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两百五十三章 地洞激战
    咚!

    沉闷的爆音从老雷的胸膛内响起。

    一道弯月,带着一蓬血雾,从老雷的后背透体而出。身后冲过来支援的血修,来不及闪避,只能用手臂挡住要害。

    能够从伤兵营的那场大厮杀中活下来,无不是凶狠之辈,受伤不仅没有让这名血修感到恐惧,反而激起他的凶性。

    闷哼一声,此人不退反进。只见他身体诡异的弯曲,脚掌横踏洞壁。

    快如鬼魅从老雷身边掠过,人还未落地,另一只腿像折刀一样弯起。

    他的动作极快,这番动作就在电光火石之间,之前的动作更是俏无声息,但是当腿刀落下时,尖锐的风声骤然笼罩整个地洞。

    噗!

    他的腿就像锋利的斩刀,瞬间没入地面,坚硬的岩石就像豆腐一样。

    黑暗的地洞中,血修脸色大变。

    落空了!

    怎么可能?

    他几乎没有任何停顿发起攻击,而且他这一腿笼罩的范围极广,本以为十拿九稳,没想到却落空。

    艾辉在哪?

    难道艾辉从一击得手就马上后撤?

    忽然有什么东西直抵他后背,一股森然锋锐的寒意,就像一根针一样。他的身体一滞,眼睛却猛地睁大,露出不能置信之色。

    他想到一种可能。

    艾辉不仅没有后撤,反而主动贴近老雷,借助老雷的身体隐藏自己的身形。

    也就是说,艾辉在他身后!

    哪怕是敌对的双方,他依然对艾辉的反应和机变赞叹无比,但是心中也升起一股寒意。他和老雷不一样,他知道艾辉的威名,但是他依然对他们充满信心。因为他清楚自己实力是何等的突飞猛进,这种超乎想象的提升甚至在他看来违背常理,但是也给他极大的信心。

    哪怕对方是艾辉,他也觉得自己有一战之力。

    但是到此时,他才真正体会到艾辉有多么可怕和危险,双方的交锋他们处于绝对的下风,完全落在艾辉的算计之中。

    如果艾辉知道对方瞬间就想清楚,一定会非常赞叹。艾辉现在整个人的身体蜷缩,后背紧贴着老雷。

    锋锐的元力切开血修后背的肌肤,血修甚至感觉不到疼痛,这是因为对方的剑芒过于锋利。

    血修心中发狠,趁着痛疼还没有蔓延,插入地面的那只腿蓦地发力,他的后背猛地往后一靠,长剑贯穿他的身体,他的后背就像一面墙,拍向艾辉。

    艾辉也没有想到对方竟然如此凶横,不惜以伤换命。

    而就在此时,身后的血修,也拍马杀到。

    这名血修的铁拳上缠绕着红色的血光,就像红色的钻头,轰向艾辉。艾辉的神出鬼没把对方几乎吓坏了,这一拳对方不敢有半点保留,全身的血光缭绕,威势暴涨。

    对方看中地洞闪避空间有限,主动寻求硬碰硬的机会。

    只要硬碰硬,他们就能够充分发挥出人数的优势。

    艾辉眨眼间就陷入前后夹击的危险处境,眼看避无可避,只见艾辉手中的龙椎剑陡然弯曲,就像一根被弯曲的弹簧,对方背脊后靠的力量,让剑身几乎弯曲到极致。

    但是有龙椎剑的缓冲,对方的后靠势头一滞。

    艾辉松开对龙椎剑的强制控制,弯曲到极致的龙椎剑就像松开的弹簧,陡然绷直,强大的力量陡然爆发,艾辉的身体被这股力量推得向后,借助这股力量,他紧贴着老雷胸膛的后背,猛地一颤。

    【鱼拱背】!

    汹涌的元力和龙椎剑传递来的力量,就像两道洪流汇聚形成的巨浪,狠狠拍在失去意识的老雷身上。

    砰,老雷的胸膛陡然内凹下去,紧接着身体就像被狂奔巨兽撞飞的岩石,划出一道残影,呼地朝后方砸去。

    身后的血修此刻撤去力量已经来不及,当下只有硬着头皮,继续一拳红轰去。

    血光缠绕的拳头和老雷结结实实碰撞。

    令人心惊肉跳的骨头粉碎声和沉闷的拳肉交加声,在地洞回荡。

    受伤的血修此时已经是肝胆俱寒,他们所有的攻势就像全都在艾辉预料之中,所有的凶性就像被一盆冰水从头浇下,他现在只想逃离。

    顺着龙椎剑传来的力量,他身体猛地向前一扑,想趁机逃离。

    他感觉插在自己后背的剑就像有齿的锯子,拔出来每一分都剧痛无比,但是此刻他却顾不上,只想早点逃离。

    他身体往前冲,眼看就要脱离剑身,那把锯子一样的骨头剑,仿若突然活过来。

    这种感觉是如此强烈,他全身的寒毛陡然根根直树。

    更加危险的警兆在他心中爆发,他有种预感,就好像自己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

    不!

    强烈的刺激,让他完全抛弃所有的顾忌,他的身体亮起一道道明亮的血纹。每一道血纹铜钱大小,分布他全身各个部位,脸上、后颈、手臂等等,它们缓缓流动。如果艾辉此刻细数,便会发现,此人身上的血纹数量,不多不少,恰好九个。

    血纹亮起,他体内的血液沸腾,就像岩浆一样变得明亮。体内的鲜血察觉到外地的入侵,它们就像怪物一样蠕动,疯狂涌向后背的龙椎剑。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做,他结出血纹没有多久,但是此刻,这样的反击就像隐藏在身体深处的本能一样。

    血修体内的血液流转极快,如果能够透视,便会发现这名血修体内此刻出现无数血丝,它们从身体各个角落,汇集在龙椎剑的剑尖。

    当血液碰到龙椎剑,一声奇异的剑鸣骤然响起。

    嘶嘶如同血蛇吐信。

    龙椎剑很兴奋,它闻到同类的气息。

    而就在同时,艾辉手腕缠着的绷带,末端就像蛇首一样昂起,诡异地缠上剑柄。

    刚刚还嘶嘶剑鸣的龙椎剑声音戛然而止,灵动妖异的龙椎剑,就像突然变成一根烧火棍。

    这番变故发生得极快,连艾辉都有些意外。

    绷带!

    绷带刚刚吸收了红衣少女的那一滴鲜血,艾辉都没有来得及仔细查看绷带的变化。

    绷带以前是血炼之物,能够吞噬鲜血。

    血炼之物能够吞噬鲜血这没有什么值得奇怪的地方,但就是这个特点,绷带已经救过艾辉好几次。

    如果没有绷带,他早就在血灾中一名呜呼。

    对于绷带吸收鲜血这一点,他一直都非常上心。经过他的留心观察,绷带对鲜血似乎也越来越挑剔。

    现在一般血兽的血液,绷带没有半点兴趣。

    只有在遇到一些特殊血液的时候它才会有动作,比如红衣少女那滴诡异无比的血液。

    艾辉没有想到这次绷带也动了,而且他能够感受到,龙椎剑对绷带的“畏惧”。没错,如果双方都有生命,那就是畏惧。

    绷带的这些特殊之处,无不彰显它的不凡。

    忽然间,艾辉对绷带充满好奇,在修真时代,它的真貌是什么?

    可惜师娘也是偶然得到它,关于它的来历也是一无所知。

    艾辉的这些心思转动只是弹指一挥间,妖异的红色沿着龙椎剑一闪而逝,没入绷带之中。绷带就像捕猎成功,悄无声息缩回去,自动在艾辉的手腕打结。

    倘若不是亲眼所见,艾辉一定以为刚才那一幕自己是错觉。

    龙椎剑重新回到艾辉的控制,剑尖和剑身传来的触感,让艾辉心中一惊。

    前面这位血修没有半点生命的气息,血修身上明亮的血纹此刻一片灰败。

    呼!

    身后的风声逼近,艾辉轻巧一闪。

    全身如泥的老雷从他身边飞过,艾辉还能看到他睁大的眼睛,似乎还残留着一丝不敢置信。

    转眼间两名同伴就被艾辉干掉,身后的血修眼中闪过一丝恐惧,他厉声喝道:“石玮!你还愣在那干嘛?”

    他话音未落,艾辉就像扑食的猛兽,冲到他面前。

    血修步步后退,拼命抵挡。

    艾辉的剑招频率极快,就像狂风暴雨一般。没有什么华丽的招式,全都一些看上去异常普通的剑招,但是在艾辉手上,这些剑招精准、快捷,威力不俗。

    龙椎剑在他手上活了一般,异常诡异,能够随意的弯曲,总是能够从不可思议的角度刺出。更烦人的是七把小剑,就像危险的蜂群,再细微的破绽,都会被它们咬一口。

    转眼间,血修全身就布满了伤口,就像一个血人。

    “石玮,救我……”

    血修话还没有说完,龙椎剑诡异一折,从他双臂之间的空隙钻进去。

    噗!

    一蓬鲜血飞溅,血修的身体一僵,龙椎剑洞穿他的喉咙。

    血修轰然倒地。

    石玮浑身发抖,他没有想到战斗会如此一面倒。他喉咙发干,结结巴巴道:“艾辉,我是被迫的,我不想和你为敌,你、你放过我吧……”

    艾辉对石玮有些面善,平静道:“我认识你,你是松间院的学员。”

    艾辉的平静让石玮有些放松,他的语气也变得流利了许多:“太好了,我还怕你不认识我。看在同窗的份上,放我走吧。”

    “如果你想活下来,除非投降。”艾辉目光平静注视对方,沉声道:“我会把你交给城主府。你不会死的,他们需要观察你,而且你还有机会得到治疗的药物。”

    “不,我不投降……”

    石玮眼中跳动凶狠和暴戾的气息,他的表情挣扎。

    “那就你死我活。”艾辉长剑一震,缓缓朝石玮走去。

    不断逼近的艾辉给石玮带来强大的压迫感,石玮脸上的神情更加挣扎,恐惧和危险的光芒都在剧烈跳动。手机用户请访问m.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