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两百五十二章 消失
    楼兰在前面带路。

    艾辉的剑胎消失,他的侦察能力大大削弱,还好有楼兰。楼兰带着他们七绕八拐,穿街走巷,总是能找到不是太危险的路径。

    楼兰对血灵力非常敏感,很远就能察觉血兽,这个特点在此时发挥出重要的作用。

    有的时候实在避不开,工匠们就会暂时停下来藏好,艾辉悄悄摸上去,把血兽干掉之后大家再继续前进。

    所幸的是,连续遭遇的几只血兽,实力都不强。

    身后的工匠咬紧腮帮,鼓起力气,扛着金针,紧跟在后面。

    到了这个时候,每个人都在拼命。

    “前面就是天坑了!”

    工匠头领大声鼓气,大家精神一振。

    穿过前面的街道,就是天坑,更让他们开心的是,街道上没有血兽。

    楼兰忽然在街口停下来,艾辉和工匠们也停下来。

    楼兰道:“艾辉,里面有五只血兽。”

    “这么多?”艾辉有点吃惊,他看了一眼:“好像没看到啊楼兰。”

    “它们藏起来的。”

    “那我们就换条路。”

    楼兰和艾辉讨论的声音不小,埋伏的五人听到几乎吐血,他们以为自己藏得很好,没想到却被敌人发现。

    艾辉的沙偶怎么发现的?

    血兽?他们竟然被视作血兽!刚刚经历从野兽变人的转变,他们内心对于被视作血兽,异常的反感和排斥。尤其是石玮这样的年轻人,差点就冲出来。

    几个人都看着老雷,等待老雷的下一步指示。

    老雷的经验丰富,沉得住气。

    别看他刚才嘲笑严海,可是心中却对艾辉没有半点小看。埋伏被发现让他感到意外,但是他依然没有选择冲出去。

    石玮这样的小年轻听到自己被误认为是血兽感到气愤,老雷却察觉到其中机会。对方以为他们是血兽,这样的判断错误。对他们恰是可利用之处。

    老雷的脑子在高速转动,心中想着怎么利用这一点。

    后面听到艾辉他们的讨论说要去天坑,老雷就更淡定。想要去天坑,就必须走他们这条街道。否则的话。他们需要绕一个非常大得圈子。

    老雷一点都不着急。

    而且,他对那根粗壮的柱子非常感兴趣,他心中有预感,这根柱子一定是非常重要的东西。他进伤兵营的时间比较早,那个时候还没有“以城为布”的计划。他对金针一无所知,但是他敏锐的嗅觉依然让他发现此物的不同寻常。

    便看到艾辉和他的沙偶在一旁嘀咕,老雷心中微微惊异,看上去这个沙偶不太寻常啊。

    他对任何不太寻常的东西都充满戒备。

    过了一会,艾辉又走到工匠头领身边嘀咕了几句,距离太远他们听不清,但是能够看到工匠头领的表情好像有点古怪。

    古怪?

    他们说了什么?

    老雷心中一动,暗自猜测,却摸不到头绪。

    严海怨毒地看了一眼老雷。明明自己是队长,没想到遭到大家的排挤。

    这些家伙肯定是因为嫉妒自己深受大人的信任!

    等着吧。你们要是行动失败,你们就知道大人的怒火会有多么恐怖。他下定决心,到时一定不会替这些家伙求情。

    他心中腹诽无数遍,但是也不敢冲出去。他的实力在五人之中最弱,对艾辉的畏惧也同样最深。他亲眼目睹长街之战的恐怖,到现在那个可怕的场面还是会经常出现在他的睡梦中。

    老雷耐心等待,贸然冲出去完全没必要。

    在他看来眼下才是最危险的时候。一旦他们被元修盯上,只会惹来更多的元修,血修和血兽在元修心目中的重要性截然不同,仇恨值也会截然不同。如果血修发现他们。只会不死不休。

    老雷没发命令,其他人也依然藏着原地一动不动。

    过了一会,艾辉还是一动不动。

    老雷也一动不动,异常淡定。耐心是一位老练猎手必须具备的素质。丰富的阅历和战斗经验,让他能够保持绝对的耐心。

    又过了一会,艾辉还是一动不动。

    老雷有些觉得不对劲,在这么混乱危险的时候,其他元修要么在拼命,胆小的躲藏起来也不奇怪。这家伙站在危机四伏、随时可能有血兽袭击的战场一动不动,思考人生?

    确实很奇怪啊!

    老雷越想越是奇怪,他眯起那双充满洞察力的眼睛,锐利的目光仿佛要把艾辉刺穿。

    他猛地睁大眼睛,等等,艾辉的沙偶呢?

    那个看上去不同寻常的沙偶呢?

    锐利的目光扫遍全场,老雷惊愕无比,艾辉的沙偶竟然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消失不见。

    就在此时,艾辉动了。

    就像刚刚经历了一个漫长的长考,石头人有了生命,艾辉动了。不光是艾辉动了,连三个扛着柱子的工匠也动了。

    老雷的眼睛再次闪过一道精光,等等,工匠们现在站的那个地方,不就是沙偶消失前站的地方吗?

    一个工匠突然不见了。

    嗯?

    柱子不见了。

    嗯?

    剩下两名工匠也不见了。

    嗯!

    艾辉转过身对老雷方向挥一挥手,也跟着消失不见。

    对方早就发现了他!

    老雷猛地站起来,心中惊疑不定,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既然对方发现了他的存在,再躲藏就没有半点意义,他决定主动出击。

    老雷从隐藏处走出来,其他人见状,也跟着走出来,每个人脸上都是惊疑不定。

    刚才那一幕实在太诡异。

    五人小心翼翼朝刚才艾辉站的位置走去,他们担心对方只是虚晃一枪,为了引诱他们出来。

    当他们走到跟前,看到地上一个直通地底深处的大洞,个个目瞪口呆。

    尤其是老雷,脸上青红交加。

    “啧啧,果然不愧是雷霆剑辉,光是名头就把我们吓得不敢动弹,这么潇洒从容在我们眼皮底下挖了个地洞,咱们这是丢脸丢出新高度,其他人要是知道,不知道笑成什么样……”

    严海忍不住冷嘲热讽,他心中高兴得很,他很乐于看到老雷吃瘪,越是丢脸他越是高兴。

    砰!

    一只脚掌结结实实踩在他脸上,严海就像被野兽撞了一下,直接飞出去,砸进一堆废墟之中,人事不知。

    老雷若无其事地收回腿,但是脸上的愤怒,让他看上去就像一头愤怒的狮子,随时欲择人而噬。

    其他人见状,纷纷收回自己的目光。

    老雷的狠辣,他们同样很忌惮。

    老雷一声不吭,第一个跳下去,其他三人对视一眼。

    “那个家伙不管了?”

    “你想管?”

    “不想,罗里吧嗦,看到就烦。”

    “那就让他去死吧。”

    三人纷纷跳入地洞,很快就追上老雷。

    地洞的宽敞让大家很吃惊,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竟然不声不响挖出这么深的地洞。哪怕是沙偶,能够做到这个地步也是非常少见。

    石玮忍不住嘀咕:“现在的沙偶已经强到这个地步吗?”

    老雷听到身后的嘀咕,忍不住怒斥:“闭嘴,少说话。”

    话音未落,一点寒光骤然从老雷脚下飞起,快若闪电,眨眼就快击中老雷的咽喉,

    不好!有埋伏!

    老雷浑身汗毛根根直竖,脚下抽身急退,双手交叉护住咽喉要害。

    眼看就要刺向咽喉的龙椎剑,突然剑身就像无骨蛇一折,倏地刺向老雷的胸膛。

    叮!

    一声铁石之音。

    艾辉感觉就像刺中一块铁锭,手中的龙椎剑没入老雷胸膛两寸,便再难刺入。

    老雷脸上通红一片,硬挡这一剑,他体内气血翻腾。

    艾辉没有想到对方的肌肤坚硬如铁,哪怕他修炼成【铜皮】,也绝对做不到这个地步。但是他的剑术进步极大,剑尖传来的阻涩感,让他下意识手腕轻抖。

    龙椎剑连续颤动,仿若毒蛇吐信。

    斜切。

    在不到一秒的时间内,艾辉闪电般完成连续八次斜切。没有复杂的变化,只有精准、快速的出招,剑术造诣的提高,在这次的攻击中体现的淋漓尽致。

    八次斜切的剑芒,重叠在一起,此时的龙椎剑,就像高速转动的轮锯。

    卡在肌肉里的龙椎剑陡然带起一蓬血雾,老雷只觉的胸膛一热,他胸前突然炸开一蓬血雾,模糊他的视野。

    老雷怒吼一声,右脚猛地一踢。

    再次落空,对方就像幽灵一样,明明距离自己如此之近。

    他的大腿蓦地刺痛,再次被洞穿,他甚至能够感觉到,对方的剑刺穿他的肌肉,一截一截的刺痛感。

    对方的剑的形状很奇怪,是软剑!

    老雷死死护住自己的脑袋和咽喉,只要这两处没有被刺中,他就不会有性命之忧。他按捺心中升起强烈的恐惧,不断后退。

    身后同伴的怒斥和脚步声距离他没又多远,很快形势就会扭转,占据人数优势的他们,一定能够干掉这个该死的雷霆剑辉!

    老雷内心在咆哮。

    胳膊护住脑袋,但是也遮挡他的视线,看不到龙椎剑就黑暗中潜行的毒蛇,沿着致命而危险的轨迹,悄然而至。

    剑身激起淡淡的剑芒,剑芒在不断变得浓郁,剑身轻颤。

    当剑尖没入之前胸膛伤口的时候,光芒攀升到巅峰的剑身猛地一颤,积蓄的力量顺着颤抖的剑尖倾泄而出。

    【弦月】!

    一抹弯月在老雷的胸膛成形、突进、爆炸!(未完待续。)</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