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两百五十章 城防破
    四十五人。

    满脸愁苦的田宽看着面前站成两排的血修,没有人知道他心中在想什么。五十名幸存者,有五人拒绝了活下来,选择了死亡。

    四十五人浑身散发着慑人的气势,他们看上去比严海更加剽悍。没什么比死亡的筛选更加严格,在几千人的大杀戮中,活到最后,那是真正的精锐。虽然刚刚成为血修,但是他们展现出来的气势,都远超严海。

    田宽能够轻易从他们身上嗅到同类的气息,一双双眼睛中流露出的像野兽一样的光芒,渴望杀戮,他再熟悉不过。

    他在打量他们,他们也同样在打量他。

    田宽知道,如果自己表现稍微孱弱一点,就会被这群野兽撕成碎片。对这些野兽来说,没有任何忠诚和情感能够保证他们听从命令,唯有实力才能让他们敬畏,才能让他们匍匐在地。

    田宽叹了口气。

    他不是喜欢借用外力的人,但是既然借用外力,他也有足够的把握。

    体内的血灵力运转,难以言喻的气势从他周身散发开来,笼罩全场。

    四十五人的脸色变了,他们惊骇地发现自己体内的血灵力竟然失去控制,他们的身体瑟瑟发抖。许多人脸涨得通红,他们在极力抵抗。

    一名血修的膝盖一软,扑通跪倒在地上。

    多米诺骨牌被推倒。

    扑通之声不绝于耳,只剩下孤零零的几个人站立,他们面目狰狞青筋毕露,但是他们的身体依然一点点被压制,最终跪倒在地。

    从第一个人到最后一人跪倒,田宽脸上神情没有半点变化,依然是那么愁苦,就像是充满了烦恼,但是在众人眼中却是威严和深不可测。矮小有如田间地头老农的身形,化作一座巍峨的高山。压得他们每个人都喘不过气来。

    “人生苦短。”

    他像是在叹气,带着浓浓的愁苦:“活着就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多数人没资格活下来,还有些人不想活下来,活着总是要承受痛苦。你看。你们现在不想听我的,但是又必须听我的,这就是痛苦。什么不痛苦?做人痛苦,做野兽就不痛苦?”

    身后的严海早就趴下来,他听得心惊胆战。他忽然觉得大人对他其实还是蛮好的。

    看看这些新鲜出炉的血修,身体就在不停颤抖,体内的鲜血仿佛随时会撑爆薄薄的皮肤。

    当然,自己和这些人可不一样,自己对大人忠心耿耿!

    大人肯定是看出来这点,严海坚信这一点。

    “谁能够体现出来自己的价值,谁就能一直活下去。”

    田宽脸色变得更加愁苦,这句话他对他们说的,也是对自己说的。到现在为止,他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战果。这让他感到非常不安。

    他不知道别人得了多少分,但是自己没得分。

    竞争失败的下场会非常凄惨,这也是为什么他会打破自己的坚持,而是选择对自己更有利的方式。

    成不成功,接下来就会知道。

    他有全盘的计划。

    郁鸣秋抵达的消息,就像飓风一样传遍了整个松间城。

    十三部的副部首,对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高山仰止的存在。郁鸣秋在五行天的威名赫赫,如此强援的到来,整个松间城对未来充满希望。

    城主府内。

    所有的无关人员全都被屏退。城主院长要和郁副首商量重要的事情。

    艾辉就像没有听见城主让他下去的命令,杵在原地一动不动。师雪漫看到艾辉没有离开,也一步没动。楼兰眨着眼睛,站在一旁。

    “你们可以回去休息了。为明天的金针作准备。”王贞有些奇怪,脸上笑道:“其他的八个节点也都勘探完毕,没有什么问题。你们好好休息,后面的任务很重。”

    艾辉笑了笑:“城主,我们没有援军对不对?”

    师雪漫也看着王贞。

    王贞的脸色沉下来:“瞎说什么?郁副首这不是来了吗?十三部副部首亲至,这还叫没有援军?”

    “可是秋哥只来了一个人。”

    艾辉看了一眼郁鸣秋。秋哥的说法是郁鸣秋自己提的,他当然得打蛇上棍。大腿要抱紧,再不靠谱的大腿也是大腿。

    “城主还是告诉我们实情吧。”师雪漫忽然开口。

    王贞脸色阴沉,随时可能发作。

    艾辉不为所动,就像没有看到城主随时会发火。

    “果然不愧是明秀的师弟,果然目光如炬。”郁鸣秋忽然笑道,打破气氛的尴尬:“既然都是自己人,那就没什么好瞒的了。大家一起想想办法,多一个人说不定多个想法。城主说说上面的消息,我和上面断绝联系很久。”

    在场郁鸣秋的级别最高,他既然开口,其他人自然无不可。

    “是的,上面传过来的消息。短时间内,我们没有援军。从各个方向进入的援军,都遭到神秘人伏击,伤亡惨重。到现在为止,确定一位副部首死亡。”

    郁鸣秋猛地睁开眼睛:“是谁?”

    “不知道,上面没说。”王贞摇头。

    郁鸣秋大为震动,没有想到损失这么惨重,连副部首都有陨落!在五行天的历史上,除非大规模的战役,十三部副部首的陨落,极为少见。

    自己的属下只怕也是凶多吉少……

    他脸色苍白,情不自禁捏紧拳头,心中难过至极。

    “我们现在的目标,依然是【以城为布】计划,除此之外,别无选择。”王贞语气无奈:“只有这个方案,我们能够拖延时间。但是这么大的伤亡,高层一定会有所反应。而且现在有郁副首坐镇,我们的实力也大为增加。”

    郁鸣秋摇头:“没有增加。”

    “没有增加?”王贞和院长同时愣住。

    “我是追着一位血修进城的,进城就失去了她的踪影。”郁鸣秋沉声道:“是名女子,身着红衣。实力不在我之下,手法古怪诡异,和我们的元力完全不同。他们俩也见到了,还和她交手了。”

    城主和院长的目光不自主看向艾辉和师雪漫。

    艾辉点头:“我们差点死在她手下。”

    郁鸣秋这个时候才如梦初醒,一拍脑袋:“你们实力不错啊,竟然能从那妖女手下逃命出来。”

    “运气比较好。”艾辉连忙道。

    王贞的脸色变得极差:“有一名和郁副首实力差不多的血修混进城了?”

    “对。”郁鸣秋点头。

    王贞脸色大变:“不好!”

    话音刚落,便听到四处传来轰隆巨响。

    厅内众人相视一眼,脸色不约而同发生变化。

    一名手下急匆匆冲进来,声音带着颤抖:“城主不好了,城防都被人毁了。”

    王贞强自镇定:“哪个方向?”

    “全、全都毁了。”手下结结巴巴道。

    全都毁了……

    王贞就像被闪电劈中,呆立当场。艾辉和师雪漫对视一眼,都看到彼此眼中的恐惧,城防一旦毁坏,那意味着城外的血兽,可以从任何方向进城。

    再也没有东西能够阻挡它们!

    松间城之所以能够支撑这么久,最大的依仗,就是完备的城防。完备的城防挡住了绝大多数的血兽,尤其是那些体型巨大的血兽。

    从现在开始,他们将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

    远处陌生的血兽嚎叫声此起彼伏,它们正在从各个方向逼近。

    松间城的元力波动,就像散发着美味的蛋糕,吸引着四面八方的血兽。它们体内的鲜血,无法抵挡元力的诱惑。血兽的血晶是人类的战利品,人类同样是血兽的战利品。

    “天啊,看天空!”

    刚刚冲到院子里的众人,看到远处的天边,一大片血云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朝松间城席卷而来。

    每个人的脸色齐齐大变,血禽!

    松间城一直没有在血禽手上吃过太多的苦头,因为王贞亲自布置的防空非常有效,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不知道血禽的厉害。

    整个松间城城内几乎都成了废墟,民众们根本没有地方躲藏。

    而以城内元修的实力,在天空和血禽战斗,那和送死没什么区别。

    郁鸣秋的脸上神情肃穆:“天空交给我!”

    这个时候,他已经没有时间去管红衣少女,哪怕他知道对方在暗处等待他精疲力尽,再给他致命一击。

    十三部的存在,就是为了守护五行天,守护这里的天空,守护这里的大地,守护这里的人民。

    自己是十三部的副部首。

    他有些骄傲。

    背上的云翼一展,他冲上天空,不用担心迷路的感觉真好。

    王贞呆呆看着冲上天空的身影,过了几秒,他猛地回头,对着艾辉大声吼:“金针!我们必须开始钉金针!马上!我们没有时间了!”

    艾辉看了一眼天空。

    黑压压的血云,从天边席卷,整个天空几乎都要被它们遮住。而在它们前面,只有孤零零的一个身影。不,从地上望去,只是一个小黑点。

    师雪漫紧紧抓住云染天,指节发白。

    异常悲壮的情绪在艾辉心中弥漫,他抿了抿嘴唇:“金针在哪?”

    “仓库!工匠也在那!快去!”王贞道:“第一个节点交给你!要快!”

    艾辉没废话,带着师雪漫和楼兰就朝仓库冲去。(未完待续。)</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