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两百四十六章 无懈可击的理由
    城主府的气氛忙碌而紧张,九根金针全部打造完毕,让大家振奋之余,也感受到巨大的压力。接下来的工作一旦开始,中间就不允许出现任何问题。

    为了抓紧时间,天坑那一处节点交给艾辉他们,其他的八处节点,城主全都派出队伍侦察。

    不断有队伍回来报告,到目前为止,都是好消息。

    “以城为布”的计划是整个松间城的轴心,城主和院长都对其寄予厚望。说实话,能够拖到现在,已经远远超出他们的预期,这也让他们有自足够的时间完成“以城为布”的计划。

    大概是连续的好消息,让院长的心情也变得好了不少,语气也变得轻快:“现在只剩下艾辉他们那边了。”

    “是啊,只剩下他们那边了。”城主王贞言语间颇多感慨,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其中的艰辛,只有他们才知道。

    “我没想到你会把天坑的任务给艾辉。”院长也有些感慨,他现在对王贞相当信服,没有王贞在几次关键时刻的抉择,情况只会更糟糕。

    王贞似乎想到什么,哈地一笑:“想要让艾辉做点事,多不容易。你看哪次我们不是天勋、奖励、功法诱惑,整个松间城都没人比他赚得多。”

    院长也哈哈大笑:“你已经够好了,起码是他立了功之后你才给的奖励。你是没看到他和我谈条件的嘴脸,绝对六亲不认!”

    王贞脸上带着笑意:“所以你说他好不容易愿意主动揽事,我能不答应?”

    “就不知道里面什么情况。”院长脸上多了一丝担忧:“我该和他们一起去的。”

    “放心吧。”王贞劝解:“艾辉的实力,现在有点看不透。还有师雪漫在他身边,能出什么事?而且那小子太冷静了,有大将之风。咱们能守到现在,最大的功劳不是你我,而是他。”

    院长点头。

    长街之站,倘若没有艾辉,后果不堪设想。天坑俯冲战,倘若不是艾辉提醒,也绝对不会是这样的结果。当时只要稍有迟疑,面对的结果就完全不同。

    两次关键时刻,都是艾辉力挽狂澜。

    “乱世出英雄啊。”王贞深有感触:“看着那小子一步步走上来,从一个学员,变成【雷霆剑辉】。我们真是老了,以后的天下是他们这些年轻人的。”

    院长长叹一声道:“是啊,我现在只希望他们都能够完完整整撤出感应场。”

    “会的。”王贞的语气异常肯定:“我们坚持到现在,这么多人的牺牲,可不是为了失败。等艾辉他们一回来,我们就开始钉入金针。”

    黑暗的地底世界,奔腾的熔岩河不时迸溅起明亮的火花。

    两道身影在极快地飞掠,一男一女,两人交手的速度极快,青色的箭芒和红色的血光在空中不断碰撞。女子身着红衣,身法极为诡异,就像鬼魅一般在空中忽闪忽现。男子手上拿着弓箭,在后面紧追不舍,身形快如闪电。

    两人所过之处,沿途飞沙走石,熔岩河不时被他们炸得扬起漫天火雨。

    但是能够看得出来,两人也不敢拼得太过火,这里是距地面超过数千米的地底世界。若是拼得过火,引发大范围的垮塌,那两人就要一起被埋葬。两人实力再高,这样被活埋,绝无半分生机。

    “郁部首追了小女子五天,莫非对小女子心生爱慕?如此不舍离去。”

    红衣少女轻笑声在在岩石间回荡,一道青色箭芒从后面钻入她的身体,却毫不受力穿透而过,没入岩石之中。红色的身影在空中变淡,却原来是残影。

    “是副部首。”

    郁鸣秋一本正经纠正对方的错误,手中的弓弦也不搭箭,闪电般拨动。一道箭芒倏地没入刚刚从另一处浮现的红色身影,但是穿透身影,没入墙壁。

    从他胡乱搜寻,到碰到红衣少女,他立即发现红衣少女身上的力量和血毒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便紧追不放。

    红衣女子的出现,印证了他心中的一些猜测,感应场爆发的血毒果然是一场阴谋!他本来是想擒住对方,从对方口中得到背后势力的情报,但是对方的实力让他大吃一惊。

    两人交手已经五天五夜,但是到现在为止,双方都是平手!

    郁鸣秋对自己的实力有着极强的信心,能够成为一部的副部首,他的实力放眼整个五行天,也是喊得出名号的。

    自信满满的郁鸣秋很快就发现,对方的实力竟然不在他之下。

    但是更让他惊异的是,对方体内竟然不是元力,而是一种他非常陌生的力量。血毒、血灾、神秘女子、未知力量、迷雾背景……

    郁鸣秋心中震撼莫名,他知道自己触碰到真相的边缘。

    无论如何,他也要拿下对方,眼中这要妖媚异常的红衣少女,是现在最大的线索。

    郁鸣秋就像狗皮膏药一样死缠烂打,追着对方五天五夜,就是不放弃。

    “副部首?真是看不起人呢。”红衣少女的轻笑缥缈不定:“五行天多没意思,郁兄何不加入我们?部首之位,虚位以待,这点承诺,小女子还是可以承担的。”

    “还部首之位,说得还挺像那么一回事。”郁鸣秋不以为然。

    “是啊,机缘巧合呢。我们正在准备建立十三部,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哦。错过了这个机会,部首之位就难说了。郁兄说不定会见到不少熟人哦,可不是每个人都像郁兄这么顽固哩。”

    郁鸣秋心头微震,手上动作却没有半点减缓:“熟人?来来来,说几个名字,看熟不熟。”

    “嘻嘻,郁兄加入我们,自然就可以知道。”

    双方这样的言语试探,五天来不知道交锋了多少次。

    红衣少女心中也郁闷,在松间城栽了一个跟头,结果又遇到迷路的郁鸣秋,然后就被对方缠上。本来她看郁鸣秋十分疲惫,还想着怎么把对方俘虏,没想到郁鸣秋的韧性异常出色,她不仅没有把郁鸣秋拖垮,反而被郁鸣秋缠上。

    “我这么帅,区区一个部首就打发我?你们太看不起人了!”

    郁鸣秋嘴里飞快吐出一连串的话,手上的动作更快。

    红衣少女丝毫没有放松警惕,轻松躲过:“招揽不到郁兄,真是遗憾。五天过去了,也不知道等待郁兄救援之人,如今还活着么,说不定已经落入血兽之口。能够让郁兄如此奋不顾身前来,想来一定是至亲之人吧。”

    郁鸣秋大笑:“哈哈,想跑跑不掉,郁闷了吧。”

    “我只是好奇郁兄为何做无用功?如此紧追不舍。”红衣少女满脸无辜。

    郁鸣秋理直气壮:“因为我迷路了啊。”

    “迷路……”红衣少女被郁鸣秋的回答说得一头雾水,她无法把两者联系起来。

    “追杀你和找路,我觉得还是追杀你比较容易。”郁鸣秋的理由无懈可击。

    “……”

    地底世界更是复杂,双方此刻都迷失了方向,不知道身处何方。红衣少女一直沿着熔岩河前进,熔岩河支流众多,而且必然流通无阻。那些看上去四通八达的裂缝洞穴,反而很容易遇到死路。

    一旦遇到死路,她就不得不和郁鸣秋拼杀。

    现在就和这么强劲的对手毫无花巧拼杀,不是她的计划。

    她也不想浪费时间在郁鸣秋身上,郁鸣秋看上去有的时候大大咧咧,但是心思精巧,稍不小心,就容易被他带到沟里去。

    郁鸣秋展现出来的韧性,也让她明白这个级别的强者,实力何等强悍。

    她现在需要的时间,只要给她一些时间,精通役兽诀的她就能收服一只实力强悍的血纹兽。有血纹兽的帮助,就能够打破平衡,从而击杀郁鸣秋。

    忽然,她注意到空气中有一缕若有若无的熔浆气息。

    最近的熔岩河距离她现在的位置也有五十米,附近是开阔地带,这缕岩浆的气息混杂着血灵力特有的波动。

    周围随处可见的火珊瑚啃食的痕迹,让她心中一动。

    熔岩蜘蛛!

    而且从残留的血灵力波动来看,还是一只蜕变级别比较高的熔岩蜘蛛,有很大可能是一只“褪血”的熔岩蜘蛛。

    当血兽生长出血纹,而且血纹开始稳定,全身的血色就会褪去,皮毛恢复正常的颜色,被称为“褪血”。

    完成褪血的血兽,看上去和普通的野兽没有什么区别,但是实力异常强悍。褪血是血兽身上血纹彻底稳定的象征,从此血兽便会进入全新的境界。

    如果有熔岩蜘蛛的帮助,一定能够击杀郁鸣秋。

    击杀一位副部首的功劳相当可观。倘若运气比较好,能够俘虏对方,那她将拥有一位真正重量级的手下。

    再忠诚的人,也抵挡不住神之血。

    凡人怎么能够抵挡神的血呢?

    她身形猛地钻入旁边一道狭窄的裂缝。

    郁鸣秋呆了一下,暗呼不妙,连忙追过去。

    这五天红衣女子都是沿着熔岩河逃窜,从来没有钻过裂缝,这突然的变故,让他的反应慢了半拍。

    就这半拍,等他钻进裂缝,已经失去红衣少女的踪影。

    好在没有其他的岔路,他二话不说,朝前方疾掠而去。手机用户请访问m.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