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两百三十六章 奔跑 第二更
    突然冒出来的想法让艾辉立即兴奋起来。

    龙脊火被毁掉,他心中肉痛了很久,龙脊火他用得最顺手。龙脊火最值得称道的是它的坚固。

    现在他成了吃剑狂魔,除了他的元力难以控制外,这些剑的品质不够高,无法承受狂暴的元力也是重要原因。

    剑修没落已久,修炼剑修的人少,市场小,工匠们自然就不愿意花费力气打造。龙脊火的品质不错,但是一直没有卖出去,也反映出剑修的没落。

    大家的佩剑大多处于装饰,大多都是制式长剑,材料普通,无法承受太强的元力。

    艾辉面临无剑可用的尴尬境地。

    龙脊火剑身被毁,但是七颗海宝却留了下来。长街之战,龙脊火承受闪电的冲击,如今七颗海宝内充斥着狂暴的雷电。艾辉之前就曾经想过,用海宝重新打造一把好剑,但是战场凶险,哪有时间去造剑?

    手上的这根血蛇椎骨,却是相当顺手。

    挥舞了片刻,艾辉就大致摸清楚它的特性。对于一般人来说,转向灵活的血蛇椎骨,控制难度极大,但是对于艾辉这样的剑术高手来说,这不是大问题,他很快就操控自如。

    就是一把软剑嘛!

    控制难度高的问题一旦克服,问题也就转为优势,剑招的变化变得更加诡异难测。那些复杂的变化,在常人眼中只不过更加花哨,但是在剑术高手手中,却能够把它们变成致命的杀机。

    “艾辉是想把它当做长剑使用吗?”楼兰好奇地问。

    “对啊,楼兰不觉得它很适合用来做剑吗?”艾辉问。

    他爱不释手,不断挥舞,血蛇椎骨绷得笔直,刺在空中嗤嗤作响,对面的墙壁上顿时多了许多深不见底的小孔。

    “确实很适合。”楼兰眼睛亮起光芒,过了一会道:“这种材料楼兰没有见过,艾辉给楼兰一小截,楼兰分析之后,就可以帮助艾辉把它打造成一把剑。”

    艾辉惊喜莫名:“楼兰会打造剑?”

    “并不是很精通。”楼兰有些不好意思:“楼兰只看过《名剑打造全集》、《兵器解构》、《兵器元力总论》、《荒兽和草兵》、《五行天历代天兵总录》……”

    艾辉目瞪口呆听着楼兰报出一大串的书名。

    五分钟过去,楼兰才停下来,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很认真道:“虽然楼兰的水平很有限,但是楼兰一定会努力帮助艾辉!”

    水平有限……

    听到前半句艾辉觉得很无力,听到后半句又非常感动:“谢谢楼兰!楼兰水平很高!最厉害!”

    “真的吗?”楼兰睁大眼睛。

    “当然!”艾辉斩钉截铁回答。

    楼兰欢呼一声,然后狂沙大作……艾辉就深刻明白了什么叫做打扫战场狂魔。

    艾辉满载而归,血晶当然要上交,毕竟这是大家战斗的战果。不过艾辉发挥的作用很关键,他得到自己的那一份,五颗血晶。

    师雪漫贡献不少,因此分到的血晶比艾辉少两颗,是三颗。师雪漫奋不顾身缠住血猿,同样是这场战斗不可或缺的部分。

    和血兽战斗的增多,大家也逐渐摸清规律。最新的公告给出了官方的命名。只有九纹血兽和更强的血兽,才能够凝结血晶。普通的血纹兽和更低阶的血兽,凝结出来的是略软的血胶。

    凡是参战的元修,都获得了自己的战利品,大家都喜笑颜开。

    “要是每一场战斗都像今天这样就好!”

    “别做梦了,有一次就赚到了。”

    “说不定呢,咱们松间城有艾辉啊”

    ……

    战利品是最实际的好处,血晶能够帮助他们迅速提高实力。实力每提高一分,生存的希望就大一分。

    艾辉得到五颗血晶品质都非常好,其中最好的那颗应该是血蛇的血晶,血蛇椎骨也被城主奖励给他。

    不过血蛇椎骨也引起大家的啧啧称奇,院长觉得这只血蛇,很有可能已经蜕变到今天那头血猿相近的境界。

    战利品的喜悦很快就被冲淡。

    九纹血兽出现新的异种。

    大家知道接下来的战斗会变得更激烈,很快就散去。

    城主派了不少土系和木系的元修进入坑洞,看有没有办法封堵,但是从目前来看,希望渺茫。

    一行人回到兵锋道场,艾辉发现大家的兴致不是很高,问过之后才知道又有三名学员牺牲。他们是跟着师雪漫冲上去的第一批学员,虽然大家已经并不像之前那么害怕战斗,但是看到同伴的不断牺牲,每个人的心情都十分低落。

    谁也不知道这场血灾什么时候能够结束,就像谁不知道传说中的支援什么时候能够到来。

    血兽越来越强,同伴一个接一个倒下,大家承受的压力也越来大。

    艾辉默然,他知道更多,但是他不敢说。

    如果大家知道整个感应场的血灾是一场阴谋,一场针对五行天的阴谋,他怀疑大家最后的勇气都会消失。

    迟迟未来的支援,也是希望。

    师雪漫一回到兵锋道场便把自己关了起来。

    艾辉觉得或许自己应该去安慰一下她?但是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不是你的错?伤亡是在所难免?这样的废话在这个时候没有任何意义。

    艾辉忽然想起师傅师娘。

    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

    血灾之后,每一天都在战斗。每一天都紧张得几乎透不过气,每一天都在生死中挣扎浮沉,能有休息的时刻,都仿佛在窒息前一刻,缓命的那口气。

    他顾不上。

    想到师娘和明秀师姐,实力那么强,肯定无恙。

    艾辉对师傅师娘一直很放心,反而觉得他们肯定会担心自己。但是今天这个时刻,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很想去看一下师傅师娘。

    他扔了一截蛇骨给楼兰,和大家打个招呼,便朝绣坊冲去。

    他以为自己见惯了生死无常,他以为自己已经领略过最深沉的绝望,他以为自己哪怕面临死亡也能坦然和这个世界说再见。

    可是身边同伴一个个倒下,一个个生命凋零,明天会是什么模样?

    他知道血灾是神之血的阴谋,但是那又怎么样?血兽不断变强,自己能活到最后?哦,连支援都遥遥无期,艾辉甚至怀疑支援之所以没有抵达,很有可能遭到了神之血的伏击。

    如果血灾是一场阴谋,没道理没有伏击。艾辉觉得自己都能想到的东西,神之血不会想不到。

    没有人知道,看上去始终平静如常、从来没有气馁灰心的艾辉,内心比所有人都绝望。

    他比所有人知道的更多。

    有的时候,一无所知,并不是坏事。

    艾辉在夜色中发足狂奔,胸中就像有什么东西堵在那里,他想把它发泄出来。他不知道怎么才能发泄出来,他只能狂奔,用尽全力的狂奔。

    风吹过少年的脸庞,两旁的景物飞快向后倒退,他向着绣坊的方向全力奔跑。

    他一口气冲到绣坊门口,心中的阴郁消散不少,情绪也平复下来,眼前的景象让他大吃一惊。

    绣坊门口守卫森严,到处都是岗哨。

    虽然他想过师傅师娘会得到保护,但是眼前如此森严的保护,却让他嗅到一丝不安的气息。现在的松间城人手是多么紧张,城主府还在绣坊安排如此多的人手,太不正常!

    突然有人冲到绣坊门口,让守卫的元修吓一跳。

    看清来者他们才松一口气,艾辉在松间城如今可是如日中天,无人不识。

    “艾辉,今天刚才那仗干得漂亮!”

    有人对艾辉大声喊道,立即引发一片附和。

    “太漂亮太解气了!”

    “看得我都恨不得冲上去!”

    ……

    艾辉脸上保持微笑,内心异常冷静,情况的不同寻常立即让他心生警惕。

    听到动静的明秀很快就出来,看到艾辉,脸上不由露出笑容:“师弟!”

    艾辉看清师姐的模样,心中震动,他第一次在师姐脸上看到如此憔悴模样。师姐在他心中,永远恬静温婉,宠辱不惊,什么时候会如此憔悴?

    “师姐脸色怎么这么差?”他脸上不动神色,关切地问。

    但是暗地里却是做好出手的准备,难道城主府在打师傅师娘的主意?强迫他们干他们不想干的事情?

    杀气在艾辉心中弥漫,阴暗和绝望,早就让他处在爆发的边缘。此地的不同寻常,立即激起艾辉心中的杀意。

    师傅师娘是他心中的逆鳞,无论是谁要动师傅师娘,他一定会拼命。

    自己反正是烂命一条,死了就死了。

    明秀眼中闪过复杂的情绪,她不知道该怎么说。尽管师弟的表情很平静,周围的元修没有人察觉到危险,她却看出来师弟眼中的杀意和决绝。

    她知道师弟肯定是误会了,想到师伯说不要告诉师弟,又想到师傅,她心如刀绞。

    “和他们没有关系。”明秀克制住自己的情绪,她挣扎了一下,道:“师傅在闭关。师弟去找师伯吧。”

    她还是没有听从师伯的话,她知道师伯对师弟的隐瞒是不想师弟担心。但是她觉得倘若在最后一刻,师弟才知道结果,那太残酷了。

    而且,她心中还隐隐有一丝希冀,也许师弟有办法呢?

    师弟已经不再是那个需要她保护的少年,他已经是松间城视作希望的雷霆剑辉!

    艾辉得到师傅的地址,二话不说,转身狂奔。

    ******************************************************************************************

    ps:又到新的一周!楼兰提醒大家,记得投票哟!!!手机用户请访问m.

    (书网)
29salon