。”

    “好主意!”

    半空中的端木黄昏忽然回头一瞥。

    潜藏在暗处的血修立即噤声,过了一会,等他们再次小心探头,院甲一号队已经远去。

    “那个是端木黄昏吗?好厉害!”

    “他发现我们了!”

    刚才端木黄昏回头那一瞥。顿时让这些血修清醒过来,端木黄昏的实力给他们敲响了警钟。

    “刚才有人潜藏暗处窥探我们。”

    端木黄昏忽然对姜维道。

    姜维心中一惊:“什么人?”

    “不知道。”端木黄昏冷冷道:“不管他们。早点到仓库,哼,就知道那两个家伙靠不住。”

    姜维已经习惯了端木黄昏满脸骄傲的模样,笑了笑点头。

    院甲一号队继续朝城主府方向推进。

    仓库门口,三位血修呈品字形包围师雪漫。

    “没想到我们能逮住这么一条大鱼!投降吧,女神!我这人手重,要是不小心伤到你,我会心疼的。”为首的血修嘿然道。

    其他两人也会意的轻笑,他们贪婪地看着师雪漫绝美的容颜。目光不时在她身上扫视。全身的铠甲也掩盖不了师雪漫惹火的身材,他们的目光中透着淫邪之意。

    以前在他们心中,师雪漫就是女神。凛然不可侵犯。但是现在他们知道自己已经无法回头,所有的邪念和内心的*,便再也无法遏制。

    为首的那人师雪漫有些眼熟,她的目光落在此人身上。他的身材魁梧,剑眉星目,算得上一表人才。身上的衣服已经十分残破,但是师雪漫还是一眼就认出来,这是城主府护卫的护卫服。

    她想起此人的姓名,廖南。城主府的亲卫,他们曾经并肩作战过。实力不错。人也很稳重,城主对其也非常看重。后来据说受伤。

    师雪漫的瞳孔一缩:“伤兵营?你们以前是伤兵营的伤兵?”

    “果然不愧是女神,别人都说胸大无脑,我看女神的胸很大,脑子也不错哦。”另一名血修阴阳怪气道,他长着一双三角眼,眼珠子不停转动。

    “你们成为血修了?”师雪漫心神剧震。

    “呵呵。”廖南轻笑一声:“谁想死呢?苟活也是活。反正我也已经是孤家寡人,没什么牵挂,成为一名伟大的血修,多好。”

    “你不恨血修?”师雪漫问。

    “恨有什么用?他们都死了。恨能让我活下来吗?”廖南又是一声轻笑。

    “城防是你们破坏的?”

    廖南摊摊手:“既然是血修,就要干点血修该干的事。”

    师雪漫死死抓住云染天,指节捏得发白。

    “投降吧,你们没有机会。”廖南面无表情:“如果你愿意加入我们,我相信大人会给你机会。”

    “道不同。”师雪漫吐出三个字。

    廖南满脸遗憾:“你很快就会知道,很多结果会比死亡更可怕。”

    “和她废话什么?想反抗就尽情反抗。”三角眼血修轻佻地吹了个口哨:“你可以叫大声点,我会喜欢的!”

    他的话音未落,另一位血修一惊按捺不住,低吼一声朝师雪漫扑去。此人身体就像一座铁塔,浑身暴绽的肌肉,看上去充满力量。

    张开的双臂泛起血光,就像铁钳一样朝师雪漫箍去。

    师雪漫似乎被对方这一扑威势所摄,下意识地要往后退。铁塔血修脸上表情变得更加狰狞,师雪漫略带略带惊慌,更是激发起他体内的某些兽性。

    一股燥热从他体内升腾而起,他的身体不自主向前微倾,他恨不得马上能够把心中的女神抱在怀里狠狠蹂躏。

    就在此时,师雪漫眼中闪过一道凛冽的寒光,正欲后撤的脚掌突然往前一伸,闪电跨出一步。

    刷,她的身形突然从原地消失。

    一道残影毫无征兆出现在铁塔血修的眼前,更加骇人的却是残影中一点光芒。

    铁塔血修先是脸色微变,但是旋即咧嘴大笑,也不闪躲,双臂就像两道血光,向师雪漫抱去。

    只要被他抱住,他有足够的信心制住师雪漫!到那时,师雪漫就是他一个人独享的猎物,为此受点伤他也觉得没有任何关系,反正他的恢复力够强。

    一道道血纹从体表浮现,全身血光大盛。血光之中蕴含强烈的金属光泽,让他看上去恍如铜浇铁铸。

    他充满信心,他能够感受到自己全身的肌肉比金属更加坚硬。

    云染天毫无花巧刺中铁塔血修的身体。

    地洞内。

    艾辉一步步逼近,死亡就像阴影一样投射到石玮身上。石玮内心挣扎,艾辉脸上表情看不到任何波动,目光没有半点感情。石玮就感觉一个冰冷的杀戮机器,正在向他靠近,等待收割他的生命。

    压迫感是如此强烈,他觉得自己现在被困在断头台,那把大铡刀正在缓缓被拉起,死亡的气息是如此之近,下一刻就要宣判。

    他感觉自己快要崩溃。

    不,他不想死第二次!

    “我投降!”

    他大口喘着粗气,不知不觉中浑身竟然已经被汗水湿透。这三个字说出口的时候,他浑身觉得无比的轻松,如释重负。

    以后会是什么以后再说,最起码现在是活下来了。

    剑搁在他的脖子上,刺激得他皮肤生出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不过让他松一口气的是,艾辉没有杀他。

    “把你知道的消息说说。”

    艾辉面无表情,看不出喜怒。

    ……

    过了一会,艾辉终于问完了,石玮松一口气。艾辉问得非常细,而且根本给他半点思考的时间,只要他稍有犹豫,脖子上的剑便是一紧,有些问题还会反复地问。

    石玮不敢玩什么花招,一五一十全都说了。

    说完之后,他就放松下来。

    现在他反而不担心了,因为他觉得艾辉说得很有道理,自己活着能够给他们带来的好处更多,艾辉他们完全不需要杀了他。

    不过,自己得控制好情绪,体内不时翻腾的杀意,总是让他不自主的想扑上去。

    懦弱和杀戮让他异常矛盾,也让他的立场摇摆不定。

    从艾辉手上逃出去?

    他觉得很难,艾辉让他想起田宽大人,也许没有田宽大人的实力那么强,但是一样的令人绝望。田宽大人是他无法揣测的,但是艾辉为什么会这么厉害?

    他想不通这点。

    就在他有些出神的时候,脖子一凉,他的时间陷入一片黑暗。

    无头尸体倒在血泊中,石玮的脑袋骨碌滚到一旁,他的眼睛还没有闭上,表情保留着生前的愕然。

    艾辉的身影没入黑暗之中。

    过了一会,工匠头领有些畏惧的声音响起:“我还以为你真的不杀他……”

    “骗他的。”

    艾辉面无表情,他的眼睛在黑暗中闪动森然寒光。

    他在询问石玮情报的时候,看上去很镇定,但是心中极大的震撼。伤兵营的自相残杀,留下的最后四十五名血修。当艾辉知道这一点的时候,已经决定不留活口。能够成为四十五名幸存者之一,石玮绝对不像他表现的那么无害。

    接下来的行动,又是如此重要,不能有一丝差池,艾辉不会冒这个风险。

    但是他心中依然烧着一团烈火,无比愤怒。

    一定要杀了田宽!(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