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两百三十七章 平静
    艾辉从师傅住处出来。

    走在漆黑的街道上,松间城的南瓜路灯早就被摧毁殆尽,夜晚没有星光也没有月亮,偶尔有巡逻的元修从头顶掠过,带来一闪而逝的光。脚下的街道坑坑洼洼,踩着碎石和浮土,到处都是断墙残垣,只有自己的脚步声在回荡。

    师傅枯槁的面容不时浮现在他眼前,第一眼艾辉是不敢相信和愤怒的。但是当知道事情的真相,他的愤怒消失得无影无踪。师傅变得有些啰嗦,拉着他说了很多,叮嘱了很多。他能够听得出师傅的愧疚,师傅觉得没有教到艾辉什么,老是说他作为老师太不合格了。

    艾辉认真地听着,带着微笑。

    师傅沙哑的声音中,没有对死亡的恐惧,没有懊恼和后悔,有的只是坦然和骄傲。

    枯槁的生命就像熊熊燃烧后微亮的余烬,光热渐息。

    艾辉很平静,连自己都有些吃惊的平静。他没有觉得惋惜,没有觉得伤心难过,他内心充满了对师傅的尊敬。

    不知道是不是见过太多死亡的缘故,艾辉对于生存和死亡和一般人并不相同。活着很重要,但有的时候并不是最重要的。

    若是再来一次,师傅还是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师傅怎么拒绝得了师娘的恳求?

    艾辉听着师傅叨叨絮絮说着自己的理解,满是皱纹的脸庞焕发出耀眼的神采,师傅对自己的成果充满骄傲。师傅说师娘一定被他的成果惊得呆住,说师娘年轻的时候遇到什么问题都会来找他。

    师傅说他自己没有白活,说了好几次。

    能在人生的余晖中,觉得自己此生没有白活,这是何等完美的结果?

    艾辉一样不埋怨师娘,师娘的选择同样令人尊敬。

    艾辉觉得自己做不到,他没有师娘那样无私,但是也同样认为师娘的选择令人肃然起敬。

    无论他们这些晚辈亲人多么难过多么心如刀绞,承受着死亡和痛楚的,却是他们俩。

    一定要帮助师傅完成“以城为布”的计划!

    他暗暗下定决心。

    回到道场的艾辉看上去和平时没有任何区别。

    师雪漫也从房间里出来,她看了一眼艾辉:“他们怎么样?”

    “还不错。”艾辉表情自然,打量了师雪漫一眼:“看起来你也不错。”

    师雪漫不答反问:“听说你需要一个陪练?”

    “没错!”艾辉点点头:“你想来?”

    “怎么?怕了?”师雪漫一脸挑衅。

    艾辉摸了摸鼻子,铁妞今天吃火药了?他打着哈哈:“我是怕付不起你钱!”

    “没关系,我付你钱!”

    师雪漫冷哼一声,话音未落,一道雪白枪芒就出现在艾辉眼前。

    尖锐的锋芒刺的得艾辉眉心生痛,艾辉一个激灵,这妞来真的!

    他的反应很快,手掌一翻,掌中的草剑就像鞭子一样抽在枪杆上,脚下侧滑,奇快无比,一番起落电光火石间完成,有如行云流水。

    虽然没有正面硬抗铁妞这一枪,但是枪身的元力依然让艾辉手掌一麻。

    他不敢动用元力,现在就这一把草剑,倘若炸掉了,他就真的无剑可用。

    “果然不愧是雷霆剑……飞!”

    师雪漫语气中带着一丝嘲讽,身形偏转,云染天蓦地从身体的另一侧刺出,牢牢锁定艾辉。

    嗡然轻颤,空气泛起涟漪,明明枪芒距离自己还有一米远,但是空气如同重锤,碾压而至。

    艾辉气息微窒,双目精芒大盛,手中的草剑亮起微光,斜斜刺像左侧空处。

    嗤!

    如利刃划破布帛,鼓荡如锤的枪芒就像刺破的水袋,劲道外泄。

    艾辉趁机摆脱锁定,身形一晃,像游鱼一般逃离开来,嘴上道:“那你是不是该多付一点?做人不能太小气,我可救了你好几次!”

    师雪漫感觉到艾辉滑不留手,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对手。艾辉的打法、剑招,都和其他的元修截然不同。

    但是她的性子是越挫越勇,当下冷笑:“没问题,打得好还有小费!”

    双方战斗激烈,吸引大家的目光。

    面对师雪漫所承受的压力,比面对胖子要大得多,艾辉除了开始几招利用师雪漫不熟悉,占了点便宜外,很快就落入下风。

    师雪漫的枪法名叫【云鲸】,发现艾辉剑术诡异之后,她改变策略,每一枪愈发缓慢沉凝,就像在水中一般,白色的枪芒如白色雾气在她周身聚而不散。白色雾气奇重无比,艾辉的草剑击中雾气,竟然发出金石相交声,火花四溅。

    随着招式飘动的枪芒云雾,看似飘逸,其实势如千钧,每次格挡,艾辉手臂发麻,几乎握不住剑。

    艾辉压力陡增,几乎都快喘不过气。

    【云鲸】产生的枪芒,看似如云,其实蕴含极为恐怖的力量。一旦被云雾枪芒淹没,就会被沉重至极的枪芒碾压、粉碎。

    一开始师雪漫还有点担心伤到艾辉,很快发现艾辉滑溜得很,心中忧虑一去,枪法更加沉凝。

    铁妞好像比以前更铁了!

    艾辉险而又险闪过枪身,就在此时,一道胳膊粗的雾气,突然扬起,化作一道云枪刺向艾辉。

    艾辉身在半空中,避无可避,只能手中草剑迎向云枪。

    铛!

    艾辉手臂一震,如同挨了一记重锤,全身气血一滞,整个人倒飞出去。

    更要命的是,血肉内残留的雷电被激发,艾辉全身肌肉僵硬,眼睁睁看着自己像根葱倒插在地上。

    噗!

    脑袋插进地面。

    幸亏自己练过淬体,艾辉心中悲愤莫名。

    师雪漫心满意足收枪,看到艾辉独具一格的姿势,她噗嗤一声笑出来,所有的郁闷一扫而空。

    “费用记得挂账上,小费随便填。”

    师雪漫语气不自主多了一丝轻快,她忽然觉得有种很痛快的感觉,就好像去传说中的青楼,完事之后,十分霸气大手一挥,夜资双倍!

    尤其对方是艾辉,从来让人恨得牙痒痒但有没什么办法的艾辉,这种难得一见的体验,才更加令人身心舒畅啊!

    周围的哄笑声不绝于耳,难得看到艾辉出糗,大家真是喜闻乐见。

    过了十多秒,激发出来的残余雷电,才被双手宫和地宫吸收干净。艾辉麻痹的身体恢复正常,他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把自己的脑袋拔出来。要不是自己珍惜这把草剑……他心中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在账单上写下一个天文数字,狠狠宰铁妞一刀!

    刚刚落地站稳,端木黄昏出现在他面前。

    “听说你缺陪练?”

    房间内的楼兰正在全心研究血蛇椎骨。

    非常出色的材料!

    楼兰记录了许多材料的属性,但是血蛇椎骨的属性依然非常出色。

    血蛇椎骨的坚固程度、硬度和楼兰之前的预测没有太大的出入,用来制作天兵还不够,但是用来制作比天兵次一级的地兵,却是足够。事实上,千纹银木和明光铁,就是制作地兵的材料之一。

    除了其良好的物性之外,血蛇椎骨还有许多特殊的地方。

    比如上面的血纹,就是雷纹,蕴含着雷电之力。楼兰不知道血蛇怎么会生长出雷纹,但是想到今天血猿身上的火焰纹,楼兰推测血灵力很有可能能够实现修真时代的灵纹,这很有可能和血灵力的运转模式有关,但是现在的样本太少,无法进一步分析。

    雷纹是这根血蛇椎骨之所以能够如此出色的关键,灵力通过雷纹都转换成雷电之力,凝聚在椎骨之中。雷电之力不断淬炼椎骨本身,使之变得更加出色。

    楼兰猜测之前的血兽之所以血肉没有用处,应该就是没有生长出雷纹、火焰纹这样的灵纹。

    雷电之力非常诱人,但是一旦消耗殆尽,这根血蛇椎骨就会变成朽木,不堪一击。

    要么锁住雷电之力,要么能够补充雷电之力,比如艾辉之前龙脊火上的残存七颗海宝,里面就蕴含着惊人的雷电之力。

    血蛇椎骨对火、木、土元力非常不亲和,对水、金元力则相当亲和,这是个好消息。

    打造兵器的理念很多,有复杂的也有简单的。简单的像师雪漫手中的云染天,座云鲸骨为枪身,苍穹铁为枪头,这种世间最顶级材料堆积成的兵器,想不成为天兵都不容易。师雪漫的父亲虽然并不以打造兵器见长,但是依然打造出一件天兵。

    而另一些兵器,它的材料并不够出色,却因设计巧妙而独具威力。事实上这类兵器才是主流,像座云鲸骨和苍穹铁这样的顶级材料,绝大多数人一辈子都没见过。

    血蛇椎骨是好材料,但还是有很多需要思考的地方。比如它的形状更像是鞭,而不是剑,它没有锋刃,对于剑来说,剑刃是相当重要的部分,它提供绝大部分破甲的功效。以破甲见长的利器,只需要一点元力,就能破开厚厚的重甲。而没有此类功效的兵器,往往元力涣散,杀伤性有限。

    偏偏血蛇椎骨无法打磨,一旦打磨,就会破坏上面的雷纹。

    那怎么给它增加剑刃?

    不要剑刃?楼兰立即否定,这是给艾辉打造的第一把真正的兵器,一定要做到最好才行!

    还有剑柄?该选用哪种材料?

    楼兰的子夜沙核以惊人的速度运转,他眼睛中的光芒不断流转。手机用户请访问m.

    ...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