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两百四十七章 故人重逢
    “就是前面,艾辉。~随~梦~小~说~щ~mеng~ā”

    楼兰话音刚落,前面的墙壁忽然就像冰雪一样融化垮塌,露出一个黑乎乎的洞穴。

    在三人身后,是宽阔的通道,艾辉需要轻轻跳起,才能够触碰到通道的顶端,上下高度达到七米,左右宽度超过六米,长度达到惊人的四百米,全都是楼兰的杰作。

    楼兰总有种本事,能让艾辉觉得自己就像个观光客。

    亲眼见证通道诞生的整个过程,师雪漫赞不绝口:“楼兰好厉害!哇,真是太厉害了!楼兰是世界上最厉害的沙偶!”

    在距离地面如此深的地底,如此宽阔的四百米地下通道,沿途都是坚硬的岩石,需要十名以上的土修,才有可能在一夜之间完成。但是楼兰完全不费吹灰之力,就完成整个工程,这样的能力让师雪漫大为惊叹。

    除了所跟非人之外,楼兰没有任何缺点。

    师雪漫一脸愤怒地看着艾辉,这么好的沙偶,结果便宜了这个混蛋,真是明珠暗投!她脑海中幻想着楼兰跟着自己回去,生活那会是多么美好!

    “楼兰好厉害你看我干嘛?”

    铁妞盯着他的目光愤愤,艾辉有些莫名,自己没招惹这个女人啊。

    “哼!”师雪漫懒得理他,把目光转过去。

    艾辉从通道中走入洞穴,观察周围的环境。比起刚才遭遇熔岩蜘蛛的洞穴,眼前的洞穴要小许多,但是金针进入还是没有问题。

    楼兰没有找错!

    艾辉能够明显感受到此地的元力比其他地方更活跃一些。

    他看过师傅的方案,师傅说的节点,平时他们就曾经有讨论过。师傅认为,天地的元力并非静止不动的,而是像水流、雾气一样能够流动,只不过它们的流动速度非常缓慢。

    在师傅的理论中,促使元力流动的动力,是五行之间的循环。

    而节点的微妙恰是在于此。在这片区域。五行元力构成一个完美的小循环,就像宽敞河面上的漩涡。节点周围的元力,会受到节点的影响,产生流动。

    当下的五行体系中。很少有人研究这一块,也没有什么成形的理论。师傅的很多理论,也是雏形状态,但是这次的计划,师傅论证了很多他心中的猜测。

    和师傅见面的时候。师傅谈得最多的就是他新的领悟。

    艾辉回过神来,他开始检查洞穴四周。洞穴应该是水流形成,顶端有很多的钟乳岩,地面也高低不平,布满湿滑的褶皱沟壑。角落有两条天然的裂缝,不知道通往哪里。有一条裂缝能看到水流的痕迹。另一个应该也是水流侵蚀而成,艾辉能够听到里面传来的水流声。

    在地底世界,熔岩就像是阳光吸引着各种生物,而水流则是打造地底千奇百怪的那双神奇之手。

    没有看到火珊瑚让艾辉松一口气。

    地底荒兽从来都是危险的代名词,现在变成地底血兽。只会更危险。刚才那只熔岩蜘蛛,如果不是铁妞发疯暴走,艾辉对取胜没有多大的信心,绝对是一场艰难至极的战斗。

    艾辉现在能够感觉到自己和以前的差别。

    没有剑胎状态,艾辉感知远没有以前那么敏锐,这让他非常不适应。他的感知范围大大缩小,在缺乏光线、地形复杂的地底世界,这非常不利。但是他对剑术的理解要更深刻,当他的剑和对方触碰的刹那,反应比以前更快更合理。

    独特的剑丸元力。威力更大,踏入内元的境界,他的元力更加深厚,相持的能力更强。体内肌肉残留的雷电。都被他导入双手宫和地宫,他的元力拥有独一无二的雷电效果。

    综合起来,他的实力比以前还是要厉害许多。

    但是他需要面对的敌人,同样比以前厉害许多,很多时候他根本没有自己变强的感觉。

    师雪漫紧紧跟在艾辉身旁,以便给予支援。带队的经验让她逐渐习惯了配合。她的性格本来就是一丝不苟。没那么容易被说服,可一旦觉得某个习惯很好,就会坚持下去。

    艾辉准备探查那条裂缝,主要是看有没有野兽活动的痕迹。如果没有野兽活动的痕迹,他就会让楼兰把这道裂缝堵住。

    另外那条裂缝也会如此。

    风从裂缝吹出来,阴冷得快要渗入骨头里。艾辉没有贸然进入,而是凝神细听。师雪漫在一旁屏住呼吸,她知道艾辉这方面的经验要比她丰富得多。别看她平时看艾辉各种不顺眼,但是在战斗,却是从来不质疑艾辉的任何决定。

    听上去没有异常。

    艾辉朝裂缝走去,眼看就要走入裂缝,心中警兆忽生。

    身体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垂地的龙椎倏地弹起,就像遇到危险突然扬起上半身的毒蛇,脚尖点地,朝后疾掠。

    叮!

    剑尖触碰的瞬间,北斗运转的七道剑丸,同时爆裂。

    艾辉如遭重击,身体向后抛飞。

    裂缝内响起一声轻咦。

    紧接着,一道红光突然从裂缝中飞出,奇快无比射向艾辉。

    师雪漫踏步挺枪上前,云染天准确击中红光。

    势大力沉的云染天击碎红光,但是师雪漫也被冲击力推得连续后退七八步才稳住身行。

    艾辉和师雪漫的脸色不约而同微变,两人的合力,竟然都落在下风。两人一左一右,呈掎角之势,如临大敌面对裂缝。

    一道红色身影从裂缝中缓缓走出来。

    艾辉看清来人,眼睛蓦地瞪圆,脱口而出:“是你!”

    红衣少女发现艾辉,脸上也露出讶色:“原来是你。”

    师雪漫看到对方的第一眼,眼前一亮,好美的女子!

    精致无暇的脸庞,美得令人窒息。朦胧的眼睛,就像烟波浩渺的水面。一袭红衣就像笼罩身上的红色烟云,平增几分缥缈神秘的气质。她就像从迷雾中走出来的女子,周身环绕着神秘和未知。

    小巧而温润的红唇,点亮了如烟如雾的神秘,也点亮了精致雪白的锁骨,呼吸间的微微张合,异常的性感妩媚。

    烟视媚行,师雪漫脑海中不自主浮现这四个字。

    师雪漫对于容貌从来没有太多的感觉,因为她的容貌气质,向来是人群之中的焦点。

    然而眼前的红衣女子,第一次让她有些自觉形惭。

    两人以前认识……

    这句话在师雪漫脑海中一闪而过,她的目光下意识看向艾辉。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做出这个动作,但是就像本能一样,她下意识看向艾辉。

    当她看到艾辉全身紧绷,如临大敌的模样,她感觉笼罩周身的无形压力一下子消失。

    她精神一振,紧了紧手中的长枪,有些幸灾乐祸。

    看来混蛋在这个女人手上吃过不小的亏啊!

    她第一次在艾辉身上看到如此紧张如此如临大敌的模样,刚才对方展现出来的实力,也让她心中凛然。

    但是,她没有半点害怕的情绪,反而有些跃跃欲试。

    红衣少女看了一眼师雪漫,眼中闪过一抹惊艳。师雪漫清冷的气质配上绝美的容颜,还眉宇间的坚毅,全身着甲的飒爽,一看就不自主令人心生爱慕。

    “真是负心郎,才这么短的时间没见,你都有新欢了。”

    红衣少女语气幽幽,满脸伤心欲绝。

    艾辉目光一眨不眨地盯着对方,身体微微伏低,他在调整自己的呼吸,五指轮流松开剑柄,又轮流握紧,他让自己紧绷的肌肉放松。

    他知道眼前这个女人多么危险,实力是何等深不可测。

    如果说艾辉最不想遇到的敌人,红衣少女莫属。

    不过,眼下没有后退的路。

    “小心,她是血修。”艾辉忽然开口提醒师雪漫。

    师雪漫心中一震,血修!

    她以前没有听过血修这个词,但是她立即就明白。瞬间无数念头在她脑海中流转,目光一凝,煞气浮现,沉声问:“血灾是他们做的?”

    “对。”艾辉的回答干脆利落。

    红衣少女看着紧张的两人,嘴角绽放一抹笑意,她的目光落在艾辉身上,亮起一抹异色:“你的进步,真是让人惊讶。果然不愧是我看中的人,你当时不告而别,人家可是伤心了很久。没想到今天故人重逢,看来是天意哦。”

    比起那个难缠的郁鸣秋,眼前的少年虽然实力差了点,但潜力更加巨大。

    熔岩蜘蛛的气息让她意识到那条裂缝后面是通的,熔岩蜘蛛活动范围很大。她突然的举动让郁鸣秋慢半拍,借助复杂的地形,她甩掉了郁鸣秋。

    她本来是准备在驯服熔岩蜘蛛后,再去干掉或者俘虏郁鸣秋。

    没有想到竟然会遇到艾辉,艾辉的进步更是让她大为吃惊。

    当时艾辉能够承受血毒的数量让她都感到吃惊,后来她一直在思索艾辉是如何逃跑的。现在发现,艾辉竟然没有变成血修,而且实力还暴涨如此之多。

    这家伙身上一定隐藏着什么秘密!

    红衣少女眼睛亮起异样的光芒,这次还看你怎么逃出人家的手掌心。

    然而她目光未曾注意的师雪漫,此刻却沉浸在异常的愤怒之中。她一直以为,血毒是天灾,没有想到,竟然是人为。

    血灾死了多少人?

    不知道!

    多少人每一刻都在承受着生离死别,承受着对死亡的恐惧和绝望。

    不知道!

    无法饶恕!

    从未有过的愤怒和憎恨,像烈火一样烧过师雪漫的心,干掉她!

    师雪漫一言不发,挺枪刺出!(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