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两百四十章 致命的弱点
    夜空仿似笼着一层黑纱,阴沉沉的如同化不开的墨。『可*乐*言*情*首*发(..om)』『可*乐*言*情*首*发(..om)』

    整个松间城空空荡荡,街道上尽是断壁残垣,几颗没有被摧毁的南瓜灯释放着昏暗的黄光,映照着这个满布疮痍的城市。

    两团模糊不清的阴影在废墟间穿行。

    严海走在前面,他在松间城生活了多年,哪怕城内已经是一片废墟,他依然很熟悉。

    自打当日炼化了田宽交由他的那枚血晶后,他顺利凝结出血纹,成为一位真正的血修。田宽还传授他几手【无影】,更是让他的实力暴涨。

    体内前所未有充沛的力量,让他信心十足,更何况身后还有大人压阵。

    他行走之间飘忽不定,周身环境扭曲,似乎是有着一层薄薄的阴影笼罩他周围,和四周的夜色融为一体,难以察觉rds();你是我的魇。

    他们忽走忽停,避开沿途巡逻的元修。

    到了。

    严海脚步一停,抬头看了看高耸的围墙。围墙被密密麻麻的各种植物覆盖,这里是松间城除了城主府外保存最完整的地方,伤兵营。

    严海朝身后做了个手势,他依然小心谨慎。

    刚刚凝出血纹,他的实力比以前要强大许多,但是松间城内如今还活着的元修,实力也同样今非昔比。院甲一号队、雷霆剑辉,最近更是传得沸沸扬扬,那天雷电滚滚的场面,也让他当时差点吓瘫在地。后来想起心中亦是惴惴,担心稍有不慎,就会有可能小命不保。

    紧张的不光是自己,大人一开始对城内的元修不以为然,现在的态度也变得忌惮许多。

    但是大人不愧是从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一眼便找到松间城的弱点。

    如果计划能够成功。松间城的形势会立即发生改变。

    严海觉得计划成功的可能性非常大,想到这里,他心中一片火热。

    围墙高耸的伤兵营。用来隔离受伤的元修,几千名受伤感染血毒的元修被关押在里面。对于这些元修。城主府也是头痛无比,血毒现在还无法医治,而这些受伤者既不能杀,也不能听之任之,只能把他们隔离起来,避免造成更大的扩散。

    除了拖,没有任何办法,大家只能寄希望长老会能够更快找到医治血毒的办法。

    隔离区守卫森严。不过都是针对可能出现的血兽,和里面中毒比较深的伤员。松间城的人手短缺,自然没有过多的人手来看管伤员。为了能够让更少的人手看管如此众多的伤员,伤病营被完全封闭起来,四周高耸的围墙和厚厚的藤蔓穹顶,把他们和外面的世界隔绝开来。

    监视的植物和能够禁锢伤员的藤蔓长满整个伤兵营每个角落,它们就是最忠实的哨兵,一旦发现哪一位伤员的情况恶化,凶性大发,附近的藤蔓就会飞快缠绕禁锢伤员。

    利用遍布每个角落的藤蔓。三位木修便能够掌控全局。发狂的伤员,只有最原始的本能,还不懂得利用自己的力量。并不难对付。

    反倒是伤兵营周围巡逻的元修不少,担心会有突然出没的血兽,破坏伤兵营的围墙。

    严海这几天的任务,就是摸清楚巡逻队伍的规律。剩下的事情,就不用他动手。

    田宽手中多了两颗绿色的药丸,他自己吃了一颗,另一颗递给严海。在田宽的注视下,严海硬着头皮把药丸吃下去。

    田宽低声吩咐:“用灵力化开。”

    严海连忙运转体内的血灵力,他惊讶地发现。自己体内红色的血灵力,竟然变成绿色。周身淡淡的血气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清新的植物气息。

    严海精神一振,组织果然深不可测!

    竟然还有这样的好东西!

    “你在前面带路rds();至爱腹黑世子妃。”田宽低声吩咐。

    “是。”

    严海心中凛然。不敢犹豫,沿着外墙攀爬。藤蔓上的随处可见的藤铃,安静得就像睡着一样,没有任何声音。

    两团阴影悄无声息爬上高墙,钻进厚厚的藤蔓穹顶。

    严海觉得无比惊奇,那些危险而警觉的藤蔓,就像看不见。

    大人一定是早有准备!

    他不由充满期待,大人下一步会怎么办?

    伤兵营三位木修镇守的阁楼是伤兵营的中枢,窗户周围被粗壮的藤蔓挤开,他们居高临下,监视下面院子里游荡的伤员。这里视野最好,能够清楚看到院子里发生的一切。

    无数藤蔓垂下,就像一条条敏锐的毒蛇,随时缠住那些失去控制的伤员。

    中了血毒的元修会逐渐出现兽化的症状,随着血毒的加深,他们兽化的程度会不断加深,最终失去自我的控制,沦为野兽。

    那将是他们生命终结的时刻。

    每天都有人被终结,三位木修也从一开始的难过和不忍,到后来麻木。

    还能怎么办?灾难中的人命就是如此渺小和卑微。

    高墙之外,每天都很多人死去,死于血兽。高墙之内,每天也有很多人死去,死于自己人之手。

    最冰冷的选择,总是出自别无选择。

    孙可看着灵蛇般的藤蔓卷起一位发狂的伤员,另一根尖锐藤蔓就像利剑刺入这名伤员的后脑,伤员眼中可怖的血色一点点暗淡。

    “我们大概是木修中的刽子手。”孙可涩然自嘲到。

    身边的王同安喃喃:“我们是为了他们好。”

    “我认识他,他是我邻居,他是个好人。”孙可语气更加涩然。

    王同安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你不用安慰我。”孙可自顾自道,目光失神看着下方:“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真希望这场灾难快点过去。”

    王同安觉得气氛有些沉重,转移话题道:“出去了你想干嘛?”

    “重头修炼。”孙可转过脸:“我不想再当木修了。我以前就是因为不想杀人才修的木系,没想到杀的人更多。”

    王同安心中一颤,拍了拍孙可的肩膀:“和我的想法一样,你要不要休息一下?”

    “你先去休息吧,我再坚持一会,过会小郑就醒了。”孙可脸上恢复正常:“放心,我没那么脆弱。”

    王同安点点头:“那我先去后头休息,有情况喊一声。”

    “去吧去吧。”孙可挥挥手。

    王同安去休息,孙可一个人注意下面的情况rds();夫君是朵白莲花。他们三个人镇守这么大的伤兵营,哪怕有这么多的藤蔓,也依然非常辛苦。

    他们也曾想上面申请加派人手,但是要求被驳回。元修的伤亡很大,人手短缺非常严重,根本无力派人前来。

    现在大家也知道感染血毒没救,很多元修受伤都会选择与血兽同归于尽。最近被送到伤兵营的伤兵数量锐减,这才让三人堪堪支撑。

    孙可的注意力都在下方,没有注意到危险从上方悄然逼近。

    城主府。

    王贞看着艾辉,这是艾辉第一次主动到城主府。艾辉主动询问“以城为布”计划相关的许多细节,并且表达了希望能够帮忙的意愿。

    “守川收了个好徒弟。”王贞赞道。

    他不是客套,艾辉去看望王守川,手下早就有人汇报。

    在王贞的印象中,艾辉是一个非常有能力和才华的年轻人,但是性格却是相当暮气沉沉,完全不像年轻人,而像是混迹多年的老油条,绝对不会主动揽事。不仅不会揽事,就连交给他的任务,都要讨价还价,赚足了好处才肯干。

    对于艾辉这一点,王贞一直相当头痛。

    偏偏艾辉的表现越来越好,声望越来越高,王贞更不能来硬的。

    没想到今天艾辉竟然会主动提出帮忙的意愿,王贞知道对方完全是冲着王守川来的。但是也从这一点看得出来,艾辉和师傅王守川之间的感情很深厚。

    只要艾辉愿意帮忙,那是最好不过。

    艾辉身边的师雪漫,也不由转过脸看了艾辉一眼,才知道里面竟然有这么多的内情。

    “有你帮忙,我们的进度一定会加快。”王贞也没有客气,直接道:“我们的金针快打造完毕,接下来的任务是需要把九根金针钉入指定的位置。这些位置是松间天地元力的节点,这些节点一旦激活,整个松间城附近的天地元力都会发生变化。也就是说,一旦我们开始钉下第一根金针,后面的金针间隔不能超过一天。”

    “所以城主想先从最难的位置入手?”艾辉问。

    王贞露出欣赏之色:“果然是聪明人。没错,先难后易,我们的风险比较小。第一根金针多花几天成功没事,可一旦第一根金针钉下去,我们后面就不能再出任何差池。所以第一根金针,必须是最困难的位置。”

    “我愿意前往。”艾辉毫不犹豫道。

    “院甲一号队愿意前往。”他身边的师雪漫同样毫不犹豫道。

    “那我把最困难的任务交给你们。”王贞走到松间城的地图前,指着地图上一点:“你们把金针钉入此地。到时会有专门工匠跟随你们,你们要保证他们的安全和自己的安全,如果情况危急,拖后两天也没关系。如果你们受伤,后面八根金针我们也很危险。”

    师雪漫看到地图上的那一点,目光骤然一凝。

    那位置赫然是,天坑!

    艾辉面无表情点头:“好的。”(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