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两百四十五章 想做人吗
    何勇无神地看着密密麻麻的藤蔓,它们就像蛇一样垂下,末梢缓缓游动,只要伤员有任何异动,它们就会蜂拥而上。{我们不写小说,我们只是网络字搬运工。-<可?乐小?说?网>~随~梦~小~说~щ~suimеng~ā何勇是一位木修,曾经他视作伙伴得藤蔓,如今却是冰冷的审判。

    从一开始的恐惧,再到后来的崩溃,再到现在的麻木,何勇已经知道自己没有生存下去的希望。

    到这个时候,他反而没有那么恐惧,只是在等待死神的降临。

    没有侥幸之心,人反而要平静得多。埋怨吗?没什么埋怨。死亡意味着结束,亲手干掉自己的兄弟伙伴,那是更漫长的痛苦。

    当他感染血毒,审判已经开始。

    血毒在他体内蔓延,他感受着一直可怕的凶兽在他体内觉醒。他宁愿在伤兵营安静死去,也不愿意失去意识,像野兽一样攻击人类。用这具躯体去杀死自己的朋友亲人,他宁愿死去。

    死神没有马上到来,血毒在蔓延。

    死亡前的时间,总是会让人不自主回顾自己的一生。虽然他的人生没有做出什么了不起的事情,没有赚很多的钱,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成就,还有一些没有实现的小遗憾,但是他已经非常满足。

    他有可爱的孩子和美丽的妻子,重要的是他们还活着。

    最后关头他推开自己的孩子和妻子,他为自己的勇敢自豪,没有比这更完美的结局。

    自己会死去,但他们会好好活下去,这就足够。

    他觉得自己是幸运儿,他现在只需要享受最后的时光,等待死神的如期而至。

    血毒蔓延的速度非常快,他能够感受到自己身体的变化。不是虚弱,而是充满了力量,狂躁的力量。他的心中不断涌动一些杀戮的念头,它们就像野草一样疯长。

    他的体格变得更加强壮,指甲变得锋利。就像猫虎的爪子。半夜的时候,他能够听到骨头在生长的声音,肌肉变得粗壮结实,毛发几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生长。声音变粗而且浑浊。会发出像野兽一样的低吼。

    他的视野变得血红,躁动不安,只要一丁点声音,都会让他心中杀意大起。

    身体开始出现一些不受控制的举动,任何靠近他的人。都会遭到他的攻击。

    何勇发现他对身体的控制力在迅速降低,但是他并没有多害怕。之前的伤员也是这样,血毒蔓延会让他们开始兽化,他们就会变成危险的血兽,疯狂攻击周围一切。

    而当这个时候,头顶垂下的藤蔓,就会做出最终的审判,终结他的生命。

    何勇知道,自己的生命尽头将要到了。越是到最后的时刻,他越是觉得死亡是有种解脱。身体不受控制,心神被杀戮填满,让他无法回忆那些生活中美好的片段,让他无法回忆妻子和孩子甜美的笑容。

    这样的存在还有何意义?一想到自己的亲人会看到自己如此丑陋的模样,他不寒而栗,死亡与之相比,根本不算什么。

    是时候结束一切了。

    快来吧!

    然而让他恐慌的事情发生了,头顶飘荡的藤蔓就像没有看到他一样,在风中悠然摆动。

    快来杀我!

    他心中狂喊,从喉咙发出却是如同野兽般的怒吼。

    头顶的藤蔓没有任何反应。

    为什么?

    狂躁的杀戮冲动。从他身体深处陡然爆发,赤红的世界如同潮水般占据他的视野和大脑。残余的理智缩在角落,目睹一切,然而身体却是如此陌生。完全不受他的控制。

    他蓦地扑向离自己最近的一人,长满锋锐指甲的手掌毫不费力洞穿对方的身体。

    回应他的,是一声血兽般的怒吼。

    整个伤兵营变成一个残酷的角斗场。

    高楼上,看着下面正在上演的厮杀,严海心中寒气直冒。几千人在同时厮杀,如此混乱血腥的场面。让严海手足冰冷。他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是个好人,但是这样的场面,依然让他本能恐惧。

    更让他恐惧的是身旁亲手导演这一幕的田宽大人。

    转眼间,就倒下了一大半人,野兽的怒吼也变得稀稀落落不少。满地的尸体和横流的鲜血,让伤兵营恍如修罗场。

    田宽慢条斯理摆弄着植物。

    密密麻麻的藤蔓倏地生长,就像一条条灵蛇,钻入血泊之中。它们贪婪地吸收汲取鲜血,就像尝到了世间的美味,丝丝缕缕的血色混杂在嫩绿之中,异常妖异。

    “这些鲜血可是上好的肥料,不能浪费。”田宽神色淡然。

    严海心中一颤,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问:“大人,属下愚钝,有一处不太明白。”

    “哦,什么地方不明白?”田宽随口应道。

    严海小心翼翼问:“这些伤员都被圣血侵染,都是我们的人了,这样……是不是太可惜了点?”

    “可惜?”田宽哈哈一笑:“你觉得可惜?”

    严海结结巴巴道:“属下是觉得,这么多人组织起来,也是一股不小的力量。”

    田宽笑吟吟道:“我只需要有用的人。你看这么多人,但是绝大多数,都没有什么用。我只需要他们之中的精英。五十个,我只需要五十个人。”

    严海心中一颤,两腿战战,背后的冷汗一下子留了下来。

    “几千人之中筛选五十人,给他们的机会已经足够多了。”田宽脸上轻声一笑:“死了只能说明他们太弱了,胜利者才有资格得到机会。”

    严海后悔不已,自己怎么就忘了?大人就是这种淘汰的方式中存活到最后的胜利者。

    田宽的目光投向下方的修罗场,脸上笑意更盛。

    “想做人,哪有那么容易的事?”

    站着的伤员越来越少,头顶的藤蔓鲜红欲滴,饱饮鲜血。它们就像妖异而灵动的血蛇。

    当场内最后只剩下五十人,那些妖异的血色藤蔓,蜂拥而至,把他们缠得结结实实。他们就像野兽一样嘶吼,挣扎。

    “看看,这就是最强的五十人,唯有胜利者才有生存的机会。”田宽语气一顿,脸上露出笑容:“和奖励。”

    他的一只脚伸出窗户,血色藤蔓从四面八方像潮水般涌来,在他脚下形成楼梯。

    踩着血藤编织的台阶,他拾阶而下,如同君临天下。

    身后的严海匍匐在地,内心满是敬畏。

    田宽自言自语:“难怪那么多人,喜欢借助外力,这感觉确实不错。”

    下方的幸存者,他们都抬起头瞪着田宽,赤红的眸子尽是愤怒,他们朝田宽怒吼。

    伤员的哀嚎对士气的打击非常大,所以伤兵营特别做了处理,藤蔓有隔绝声音的效果,震天怒吼外面也听不到分毫。

    “对强者要有足够的尊敬。”

    田宽笑意中透着一丝冷酷,浓郁的血光从他爆发。

    血光中蕴含着威严和霸道,被血藤缠绕的幸存者眼中的愤怒立即消失不见,而是变成恐惧。他们瑟瑟发抖,当血藤松开他们的时候,他们扑通全都跪伏在地。

    严海的身体也在发抖,他终于知道大人的实力多么恐怖。

    大人周身的血光让他本能地畏惧、服从,他脑子里没有半点反抗的念头,体内的血液温度骤降,他如同置身寒冷的冰原。

    “恭喜你们,得到全新的机会,机会从来都是对胜利者的褒奖。”

    血光中的声音威严而诱惑。

    何勇在瑟瑟发抖,他的身体在发抖,那些杀戮的冲动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服从和畏惧,就像是野兽对天敌,烙印在身体最深处的本能。

    他完全失去对身体的控制。

    那一丝残存的理智也在发抖,在如同潮水般的赤红之中,他看到自己杀死离自己最近的陌生元修,杀死认识二十年的好友,杀死一个接一个认识的不认识的人……

    手掌沾满鲜血。

    他就像旁观者,恐惧地注视着疯狂的杀戮,连续不断的杀戮,那一丝仅存的理智,在杀戮的怒潮中飘摇,像枯枝一样无力。杀戮后的快感,是如此清晰,是如此令他恐惧。

    不……

    他只是想死,只是想结束这一切。

    红色的血光笼罩着他的世界,血光中有个声音:“机会从来是对胜利者的褒奖。”

    机会……

    野兽的身体在蠢蠢欲动,最后一丝理智摇摇欲坠,会是什么机会?

    “野兽的感觉怎么样?不受控制,本能杀戮,感觉是不是糟糕透顶?想不想掌控一切?掌控你们身体的一切。你们可以重新来过,重新拥有一切,重新掌握一切。你们可以开始心的人生,可以开始新的生活,重新做人。”

    “想做人吗?”

    红光中,那个声音时而缥缈遥远,时而就在耳边。

    “想做人吗?”

    ……

    “想做人吗?”

    像回音一样,一遍遍拷问。

    何勇最后一丝理智几乎崩溃,他的脑海中忽然闪过和妻子第一次认识的画面,闪过他牵着孩子蹒跚学步的画面,闪过他挡住血兽的画面,他还记得看到家人毫发未损时,内心的突然安定。

    不是什么都可以重新来过,因为不是什么都可以放弃。

    “不……”

    野兽的低吼异常清晰。

    田宽有些意外:“真是遗憾。”

    血藤倏地绷直,刺入野兽的后脑,野兽身体一僵,赤红的眼眸光泽褪去。血藤抽出,野兽尸体摔倒在地,爬满浓密毛发的脸庞说不出的安详。

    “下一个。”

    “想做人吗?”(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