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两百三十八章 新剑
    一把铅灰色乌云笼罩的剑,安静悬浮在桌子上方。︾︾,

    和云染天的白色云雾不同,灰色的乌云看上去更加浓郁,细微的雷电在乌云中游走不定,一闪而逝,看上去就像一团小型的雷雨云。

    条状的乌云看上去更像是剑鞘,没有半点臃肿的感觉。

    七把银色小剑就像游鱼般,飞快地在乌云中游走。小剑长约三寸,银光闪闪,光可鉴人,每一把剑身镶着一颗雷电海宝。

    乌云剑身内不时亮起的雷电细流,就是七把小剑高速游弋产生。

    “好漂亮!这是那根蛇骨头?”师雪漫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凑到近处仔细看:“这是剑吗?是不是要拔剑?”

    “不用的,雪漫。那是锋云。”楼兰认真解释:“它是剑刃。”

    锋云是一种非常特殊的云,元力注入其中,能够产生锋锐的效果,是彩云乡的特产。彩云乡出产各种稀奇古怪的云,比如沉重如铅的铅云,色彩斑斓的彩云,绿色的毒云,能够产生火焰的火云等等。

    就像翡翠森的植物种类数不胜数,彩云乡的云朵种类也是多如牛毛。只有精通于此的水修,才能够如数家珍,深谙其中的奥妙。

    “剑刃?锋云做剑刃?好巧妙的想法!”师雪漫眼前一亮,忍不住赞道:“楼兰好厉害!”

    “谢谢雪漫。”楼兰的眼睛笑成弯月,但是旋即语气遗憾:“血蛇椎骨的性能很好,品阶很高,从五行来说,是金、水双属。选锋云为剑刃,金生水。但是两者等阶相差太大,导致蛇骨的威力不能完全发挥。剑穗是燎原石而成,等阶太低,聊胜于无。七把小剑用的是银光木,受锋云水元力增益。锋云和银光木等阶差不多,元力增益效果不错。只能算一把玄兵。不过特殊的雷电效果和蛇骨的出色物性,还是能让它成为一件不错的玄兵。”

    “如果锋云能够换成天锋云,银光木换成千纹银木,燎原石换成熔心岩,这把剑就是一件非常出色的地兵,再加上雷电效果,就是一件稀有的地兵了。”

    大家都明白楼兰说的是什么,他们虽然不会具体打造,基本的常识还是知道。兵器的划分没有食材那么复杂。最强大的是天兵,其次是地兵,再其次便是玄兵,最普通的是草兵。

    除了特殊的材料,比如云染天,一般的兵器,影响其品阶的,除了轻重软硬等物性。一个最重要的区别,就是元力之间的生发。

    金木水火土是一个完整的循环。生生不息。五行相生是五行元力最重要的特性之一,在兵器中这亦是原则,增加元力相生的效果,减少元力相克的效果。

    如果兵器五行具备,生生不息,那就是天兵。这类天兵往往对元修的消耗非常小。而且在五行元力相生的过程中,能够产生诸多神妙。

    地兵则比天兵少一行,只有四行,这也是双方差距巨大的原因。从数量上仅仅只少一行,但是原本完整的循环中断。元力的流动就无法完成循环。

    这是质的差别。

    地兵和玄兵的差别则没有那么大,三种属性的材料,只是让它的威力和变化不如地兵。

    草兵的制作大多简陋,单属性材料,或者简单处理的双属性材料结合。

    从原理上,兵器的打造非常简单,但是实际上却大有讲究。比如只有同等阶的材料,才能完成完美的相生,锋云和银光木的等级比血蛇椎骨差许多,导致它们无法完成彻底激发血蛇椎骨的金之属性。

    再比如绝大多树材料并非单一属性,往往具备几种属性,对制作者都是极大的考验。

    合适、充足的材料,出色的技艺,才能打造出一把好的兵器。一些特殊的材料,拥有无以伦比的特性,自然不需要考虑五行相生相克。只不过专业打造兵器的元修,对这种蛮干的方法,从来是十分鄙视,认为糟蹋好东西。

    楼兰对这把剑并不是十分满意,但是艾辉的目光连片刻都没有挪开。

    这把剑有着许多出色的设计,可以看得出楼兰的水平非常厉害。比如剑刃用锋云,这就完美地解决了血蛇椎骨没有剑刃的问题,艾辉觉得自己打破脑袋都想不到。

    锋云可以随着血蛇椎骨随意弯曲,可刚可柔。

    七把小剑更是出色的设计,应该是借鉴了青铜剑匣,但是更为巧妙。

    一瞬间艾辉就想到好几招。

    比如小剑隐藏在锋云中,对方挡住自己的剑,小剑突然钻出来,对方一定猝不及防。而且七颗海宝只有着极为微妙的联系,这意味着它们可以做出许多更复杂的变化。

    真是好剑!

    “艾辉不试试剑吗?”楼兰歪着脑袋:“这把剑还没有名字。”

    艾辉有些兴奋抓住剑柄,坚硬冰冷的血蛇椎骨一入手,他躁动的心就安静下来。

    落在其他人眼中,当艾辉拿起剑,他就像换了一个人。难以言喻的气势,从艾辉身上悄然向四周扩散。

    他看上去安静而又充满危险。

    忽然,艾辉咧嘴一下,露出雪白的牙齿:“我需要陪练,谁来?”

    端木黄昏顿时眼前一亮,师雪漫陪练,把艾辉打得落花流水的整个过程他都看在眼中。他也想落井下石,奈何艾辉也不傻,毫不犹豫拒绝了他。

    艾辉找遍其他人,偏偏就是不找他。

    端木黄昏早就看得心痒痒,能够把艾辉打得像狗啃泥一样,他光看就觉得爽得不行,如果要是自己动手,那该爽到什么地步?

    想想自己在艾辉手上吃过多少亏?

    端木黄昏内心心急如焚蠢蠢欲动,但是偏偏没有机会,无论他跳出来几次,艾辉就当没看见。越是如此,他越是憋得厉害。

    听到艾辉说要陪练,他想也没想就站出来:“我来!”

    想到艾辉连续拒绝自己,端木黄昏故意讽刺道:“剑也有了,这次什么借口?”

    “既然你这么坚持,就你吧。”艾辉语气仿佛充满无奈。

    胖子把脸偏到一旁,闪过一丝不忍卒视,但是转眼间就变得红光满面,吹了个口哨,嚷道:“来来来,机会难得,开盘乐一乐!艾辉和傍晚同学,大家押谁?钱财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人生得意须押注啊!小赌怡情,大赌伤身,胖子坐庄,童叟无欺。没现金也没事,记在账上。”

    “我押傍晚!五百!”

    “刚才交手,阿辉还没恢复,我看好傍晚!八百!”

    “阿辉太着急了,他该先恢复两天。我也押傍晚!一千!”

    “……”

    连续激烈的战斗,大家的神经都很紧绷,难得有娱乐消遣,大家都非常踊跃。

    “我押艾辉。十万!”

    师雪漫冰冷的声音传来,引得大家侧目。谁也没想到,把艾辉打得最狠的师雪漫,竟然会押艾辉赢。

    胖子冷汗一下子下来:“最多只接受五千押注。”

    “那就五千。”

    师雪漫的坚决引得不少学员犹豫,胖子一看不好,故意问师雪漫:“大姐头以前没玩过这个吧?”

    “没玩过。”师雪漫摇头,她从小就极为自律,怎么可能玩过赌博?

    原本犹豫的学员听到师雪漫的回答,个个恍然,新手啊,难怪!他们毫不犹豫押傍晚同学。

    大家的目光,都转向场内的两人。

    无论是艾辉,还是端木黄昏,实力都有着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一点,从两人的气势就能看得出端倪,两人异常沉稳。

    但是下一刻,两人不约而同动了。

    场内残影闪过,站立的两人都消失不见。

    艾辉扑了个空。

    端木黄昏站在天空,他脚下莲花纹缓缓流转。艾辉不断拒绝他,他只能观看艾辉和其他学员的战斗过程。他一边看,一边在脑海中不断模拟,如果是自己,如何对付艾辉?

    端木黄昏一点都没有小看艾辉,虽然艾辉的发挥很糟糕,只是受到元力的限制。实际上艾辉的剑术比以前更加高超,已经达到非常可怕的地步。没有动用元力都能够在师雪漫手上撑那么久,端木黄昏自认做不到。

    观看的场次多了,端木黄昏还是有着很大的发现。

    艾辉有一个致命的缺点,无法飞行,而他偏偏可以飞上天空。

    端木黄昏的策略很简单,从一开始就飞上天空,居高临下对付艾辉。

    他的【青花】拥有远程攻击的能力。

    看到下面的艾辉仰着脑袋看着自己,一脸束手无策的模样。端木黄昏不由自主露出得意的邪笑,内心激荡无比。

    终于到了一雪前耻的时候!

    多少次的耻辱啊,今天到了清算的时候!

    越想端木黄昏越激动,笑容无法遏制的在他嘴角扩大,自己的心魔,终于到了斩断的一天!超越艾辉的道路就从今天开始!端木黄昏英俊的脸庞,嘴角扩大的笑容爆发成震天狂笑:“哈哈哈,艾辉,好好品尝我的青花!”

    邪气疯狂的眼睛目光闪动,汹涌的元力在端木黄昏体内激荡,修长的十指就像鲜花般绽放,无数优雅曼妙的指影此生彼灭。

    青色的涟漪,从艾辉脚下荡漾开来,艾辉身体一僵,一股无形之力把他禁锢。无数青色的枝蔓从他脚底地面钻出来,它们就像有生命一样,以惊人的速度生长。

    纵横交错的青色枝蔓交织成一个牢笼,从天空望下去,那仿佛镂空的青花长命锁,

    【青花·岁月锁】!(未完待续。)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