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两百四十九章 被忽略的问题
    师雪漫呆呆看着抓住枪身的手掌,是艾辉。

    那一刻她的脑袋一片空白,为什么?为什么是他?

    抓住枪杆的手掌一抖,一股强大的力量从枪身传递而来,她握不住枪身,整个人被抛飞。为什么救自己?

    不!

    她心中呼喊,眼泪就这么夺眶而出。

    红色的血丝,是抽芽疯长的藤蔓,正在迅速吞噬艾辉。

    她只看到一张侧脸,消瘦锋芒毕露的脸,此刻却异常的平静,他甚至没有多看她一眼,鲜红的血丝就淹没了他。

    砰,她摔倒在地上,她爬起来,就要冲过去。

    熟悉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让她的身体陡然僵住。

    “不小心又救了你一命,报酬什么的记得挂在账上。”

    刚才疯狂可怖的红色血丝不见半点踪影,就好像刚才那一幕是幻觉。那张熟悉的脸,映入她的朦胧模糊的泪眼。

    “咦,你怎么哭了?不会是想赖账吧?”

    艾辉语气惊诧,他第一次看到铁妞泪眼婆娑的模样,浑然没有半点平时的气势,就像邻家被欺负的小姑娘。

    艾辉有些不好意思,摆了摆手:“算了算了,这次就不收钱了。”

    师雪漫哭得更厉害,眼泪哗啦哗啦。

    艾辉有些挠头,铁妞今天看来是被吓到了,外强中干啊,这样可不行啊,做不到身心俱铁,那可不是合格的铁妞。

    就在艾辉有些头痛的时候,师雪漫的哭声渐息,让艾辉长松一口气。

    止住哭声的师雪漫,面无表情走到艾辉面前,劈手夺回云染天:“刚才血丝呢?”

    女人果然翻脸就像翻书。艾辉心里嘀咕,嘴上道:“被我的绷带吸收了。”

    师雪漫恍然大悟,艾辉的绷带大家都知道,那是他师娘给他的礼物,以前的血炼门派遗留下来的法宝。

    难怪这家伙来救自己……

    她恶狠狠瞪了艾辉一眼。

    『『,艾辉摸着鼻子一脸无辜,不知道自己哪里又招惹了铁妞。但是他识趣地没有开口去问。直觉告诉他,这个时候最好不要招惹铁妞。

    艾辉扯着喉咙喊:“楼兰楼兰!”

    “楼兰来了。”楼兰从岩石中钻出来。

    “这两条裂缝能不能堵住?”艾辉问。

    “交给楼兰吧。”楼兰欢快道,接着便跑过去干活。

    还是楼兰好,让人心情愉悦,艾辉心中感慨。

    师雪漫冷不丁问:“你怎么认识那个血修?”

    “最早是在面馆门口,后来我出城去打探消息,被她抓住了,差点变成血修,还好绷带救了我一命。”艾辉露出回忆之色。

    师雪漫看了一眼艾辉。她忽然觉得艾辉有些神秘,想了想问:“关于血修,你还知道什么?”

    “知道不多。”艾辉摇头:“他们背后应该有个组织,这场血灾很有可能是场阴谋。当然,这些都是我的猜测。”

    他不想多说,囚徒老人的事情暴露出去,只会给他带来危险。

    到现在救援迟迟未来,引起艾辉很多猜测。最直接的结论就是,神之血占据全面的上风。囚徒老人所在的组织是专门对付神之血。结果处境糟糕,可见神之血的锋芒之盛。艾辉把自己放在神之血的位置,一定不会放过对五行天的渗透。

    或许这可以解释神之血为什么会对五行天的弱点了如指掌,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救援迟迟未到,因为救援都在神之血的眼皮之下。

    这些都是艾辉的推测,有着太多无法言明的地方。

    师雪漫没有问艾辉为什么会知道这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她很聪明,转眼间她便想到许多,脸色有些发白:“所以没有救援对么?”

    师雪漫看着艾辉,脸色异常苍白:“所以城主府那么坚持【以城为布】,宁愿牺牲韩师。就是因为他们已经知道不会有救援。”

    艾辉心神剧震,他没有想到这一点。他只以为这是师娘自己的坚持,但是现在被师雪漫的话提醒,是啊,如果不是到了迫不得已的时候,他们怎么会牺牲一位刺绣大师?

    如果说之前关于援军,他只是在心中猜测,那么他现在知道,他的猜测被印证了。

    “起码是短期内救援抵达不了。”艾辉定了定神,他看着师雪漫问:“高层会派出救援吗?”

    “一定会。”师雪漫斩钉截铁,对于高层她比艾辉更加熟悉和了解:“一定会很多,还会派出大师。”

    “可是现在一个都没有出现。”艾辉道:“援军和大师到哪里去了?”

    师雪漫的脸色更加苍白了几分:“他们一定遇到突发情况,遭到血修的攻击。”

    “血修为什么会知道他们的路线?”艾辉接着问。

    师雪漫脸白如纸,张了张嘴没发出任何声音,片刻后,方带着一丝颤音:“我们有他们的人。”

    艾辉长长吐出一口气,吐出胸中的烦闷郁结。

    师雪漫受到的冲击更加强烈,她知道为什么艾辉有很多东西没说,她也明白为什么城主府要隐瞒这些,但是所有的希望仿佛一下子熄灭。

    过了许久,她低声问:“这是一场有预谋的叛乱是吗?”

    “是颠覆。”艾辉恢复冷静:“他们不是为了争夺权力,而是要彻底埋葬五行天。”

    “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师雪漫反问。

    艾辉一呆,下意识重复:“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艾辉忽然意识到,自己一直忽略了这个问题。

    “权力、地位、声望、财富?有什么他们不可以得到?为什么他们要毁灭五行天?”师雪漫反问。

    是啊,以神之血的实力,这些都是唾手可得的东西。无论是明面上成为一派,还是暗地里操控五行天,神之血都有能力做到。复兴修真时代的旗号,可是能够召唤一大批的拥戴者。就连五行天同样不排斥回到修真时代,修真时代的光芒在大家心中还未消散。

    为什么要用如此激烈的手段埋葬五行天?为什么要杀死这么多人?

    艾辉觉得以神之血的隐忍和深谋远虑,绝对不会想不到这一点,而他们还坚持这么做,那一定是有原因。

    “除非他仇恨五行天,或者有什么东西,他需要毁灭五行天才能得到。”师雪漫忽然抬起头。

    “有这样的东西吗?”艾辉问。

    “不知道。”师雪漫摇头。

    这一刻师雪漫绝美的脸庞散发着智慧的光芒,艾辉看得有些失神。过了一秒才反应过来,长得这么漂亮,这么铁,还这么漂亮,肯定是因为胸不大!

    艾辉的目光下意识瞄了一眼师雪漫厚厚铠甲保护的胸脯。

    师雪漫敏锐察觉到艾辉的目光,等等,这家伙看的地方……

    她的身体一僵,一些模糊的画面猝不及防在她眼前闪现,她的脸刷地通红,就连脖子都浮现红晕。

    铁妞的反应好奇怪……她居然会害羞……好奇怪……呃,还是平时面无表情看得更顺眼一点。

    艾辉轻咳一声,装作无事人一样,话题一转:“也不知道后来那个元修是谁,竟然把那个女人吓得马上就跑。”

    红衣少女深不可测的实力,在艾辉心中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心理阴影。可是红衣少女看到那个男子,竟然落荒而逃,顿时拔高了那位男子在艾辉心中的形象。

    “哦,他是郁鸣秋,草杀部副部首。”师雪漫此时恢复如常:“你明秀师姐的哥哥的师弟。”

    “十三部副部首!”艾辉恍然大悟:“难怪这么厉害!”

    十三部在艾辉心中,都是只有高手才能进去的地方。能够在里面担任副部首,那是多么厉害的人物。

    “郁鸣秋这个人……”师雪漫想了一下,才有些迟疑道:“不是太靠谱。”

    艾辉愣了一下:“什么叫不是太靠谱?”

    “你到时就知道了。”师雪漫道。

    楼兰此时已经把裂缝堵上,两条裂缝后的通道,都被楼兰严严实实填起来。

    艾辉检查了一下洞穴里面的元力,确定裂缝堵住对洞穴的元力没有影响,这才和师雪漫回城主府汇报。

    一进城主府,艾辉和师雪漫就看到郁鸣秋坐在上首,正在和城主相谈甚欢。

    身为草杀部副部首,他的地位无比尊崇,城主和院长在他面前,也是下属。

    城主看到两人,不由笑道:“他们回来了。”

    郁鸣秋看到师雪漫,朝她点点头:“师小姐安然无恙,我就放心了。”

    “见过郁副首!”师雪漫向郁鸣秋行礼,虽然两人以前认识,但是郁鸣秋的级别在那,她必须表示尊敬。

    “这位是?”郁鸣秋看向艾辉。

    城主笑道:“他是明秀小姐的师弟艾辉。”

    作为松间城少有的背景深厚,明秀一直是城主府重点关注对象。

    “明秀的师弟?”郁鸣秋眼前一亮,十分热情站起来,上前拍了拍艾辉的肩膀:“那可是一家人。我才刚到城主府,还来得及看望明秀。明秀的师弟,就是我的师弟!以后有什么问题,尽管来找你秋哥!怎么样?要不要来草杀?秋哥罩你!”

    突然间,天上掉下一根粗大腿,艾辉有点懵:“我修炼的是金元力。”

    “金元力?”郁鸣秋想了一下,好像天锋和兵人自己都得罪过,他打着哈哈掩饰自己的尴尬,接着语重心长道:“好好活下来。”

    果然……好像看起来不是太靠谱的样子。

    艾辉心里默默地想。(未完待续。)uw</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